躍上日本週刊少年 JUMP 的台灣第一人 專訪漫畫家 彭傑

(GNN 記者 阿Lu 報導) 2010-07-14 18:39:49   就在上個月底,刊載有《航海王》、《獵人》、《火影忍者》等眾多世界級高人氣作品、發行量最大的日本漫畫雜誌的「週刊少年 JUMP」上,首度刊登了外國人漫畫家的作品,而這位漫畫家便是來自台灣的 彭傑。

  「漫畫家」這個職業或許在很多人的印象中,都是昏天暗地的趕稿、截稿、趕稿、截稿,作息總是比一般上班族來的「自由」許多,但是身為漫畫家的彭傑,卻顛覆了這個傳統印象。

  一直以來都是獨立作業的彭傑,不但總是能夠在截稿日之前從容的完稿,更是堅持每天晚上要睡滿八小時的健康生活,就連一般上班族也做不到的規律生活,不禁令人肅然起敬。

  「健康是最重要的,而對於從事漫畫家這個職業的自己,我認為就必須要要相當的自律,身體搞壞了什麼都做不到,更別談論什麼目標和夢想。」彭傑說。

由稻垣理一郎擔任原作、彭傑作畫的短篇作品《KIBA & KIBA》正式刊載於週刊少年 JUMP 漫畫雜誌上

  本次巴哈姆特特別專訪到漫畫家 彭傑,暢談躍上日本 JUMP 漫畫雜誌的點滴。

◆ 於週刊少年 JUMP 上與《光速蒙面俠》原作稻垣理一郎合作

  近期出版有單行本《STORY 童話書裡的童話》的彭傑,過去也以「人蛇丸(大蛇丸)」等筆名活躍於同人創作領域。

  而以擔任《光速蒙面俠》原作廣為知名的稻垣理一郎,在今年 6 月與彭傑合作,於週刊少年 JUMP 雜誌上發表了短篇作品《KIBA & KIBA》,也在網路上各大討論區引起了話題。
彭傑高中時期剛接觸網點和專業工具的作品,那時候對網點很熱衷的他貼得興致勃勃,完稿過程沒有時間壓力,一頁大概要花上一整天完稿

 「4 月 1 日的時候收到 JUMP 的來信,通知我那邊有原作要進行比稿,問我們要不要試試看,當時雖然很開心、但一方面又想說這該不會是愚人節的笑話吧?所以也沒在第一時間通知彭傑,後來確定了真的不是開玩笑,我們兩個都開心的不得了啦!」作為幕後推手的友善文創總經理 真豪(王士豪)笑著說。

  不久前也才將 CHuN 推上日本 SQUARE ENIX 旗下的少年漫畫雜誌「GANGAN JOKER」,與韓國原作攜手進行漫畫連載的推手真豪,同時也是本次帶領彭傑躍上週刊少年 JUMP 的過程中擔任了同樣的角色,可說是這兩位漫畫家在打入日本市場時不可或缺的人物。

  「真的非常感謝真豪,沒有他就不會有現在的我們。」彭傑的言語中充滿無盡的感激之意。

於挑戰者雜誌連載初期,手工與電腦並用,這時候因為有連載壓力,刻意壓縮完稿時間(約 2、3 小時)的彭傑,在畫面崩壞和背景偷懶的情況很嚴重

  彭傑與真豪兩人都一致認同世事難料這句俗諺,原本他們的計畫是打算以原創的作品去挑戰刊登在 JUMP 雜誌上,而且大概也是明年、甚至是更久之後的事情,卻萬萬沒想到天降了這個比稿的機會,讓他們早一步踏上了「支線劇情」。

  真豪表示:「這次有幸登上 JUMP 的成績,一方面是持續努力不懈所帶來的機運,二方面是我們一直努力作到比對方要求的更好,所以比稿時我們交出了三種不同版本的人物和背景設定,甚至提供了額外的故事設定建議,向對方展現我們的企圖心和能力,事實也證明我們的努力有得到回應。當然最重要的是彭傑能在時限内完成超越原本要求以上的品質。」

