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TakE 分享首次帶隊出賽經驗 欣賞韓國粉絲熱情支持選手的態度

(GNN 記者 Jessica 報導) 2015-04-27 16:49:44
  前《英雄聯盟》台北暗殺星 TPA 隊長 MisTakE 於日前領軍兩支台灣隊伍 ACE 和 Relief 前進《王牌對決》LSWC 2ND 世界賽,這次是 MisTakE 第一次擔任教練。巴哈姆特 GNN 也在賽後獨家訪問 MisTakE 此次的比賽經驗,賽前主要針對調整選手心態,而能在台下替選手加油感覺很棒,另外這次比賽也讓他感受到韓國觀眾的熱情,他覺得對選手來說「直接的支持」是很重要的。
 
  • image

 

  《王牌對決》LSWC 2ND 世界賽於 25 日落幕,最後由韓國代表隊 Still Alive 奪下冠軍,並獲得 1,500 萬韓元的冠軍獎金,而台灣代表隊 Relief 也表現不俗,取得第四名的成績。這次比賽由前《英雄聯盟》台北暗殺星 TPA 隊長 MisTakE 領軍,他透露賽前主要針對比賽可能遇到的狀況進行訓練,其他大多是都是心態的調整。
 
  另外,MisTakE 也分享對於接觸不同類型遊戲的想法,他認為在深入有些遊戲後會發現其實他的非常有深度,而手機遊戲也可以如此。以下為巴哈姆特獨家專訪整理:
 
  • image

    MiSTakE 在韓國仁川機場等待登機

Q:這次賽前,是否有讓選手做什麼特別的訓練嗎?
 
MiSTakE:沒有特別。從一開始我的認知是在遊戲上面的專業和理解我盡可能不要限制他們,畢竟我還算是外行,因此比較可以幫忙的東西頂多是心態上的建設。
 
  其實以自己當過選手的經驗來看,選手的心態也還是需要很長時間的訓練,因此這次也只能做些補救式的調整,要直接叫個容易緊張的選手不緊張其實是很困難的,這東西是需要模擬和訓練的,而在這次時間有限的情況下,只能採取比較補救式的方法去調整。
 
Q:不過有聽說在賽前會訓練選手時間內設定好裝備、角色等?
 
MiSTakE:這東西是基本的,是比賽的一個環節,今天比賽當中要求什麼就只能盡可能的去模擬會發生什麼狀況,與前面調整緊張的意思一樣,這就是比賽當中會遇到的狀況,例如角色、耳機、語音設定等等。其實就正常來講,在比賽時有可能會遇到的狀況,事前都是需要練習的。
 
Q:這是你第一次擔任教練,覺得教練跟當選手之間有什麼不一樣的心情嗎?
 
MiSTakE:這次到韓國第一次以非選手的身分參賽,相對來說比較輕鬆,跳脫選手的框架在台下看他們比賽也有不一樣的體驗。這次的比賽現場環境與其他的比賽也不太一樣,但不論如何電競都是如此,儘管對遊戲沒有真的很熟悉,但在台下支持著國家代表隊這種感覺還是很令人感動的,我覺得不管什麼遊戲都是如此,就跟當年 Sen 在 BlizzCon 打《星海爭霸 2》的時候也是這樣,儘管不是很懂,但在台下為自己的國家隊伍加油,我覺得這樣很棒!
 
Q:王牌對決》與《英雄聯盟》的遊戲類型不一樣,你覺得在整個比賽的過程中會有什麼相似、相異之處嗎?
 
MiSTakE:王牌對決》遊戲節奏其實是比較緊繃的,我自己觀察是通常贏下第一場的隊伍,很容易拿下第二場,這次的比賽過程中也沒有對戰是打滿 BO3 的,當然有可能因為他們不是非常職業的關係,因此或多或少都可以觀察到,他們還有其他國家的選手的心情都受到影響,我覺得這是正常的,若沒有接受過很嚴謹的訓練的話,通常遇上第一次失敗就會接二連三的有再一次失敗。
 
  • image

    賽前於台灣機場合照

Q:可以談談選手們的表現嗎?
 
MiSTakE:我覺得,在沒有受過訓練的情況下要一舉拿下很好的成績,70% 要看運氣,而 30% 是靠實力,所謂運氣包含籤運好、對手狀態不好,或是選手當天的狀態正好等等,而訓練的過程只是把運氣的比例縮小,提高實力。
 
  私心當然是希望他們拿到好成績,我覺得更重要的是面臨這次失敗的調整,之後還會有其他賽事,那怎麼樣調整是比較重要的。
 
Q:第一次當教練有得到什麼不一樣的經驗嗎?
 
