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英雄聯盟》世界冠軍 MiSTakE 以自身經驗談電競人才培育 建立選手、娛樂經紀

(GNN 記者 Jessica 報導) 2018-12-05 19:10:44
  因應全球電競市場發展, 教育部體育署這兩日舉辦「迎戰 eSports 新浪潮 - 建構臺灣電競生態鏈」 電競產業國際趨勢研討會,邀請到國內外電競產業相關業界代表及專家學者協助我國電競從業人員與產官學各界深入了解國際情勢與產業現況。
 
  在兩日的「迎戰 eSports 新浪潮 - 建構臺灣電競生態鏈」 電競產業國際趨勢研討會中,中華民國電子競技運動協會、華碩電腦、日本電子競技聯盟(JeSU)等皆分享他們在電競產業上的經驗。而前《英雄聯盟》S2 世界冠軍、現任魔競娛樂股份有限公司執行長陳彙中 MiSTakE 也在今日下午,以「職業電競選手培訓及職涯發展建議」為題,針對電競人才培育方向分享看法。
 
  • image

    MisTaKe

從運動、娛樂探討電子競技

 
  MiSTakE 從運動、娛樂兩個面向來討論電子競技。他首先提到,近年來的「娛樂」逐漸轉型,從傳統的電視、報章雜誌移到網路,大家手中的手機都已經幾乎可以取代電視的功能,而現在被廣泛稱之為「泛娛樂」,雖然是延伸,但其實兩者還是有關聯的;而其中電子競技在該產業上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 image
 
  究竟選手要什麼?MiSTakE 提出職業選手普遍擁有的特質,包含求勝心、自我察覺、蒐集資訊及吸收學習、抗壓性、自律等等,有些是選手個人本身的特質,有些是由後勤團隊的訓練、有些可能要經過課程培養,有些則是要大量的經驗累積,但最重要的還是選手的心理建設,因為這條路「非常的孤獨」。MiSTakE 強調:「職業選手的心理素質跟壓力都要超過一般同年齡的小孩的。」
 
  選手還有所謂的職業傷害,像是在健康管理、物理治療師的課程等,對於選手來說也很重要;而均衡飲食可以提供良好的關注度等,很多事情看似簡單,但其實並沒有這麼多的人知道選手需要這些。「因為我是過來人,」MiSTakE 分享:「在台北暗殺星(TPA)拿下冠軍之前,我們集訓了 60 天且足不出戶,團隊幫我們做了飲食管理,我們只能喝水、牛奶,不能喝飲料、麥當勞更是全面禁止。我覺得我們都被關到快要得憂鬱症了,但後勤他們也陪著我們足不出戶。這些東西可能才是造就了當時的 TPA,而不是我們有多厲害。」
 
  • image
 
  除了選手本身,他們也可以是「明星」,這是比較偏向娛樂方面的。這樣他們會需要口語表達能力、個人形象、人格特質,而後勤團隊可以幫他們經營選手品牌、品牌內容製作等等。MiSTakE 提到,其實在 NBA 聯盟化之前,籃球是很沒落的運動,但建立聯盟後,他們運用明星選手的策略,產生了現在的價值,到了現在大家還是可以記住那些退役的選手。
 
  「所以像是《英雄聯盟》、《爐石戰記》選手,那些曾經打出好成績,甚至得過冠軍的選手,其實都可以是明星,」MiSTakE 認為:「他們的實力證明了他們可以被關注的價值,但我們沒有『聯盟化』,沒有可以再推他們一把的後背,雖然他們在社群當中成了英雄,然後就沒有然後了。韓國知名選手 Faker、中國 Uzi 等等,這些明星選手的故事都是要被堆疊的,要有內容不斷渲染給很多的媒體社群,但我們沒有,我們只有世界冠軍,更別提其他很多的世界冠軍,可能到現在都沒有人記得。」
 
  MiSTakE 表示:「如果我們沒有用這樣的價值去看待的話,那電子競技會是一個死缺,絕對是死缺。」就現在一般的情況來講,選手是不會一輩子跟著職業團隊的,但如果你有一個強大的後勤團隊,可以協助他後續的經營,那選手即使退役也不見得會離開,因為他有一個很棒的團隊可以幫助他後續的經營,包含品牌、內容製作和媒體規劃等,因為他加入了一個完善的經紀公司。
 
