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美國英雄漫畫改編電影大盤點 內鬥、科幻、惡搞、反派與魔法

(特約編輯 神話愛好者) 2016-12-28 14:44:55
  雖然這陣子外頭的氣溫熱得不像 12 月,但月曆上確實提醒著大家今年即將結束,在迎接 2017 年的前夕,不妨一起來回顧一下 2016 年有哪些美漫英雄改編電影作品,來點個名看看是否有哪些自己想看但忘了進戲院的作品、或是回顧一下這些作品的精彩內容吧!(以下內容或將包含劇透成分,請斟酌閱讀)
 

《惡棍英雄:死侍》惡搞救女友的反英雄

  • image

 

  改編自於 1991 年 The New Mutants 登場的反英雄,與漫畫裡因為被診斷出腦癌而加入在武器  X 下加拿大超人類單位 K 部門,以成為注入金剛狼(Wolverine)細胞的超級士兵不同,電影改變了部分情節,不再由原作中凌虐死侍的Killebrew博士擔任反派,而是改同為實驗產物的副手Ajax為計畫主謀,製造超人類士兵以在傭兵黑市賺取大筆收入。人生跌落谷底的死侍逃出實驗室後,積極尋找利用他不遺餘力的 Ajax 復仇,並最終找上受限資金僅有的兩名 X 戰警:鋼人(Colossus)、Negasonic Teenage Warhead 幫助他救回愛人。

 

  電影在寫實下安插了漫畫式的表現,原作實驗後弄壞腦袋、進而明白自己是漫畫人物的哏不斷出現在情節中。其女友亦是確有其人,電影將具有變形能力的模仿貓(Copycat)改編成個性剽悍的伴遊小姐,但並不會使整體故事失去太多原型。整體而言,死侍可以說是以近乎惡搞的無厘頭三級片,透過特殊的表演手法,成為雖與原作有別而帶有原作韻味的黑色歡樂動作片。而十一月宣布由大衛·雷奇(David Leitch)擔任續集導演後,也預告擁有看穿第四道牆超能力的惡搞紅衣傭兵將再度大殺四方。

 

《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結合兩部經典的先導之作

  • image

 

  神明對上凡人,白晝對上黑夜,帶來正義的曙光。結合 1986 年黑暗騎士回歸(The Dark Knight Returns )和 1992 年超人之死(The Death of Superman)而重新演繹,在超人第一集中與薩德將軍(General Zod)一戰所導致的大規模毀滅,一方面引起了向來對於他人抱持高度懷疑的蝙蝠俠(Batman)布魯斯韋恩(Bruce Wayne)心生戒心,更帶來美國國會的高度關注。但隨著以全新風格詮釋的雷克斯盧瑟(Lex Luthor Jr)設計下,國會爆炸、無辜者喪命,也更使蝙蝠俠認定超人是威脅,而將以獵人之姿將其消滅。

 

  電影以穿插的方式重新建構與黑暗騎士三部曲不同的蝙蝠俠,呈現更為暴力的披風鬥士。而重新詮釋的毀滅日(Doomsday)和以堅毅女戰神之姿登場的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不但開展了 DC 電影世界的故事寬度,也終於使傳統三位一體(Trinity)同現大螢幕。電影中再現了漫畫裡的蝙蝠俠外裝甲、宛如翡翠的氪石(Kryptonite),也創造了一時蔚為話題的「瑪莎」事件。而片末兩位英雄的談話,如片名一般預告了正義聯盟(Justice League)即將現身大銀幕的曙光,以及鋼鐵之軀的重生。

 

 

《美國隊長 3:內戰》撕裂友情的戰爭

  • image


  相左的意念能帶來進步,也能帶來戰爭。改編自漫威 2006、2007 年大事件,與原著中年輕英雄New Warriors躁進而導致的平民傷亡不同,奧創紀元(Age of Ultron)後新加入的紅巫女(Scarlet Witch)於追擊罪犯交叉骨(Crossbones)過程中,意外導致了奈及利亞境內人民傷亡,而後在重新演繹的美國隊長死敵邪魔(Zemo)佈局下,於大廈造成爆炸使寒冬戰士(Winter Soldier)巴奇(Bucky)不但成為全球公敵,更成為虛構非洲國度瓦坎達(Wakanda)王儲帝查拉(T’challa)認定的殺父仇人。

 

