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野喜孝畫展週六揭幕 暢談《Final Fantasy》及未來創作計畫

(GNN 記者 阿Lu 報導) 2010-08-06 23:27:05   曾參與的《科學小飛俠》、《小蜜蜂》等動畫製作,並以電玩《Final Fantasy》、小說《吸血鬼獵人 D》等眾多作品知名的日本藝術家天野喜孝,即將於明(7)日在台北鳳甲美術館舉辦「天野喜孝 異想‧空想‧奇想の世界」畫展。

  而於今日下午抵達台北的天野喜孝,一到機場之後就直抵展覽會場並接受了媒體的訪問,根據工作人員表示,天野喜孝在欣賞自己畫作時彷彿是第一次看到這些作品般的驚奇,對於作品中的細節也嘖嘖稱道,完全可見他的欣喜之情。

  問到對於筆下囊括了商業還有純藝術等不同領域的作品有什麼感想,天野喜孝表示:「我的工作就是畫畫,至於畫作完成後會用在電影、遊戲、小說、還是純藝術的展覽上,對我而言都是沒有差別的,就像現場大家可以看到的這些作品,雖然它們的用途可能不盡相同,但一樣的是它們都是『我』的創作。」

「天野喜孝 異想‧空想‧奇想の世界」展覽會場

  「天野喜孝 異想‧空想‧奇想の世界」即將在明日開放參觀,也預定於同日下午舉辦簽名會活動,有興趣的人不妨可前往官方網站查詢相關資訊。而以下為本次訪談的內容整理,天野喜孝簡稱為「天」。

Q. 相較於今年初在台北舉行的展覽,本次的「天野喜孝 異想‧空想‧奇想 の世界」無論展出作品或者場地都更加地擴展,請問天野老師現在的心情如何呢?

天:實際上這次的展覽原本是要與一月初的展覽同時舉辦的,但是因為各種因素而延期了。過去雖然在歐美地區有過這樣子的大型展出,不過這次大概是首度在亞洲有這種規模的展覽。而其實我在創作完成之後通常就不會回頭去看自己的作品,所以剛剛在展場繞了一圈之後,不但覺得很新鮮,現在也非常的興奮和開心。

接受訪問中的天野喜孝

Q. 那麼在這麼多的展出作品中,自己最喜歡、或者令自己印象最深刻的是哪幅作品?

天:該怎麼說呢,我的創作對很多人來說可能都會有不同的感觸,就像是喜歡《Final Fantasy》的人會特別喜歡那系列的畫作、喜歡《吸血鬼獵人 D》的人就會比較喜歡那方面的作品,但對於我這個創作者來說,這些都是我的作品、所以我對它們的感情都是差不多的。

  但若真的硬是要說的話,我想我會選擇在展場最裡面的那個區塊,那個區塊主要是展出我個人的原創作品,像是「101 夜」、「Shishi-O」等。


Q. 天野老師筆下的作品似乎總能兼具著東西方的元素,關於這點請問是否有特別在創作上下什麼樣的功夫呢?

天:我想這大概是因為我本身是東方人,而我所接到的工作、或者說我所創作的風格大多是以西洋風格為主,但卻因為無法改編我的本質上是流著東方人血液的這點,所以在西方人的眼裡看來就會帶著東方味道、而在東方人的眼裡看來卻充滿了濃郁的西洋味。

  整合性的性的來說,這也許可以稱為我個人獨特的風格,有點像是「天野世界」這樣的感覺吧(笑)。

Q. 本次展覽中有出現的「繪動畫(画ニメ)」是在什麼樣的發想下創作的?

天:這次展出的《鳥の歌》已經是繪動畫的第二部作品了,這次我在創作腳本的時候就直接使用手繪稿進行。而《鳥の歌》的原點是來自於某次我夢到的少年與少女,從那開始我思考為什麼他們會出現、他們在聊什麼事情…等,在作品中我也以 1960 年代的日本風光作為背景去描繪。

以素描、油畫、水彩畫、水墨畫等靜止藝術畫解放成具有幻想力動畫為號召的藝術運動「繪動畫(画ニメ)」作品《鳥の歌》的動畫放映

Q. 希望這次來參觀展覽的人能看到些什麼嗎?

天:就像我之前說的,就算是同樣一幅作品,對於不同的人來說就會有不同的詮釋,我只希望有很多的人能來參觀,然後用自己的方式去理解這些創作。

  還有就是,因為這次會來看的人大多也會是東方人,而因為我們同樣都是有著同樣原點的東方人,所以我想我們所能看到、感受到的東西應該會是差不多的。

Q. 當初是在什麼狀況下參與了《Final Fantasy》系列的創作工作?又、持續參與了該系列的第 1 代到今日的第 14 代作品製作,自己是否有什麼樣的感觸?

天:當初在系列作的第一代到第四代為止,都是由坂口先生(坂口博信)與我共同合作,從零開始創作出一個全新的世界觀;自第五代之後,隨著科技的進步,很多事情都不再需要我們親自上陣,而我也從一個必須全程親自下海的原創者、轉變成一個監修的角色。