  而彭傑回憶到當年與真豪認識的過程,才知道原來當彭傑還在高中生的時候,就曾經想要加入真豪所帶領的同人社團,只是真豪一直都很慎選合作夥伴須志同道合,加上當時他連作品都沒有帶去,理所當然的被委婉回絕。「那時候我還在想,這小伙子是誰啊?」真豪笑著說:「沒想到之後是我注意到他的作品,等他當完兵後我才親自去邀請他加入成為我們的夥伴,而彭傑也很壞心,一直到前一陣子才跟我提起有這段往事!才知道當年那個毛頭小子就是彭傑。」

挑戰者連載後期,這段時間都是在限定時間內(2 至 3 小時)提昇完稿的精緻度,到連載後期已經可以在限定時間內表現應有的水準了

◆ 漫畫家之夢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彭傑回憶,其實他跟很多人一樣,自己從幼稚園就開始畫圖,也是從那時候開始立志要成為畫漫畫的人,只是自己的目標一直以來都很明確,完全沒有動搖過一絲一毫。唯一的差別只是在於他一直持續到現在罷了。「很幸運地我並沒有遇到必須放棄夢想的抉擇,在這裡非常感謝一路一來支持我的朋友與家人。」彭傑說。

  「我覺得畫漫畫的人或多或少都有點反骨,至少我自己知道我是個叛逆的孩子。」彭傑表示:「從小我就是念升學學校,但師長總是覺得畫漫畫的絕不是好學生,於是我努力唸書,兼顧成績與漫畫,不但考試名列前茅,漫畫社也辦得有聲有色,終於證明了『畫漫畫的小孩不會變壞』。但我不是天才,兼顧漫畫和學業幾乎耗去我中學時代全部的光陰,那段時間我幾乎不打電動、不上網、不出門玩。」

2006 至 2007 年這段時間彭傑嘗試了青年漫畫的題材,畫風也有所轉變。

  而回想到去年三月開始準備進軍日本,所投的稿件一再的被打槍,面對一次又一次的打擊,彭傑卻完全沒有灰心,他也認為大概是當時念建築設計科系的時候,被打槍打習慣了,所以面對這種事他可以很坦然的接受。

  「因為我大學念的是設計系,起初在課堂上自信滿滿的祭出自己的得意作品,卻被教授毫不留情的批的一文不值,當下真的是無比挫敗。」彭傑笑著回憶:「不過就這樣一次、兩次…經歷無數次相同的經驗之後,就深深體會到唯有不斷的接受批評指教才能知道自己的短處,也才知道如何進步,事實上每次的退稿都能讓我學習到更多的經驗。」

後來彭傑發現畫青年漫畫題材自己也沒有特別喜歡,才慢慢走回搞笑和熱血少年漫路線

  彭傑也知道,教授不是故意要整自己,而是希望學生能夠更好,而也多虧了這些經驗,讓他在畫漫畫時面對被退稿的情況不會太在意,同時也可以知道哪些意見是自己該接受、改進的。

  「說真的,被打槍又如何,人都活著好好的,只要真的想做,馬上站起來檢討改進,前途又是一片光明。」從彭傑的言語中,可以看出他的自信和對於畫漫畫的熱情。

漫畫家彭傑與他位於台北的住家 / 工作室

◆ 自我規範是漫畫家不可或缺的準則
  
  彭傑表情認真的說:「我認為真正有野心的人才能懂得謙虛,當你越往上爬的時候,真的就會越體認到自己的不足。因為你的目標永遠高過現階段的實力,永遠認為自己不夠強,唯有這樣才能正視自己的缺點,尤其是有志成為職業漫畫家的人,更應該比全世界的人都更加瞭解自己的缺點。發現自己的缺點應該是一件令人雀躍的事情,就像遇到一個強敵一般,打敗他便能邁向下一個境界,但若是害怕、或是滿足於現階段的成就,遲早會淹沒在生存競爭的洪流之中,這也是要成為職業漫畫家最基本的概念之一。」彭傑認為,這才是真正的謙虛,而不是不停地抱怨自己的不足,什麼實際行動也沒有。

