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家 夏達回歸創作專訪 推出新連載《拾遺錄》全新故事和與全新挑戰

(GNN 記者 阿Lu 報導) 2017-09-26 17:11:40
  杭州琢磨文化工作室宣布,中國漫畫家 夏達將於今年 10 月 2 日同步在中國與台灣線上平台推出新作《拾遺錄》的連載,同時也預計將於明(2018)年發表修仙題材的長篇新作。本次,官方並提供了夏達的專訪相關資料,提供給有興趣的人更進一步了解新作內容與夏達回歸創作的心情。
 
  • image

    《拾遺錄》

【以下內容為廠商提供資料原文】

Q:你的微博上有很多彩色的漫畫新作截圖,你以後的漫畫都會是彩色的嗎?畫一張彩色漫畫要用多長時間呢?
 
夏達:是的,拾遺錄和以後的新連載是彩色的了。將來如果能拿回《長歌行》和《子不語》,依舊會以黑白色形式畫完它們。現在一張要花很長時間,我的助理以前也沒有上過彩色,所以正在給他單開“色彩速成班”,等他適應後背景這塊就能交給他,速度會快很多。
 
Q:為什麼會選擇用全彩創作漫畫呢?
 
夏達:因為現在的雜誌和漫畫平台 APP 等,大都是全彩的模式。
 
Q:可是這些平台上的漫畫上色和你的上色方式不大一樣。
 
夏達:我其實彩漫看的不多,不太清楚該用什麼方法來呈現,所以自己也還在摸索。現在就需要反反復復地琢磨修改,試驗光影、形體、色彩怎樣才更合適。
 
Q:你一張彩頁圖需要畫多久?
 
夏達:光是上色就需要上一天,主要是現在還在琢磨上色的畫面呈現怎樣更合適。以前剛開始畫《長歌行》的時候,拋開構思劇情畫分鏡寫台詞,光是畫一頁黑白稿也需要一天的時間。當時我也在想:以後用這個速度畫連載怎麼能行?但後來慢慢適應了之後,找到適合自己的作畫工序就能省掉很多多餘環節。一開始我的草稿基本上和線稿有同樣的精細程度,因為只有畫到這個程度我才能有底氣勾墨線,但後來草稿就只是“草稿”了,線條再簡單我也能夠明確清晰地知道要自己畫什麼。
 
Q:那麼黑白稿對於你來說會不會輕鬆一些?
 
夏達:看畫什麼吧,有些黑白稿輕鬆,有些彩稿輕鬆。比如畫人物黑白稿相對輕鬆,因為不需要給臉部肢體的結構和肌肉塊畫出來,也不用給衣服褲子的布紋都畫出光影轉折。比如畫樹的彩稿相對輕鬆,在黑白稿中除了畫樹的形體,還需要靠排線和墨點來體現樹的光影,彩稿中只需要用色塊來表現就可以了。
 
  • image
  • image
 
Q:我看到你說自己會對著鏡子畫人臉,但畫出來居然是一個大叔。
 
夏達:如果要畫美少女,什麼樣的人臉是美的,大家都有概念;但當要畫一個大叔的時候,難免要畫到臉部結構、肌肉骨骼,這時我只有對著鏡子看到一個人的肌肉變化和光影展現才有底氣落筆,這樣會比較準確一些。畢竟我畢業以後已經好多年沒有畫過人臉肖像了,就當從頭複習一遍吧。
 
Q:備受期待的新作《拾遺錄》什麼時候能對外發表呢?
 
夏達:計畫在國慶長假期間就上線發表。
 
Q:重新拿起畫筆有什麼感覺?
 
夏達:哈哈,“小別勝新婚”。之前我還在微博上發過幾次拿著畫筆的照片,對它們說“再忍幾天”。不過這也挺好玩的,因為看到評論裡的讀者比我還要興奮,他們也憋了很久,一直在陪我倒數。
 
  • image
  • image
 
Q:能不能稍微透露一下新作的內容?
 
夏達:我在畫前面一部作品的時候,許多主線之外的角色,像是司徒朗朗、喬師期、錦瑟夫人等等人氣都很高,讀者們一直希望能看到屬於他們的故事。現在時機正好,一是我在籌備新的全彩長篇漫畫之前,可以用短篇來練練手;再來也剛好把這些角色們的故事畫出來,圓了我和讀者們的一個念想。這些都是全新的故事、再以全彩的方式來呈現,都是我再出道後努力的目標。
 
  • image

    在《拾遺錄》首回[紈絝]短篇中細膩描繪了喬師期和長歌之前的生命交會故事。

Q:那這部作品會有多少話?或者說你準備畫多久?
 
