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之華》動畫日本首映會活動 監督及參演聲優訪談

(本新聞經 Tokyo Otaku Mode 同意授權轉載) 2013-05-03 17:25:16 原文出處

  春日高男,一個崇拜波特萊爾的男孩,一時忍不住偷了心儀女孩佐伯奈奈子的運動服,從那時開始,他的命運就掌握在這次事件的目擊者仲村佐和的手中。在這個封閉的小鎮上,青春期青澀的情感將帶他們前往何處?這是一張禁忌的白紙,描繪著青春期的痛苦和青春綻放的喜悅,是每個人或許正在經歷,又或許已經告別了的階段。

 

 

  《惡之華》這部動畫開始於前述引言,播放後隨即在日本網站上引發廣大的迴響和評論,比方說「製作團隊感覺天馬行空,有點太超過了」,以及「佐伯應該更可愛一點」等等。然而在兩個禮拜過後,開始出現了正面的意見,像是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但這部作品真的太棒了!」、「這部作品的衝擊,讓我到現在還在起雞皮疙瘩!」這類肯定變成線上的主流意見。顯然《惡之華》是一部備受爭議的動畫,觀眾對它有許多不同看法,在這篇文章中,我們將說明這些討論的主題,也就是這部動畫的風格。

 

 

  觀看這部動畫時,每個人都會注意到它的背景是令人驚訝的寫實,而人物動作的描寫也十分細膩,這是因為這部作品運用了「逐格影描」的技術,這項技術已經被使用一百年了,雖然現在的作品仍然會加以運用,卻比單純運用原話來製作動畫來得困難和複雜。為了要用真實的照片畫出動畫,不只是背景,包括面部表情的細微變化都必須細膩掌握。在其他作品中,逐格影描的技術是藉著 3D CG 的辦法,將從真實照片中創造出的無數影像轉變成動畫,然而《惡之華》只採用手繪動畫技術,這不只是日本唯一一部只用這項技術製作而成的作品,即使在全世界也是獨一無二的。

 

 

  《惡之華》的首映在 2013 年 3 月 21 日的東京科學博物館科學大樓舉行,一如預期,原作的粉絲、製作團隊以及聲優,還有最重要的逐格影描的工作人員都出席會場,《惡之華》的世界就此展開。大螢幕與聲光效果讓這部動畫更顯精緻,即使長度只有 30 分鐘,卻像是一部完整的電影。不只如此,那令人毛骨悚然的背景音樂和整體呈現,讓我們在觀看時時不時起雞皮疙瘩。在首映與座談都結束之後,我們訪問了監督長濱博史、聲優植田慎一郎(飾演春日高男)、伊瀨茉莉也(飾演仲村佐和),以及日笠陽子(飾演佐伯奈奈子),請他們分享對於這部作品的印象。

 

 

Q:現在活動已經結束了,請跟我們分享妳的感想。

 

伊瀨:兩個小時根本不夠呢,我希望下次可以談三小時,聊個痛快!其實不管是什麼製作,我都會投入全部的感情,但《惡之華》真的很特別,不只是原作的力量和監督的熱情讓我有這種想法,還包括所有工作人員的全力以赴。好像我們如果稍有懈怠,就會輸給這部作品似的。我覺得如果沒拿出和監督同樣的熱誠,這部作品真正的張力就無法表現出來。

 

 

Q:如果《惡之華》在全球播放,你們認為會得到怎麼樣的迴響呢?

 

日笠:既然這是動畫,我想即使語言不同也可以傳達,就像日本、美國、南美的觀眾,不論世代都很喜歡迪士尼卡通那樣,我認為《惡之華》也可以碰觸到許多不同國家、不同年齡觀眾的心。我沒有辦法猜測大家的回應,所以對這點也特別好奇。

 

 

伊瀨:即使在日本也有很不同的意見呢!但我覺得這是件好事,如果看完沒有任何感覺那才糟糕。假設觀眾看見某些新的事物卻沒有任何感覺,不管是在日本或海外,或者是什麼樣的髮色都不重要了。這跟觀眾是日本人或外國人沒有關係,都一樣是人,我認為這部作品能讓觀眾心有所感。

 

 

日笠:日本人看到時,可能會覺得這很普遍,但外國人可能會覺得這並不真實。「這種事件是每個日本人都曾經經歷過的」,是每日生活的一部分,而在動畫裡呈現出來,對於海外觀眾來說可能就很新鮮了。像故事背景,群馬的桐生市,無論在心理感受或文化上都有著相當封閉的氛圍,希望與其他人保持距離的日本人可能很容易認同這個都市的氣氛,但外國人可能會覺得那太誇張了。

 

 

Q:對於拍攝這些照片的桐生市,大家的印象又如何呢?