  諸方壓力下英雄們陷入是否簽署由聯合國所提蘇科維亞協議(Sokovia Accords)的歧見,也因此分裂為堅持在體制下的鋼鐵人與強調自主性的美國隊長兩派,更為了巴奇於機場大戰。然而兩派業已白熱化的對抗,在邪魔向隊長、寒冬戰士、鋼鐵人三人釋出托尼父母死於被洗腦的巴奇之手的訊息、而托尼痛心於隊長竟知而不告下,終至徹底分裂。片末兩派各自走上了自己的英雄之路,但也暗喻了原著中隊長所成立秘密復仇者(Secret Avengers)和蜘蛛人(Spider-man)的未來;而在非洲之心的瓦坎達王國現世,也預告了身體受心型藥草粹化、並獲得豹神賜能的黑豹(Black Panther)將再度回歸。

 

 

《X 戰警:天啟》重新詮釋史上第一個變種人的征服史

  • image

 

  改編自 1986 年首次現身在 X-factor 系列的人物,天啟(Apocalypse)En Sabah Nur 是世界上第一個變種人,與原著中取得穿越時空征服者 Kang 所帶來的未來技術、與發掘外星巨神 Celestials 科技,並直到 15 世紀左右才因不明原因第一次沉眠至 1859 年的設定不同,電影中的天啟在西元前 3000 年便已遭到古埃及人背叛而一覺不起,並在 20 世紀因 CIA 探員 Moira MacTaggert 的調查意外復甦,進而開始網羅天啟四騎士以完成毀滅並重塑世界的大計。

 

  故事延續上一集的十年之後,因此我們可以看見X教授、野獸(Beast)、魔形女(Mystique)、萬磁王(Magneto)等老面孔,也可以看到年輕的獨眼龍(Cyclops)、琴(Jean Grey)等等初出江湖。不同於漫畫,電影以重新洗牌的方式介紹一個全新的末日之戰,並建構了X教授、萬磁王最終能以好友身份互道揚鑣的結果。片末因獸性大發的金剛狼(Wolverine)大殺四方而屍橫片野的秘密基地,以Essex企業為名的神秘人士帶走了武器X的基因,這個姓氏也暗合了導演Bryan Singer一度暗指漫畫中得到天啟改造、原名納撒尼爾埃塞克斯(Nathanial Essex)的永生瘋狂科學家罪惡先生(Mr. Sinister)將成為2017年電影羅根(Logan)的反派,雖然目前似乎有被推翻的跡象,但仍不礙他未來現身的可能。

 

 

《忍者龜 2:破影而出》歡樂中拯救世界的新展開

  • image

 

  由Mirage工作室、Archie Comics等漫畫公司共同建構的經典之作再度躍上大螢幕,下水道青少年將面對邪惡忍者的復仇,並大戰腦型外星人。接續第一集的故事,潛藏在下水道、以文藝復興藝術家為名的四兄弟成為阻止忍者大師許瑞德(Shredder)的大功臣後,依舊必須隱身在下水道不為人知,隨著脫逃的Shredder在其手下科學家發明了能改變生物基因的藥劑後,四兄弟開始為了是否要變成人類而內部分裂,然而面對許瑞德的再度來犯,以及其盟友外星軍閥克朗(Krang)將以外星科技奪取世界,他們必須排除爭議、同心協力以卡哇邦卡的精神戰勝敵人。

 

  續集花了很大的精神引介了漫畫和動畫時期的經典人物,如被藥劑轉化為疣豬人和犀牛人的前混混比巴(Bebop)、洛克史迪(Rocksteady),還有重新演繹出身街頭的凱西瓊斯(Casey Jones),則以前獄警的身份出現。在一段受訪中,飾演凱西瓊斯的加拿大演員史蒂芬阿梅爾(Stephen Amell)表示:「目前電影發展相當成功,他們應該會繼續做下去」,似乎讓大家看到了第三集開拍的機會,這些陪我們從小長大的忍者小子是否會再度於大銀幕上飛簷走壁?

 

 

《蝙蝠俠:致命玩笑》重新演繹或是引發爭議?

