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的孩子》《夏日大作戰》導演細田守 東京國際電影節專訪

(本新聞經 Tokyo Otaku Mode 同意授權轉載) 2016-11-14 17:31:47 原文出處
  • image
 
  又到了一年中的那個時間了。於 10 月 25 日至 11 月 3 日舉行的第 29 屆東京國際電影節,讓這座首都熱鬧了不少。

  今年,電影節透過一個展示細田守作品的特別專區,帶領觀眾們進入了「細田守的世界」。包括《數碼寶貝大冒險 我們的戰爭遊戲!》、《跳躍吧!時空少女》和《狼的孩子雨和雪》等作品,細田導演以各種頭銜在世界聞名。這次我們與其他國際媒體的記者一起,和他展開一場座談,並了解更多關於他的作品和背後想法的機會。
 
  • image
 

個人的成長是電影中最有趣的主題


Q:家族愛、孩子的成熟、和其他與個人身分相關的題材經常出現在您的電影中。您能夠告訴我們為什麼要使用這樣的題材嗎?

細田守:我認為個人的變化是一個特別有趣的概念,當然應該要被包含在地影中。表達變化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展示孩子們的成熟,而為了說明他們的成長,我們需要向觀眾們展示孩子們的家庭,許多人告訴我,這就是為什麼家庭會那麼自然的融入我的電影的原因。

  我真正想捕捉的是使人們改變的時刻,也就是為什麼人們發展成一個不同於他們曾經是誰的人。當我工作的時候,那些想法總是在我的腦海裡。我經常說人是不會輕易改變的,人們不能只是振作起來,即使你告訴他們。對我來說,關鍵是了解什麼讓我們振作起來,以及是什麼讓我們真正成為我們自己。我對於尋找這些開關非常有興趣,而且我認為這一切都與個人身份的話題密切相關。
 
  • image
 
  在我看來,找到自己的身份最重要的部分─就是不論你活在世界的哪裡,要了解是什麼使你感到快樂。了解自己的身分意味著精確理解生活中的幸福代表著什麼,能夠在生活中找到你的身分是一種真正的幸福。

  話雖如此,但日本人對身分的話題似乎不是很感興趣。對其他國家的人而言,這是一個重要的話題對吧?這正是一件讓日本有趣的事(笑)。

Q:在您執導的電影中,經常包含對立的設定。例如《數碼寶貝大冒險 我們的戰爭遊戲!》就設立在島根的農村和城市的台場、以及現實和虛擬世界之間。而《跳躍吧!時空少女》,則發生在現在和未來。而《狼的孩子雨和雪》則是在上演人類和動物的社會。您能夠速我們這些設定背後的想法嗎?

細田守:關鍵是要有對比性。不是要描述自己的東西,最好是把它用比較其他東西的方式展示,因為這樣更能有效地展示其價值。在農村和城市的對比下,我們經常談論哪個更好,我們可能更喜歡。然而,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獨立的價值觀,我不認為沒有其他的對比會是有趣的。城市有他們的好處,所以我們作更多的農村地區,這就是為什麼它們倆對我都有吸引力的原因。我試圖在雙方對比時顯示雙方的好處。
 

挑戰自己以前從未做過的事


Q:在您電影的某些部份,圖像中的線條是紅色而不是黑色的,這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們相信這種技術是您的作品獨一無二的,我們想知道為什麼你選擇使用紅色。

細田守:我第一次使用紅色是在《數碼寶貝大冒險 我們的戰爭遊戲!》,這是一部 2000 年的電影。它並不是一種新的技術或其他的什麼。自從我們開始使用賽璐璐,我們將使用白色或棕色的線條稱為碳素墨水。但這之中,我使用的是可能沒有人使用的紅色。在美學方面,我選擇了紅色,是因為我相信它可以幫助我表達一個特別的世界。

  在東京國立博物館中,有一位名叫松島正人(Masato Matsushima)的藝術評論家,根據他的介紹「在日本繪製神明時使用紅色邊框是一種傳統技術」,這意味著我作品參考早期的日本繪畫,使用紅色。當我聽到的時候,我想他可能是對的(笑)。另外有一種可能性,是我可能遇過了某些使用紅色線條的藝術書籍,也許這就是導致為什麼我決定這麼作。
 
  • image
 
Q:在你的線條上使用紅色、通過電腦繪圖產生森林和花卉、並使用我們從未想像過的場景製作電影,您給人的印象是想要產生全新的東西。是什麼激勵你追求新的事物呢?