 

植田:大致上說來,那裡的人都很友善,有幾次我們在拍攝現場找不到足夠的人,急著尋求當地人幫忙時,都有很多人趕來協助,真的很感謝他們。我們在拍攝過程中只待在桐生市約三個月,但當地人對待我們就像家人一樣,現在已經變成我的第二故鄉了。

 

 

長濱:拍攝時我們造成不少困擾,但當地的人都很親切,借我們停車位甚至是店舖,讓我們可以專心拍攝。因為我希望能夠適當地呈現桐生市的景象,當地人也滿喜歡我們的成果。也有許多人表示很高興看到自己熟悉的街道或人物變成動畫,我希望下一季也能在這裡拍攝。另外,桐生市是個正在變老的城市,即使是在我們拍攝期間,也有建築物被拆除,出於對桐生市的關心,我也希望能藉著影像保留這小鎮原本的風貌。

 

 

Q:為什麼決定使用逐格影描呢?對於這個決定,漫畫原作者押見修造的反應又是如何?

 

長濱:我看了《惡之華》的漫畫原著,而當時我想:「如果就像大部分的動畫那樣,只是在動畫裡呈現人物頭髮上的光線、臉上的陰影,讓人物的動畫和漫畫原著一模一樣,作者會高興嗎?」我想如果只是把漫畫畫成照片還不構成動畫,我想像的是更為生動的、活潑的、寫實的影像。不如藉著實景拍攝來實現吧!這是我的想法。讓我們想像,今天是押見修造要以動畫為基礎畫出一部漫畫作品,他會怎麼做,就以這種方式來製作這部動畫。這樣一來,原作中的仲村佐和和動畫中的仲村佐和,兩者會有些微差距,但又確實是同一個角色,而且她們看見的世界也是一樣的。因為我是這樣製作的,所以觀眾可能同時喜歡漫畫或動畫,假如不喜歡其中之一,也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版本即可。

 

 

  舉例來說,要製作仲村佐和或者佐伯奈奈子的真實動作電影時,通常會找一個偶像來代表這個角色,而且也只有這個偶像。然而藉著逐格影描,我們能夠結合動作中的佐伯奈奈子的外型,以及日笠小姐的聲音。這樣一來,就會得到一個只在動畫中存在的佐伯奈奈子,這個寫實的奈奈子只能在動畫中看見。同樣的,這樣一來動作演員和聲優就不能隨時脫離角色,我這樣做,是讓她們沒有人能夠扭曲或改變這個角色。在我將這個決定告訴押見老師時,他表示他也比較贊同這種作法。在製作動畫時,我們試過畫出與漫畫相似的角色,但是給押見老師看時,他表示:「按照你們的做法(逐格影描)會更好,我不認為有必要盡可能接近原畫。」那時我才決定就全部都用逐格影描吧。不過這就需要採用動作演員和聲音演員的動作,也要採納押見老師的看法。我把所有東西都交給押見老師檢查,每一格都是,整個過程就是如此,而我希望繼續和押見老師一同完成。如果否定原作就等於是否定我們,也否定了整個製作團隊。我想唯一能夠解決這種問題的方法,就是請對方去借一本原作,然後試著用另一種角度來看它。

 

  根據聲優們的說法:「身為聲音演員的工作經驗,讓我得以進入這個作品」,一直到長濱監督的決心,還有完成這部作品許多困難細節的工作人員,可以說很難再找到一部作品是投入這麼多的感情來完成的。千萬不要錯過這部在動畫世界名留青史的《惡之華》啊!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