專訪第一屆角川輕小說大賞得獎作者 國人輕小說創作的一大步

(GNN 記者 阿Lu 報導) 2009-06-30 22:51:01   希望藉由比賽,培養出更多優秀的華人輕小說作者和插畫家的「第一屆台灣角川輕小說暨插畫大賞」,在正式宣佈得獎者之後,經過 4 個月的劇情修正、編輯、插畫繪製等作業,金賞《罌籠葬》、銀賞《馬桶上的阿拉丁》、銅賞《魔法藥販局》以及《妖精鄉 滅世的黃昏》都於日前正式出版。

  針對這次的比賽與得獎作品的出版,台灣角川總編輯施性吉認為透過實戰,可以磨練出好的創作者和好的作品。而同時他也表示,華人在輕小說的創作上依舊擁有無限的可能性。

  而以下則是對於四組得獎者(包括小說作者與插畫作者)的專訪內容:

(左至右)常闇、久遠、Izumi、Kurudaz、風聆

◆ 金賞《罌籠葬》作者 久遠 × 插畫作者 Izumi

Q. 五義人的設定相當特殊,當初是如何設定這五名角色呢?而故事由第一人稱進行的原因是?

久遠(以下簡稱久):五義人當中,是先設定好女主角,然後再考慮每個角色的區格、還有他們的任務各不相同,所以建立起各自的個性。故事是第一人稱,因為劇情的需要,還有安排,我怕使用第三人稱會有些不順,而且大家很快就知道後續故事的發展了。

Q. 看到插畫時,是否覺得符合自己的創作?也請插畫作者談談繪圖的過程。

久:因為我給的只有抽象的文字,應該很不好畫吧?Izumi小姐從我簡短的說明文字中,確實設定出精細的服裝,以及活靈活現的人物樣貌。看到作品的時候覺得跟自己的設定相當符合。

Izumi:我是第一次畫中國風的作品,所以合作過程中改過非常多次,只有「曹畔」、「鍾拂梢」是一次OK,而「東方睛」則是更改了超多次(笑)。

Q. 創作的時候,有沒有遇到瓶頸卡住的時候,都怎麼解決呢?

久:我還蠻常卡住的,這時候就跑去做一些跟寫作毫無關聯的事情,好比說從電腦前離開,在家裡走來走去、走來走去,分散一下思緒。


Q.《罌籠葬》內容完整,是一開始想好才下筆的嗎?花了多久完成作品?

久:大致上是有想好才開始寫作,但中途還是有許多改變的部份(笑),花了 4 個月才完成。

Izumi:插畫部份則是配合了 2 個月。

Q. 這部作品辭藻文字相當美,是如何平衡劇情流暢及文字修辭呢?你是中文系的學生嗎?

久:因為希望呈現中國風、以及宏大華麗的世界觀,所以才會在修辭上特別注意,我不是中文系學生,我是經濟系雙主修外語。

Q. 這部故事會有系列作品嗎?

久:這個問題應該問總編吧(笑)?當初設定每個角色時,的確都有替他們想好背後的故事,但如何再將這些串成一個完整的故事,在目前還是一個待解決的問題。而且將來能否出版,也不是我單方面能決定的。

Q. 對自己的生涯規劃,之後會一直寫作或是朝插畫的方向發展嗎?

久:如果可以,還是希望能夠持續創作。

Izumi:會想一直畫下去,因為人生能夠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是很幸運的事情。

Q. 會想寫其他類型的小說嗎?

久:輕小說跟奇幻小說之間的分界是很模糊的,不過如果有機會當然會希望嘗試各種不同類型的創作。

Q. 最喜歡《罌籠葬》當中哪個角色?

久:最喜歡繭,繭的形象純淨到近乎透明。但這也使得他周遭的一切就變得是最黑暗、最沉重的。好像是周圍事物把他的污穢都吸走了一般。書中安排五義人分擔他的五蘊,也是帶有這樣的意涵。把他一切,不論好的壞的部分,都分擔掉了。然而,重要的是這些黑暗實際上並沒有真正離開過繭,始終緊緊圍繞著他,我想我喜歡的是這部分的明顯對比落差。