  順道一提,針對「聯盟化」問題 ahq eSports Club(ahq)電子競技俱樂部共同發起人兼執行長林呈洋 Henry 在前一場主題論壇中也提到並認同、希望能朝聯盟化方向發展。他提到一些問題,像是傳統體育項目的金字塔體系成熟,從少棒、青少棒、職棒一路上去,而目前電競就只有頂端,下面是空的,或是目前台灣的隊伍很多,究竟要往哪個方向奧運(亞運)還是職業聯賽發展?另外,林呈洋 更指出:「目前台灣在電競方面有 6 億的產值,但僅有 1.5 億投入在職業戰隊和遊戲公司,其餘的 4.5 億在政府、協會和第三方賽事上。這樣的比例合理嗎?」因此,他認為應該要更多的資源投入戰隊,協助聯盟化發展,畢竟職業戰隊等於電競產業的核心。
 
  • image

    Henry

  • image
  • image
  • image
  • image
  • image
  • image
  • Henry 在前一場主題論壇中分享

如果是我來帶領團隊

 
  如果今天 MiSTakE 要帶領一支團隊,他會在職業戰隊後勤團隊方面會分成三個部分:教練團隊、選手經紀團隊和娛樂經紀團隊。大多數戰隊最在乎也最投入的是第一個「教練團隊」,希望能在每個比賽中拿到好的成績,然而中國經營最成功的戰隊 EDward Gaming(EDG)和美國經營最成功的戰隊 Cloud9(C9),雖然他們成績可能只有季賽冠軍,但是他們的背後團隊很好,團隊給予選手的輔助,才是可以讓他們成為團隊核心的一個價值;MiSTakE 補充,EDG 和 C9 是由他們各地票選出來的結果。
 
  • image
 
  選手經紀方面,MiSTakE 以北美知名選手大師兄 Doublelift 為例,Doublelift 常常被拿來做為北美選手的指標之一,他是一個迷人的反派,喜歡講一些垃圾話,不過他在職業生涯中沒有拿過很大的冠軍,這代表什麼?MiSTakE 說明,當聯賽當中有明星選手的時候,價值是一樣的,成績不是一切,成績也只是短暫的。
 

選手退役後的發展建議

 
  選手退役以後能做什麼?MiSTakE 提到,過去常常被問到這個問題,內心都覺得「到底干你什麼事?」對 MiSTakE 來說,當選手是一個「夢想」。他提到:「大部分選手在退役之後很難回頭再戰,但那是夢想的一條道路,我們能做的是提供他們(選手)追逐夢想的道路。」
 
  為什麼媒體那麼喜歡報導曾政承?「就是因為他消失了,」MiSTakE 提到並接著說:「這事實反應了我們能力不足,沒辦法幫他延續下來。但現在我們不能夠只是讓他存在而無法延續。」
 
  • image
 
  職業選手是高風險高回報的道路,實力強的選手年薪可達上百萬,更不用提轉會費等其他金額,聰明者更有可能達到名利雙收的結果,但比賽就是一個成王敗寇的事情,如果在比賽上沒有成果就退役,那之後可能無法與社會接軌,這樣的選手 MiSTakE 表示:「我看過太多了。」
 
  MiSTakE 提到,16 -18 歲開始打職業,到了 25 左右退役但沒有成績,接著可能就這樣消失了,而這同時也反應了很大的社會成本問題;美國也是這樣,他們也沒有很全面的照顧,這些事情也發生在他們身上,退役選手更多更多,但這些退役選手其實都已經不見了。
 
  最後 MiSTakE 回顧了自己的經歷。他說:「職業選手對我來說是一個夢想,其實我拿到冠軍後就想要退役了,但為了電競後續的發展,所以才繼續打,同時也兼教職,但發現自己不適合教職。最後在 2014 年正式退役成為全職的實況主,而後在 2015 年成立的魔競,目的是希望能遊戲、電競等做些什麼。」
 
  • image
  • image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