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陰陽師》結城光流來台簽名會專訪 因不想讀書而展開寫作生涯

(GNN 記者 阿Lu 報導) 2013-08-07 13:10:05

  輕小說《少年陰陽師》作者 結城光流,於上週末(3、4 日)兩天受皇冠出版社之邀來到台北與台中,陸續舉辦了兩場簽名會活動,而同時她也接受了巴哈姆特 GNN 的專訪,分享她的創作心情。

 
  •  

  • 《少年陰陽師》輕小說封面

  自 2004 年開始連載的《少年陰陽師》,作中的主角「安倍昌浩」是著名大陰陽師安倍晴明的孫子,但卻沒有陰陽眼的能力,唯一看得見的只有名為小怪的怪物。某一天,他收到爺爺的委託要去討伐怪物,經過這場激戰之後,他才得知自己與小怪的祕密……,作品並於 2006 年、2007 年陸續推出電視動畫以及舞台劇。
 
  • 向來不接受拍照的結城光流僅以背影入鏡

  這是第二次來到台灣的結城光流說,自己從 20 多年前就開始寫小說,問到當時開始動筆的契機,她說:「相信那是大家都有過的經驗,就是在考試前不想念書,所以會想要作些其他的事情,而我就是寫起了小說(笑)。」
 
  本來只是興趣,後來她自己也立志這輩子都要寫小說,卻被周圍的人笑是笨蛋:「所以我就想,如果成為專業作家的話就不會有人說話了!而當時恰好有個編輯朋友,因緣際會之下就這麼正式出道了。回想起來,其實大概在 5 歲、還在念幼稚園的時候,當時有所謂的繪畫作業,那時候就開始喜歡自己編故事,後來在學校的寫作課自己也相當喜歡。」
 
  • 台灣簽名會活動現場人潮

  從小就很喜歡看書的她,說自己會拉著父母問街道上招牌不認識的字,也比其他同年紀的小孩看了更多的書。「別人家的父母都會跟小孩說:『別玩了、快點去念點書。』但是在我們家卻是相反,父母都叫我別再看書了,快點出去外面玩。」結城光流笑說:「我喜歡看書的程度,到了家裡的親戚都會來關心這個孩子有沒有問題呢(笑)!」
 
  《少年陰陽師》的創作契機,是在約 12、13 年前電影《陰陽師》上映時,當時為了配合電影上映,也預定要發行一本以「陰陽師」為中心的特刊雜誌,於是編輯就詢問她是否有意願針對該主題在專刊中寫點什麼東西。「當時我就想除了以安倍晴明本人之外,還可以以誰為主角?」結城光流說:「若是要以他的兒子來說好像有點距離太靠近了,那麼不如就以他的孫子作為主角吧!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昌浩就忽然在我腦中跳了出來,大聲喊:『我才不是安倍晴明的孫子!』如此一來,就決定了作品的主角。」
 
  她說,其實作品的大方向都已決定,細節部分會隨著故事的進行再慢慢的思考,而其實這些角色都會在她的腦海中自己演出,她只是寫下這些事情而已,所以基本上不太會有遇到瓶頸、寫不出來的狀況。而向來不接受媒體拍照的結城光流說,她希望能讓讀者專注在作品本身,而不要帶著對作者的印象進入那個世界。
 

 

  喜歡看書、蒐集自己有興趣的資料的結城光流說,在創作《少年陰陽師》時自己必須閱讀相當大量的史料與京都觀光資訊,每個月造訪一次京都和晴明神社也都是自己創作的最大動力來源。
 
  寫作的時候必備道具就是「紅茶」,結城光流說,雖然有時候聽到很適合當時劇情的音樂,就在寫作時聽,不過通常到了後來開始專注在創作後,就會覺得這些聲音都成了雜音,結果最後都會關掉。除了紅茶之外,她說自己最近也發現伽羅白檀線香,還有薄荷、迷迭香的香精油都會讓人精神集中,所以很適合創作時使用。
 
  她也提到,在作中角色「小野螢」所擅長的「武術」,從三年前開始撰寫這部分的時候自己也開始實際去學習。「這種武術真的就是陰陽師實際用來擊退敵人的招式,是一種以弱制強的流道,也是合氣道的源流。很早以前就知道它的存在,而在實際去學習了之後,覺得自己的視野變寬廣、反射神經也變好了,整體來說發現自己變得靈敏,也比較會觀察他人的動作反應。」她說。
 
  • 簽名會上也有特別 Cosplay 前來的讀者,讓老師相當驚喜。

  問到她自己最近喜歡的角色,她回答說是「紅蓮」,不過因為自己會隨著故事的發展,被當時在作中活躍的人物所吸引:「所以下一次問我同樣的問題,答案或許又是不一樣的角色喔!」而自己目前對於角色的期望之一,就是希望「青龍」可以變得更好理解。
 
  在 2006 年曾推出的電視動畫版《少年陰陽師》,她說自己非常開心,每週都會守在電視前收看。因為雖然說改編成動畫,不過小說仍在連載中,因此她也期許自己可以更用心創作出更棒的內容,讓原作的讀者,還有透過電視動畫後來看原作的人都可以覺得作品很有趣。
 
  在作中出現的「陰陽道」屬於日本「神道教」的一部份,結城光流說,日本的神道教和大家熟知的宗教比較不同的地方在於,並沒有有一個精神領袖,除了告訴大家要尊敬萬物、萬物皆有神的道理之外,也是教導大家如何成為更好的人,這就是她自己相當喜歡神道教的原因。而由於陰陽道、神道教和道教之間的淵源,讓她對於台灣盛行的道教也很有興趣。「大家或許也能在書中可以發現許多陰陽道和道教的相似之處,這些有趣的地方都等待大家趣發掘。」她同時也提到,目前自己正著手創作的新作是一個關於現代的年輕陰陽師故事,所以或許可以加入一些台灣的元素也說不定。
 

 

  第二次來台的結城光流說,相較於日本的讀者,台灣讀者最大的不同就在對於感情的表達相當直接:「但我認為這種直接而外放的熱情,就是台灣人最大的魅力。」
 
  她說,在許多讓她印象深刻的讀者中,也有人寫信來告訴她,過去自己是和媽媽一起看《少年陰陽師》的小說,但是因為媽媽過世了,所以每次有新書發行的時候,他都會將書放在佛壇上,希望在天上的媽媽也能一起看到。講到這裡,結城老師也不禁紅了眼眶。她說,還有讀者告訴她,自己原本在學校都是被大家欺負的對象,但是在看了作中昌浩的努力後,決心也要努力改變自己,最後不但轉了學、也交到了很多的新朋友。「甚至,還有是父母寄來的信,告訴我自己的孩子在讀了我的作品後獲得了什麼啟示,並有了很大的改變,這些都讓我飛長感動,也覺得感觸良多,自己的作品能夠有這麼多人喜歡、並且帶給大家力量真的是太好了。」她說。
 
  • 結城光流老師隨身攜帶的文具用品,包括了在安倍晴明神社購買的毛筆,還有她喜歡的鋼筆。
    左方吊飾為她親手製作,從日本帶來送給台灣讀者的禮物。

  「謝謝大家能閱讀我的作品。」在專訪的尾聲,她說自己一定要對大家說的話就是:「兩年前的日本大地震也非常謝謝台灣的大家,到現在日本的大家都忘不了台灣人的恩情,也有許多人無法親口對台灣人說謝謝。因此這次很高興我可以有機會親自來到台灣傳達我們的感激。而因為創作能認識到的讀者們,今後也請多多指教了!」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