  在更之後隨著技術進步,我們反倒是要在技術面之上去補足、潤飾作品,雖然在這十幾代的作品之中有很多東西都不一樣了,但不變的就是作品的 Logo、精神還有它們的色彩。


Q. 在參與《Final Fantasy》的美術創作時是怎麼樣的心情?

天:在參與《Final Fantasy》系列的時候其實我並沒有抱持著太多特殊的想法、就我個人而言也沒有特別想要傳達給玩家的事情。因為在這麼多年來,除了當初和我一起進行創作的坂口先生已經不在團隊中之外,包括音樂製作還有其他的工作人員,幾乎都全部更換過,已經是和當初完全不同的團隊了。其中唯一從一開始就參與作品的大概也只有我,所以我想「天野喜孝」才會成為代表《Final Fantasy》的一個人物吧。

Q. 歷代《Final Fantasy》的 Logo 或許可以讓人一眼明瞭作品想要傳達的故事、也或許是在破關之後才能恍然大悟, 那麼請問 Logo 通常是在怎麼樣的狀況下進行設計的呢?

天:通常都是在作品整體製作進行到一半左右的時候,我會和製作人開會討論那次的 Logo 設計方向,然後再決定最後要如何進行。當然我也會有我想要放入 Logo 的元素,不過有時候製作人就緊張的阻止:「不行啦!你放進這種東西不就等於捏爆大家了嗎!?」這樣(笑)。

  所以,Logo 的設計大概也可以算是一種「戰術」吧。

美術館也有天野喜孝畫冊及相關書籍可供自由翻閱

Q. 近年來的《Final Fantasy》系列已從 2D 點陣繪圖走向 3D 多邊形,因此已經很難在遊戲中見到天野老師獨特的筆觸,不知道對於這個趨勢老師有什麼看法?

天:其實這一路走來在我自己的心境上並沒有太大的變化,我在創作時後的心境基本上是一樣的。而我也很樂見從 2D 走向 3D,因為這代表了一種技術、科技的進步,就好比當年大家都在玩的任天堂紅白機、到現在進化成為 PlayStation 是一樣的道理。

  再舉例來說,像是最近的《Final Fantasy》作品中,甚至可以將我的原畫完完整整的放入遊戲中呈現,不再像當年工作人員要拼命的用點陣繪圖呈現(笑),這可是在技術不斷進步的現在才能做得到的事情啊!

Q. 目前由自己領導的工作室「Studio Devaloka」正在製作中的 3D 動畫作品《ZAN》是個怎麼樣的故事?

天:我和「Studio Devaloka」的關係,大概就有點像是宮崎駿與吉卜力工作室的關係那樣,而《ZAN》是部由我擔任原作和設定的作品,也是我第一次擔任 3D 動畫導演。

  像是《星際大戰》之類的作品一樣,《ZAN》將會是一部系列作,說回來其實這是我這二十多年來一直最想做的事情,這部作品將會擁有一個嶄新的世界觀、一個全新的宇宙,會有點像是東洋神話般的作品。目前作品的故事也還正在撰寫中,所以還無法很明確的告訴大家會出場的角色、故事的詳情等,現在也還在調整預定推出的時間,還不知道會是兩年、還是三年之後呢…。


Q. 未來還有什麼樣的創作計畫?

天:目前在計畫中將會參與製作的電影大概有兩部,《Final Fantasy》的新系列自然也不在話下,也會參與一些其他遊戲的設計…啊、不過是什麼遊戲現在還不能公開,要低調一點(笑)。

Q. 能否給想要進入職業繪畫領域的創作者們一點建議?

天:「畫就對了。」就像想要成為作家的人就必須不停的寫作一樣,既然是想要成為專門在畫圖的人,那就只友不停的畫、不停的創作。就算是我,如果只剩下我一個人的話我也會不停的畫下去的。

  或許有人認為自己生長的創作環境不是那麼好,但是我也曾經看過在非洲的沙漠中有一位很棒的創作者,他有很多作品、每件作品也都讓人覺得真的很棒。

  而我提到的不停創作,當然在一開始的時候都會去學習、模仿一些作品,就像日本會受到西洋、甚至是中國的影響,但是漸漸地你必須找到屬於自己的道路,發展出完全屬於自己的風格,這才是真正屬於你的創作。

「天野喜孝 異想‧空想‧奇想の世界」展覽官方部落格

顯示所有的 17 張圖片

更多的圖片與影片:其他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