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聯盟》TPA 職業選手 Dinter 宣布與 Garena 選手合作關係終止

(GNN 記者 Jessica 報導) 2014-06-18 22:49:27
  Garena 台灣競舞娛樂旗下《英雄聯盟》職業隊伍台北暗殺星 Azubu Taipei Assassins(TPA)選手 Dinter 於近日宣布,與 Garena 的選手合作關係終止。他表示,他夢想著只要努力練習,有一天將成為頂尖選手,因此義無反顧的放棄讀了三年的大學學業踏入電競圈,並感謝 Retty 等人給他這個舞台,讓他實現了夢想。
 
  擔任《英雄聯盟》Jungle 位置的台北暗殺星 TPA 職業選手 Dinter 於 2012 年 9 月決定踏入職業電競圈,近日他在個人頁宣布,與 Garena 的選手合作關係終止。他表示,選手當了快兩年,當初想成為頂尖職業選手的夢想,在最後的半年拿下兩座 GPL 冠軍後實現。同時,他也感謝 Retty 給他這個舞台,同時也感謝歷代領隊經理悉心照料;另外,他也特別感謝 Toyz、Mistake、Stanley、bebe、JJ、zonda 曾在他的選手生涯過程中幫許多忙。
 

 

  以下為各人頁發布全文:
回頭看看自己經營一年多的粉絲團,突然覺得很感慨。

剛開始經營時,常說出一些內心的想法及回應大家想知道的問題,但在經歷過一些事情後,漸漸開始擔心公開討論的內容被曲解、被攻擊,甚至被拿去作文章,每當有一些心裡話想說的時候,便因此打消念頭。

這些日子以來很多人問我會不會再回來當選手,我大多也選擇避而不談,但這次並不是因為我擔心回應問題會遭到曲解才迴避,而是因為這個問題也正在日日夜夜地困擾著我。

當初決定踏入職業電競圈是2012年的9月,TPA拿下世界冠軍前,雖然深知台灣的社會風氣普遍認為整天打電動就是「撿角」要以職業選手的身分養自己一輩子很難,但我有一個夢想,夢想著只要努力練習,有一天我將成為頂尖選手,我也夢想著台灣電競的制度與風氣會越來越好,電競會成為公認的一種運動,於是義無反顧的放棄讀了三年的大學學業踏入電競圈。

那時我22歲,一個對職業選手而言有點老的年紀,能夠加入全是拜當時ALC的隊友所賜,我們在爭奪S2世界賽台灣代表權時打出佳績,成為四強中唯一一支台灣業餘隊伍,讓我有幸跟著當初還未拿下世界冠軍的TPA一起練習,隨後沒多久便在宿舍迎接凱旋歸來的世界冠軍。

每個選手都懷抱著的世界冠軍夢想還沒達成,我就先被補進了世界軍隊。

近兩年的時間過去,國際賽打了幾次未見佳績,世界大賽則是連去都沒去過,24歲,一個對職業選手而言太老,回家耕田又嫌早的年紀

再延畢拚一年看看?還是乖乖退休去當兵?

我一再的思考著如何選擇才算得上是對自己的人生負責,卻始終找不出答案。

在這個時間點退役讓我感到非常地無所適從,我想過認真經營實況、想過專職賽評、也想過專心為隊伍作戰術研究,但無論怎麼規劃心裡面就是不太踏實,

好像有什麼事情忘了做,又好像有什麼事情沒有完成。

巴黎明星賽的第二天,我陪著被Fnatic打敗的TPA走下台,越接近後台的樓梯,心裡面越是難過,因為這很可能是我最後一次,踏在世界舞台上。

那時候的我,竟然對一個離台灣半個地球遠的舞台無比地留戀,下台十幾階的樓梯每一步都走得好珍惜,因為我深知,走完這十幾階的樓梯,所有身為職業選手所懷抱的夢想,就再也無法實現。

回到休息室打開PTT,不出所料又是一片罵聲,不過這回酸民們似乎不知道要集火誰,各酸各的,

還有個人推文:「丁特一定在幸災樂禍說:還好不是我上。」

可你永遠不會明白的是:「作為一名選手、一個隊友,哪怕是最後一名,我都想跟大家一起打到最後。」但我也深深地相信,提早讓新的組合面對困難與挑戰,對於TPA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從巴黎回國後,看到一位烏拉圭玩家在明星賽前的留言,要TPA明星賽加油