◆ 銀賞《馬桶上的阿拉丁》作者 風聆 × 插畫作者 kurudaz

Q. 阿拉丁真的是中國人嗎?怎麼會想要把故事融合在一起呢?

風聆(以下簡稱風):在原來的故事當中,阿拉丁真的是中國人喔!中國西方是四大文明的交會地,因此許多民間故事也是有東、西方的版本,例如「國王的新衣」、「金斧頭與銀斧頭」我覺得這是相當迷人之處。


Q. 是因為查到這樣的資料才開始寫作嗎?

風:這是一部寫的時間最短,但是構思時間最長的作品,構思了 16 年,而且故事和當初的想法完全不同。也把西方民間傳說都有東方版本的元素給加了進來。

Q. 醞釀了 16 年終於成功出書感想是什麼?

風:高中的時候才開始寫小說,在這之前是畫畫。我覺得編故事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但是把它記錄下來卻很難。我都準備一個簿子,把點子記錄下來,那時自己也很喜歡玩一個遊戲,看到什麼東西就聯想出一個故事,例如我看到一杯水,就開始想像:杯子會講話?或是這杯水是推理小說當中殺人破案的關鍵。後來有一天上廁所的時候,就……以馬桶為題展開了天馬行空的想像。

Q.《馬桶上的阿拉丁》中重要的馬桶,要把它圖像化是否很困難?

Kurudaz:決定這個主題之後,就開始用 Google 找資料,設計了各式各樣的造型,還畫了馬桶打開會有兩隻眼睛,後來看到電影《變形金剛》覺得也很符合,所以也有參考這個部份的資料。

風:馬桶不用有表情,卻有各種動作,讓讀者擁有很大的想像空間令我覺得很滿意。

Q. 這次是以馬桶為主題,下次還會有其他的衛浴設備出現嗎?

風:之後會有許多其他的角色,並不限定衛浴設備喔!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常去小學訪視,並拍攝小學裡的遊樂設施。

Q. 寫作與工作的時間該如何分配?

風:我是個把時間切割得很清楚的人,從去年 7 月到今年,是我人生中最忙碌的時候,我會把時間集中在空檔,兩三天之內專心寫稿。

Q. 如何在忙碌的生活中持續寫作?

風:寫作是一件很快樂的事,啊…並不是說工作很痛苦啦(笑)。寫作對我來說是一種娛樂,因為我也不看電視,看的書也很奇怪,而且我也會陪女兒閱讀。

Q. 有想過等女兒長大一點,要把自己寫的書給她看嗎?

風:有啊!書中所有兒童不宜的情節都已經刪掉了(笑)。

Q. 如何區隔老師和作家的身分呢?

風:老師是老師,寫作是寫作,兩邊不能混在一起,上課也不會提到,之前因為寫作而上了電視,有小學生問及,我就會回答:「真的嗎?那是長得很像的人吧?你作業沒交都在看電視喔!」輕描淡寫帶過。不過學期末的時候我會把自己的書當作獎品,送給班上幫忙教學的小老師,那種感覺就滿好的。

◆ 銅賞《妖精鄉》作者 常闇

Q. 從什麼時候開始構思《妖精鄉》?

常闇(以下簡稱常):故事的骨架很早就完成了,因為我很喜歡寫長篇小說,但都沒有完結。有一天突然想到,自己到底有沒有辦法完成一篇故事,於是就創造了《妖精鄉》的骨架,大概七萬字左右,但因為不是很滿意,就把它放著。後來得知比賽的消息之後,又決定再給自己一次機會,挑戰十萬字以內完成作品。

Q. 為什麼選擇這麼沉重的故事做為開始?

常:可能是個人風格吧!雖然我看起來蠻搞笑的,但我學的東西比較正經,經濟學,也許是學的東西潛移默化跑到我的故事當中。


Q. 創作歷程多久?要怎麼維持寫作熱情?

常:大概是國三就開始寫作,而與其說是怎麼維持熱情,不如說是熱情促使我一直寫做下去,這對我來說是一種娛樂。

Q. 為什麼挑這部作品參加比賽?

常:我覺得因為是比賽,希望作品是完整一點。也許讀者會覺得嚴肅,但書中包含著一個核心思想,拿這個參加比賽的話,可能會得到評審們的青睞,可能、可能吧!(笑)