夏達:基本上我抽空就會畫。因為年底我計畫要發表新的大長篇,所以希望能在新作上線前,結集三到四個故事出一本《拾遺錄》單行本。也就是我“自由”後的第一部作品。目前已經和一些合作方洽談了,我希望 2018 春天的時候就能正式發行。
 
Q:那你會不會考慮手繪彩色漫畫呢?可以做彩色的畫展。
 
夏達:這比較費事,如果是手繪一些單幅沒問題,手繪連載漫畫就不太可能了。暫時沒有彩色畫展的打算。如果以後有《長歌行》和《子不語》的畫展的話,我還是更希望以黑白漫畫手稿的方式來展出。
 
Q:你大長篇的新作是什麼樣的作品呢?
 
夏達:是一部修仙題材的漫畫。
 
Q:為什麼會想畫這樣一個故事呢?
 
夏達:因為最近對文藝創作的審核比較嚴格,有很多題材都受到了限制,只有玄幻比較安全。嗯……選擇比較安全的題材。
 
  • image
  • image
  • 新作大長篇將是一部修仙題材的作品

 
Q:能不能透露一下這部漫畫的靈感是怎麼來的?
 
夏達:因為我自己平時也會閱讀一些仙俠類的網路小說。這幾年我在趕稿的時候,除了分鏡時必須心無旁騖,其他作畫的過程就是完全的體力勞動了,這時我就會開始聽一些小說的有聲書。但是這幾年困擾我的問題是,找到一本合口味的修仙類小說真的很難。我小的時候會看《封神榜》、《西遊記》甚至是《蜀山劍俠傳》,那時沒什麼感覺,但是長大後回頭去看,就會發現新的興趣點和它們背後的可延展性。所以做這個題材也算是彌補了我平時看小說的一些遺憾吧!
這個初衷其實和當年畫《長歌行》一樣,我很喜歡看主角在歷史的夾縫間行走,但這樣的作品雖多,主角卻幾乎沒有女性,所以就有了以女性作主角的《長歌行》。而這部修仙題材的新作,也是源於我想看一部重點在於求仙論道而非殺人奪寶的古典仙俠作品,現在越來越難找啦,所以我想不如就自己畫一部吧!
 
Q:你對於現在市面上的仙俠小說有什麼看法?
 
夏達:我覺得各人的口味不同,也許我不喜歡的正是別人愛看的。同為創作者,這其實很難評判。
 
Q:那麼你自己想看的作品,表現的重點是什麼呢?
 
夏達:包含主角在內的每一個角色,既然他們踏上了長生這條仙途,內心的追求可能各有各的不同。道法三千,怎麼去詮釋和演繹每個人的尋道,這是我比較感興趣的。
 
Q:聽起來新作中會有很多人物,你又要構建一個世界了。
 
夏達:我對此很興奮!現在框架已經差不多了。對畫畫的人來說很痛苦的一件事是:明明你腦子裡的故事已經跑到十萬八千里以外了,手底下的漫畫卻還在前期慢慢進展。當你終於畫到最想畫的、最激動人心的章節,差不多已經心如死水了。不過這樣也未必不是好事,因為畫漫畫除了需要審美和觸覺,其他工序大多是公式化的體力勞動,雖然你“心潮澎湃”的時候會出現好作品,但純靠感覺作畫是不穩定的。
 
Q:那你的長篇新作準備連載多長時間?
 
夏達:我沒有預計過。因為當年在畫《長歌行》的時候有人問我準備畫多長時間,我覺得五年差不多了,可是真的畫了五年之後,我發現故事才進展了一半。我自己對時間軸的估計不是很準,所以我也不太敢預測。
 
Q:它跟《長歌行》的規模應該差不多?
 
夏達:不好說,因為《長歌行》在開始的時候完結就已經在我心裡了,它的歷史是確切存在的,主角的生命線在我心裡也確切存在,我很明確《長歌行》的故事該在哪裡終止。雖然《長歌行》看上去很長,但其實在故事裡面時間才過去了一年多,但這部修仙漫畫的時間軸如果細說起來就非常長了,而且它又是一部群像作品。所以我可能會以章節的形式來講它,就像是九重天闕的每一重,都會是一個大的章節。
 
Q:但你畫《長歌行》的話你需要查很多史料,而修仙架空的話會有比較多的想像空間?
 
夏達:雖然不用查史料,但還是需要讀很多書。畢竟對“道”的追求,在先秦諸子百家就已經討論得非常精彩了,我在漫畫中可能會以此作為衍生和擴展。這時就需要自己思考問題“精分”一些才行,因為很多角色彼此的“道”大概會犯沖。我必須先讓自己邏輯順了,才能把這個他們的想法和行為展示出來。所以需要大量的閱讀,才能夠對角色們各自的理念和道心有確切的體悟。
 
Q:你這段時間閱讀了哪些書籍?
 
夏達:這個我先保密。
 
Q:那長篇新作是什麼時候開始連載?
 