  回想自己還在磨練作畫速度的時期,彭傑給自己設的目標一次比一次緊湊,有點像是在考試一樣,設限的時間到了就得停筆。剛開始完稿的完整度真的是只能用慘不忍睹形容,但是隨著自己越來越習慣節奏,完成度也就越來越提高,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彭傑現在的完稿效率可以高出別人許多的原因。

  千萬不要對自己寬容,對自己寬容就永遠都不會進步。彭傑表示,自我的累積再加上心態的調整,還有得接受別人給的意見,如果想要的是少年 JUMP 雜誌這種類型的漫畫界發展,就絕對不能埋在自己的小世界裡。有捨才有得,而他深信當自己捨去不必要的成見,所獲得的東西肯定是意想不到的珍貴。

  「全天下沒有一個漫畫家的父母不會擔心自己的兒女,畢竟這行絕不是穩定的工作。」彭傑說:「我父母親很溺愛我,我一直覺得虧欠他們很多,所以在我要畫漫畫之前,至少得讓他們安心。我也曾經封筆 3 年,安份地念完了研究所,考到了建築師執照,讓父母認為我沒有荒廢所學,我才安心地闖蕩我的漫畫事業」

  至於問到往後若是有在週刊少年 JUMP 上連載的機會,彭傑認真的思考了一下表示:「JUMP 是週刊,所以我想連載的過程肯定非常緊湊,更不要說我還是在跨海的台灣進行創作,而畢竟目前也只是上短篇,真正的考驗在連載之後才會開始,所以我目前的心情其實是相非常地戒慎恐懼,但也相當的興奮。」

台灣角川出版的《STORY 童話書裡的童話》封面,這一年開始調整畫風的彭傑,同時也進入全電腦完稿時代,所以速度又提昇了一些

◆ 漫畫很商業?主流漫畫本來就是商品

  彭傑認為,現在有些人會覺得大眾漫畫走的太「商業」,但現實層面來說,主流漫畫本來就是一種商業作品,如果不商業化的話,這些作家要如何賺錢、又如何創作出更多膾炙人口的作品?

  放眼看現在最熱門的作品,不管是《航海王》或是《火影忍者》都是商品(商業作品),彭傑表示,商業很現實,如果不能順應現大家喜歡的題材,不能趕上潮流,就不會成功。

  「這麼講雖然有點武斷,但我認為漫畫與其說是『藝術品』,更不如說是『商品』,一個漫畫家應該要做出自己喜歡又很暢銷的作品,而不是一面只畫自己喜歡的東西一面抱怨讀者不懂得欣賞,漫畫家是一種服務讀者而非自我滿足的行業。」彭傑說。

  彭傑也認為,台灣的創作者不像日本,日本有太多的漫畫家成功範例,所以後面的追隨者可以有明確的目標;而反觀台灣,大多數的創作者缺少的就是夢想,常常自怨自艾環境不如人,卻沒有認真去做自己應該做的。大家都看得到前面 10% 的成功典範,卻很少去注意到後面還有 90% 的人是如何辛苦。


  「有野心這件事情非常重要,或許我們也像是某種程度的自助會,但我們在前頭的人必須腳步踏穩,才有辦法帶領後進繼續往前。其實個人的成功是小事,我更希望我們的努力能同時帶動台灣新生代作家的士氣,我認為散播夢想和希望也是漫畫家的天職呢(笑)!」彭傑認為,去日本發展並不是唯一解答,只是在衡量各種條件之後,認為朝日本發展最有可能實現我的夢想,如此罷了。並沒有國籍情節或意識形態,他也不想讓「台灣漫畫」這四個字成為自己的包袱。