Q. 由於這是國人創作的輕小說,所以讀者或許會期望有在地、中國風的部分在裡面,但你最後選擇的是比較奇幻的風格,而當初有考慮過這一點嗎?

常:其實我一開始的作品當中,大多是走奇幻的風格,當時我取材的材料也都是偏向這個方面。但後來在第三部長篇故事,想到現在吹中國風,所以我就想設定一個奇幻世界,而裡頭也有代表中國的國家在。在妖精鄉裡面,的確存在一個帶有中國風格代表性的地方,但妖精鄉的主題沒有提及,是因為故事的進度剛好在世界比較西邊之處發生,所以才給人比較西方風格的感覺。但其實我有做一些融合的動作,希望讓大家不要覺得有這麼完全地偏向西方的味道在。所以我是有把在地的部分考慮進去,只是剛好沒有反映在這部作品上。

Q. 喜歡哪個作者或是作品呢?

常:《天空之鐘響徹惑星》,因為作品很完整,我希望作品的設定要嚴謹、要一致,雖然那些東西讀者說不定不想看,所以我也希望自己的作品也要是從沒有任何瑕疵中出發。另外還有《伊里野的天空、UFO的夏天》,這部作品我喜歡的是他寫作的風格、說故事的方法,他很會說故事。比較近期的作品就是《神的記事本》,也是敘事的方式吸引著我。我現在除了會去看故事能不能感動我之外,也會去注意這些作者是怎麼說故事的。

Q. 常闇本身的興趣是玩電玩,電玩有影響你寫作嗎?

常:百分之百是有影響的,對我來說電玩也是閱讀的一部份,只是加入了互動的元素;我本身也是大概國中開始喜歡電玩,有一些作品對我影響比較大,比方說「Final Fantasy 7」的影響最大。其他有影響的作品……太多了,舉不完呢。我一開始創作的原動力就是受到電玩影響,那時候不太懂日文,去網路上查劇情還是覺得好棒!我曾經想當一個遊戲製作人,不過那夢想很快就死掉了,所以舊事休提吧(笑)。後來就想一個成本低、又可以比較簡單的方式完成夢想的方法,那就是寫作。

Q. 會不會考慮寫一個能夠改編為電玩的小說?

常:如果可以,當然沒問題。不過電玩腳本有很多限制,好比說 RPG 需要一群人在一起行動。不過其實也有電子小說的表現形式,跟寫一本小說就比較接近,我也想過這個方式可以試試看。

Q. 對插畫的期望,還有看到插畫之後的感想。

常:覺得封面還蠻不錯的(笑),因為我自己也喜歡看插畫,所以有很多期望、很挑剔,例如女主角的服裝是不是不符合劇情?但讀者對這些細節應該不是很在乎。

Q. 有著手在寫一個完整、會有結局的故事嗎?

常:有的,目前正在寫一部單集完結、約10萬字的懸疑輕小說。預定暑假期間會完成。因為我喜歡寫,所以都是有想法了就去寫。

Q.《妖精鄉》出版之後,有去書店巡視過嗎?

常:有,朋友堅持要捧場要用買的,所以有去書店一趟。但是心情蠻複雜的,因為如果看到書疊了一堆很高,是賣過一輪了?還是都賣不掉呢(笑)?

Q. 寫了這麼多故事,是什麼動力讓你繼續下去?

常:我喜歡創作,就像台灣有很多的網路作家,而我只是跟他們的媒介不同而已。對我來說,寫小說跟打電動沒兩樣。唸書之餘,有閒暇時間的話,是要打電動、上網還是寫小說呢?寫作就是我娛樂的選項之一。能出書我當然很高興,但這次得獎,對我來說既不是結束,也不是開始,就是維持老樣子,繼續創作!


◆ 銅賞《魔法藥販局》作者 喬寶 × 插畫作者 竹官@CIMIX

Q. 在這次投稿之前就有持續創作或參賽嗎?

喬寶(以下簡稱喬):有,自中學以來就開始寫作,不過常常寫到一半就放棄,累積不少廢稿,直到現在只有投過兩次稿(都是言情小說)。雖然都失敗了,但是也讓我逐漸了解到自己寫作的缺點,並努力改進。