「All Star!go Dinter! go TPA!!」

「Sorry,our team play not well.」

「nooo man, i love TPA when they Win !!! but i SUPPORT MORE when they lose!!!」

我震驚地在螢幕前愣了十幾分鐘,無法言語。

如果你希望有一天台灣的電競可以像當年的跆拳道及棒球一樣在世界舞台上發光,在選手們遭遇挫敗時,請一定要相信他們比你還要難過

在發洩不滿情緒之前用心的想一想、請你用心的為這些選手們想一想

你可以把不滿化為具建設性的批評:「什麼時間點應該要集結、什麼時間點要撤退,你們沒有做好!」

但是千萬不要用人身攻擊把你的不滿與難過發洩在一個比你更加難過的人身上,如果你希望台灣成為一個偉大的電競強國,這件事情必須實現。

因為選手在面對重要賽事感到緊張的時候,只要想到有成千上萬人在背後支持他就會忘卻緊張,並感覺到全身充滿力量,即便他做錯了打差了也會有一群人善意地找出他的缺點幫助他改進。

反之,選手會擔心有一大票人在他失誤的時候不斷放大他的錯誤、在各個公開的論壇甚至個人的Facebook攻擊他,導致選手在賽前以及每個比賽過程中重要的play感到緊張無比,然後犯下一些平常根本不可能犯的錯誤。

這些話藏在心裡很長一段時間了,能有這番體悟也是源自於我就是最常被酸的那個,常常遇到有人問我究竟是如何堅持過來的?為什麼抗壓性這麼好?

其實我在自己低潮的時候是沒有時間難過的,只有盡可能別去在意絕大部分的攻擊言語,尋找對於改進有幫助的評論,然後拼了命去練習,才能脫離低潮並且變強。

所以我覺得自己這樣一路走來,其實也沒有什麼抗壓性可言,不過是以一種不得不然的步伐堅持下去罷了。因為我被罵的時候也會難過到睡不著,也會變得陰氣沉沉,甚至自暴自棄,但我想要變強、想要為這份工作負起責任、想要為這個職業感到榮耀。

所以我在自暴自棄後依然會試著放下所有人對我的成見,不看那些毫無意義的冷言冷語,冷靜地尋找所有可能改進的方向,

寬恕辱罵我的人、面對自己的失敗,並且原諒昨天的自己。

雖然被罵了大半個選手生涯,但其實回首看看這段作選手的過程,我覺得自己很幸運!

我在一開始便能拿到一份很棒的薪水,還被補進世界冠軍隊,以一個業餘玩家的平凡身分學習到了當時世界上最棒的團隊合作,並且從Toyz身上學到了自信與謙虛、從Zonda身上學到穩定表現不莽撞、從Mistake身上學到戰術規劃與積極溝通、從Bebe身上學到如何安慰一個難過的人並且Never give up、從JJ身上學到樂觀開朗的面對遊戲與生活,並且在這宿舍裡找到一群可以一起分享打法、討論戰術的好朋友。

特別記得第一次和Mistake搭檔下路被罵手賤亂點兵時,我徬徨無助,Bebe卻在旁邊笑到臉紅的樣子,那時Bebe開心地笑說:「看吧,不是只有我,每個AD沒事就很愛點兵啊!」

這些對話的場景恍如昨日,卻人事已非。

我與Garena選手的合作關係已經愉快地結束了,感謝Retty給我這個舞台,感謝歷代領隊經理悉心照料,並且給了我許多次的機會去學習什麼叫做職業選手,

也感謝Toyz、Mistake、Stanley、bebe、JJ、zonda曾在我選手生涯過程中幫了很大的忙,特別要感謝那些在我低潮時期一直為我加油的人,有些人的名字我甚至到現在都沒有忘記,你們對我而言很特別。

選手當了快兩年,當初想成為頂尖職業選手的夢想,在最後的半年拿下兩座GPL冠軍後實現,然而台灣的電競環境仍沒有太大的改善,因為時至今日,許多具有潛力的業餘選手們依然迎合著父母的期待去念書,放棄成為職業選手的夢想。
職業選手們也仍舊為了服兵役而中斷選手的生涯。

現在的我冠軍夢少了,其他的夢想卻多了

我夢想有一天,台灣的孩子們在課餘時間打電動時不會被父母拔網路線逼著去念書。

我夢想有一天,台灣的電競選手不再受到人們惡劣的言語攻擊,在正常的環境下成長茁壯。

我夢想有一天,台灣的電競被政府認可為職業運動,選手被視為國家運動員栽培,不必再為了服兵役斷送職業生涯。

我夢想有一天,台灣的國旗披在選手身上,登上世界舞台飄揚……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