  • image

 

  改編自 DC 漫畫 1988 年的同名經典之作,並再次由老牌蝙蝠俠配音員 Kevin Conroy 操刀演出,詮釋這個充滿了黑暗與扭曲心理的異色故事。但與漫畫不同,電影一開始由原作未提及的蝙蝠女孩(Batgirl)芭芭拉(Barbara Gordan)視角著眼,由她因為想爭取在任務中的自主性而不慎落入情緒化,甚至帶出了爭議性的畫面:與蝙蝠俠(Batman)發生了一夜情。這起與原作中時間軸不符的事件可能是編 Brian Azzarello 引用了 2013 年開始出版 Batman Beyond 2.0 第 28 回的創作:蝙蝠俠使芭芭拉懷孕,而此時迪克(Dick Grayson)仍與其是戀人關係。

 

  不論編劇的動機為何,在蝙蝠女孩決定卸下身份後,電影再度回歸原作,講述蝙蝠俠如何與小丑周旋、小丑如何一槍致芭芭拉殘廢,並以其裸照精神迫害被挾持的高登局長。發現其行蹤的蝙蝠俠在擊敗小丑後表示,自己只想幫助他而非殺了他,在小丑的笑話後兩人以狂笑結束了故事。原作想探索小丑的身世與闡釋兩人皆是瘋狂者的內容雖得到表現,但三分之一的改編卻引發了不同的聲音,也帶給蝙蝠俠的尋敵之路有異樣味道,至於電影本身的評價如何,恐怕只有時間能證明了。

 

 

《自殺突擊隊》臭味相投的極品惡棍

  • image

 

  有些髒活對超級英雄是燙手山芋,此時就該超級罪犯登場了。雖然源自 1959 年 The Brave and the Bold 系列,但電影主要是改編自 Crisis on Infinite Earths 後和 New 52 的版本。片中接續超人之死,指揮官阿曼達(Amenda Waller)決定籌組一支由死射(Deadshot)、小丑女(Harley Quinn)等超級罪犯所組成的特殊部隊,以完成英雄所不願意接手的骯髒工作。但隨著被遠古女神附身的隊員魅惑女巫(Enchantress)反叛並招來自己的兄長夢魘(Incubus)蟠踞於中途市(Midway City),此時便只能以解決恐怖攻擊之名派出自殺突擊隊,進行實際任務:救出深陷其中的阿曼達。

 

  片中絕非善類的隊員在臭名之下各自有著悲傷的過去,甚至帶有自暴自棄的憤恨,但隨著任務的進展,隊員間建立起了不可思議的羈絆,更產生臭味相投的默契。在隊員焰魔(El Diablo)自我犧牲下,小隊完成了任務,也各自得到了減刑,而片末布魯斯韋恩的現身和向阿曼達索取的資料中驚現閃電俠(Flash)貝瑞艾倫(Barry Allen)和水行俠(Aquaman)亞瑟庫瑞(Arthur Curry)兩個名字,也如蝙蝠俠對超人般預告了華納兄弟即將推出以 New 52 版本為基礎的正義聯盟(Justice League)。

 

 

《奇異博士》引介魔法進入漫威電影世界的推手

  • image

 

  當時空受到威脅,只有隱身秘術世界中的魔法師能守住最後一道防線。改編自漫威之父 Stan Lee 與畫家 Steve Dikto 1963 年於 Strange Tales 所引介的英雄, 奇異博士由一位自視甚高的外科權威到車禍意外後成為魔法師學院 Kamar Taj 的學徒,面對叛逃法師 Kaecilius,一抗其背後的時空威脅:黑暗領域之主 Dormammu the Dread,為避免現實被吞噬進沒有時間的黑暗領域,他必須承接當代魔法守護者 Ancient One 維護時空平衡的 Sorcerer Supreme 之責。

 

  片中藉由令人眼花撩亂的特效,重新以操控時空的概念來解釋魔法,帶來了漫威電影世界的全新可能。雖然片末 Dormammu 退回了黑暗領域,但這在漫畫中與全能之父奧丁(Odin)分庭抗禮、凌駕眾多惡魔之上的魔神勢必將在未來帶來全面反撲,燃燒無盡的 Faltine 之火。片尾預告即將客串於《雷神索爾 3:諸神黃昏》的奇異博士,隨著惡靈戰警(Ghost Rider)、刀鋒戰士(Blade)的電影版權重回漫威懷抱,在可見的未來是否也可期待由其創立,結合魔法、地獄之火與吸血鬼之力對抗黑暗中超自然威脅的午夜之子(Midnight Sons),或許將在復仇者所不知的暗夜出現於大銀幕之上?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