  「講單純一點,我就是希望畫出專屬於自己的成名作紅嘛!」彭傑大笑,這就是他的野心和夢想,而他確實也正在一點一滴地向前邁進。

彭傑:「調整畫風一年後,終於比較像少年漫畫了」

◆ 漫畫大師之所以為大師

  聊到彭傑心中尊敬的漫畫家,一如許多人一樣,彭傑說實在是多到屬不清,不過他也與我們分享了他為何推崇的幾位大師。

 「鳥山明老師的畫風很簡潔、簡明易懂,無論是在同一部作品中、或者與其他作品比較,角色都很好讓人辨識。」彭傑說,其實鳥山明老師的畫風非常的獨樹一格,又帥又可愛,可以同時受到許多不同族群的喜愛。

  而在其經典作品《七龍珠》中出現像是「戰鬥力」、「氣功」、「瞬間移動」…等,不管是經典的招式或是用語,太多都是從這部作品裡出現或者被發揚光大到全世界,在作品完結後至今一直都被人所沿用,所以彭傑認為,鳥山明老師的厲害真的無法用三言兩語講完。

  至於其他令彭傑敬佩的老師,還有像是富堅義博,彭傑認為:「雖然在坊間對於他的評價可說是正反兩極,但是他之所以能有現在的成就,就一定有他直得令人學習的所在。不可置否的《獵人》這部作品擁有很精采的故事性,至少一直到『貪婪之島』的那段故事都令人回味無窮,也才會讓這部作品風靡全世界。」


  而對於這次與彭傑合作的漫畫原作家稻垣理一郎,彭傑則表示他本身也有看《光速蒙面俠》,認為雖然作品是以運動為主軸,但是稻垣老師著重在對於角色的描繪深度、成長的過程和互動的友情…等,作品甚至不單只是將焦點放在比賽的當下,對於球賽之後的交代都非常地令人印象深刻深刻。

  「對了、雖然沒辦法讓你們拍照,但是稻垣老師的分鏡稿的完成度真的很高喔!」彭傑說:「我當時看到他的分鏡稿,直覺他根本只差上線就能完稿了,真的是非常厲害的一位老師。」

◆ 關於創作靈感和業界經驗

  而聊到作品的故事性和靈感,彭傑認為時代如此的進步、資訊爆炸的時代早已經到來,無論是漫畫、小說、還是電影,太多作品讓整個市場呈現了飽和狀態,創作者永遠難以避免在其他漫畫裡面找到似曾相似的影子。但如何把現有的元素拼湊.演譯成煥然一新的作品,是這個時代漫畫家的課題。

  「幾乎什麼樣的故事都有人畫過啦,所有的球類運動、推理、未來題材、歷史故事…」彭傑細數:「不過既然都被拿出來用過了,就沒什麼好顧忌的,就是要畫自己覺得有趣的東西就對了。

  印象中某位設計大師曾經說過一句話:『Think Local、Do Globe』,這句話我一直都放在心中,希望也能帶給大家一些啟示囉。」

漫畫家彭傑陪伴他工作的可愛小貓

◆ 反骨、自信、野心以及責任

  彭傑表示,自己到現在也還是保持著戒慎恐懼的心情,時時刻刻要提醒自己往前邁進。因為漫畫家這個職業與一般的上班族比較起來,終究還是個比較不穩定的職業,所以只能用自己的成就來向父母證明,自己選擇的這條道路是正確的。

  找尋志同道合的夥伴很重要,畢竟作家、漫畫家都是這個世界中少數能夠靠一個人的力量感動世界的職業,而這份感動並不會因為時間的流逝而消失,作品是會被流傳下去的。

漫畫家彭傑留給巴哈姆特的簽名

  最後,彭傑也提供給想要朝著漫畫家之路的創作者一些建議:「堅持方向、但也要堅持對的方向,要保有自己的反骨和自信、還有別忘了你的野心和責任感。永遠不要對自己滿足,但也不要認為自己一文不值,時時保有適當的自信和野心才是進步的動力。」

  而友善文創目前也預計將會在今年夏季的開拓動漫祭中為漫畫家彭傑與 ChuN 舉辦首場共同簽名會,並將於近日開募儲備助手、作家以及腳本家,有興趣的人不妨可注意日後公開的相關簽名資格取得辦法與情報。

友善文創官方網站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