細田守:我不想要太多深入的動漫風格,我不希望我的電影被定位成任何類型。相反,我希望我的電影是它們表現方式的先鋒。如果我是根據某種特定的類型製作電影,很可能會出現更多傳統的電影製作技術。但是,動畫電影是基於圖片的,它表達的可能性比起它類型的電影更為遼闊,我希望我的電影可以證明,我們都有遠比自己認為的、更多的想法和表達和表達方式,這就是為什麼我要去挑戰自己還沒有完成的東西。

  在《狼的孩子雨和雪》中在鮮花上嬉戲的橋段,在電影表現上可以被看作相當悠閒或簡單的一部份。但那種表達方式在歷史上並不經常出現在動畫中,我會繼續確保我們能分配足夠的細節來展示每一個細節。
 

我會激起一些完全不同的事物,希望人們會喜歡


Q:我們聽說您會透過觀看自己的電影的觀眾反應來構思新的點子。您從您最新的電影《怪獸的孩子》中有看到了什麼反應呢?而這些反應又帶給你什麼樣的想法?

細田守:觀眾的反應對我來說當然很重要。例如,《夏日大作戰》和《怪物的孩子》,都恰好是動作片,我相信觀眾普遍都對它們感到滿意,不過[笑],這並不意味著下一部作品也將是一部動作片。我計畫創造一些不同的東西,這些東西不是一個行動。如果我不是導演而是一個廚師,而一個客人讚賞我準備的食物,我希望的是煮一個完全不同的東西,並讓他們稱讚這一點。那些與我的作品邂逅的人的反應是真正的在激勵我,我想聽我的客人和觀眾說,我的作品是有趣或美味的,我會盡我所能地記住他們為我提供的反應。
 
  • image
 
Q:您是否考慮過將來與亞洲的其他導演合作的可能性?此外,您想如何被國際觀眾感知?

細田守:在亞洲的導演之間有很多合作的實例,我羨慕那些能夠在電影上合作的人,但我不認為這對動畫電影有可行性。在亞洲有很多出色的導演。像是我很喜歡的楊德昌、以及可能開始執導新電影的張藝謀和奉俊昊,而這僅僅是其中的幾個例子。在亞洲所有有才華的導演中,我希望透過我的方式,用足以媲美他人作品的電影來表達我的想法。在亞洲有大量優秀的作品,我想用他們作為我工作中的動力和鼓勵。

Q:在以前的採訪中,你解釋了您電影中包含電個人的經驗參考,其中的一個案例是在《狼的孩子雨和雪》,在那裏您加入了您與家人的經驗。您能告訴我們還有任何特別的經驗或事件,是您還沒納入電影中的嗎?您的下一部電影也包含它們嗎?

細田守: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我在《霍爾的移動城堡》中被取代,這一事實對我有著很重大的影響。但現在,他對我的影響不再那麼強烈了,因為更重要的事情已經發生了。其中一個是我母親的過世,我將它融入到《狼的孩子雨和雪》中。而我的孩子誕生是另一個例子,我是一個父親,但我不卻我應該如何扮演父親的角色。同樣的困惑可以在《怪物的孩子》忠看到,其中的一個角色做了他認為最好的,作為父親的身影。這很可能是我自己的經歷和情感的猶豫、困惑、心碎,以及我的處理可以搭配我的電影的方式。

Q:我們能期待您在下一部電影中找到這些經驗和情緒嗎?

細田守:嗯,有機會的話,它們將會被納入其中。一但時機成熟,我會說出更多的事情(笑)。

Q:現在,你每三年就會推出一部新的電影,這是否意味著我們可以期待在明年就有一部新電影呢?

細田守:如果一切按照計畫進行,我應該能夠在兩年內宣布一些新的東西,我會盡我所能,基於我自己的經驗作一部有趣的電影,所以請期待吧!
 
  • image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