夏達:可能是在今年年底,或是 2018 年的年初。希望自己能在這段時間提高畫彩稿的速度。
 
Q:你現在一天有多長時間在畫稿?
 
夏達:跟以前差不多,從醒來就在桌前,睡覺的時候就回到床上。
 
Q:能說一說未來的打算嗎?
 
夏達:我會繼續留在杭州創作。因為官方一直對原創作者比較關切和支持。我的新工作室落址的居所名叫“麟趾居”,我以後會在那裡進行創作。
 
Q:你這麼大的工作量,打算招新的助理嗎?
 
夏達:再看吧,招助理的事情比較看緣分。帶了這麼多年助理,對我來說助理的畫技並不值得擔心,反而是性格更重要。做助理需要踏實和有責任心,如果只是我說可以就可以、我說不行就不行,自己不去理解為什麼“好”和為什麼“不好”,對自己沒有要求的話,這個助理就比較難教了。另外也需要踏踏實實、靜得下心,因為漫畫助理的工作真的很枯燥,我自己也是一年起碼 360 天都坐在電腦前對著螢幕。
 
Q:現在工作室的環境會更好一些嗎?
 
夏達:是的,會更純粹一些,可以選擇最自由、最舒服的方式創作。對我來說,一切的根本都是創作,如果連創作都不能保證,其他一切就都免談。
 
Q:新工作室的落成典禮會有什麼活動嗎?看到你很喜歡穿漢服、彈古琴之類的活動,典禮上會包含這些古風元素嗎?
 
夏達:工作室還在裝修,落成典禮已經在規劃中了。但穿漢服等等只是我私下的娛樂,只是和朋友一起穿著玩,私下聚會可能會是這樣,但正式待客不會。我的工作室設計的確比較古風,典禮可能也會比較安靜典雅吧。
 
Q:漢服設計已經授權出去了嗎?
 
夏達:還在談,我現在以作品為主會一步一步實現它們。比如《拾遺錄》裡有些衣服可能會跟專業的漢服商家合作,因為我們新工作室裡有一個展覽空間剛好可以展出。對於我的工作室來說,這也是一個比較新鮮的授權方式。我將來也會授權一些衣服、首飾和周邊,希望會找品質最好最合適的店合作。授權也會通過授權證書等等,來約束合作方保證品質。
 
Q:你覺得上色困難的地方在哪裡?你會腦中有很多顏色無法選擇嗎?
 
夏達:對我來說不存在“選擇”,在落到紙面之前,畫面已經存在腦內了。畫的過程只是把腦中的顏色提到紙面上來。困難的是礙於自身的繪畫技巧不足,無法完全呈現腦中的畫面。還是得多練,多畫。
 
Q:你的工作室會考慮做動畫嗎?
 
夏達:即便要出動畫,也是尋找專業靠譜的團隊合作,是不可能自己製作的。
 
Q:你對現在的改編動畫有什麼看法?
 
夏達:我覺得一切改編動畫的大前提都是看它能不能契合原著的氣場和能不能展現出原著的內涵審美。在這個前提下,如果我的作品要改編成動畫的確會有一定的劣勢,因為畫面和細節可能會成本比較高,但稍微放開標準,只要敘事和審美還原了原作,我覺得就算是好動畫。
 
Q:我覺得動畫電影更能表現出你的作品魅力。
 
夏達:目前我腦中是無法想像畫面的。雖然我還是更喜歡 2D 動畫,但 3D 反而更容易想像……因為 3D 建模對細節的展現沒有那麼困難,而且現在的 3D 技術也還不錯。但這也只不過是我個人的想像而已。我覺得一切皆有可能,只要拿出好的結果。
 
Q:我覺得你的作品需要電影的製作水準,但長度更長。
 
夏達:因為長歌在故事中是逐漸成長的,她又是處在那樣一個歷史的夾縫中,所以她的行動對我這個作者來說也是如履薄冰、舉步維艱,這樣的故事在大銀幕上展現還是比較困難的。《長歌行》我自己畫起來都會很“憋屈”,故事裡的每一個人都拼盡全力地在自己的命運中掙扎。但歷史很殘酷,一切都是既定的,我沒有辦法做出改變。要相信每一個折磨讀者的點子,也都在折磨著作者……
 
  這也是為什麼新作我要畫修仙題材:惆悵太久了實在也想痛快一把。一個完全架空的背景下,故事的展開可以更乾脆。每個角色不同的人生和追尋,也可以更淋漓盡致。畢竟對於尋道者來說,他們每個人想要追尋的“道”都是此道之“極致”。
 
Q:你會更能掌控一個架空的故事?
 
夏達:不知道,這是一個新的嘗試。我只能說我盡力。

「快看漫畫」漫畫連載平台夏達官方微博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