MiSTakE:我覺得當教練要負責的東西很多,而這次比較屬於課前惡補、臨時抱佛腳的方式補救,這方面是比較特別的經驗。之前我有帶過 ahq,Machi、中國隊伍也有來找過我,但一直都沒有朝教練這方面嘗試,主要是我覺得一個隊伍表現好不好,70% 以上與教練有關係,要怎樣才可以讓選手的能力發揮更好很重要;就像這款遊戲我沒有那麼深入,所以在戰術方面我也不敢冒然干涉。
 
Q:選手退役後,原本只有擔任《英雄聯盟》主播賽評,之後也有接觸《劍靈》,可以談談這方面的想法嗎?
 
MiSTakE:我比較算是重度玩家,我覺得對一款遊戲的價值應該是在於「深入理解遊戲後獲得的東西是什麼」,所以我會嘗試去接觸劍靈 Blade & Soul》、《王牌對決》,我覺得他們會有些是讓我感興趣的,也許在旁人眼中看起來沒有這麼有魅力,但其實深入遊戲後,會發現他的架構是很有趣的。另外一方面,其實比賽看久了也可以了解選手的進攻節奏是什麼,雖然我可能沒辦法說的很清楚,選手可能也沒辦法,但其實看久了會知道。
 
  • image

 

Q:對你來講,接觸不同類型的遊戲會有困難嗎?
 
MiSTakE:其實不會,因為我對自己喜歡的遊戲都會花時間去理解。而且沒有一個人可以玩一款遊戲玩很久,我在期間也前前後後玩了很多遊戲。
 
Q:播報各種類型遊戲時,通常都要花多少時間來準備?
 
MiSTakE:我不會去算花多少時間,因為在播報放面其實與遊戲無關,主要是口調、講話清晰度、文字敘述,遊戲方面應該是平時的累積,比較不會是因為要播報什麼遊戲,才硬玩 60 個小時加強對遊戲理解,而是平常有在玩、有在關注,而這些就會自然而然的累積成自己上台講話的內容。所以其實劍靈 Blade & Soul》和王牌對決》是我平常就有在接觸的遊戲,我覺得要花時間去準備遊戲裡的東西,這樣太辛苦了。
 
Q:未來會嘗試更多遊戲類型的播報嗎?
 
MiSTakE:遊戲播報的話主要還是看對遊戲有沒有興趣。劍靈 Blade & Soul是個很好的例子,在接觸這款遊戲後我覺得他是非常有深度,之後可能就看有沒有其他也是同樣具有深度的遊戲。遊戲類型對我來說反而沒有差,手機遊戲也是如此,我覺得現在有些手機遊戲也是朝著這個方向去走的,例如受爭議的《刀塔傳奇》,但我覺得他在手機遊戲電競方面有開出先例。
 
Q:其實在刀塔傳奇》之前,《神魔之塔》也有在小巨蛋舉辦大型比賽,你對這個的看法是?
 
MiSTakE:神魔之塔》的競技性質我覺得偏低,在我看來一款遊戲的電競首先當然是要有玩家,我指的是遊戲在有深度的情況下,又不能太難入門,例如《星海爭霸 2》就屬於比較難入門的,而神魔之塔》的問題是在遊戲內容在電競方面的深度不夠,刀塔傳奇》也是一樣有深度不夠的問題。
 
  而至於先前神魔之塔》的比賽,他的宣傳效益讓我覺得只是一場 Show,是為了活動而舉辦,但刀塔傳奇》在各方面都是有一定的程度,包含獎金、選手挑選等。
 
Q:對於上次扮演珍娜的心得?
 
MiSTakE一個...說到做到的承諾(靦腆的笑)。當天...我沒記憶了。我覺得就是,今天做什麼工作就要把他做到好,對於工作內容就...不多加評論。
 
  • image

 

Q:參與過那麼多比賽,你在這次有看到什麼不一樣之處嗎?
 
MiSTakE離我上次來韓國比賽已經是三年前,現在回來首先另我驚訝的是這款遊戲的觀眾年齡層普遍較低,從小學到國中居多。另一方面是台灣的觀眾和韓國的觀眾截然不同,我覺得台灣觀眾不論是對選手、還是電競的熱情是不夠的,台灣人比較屬於默默支持的方式。
 
  以我當過選手,到現在在台下看,我會覺得很多時候粉絲的聲音和動作其實是會很直接的傳遞到選手身上的,這會比回到家打篇文章發給選手還要更直接,就舉這次賽後的例子,有位韓國觀眾找 Relief 拍照,儘管當下可能會覺得很誇張,但選手會很清楚的感覺到粉絲的支持,甚至覺得那個感覺很好,很意猶未盡;這次的比賽現場不管是台下加油聲,還是現場的互動都是很熱烈的,而台灣玩家可能比較害羞,我希望有一天台灣觀眾也可以很熱情、直接,這些對選手來講是真的很需要。
 
  • image

    比賽結束後,韓國粉絲向 Relief 隊長哲欸合照,並下跪表示崇拜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