Q. 花了多久時間完成參賽作品,平常是利用什麼時間創作呢?

喬:創作《魔法藥販局》的時候,我仍同時在寫其他的故事,所以大約是兩至三個月吧。分配時間方面,我會在上班時盡快完成工作,務求能準時下班。回家休息一下,吃過飯後就開始創作了。週末也會抽空趕稿,如果時間還是不夠的話,就只能犧牲部分睡眠時間,再不然就要向公司請幾天假了。

竹官@CIMIX(以下簡稱竹)︰知道大賽的時候已經是 7 月了,結果也只剩兩個多月可以完成。平常幾乎每天都在創作,任何時候自己都會在腦海裡想著點子,晚上失眠時也一樣,一想到好點子就記住,直到星期六、日才開始動手插畫。所以雖然不到大賽提供的半年時間,但是創作時間還是挺充裕的。


Q. 為何會想到以「魔藥」為主題呢?

喬:一開始覺得以「藥物」為題材的故事很有趣,沒有加入魔法這個元素。後來詳細考慮之後,認為單純利用「藥物」的話,精彩程度可能不夠,所以便以「魔藥」為主題。

Q. 有什麼決定性的事件促使喬寶開始動筆寫出《魔法藥販局》?

喬:當初一開始決定的兩個題材胎死腹中之後……起初投稿的時候,想過很多不同的題材,但決定動筆的卻不是《魔法藥販局》,而
是另外兩個故事。但是寫到中途時,卻發現有點不對勁,就拿起放在一旁的《魔法藥販局》來寫,覺得不錯便繼續寫下去……

Q. 小說內的主角之一依拉個性相當鮮活,是怎麼揣摩筆下人物的性格呢?

喬:自己覺得個性會反映在日常生活中,有時候會嘗試以角色的角度去思考事情(例如角色喜歡什麼顏色,平時會有什麼小動作等)
,從而摸索出角色的性格……所以請努力進行妄想吧。

Q. 對喬寶而言,「輕小說」是什麼?

喬:嗯,「輕小說是什麼?」這個問題在不同的論壇都有人討論過了,每個人的定義都不同。對於我來說,應該是等於日式輕小說,我認為日式輕小說是以簡單又直接的文筆,附上符合的插畫讓讀者更為容易理解內容,將較為誇張的非現實劇情和故事寫出來,由冒險和校園題材,漸漸演變出更多不同類型的故事。而華文輕小說,現在還處於摸索的階段,不過在未來一定能夠走出屬於自己的道路。

Q. 竹官畫風是否有受到哪一位插畫家的影響?

竹︰本身是沒有特別要學習哪位的插畫家的畫風,因為不同的畫風都很值得去學習。如果說最喜歡的插畫家,我會說是小畑健老師。不論是人物造型、畫面構圖等都很喜歡。

Q. 平時習慣以什麼軟體來作畫呢?電腦作畫與手工作畫各有什麼優缺點呢?

竹︰現在很多時候用 Paint Tool Sai 軟體作畫,因為比 painter、photoshop 等軟體的消耗記憶體容量來得少,運算速度也較快。唯一缺點是太簡化,有些時候還是要用 photoshop 作加工。電腦作畫的好處是可以隨時修改,畫錯了也不用從新開始,而且也不用擔心作品的保存問題。然而手工作畫的色澤和筆觸比電腦作畫來得更生動細膩、更有層次,作品也沒有電腦作畫的生硬感。雖然很多作畫者都是用電腦作畫,但我覺得手工作畫還是不可不懂,至少我的插畫知識都是從這裡學習來的。

Q. 竹官之前是在知名的電腦遊戲公司「火狗工房」裡上班,當時是在裡面負責什麼工作?對於自己的插畫方面是否有什麼影響?

竹︰當時的我是負責動畫製作,無論是遊戲中的3D動畫或是遊戲片頭的2D動畫都有參與。雖然沒有參與過人物設計之類的工作,但當時的黃家權老師、AKI老師、AYA老師給我不少啟發,很多動漫、遊戲資訊都是在這段時間得到的。

Q. 竹官目前也是在動畫製作的公司上班,可以聊聊是什麼樣的工作內容嗎?

竹︰我現在主要是負責一些前期的動畫製作工作,如人物造型、場景設定、故事情節分鏡等……因為公司針對的對象是國際性的觀眾,所以工作上並沒有像《魔法藥販局》這種插畫的風格。

Q.《魔法藥販局》裡最喜歡哪個角色呢?理由是?

喬:韓傲,我喜歡美少年。天翔也不錯,是個好男人。其實四個主角都很喜歡。

竹︰個人目前最喜歡的是依拉,感覺她最有活力。如果朋友中有這種類型的話,聚會一定很愉快。

Q. 是不是閱讀角色設定時,就有靈感呈現呢?

竹︰也不是那麼容易,光是小月的設定稿就修改了許多遍。不過也有像依拉一樣的角色,一看就有許多靈感。

Q.《魔法藥販局》是相當輕小說的小說,有沒有對自己影響最深的輕小說與漫畫?

喬:從小時候就很喜歡日本動漫,不論是少年少女向的漫畫都會閱讀,雖然自己沒有察覺,但在無形之中也受到影響。印象比較深刻
的是第一本看的輕小說《奇諾の旅》。

Q. 創作的時候,有沒有遇過瓶頸?是如何克服的呢?

喬:瓶頸當然會遇到,還常常和它打招呼(笑)這個時候,我通常會先這些放到一旁,看看動畫,和朋友聊天,讓腦袋鬆弛一下,然後繼續努力創作。

竹︰嗯……可以說是有遇到過好幾次吧,最常遇到的就是創作點子的取捨。在我的原創插畫當中,本來已經想好了許多有趣的畫面情節,也有好幾個想畫的人物,但考慮要「即使只看插畫也能讓觀眾感受到故事」這一點,所以都忍痛割愛地捨棄了。雖然很可惜……

Q. 得獎之後,自己或者周遭的人事物有什麼改變或影響呢?

喬:其實對周遭沒有太大的影響,因為父母對這種事不太熟悉,只是叫我不要太勉強。不過我清楚感覺到自己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我會將每一位讀者給予的評語銘記在心,學習並改進,盡力在將來呈現一個更精彩和完整的故事。

竹︰自己可以說是大起大落。創作中心情充滿鬥志,投稿之後心情就變得很輕鬆了,大概是因為努力過後的副作用吧。而當一步一步進入複選、決選,心情也跟著緊張起來。直到通知得獎的那一刻,真的非常高興(當時在電話中得知時,正和同事一起用晚餐,通話後就立刻高興得請客)。連到現在出版之後,還覺得像做夢一般。

Q. 對喬寶來說,竹官的插畫是否符合對主角的描寫?

喬:自己在寫作的同時會有隨手畫幾幅角色的塗鴉,老實說和我所畫的不同,因為竹官畫得更漂亮,好羨慕……不用我說,大家都能
夠從插畫中看得出每個角色的性格,所以總結:「竹官,你好厲害!」

Q. 未來想成為專職的創作者嗎?接下來有什麼樣的計畫?

喬:暫時還沒有這個想法,因為我還要工作繼續養我家的小兔子(笑)。至於作品的部分,第一集裡仍有許多需要改進的地方,所以我會盡力克服所有的缺點,創作出比第一集更精彩的故事。續集中也會有其他新角色出現,所以也請大家繼續支持《魔法藥販局》。

竹︰如果說以插畫家為專職,我更想全面成為動畫與漫畫家。雖然好像太貪心了,但我的確對各方面都很有興趣。此外,因為還會參與《魔法藥販局》的插畫製作,所以這方面會依計劃進行。當然日後還是希望會有畫更多插畫的機會。

Q. 對於想要投稿參賽的創作者們,有什麼樣的建議呢?

喬:我覺得自己還沒有能力給予寫作上的建議……不過作為經歷過比賽的人,只想說一點感受。在創作的期間可能會遭遇到困難或挫折,也可能會質疑自己所寫的內容是否好看,也會產生「不知道自己究竟為什麼而創作」的感受,但是即便如此還是希望能夠完成作
品的話,那麽請咬緊牙關努力下去。越過無數的困難之後,就能得到甜美的收穫,所以繼續寫下去吧。

竹︰輕小說插畫的話,香港是一個很初步的發展階段,大多還是用一貫小說插畫的製作模式,只有封面而沒有太多故事情節中的相關插畫。插畫量少到令插畫家都只能是兼職從事小說插畫工作。如果日後有更多本地輕小說作家出現,插畫的工作變多了,插畫家將有機會不再只是兼職,大家水準一定會更提升。

更多的圖片與影片:輕小說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