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CE 原力誌」16 位原力誌作家齊祝福 1 週年活動圓滿落幕

(GNN 記者 Akito 報導) 2013-12-23 18:11:46
  台灣角川「FORCE 原力誌」於上週末(21 日)舉行了 1 週年慶祝活動及記者會,並於會場闡明了「FORCE 原力誌」未來的發展方向與願景。會場當日也邀請到了許多在原力誌上進行連載的台灣原創漫畫及小說家,並留下對「FORCE 原力誌」的祝福及展望。
 

 

  • 現場展示由台灣作家所出版的小說

漫畫作家部分

 
  在活動一開始,主持人先分組介紹在原力誌上進行連載的台灣原創漫畫及小說家們,並且進行簡單的訪談,最後再請他們簡短的道出對「FORCE 原力誌」的祝福。
 
  • 《芒神》作者 奕辰 及《大仙術士李白》作者 葉明軒

  • 《“葵”光在地球之時……(漫畫版)》的作者 CHuN 與《方舟奇航R》 作者 彭傑 兩人用愛心手勢表達祝福

  • 《夢見D-ZONE(漫畫版)》的作者 Salah.D 與《BIRD+鳥相隨》作者 ErA

輕小說作家部分

 
  • 《美味的飯糰大魔王》作者 風聆 與《東方大小姐的S女教室》作者 非瓴

  • 《浩瀚之錫》作者 逸清 與《真理的倒相》作者 余卓軒

  • 《秉燭夜話》作者 吐維、《三萌主義》作者 B.L. 及《我那未出生的女兒住在地獄深處》作者 值言

  • 《托生蓮》作者 薛西斯、《當戀愛成為交易的時候》作者 小鹿及《闇之國的小紅帽》作者 Killer

 

  在介紹完「FORCE 原力誌」的作者們後,台灣角川總監 施性吉上台發表了關於原力誌一週年的感想。施總監表示、台灣角川目前已經舉辦了 5 屆的輕小說大賞,今年也參與了日本角川的漫畫新人賞。他很高興有機會能遇見這些漫畫、小說及插畫各領域的優秀原創作者,大家都一起為了這塊原創領域在做努力。
 
  目前台灣在這三塊領域的市場比較小眾,主要還是以日本作品為主流,因此目前要推廣本土原創作品會比較辛苦,但還是希望有機會能藉此多挖掘一些台灣原創作者出來。加上台灣作者的作品比起日本作品更貼近我們的生活與感受,他未來也希望能與更多作者創造出更多樣化的作品,並且不僅侷限於國內,也能讓更多海外讀者看見台灣原創的力量。
 

 

  在各位作家及施總監、陳正益總編共同切下蛋糕,為「FORCE 原力誌」慶祝滿週年後,媒體們與台灣角川的施總監與陳總編進行了簡單的訪問。
 
為什麼會想要創設「FORCE 原力誌」這個平台呢?
 
角川:當初我們也考慮很多,才下定決心要創設這個平台。角川當初在拓展海外事業時,不僅只有要將日本作品推向海外而已,他們也希望能在當地發展原創出版事業。當廣州天聞角川成立後,他們覺得時機成熟了,便推出了「FORCE 原力誌」這個線上雜誌,並且開始推展國人原創作品。目前有些作品已經在大陸當地發行,或在日本進行連載。我們也希望讓台灣原創作品走出台灣,讓更多人能看見台灣作家的作品。
 
  當初會選擇以「FORCE 原力誌」這種線上雜誌的方式來進行推廣,是因為在數位化的時代下,我們認為實體雜誌的銷量會逐漸下滑,因此嘗試在網路上連載。因為網路無國界,藉由網路我們能讓國人原創作品推廣到更多地方,讓原力誌不僅是屬於台灣,而是屬於全華人圈的一個線上雜誌網站。
 

 

「FORCE 原力誌」滿週年,有達到當初你們所預設的目標嗎?
 
角川:以目前的點閱數來說是已經達成了,原創市場在台灣相對比較小眾,但以過去一整年的點閱量來看已經達到我們當初所預設的目標。而今年得到日本角川漫畫特別賞的作品《神的玩具》,點閱數也創下了過去的新高。
 
「FORCE 原力誌」的未來願景是?
 
角川:因為目前原力誌上並沒有對男性及女性向作品做區分,我們希望之後能多些女性向作品,並在網站規劃出專區,讓讀者能夠更輕鬆的選擇他們所想看的作品。
 
未來「FORCE 原力誌」有預計會加入甚麼功能嗎?
 
角川:由於這是我們第一次做線上雜誌,目前網站部分功能還不是很滿意,但礙於技術上的問題,沒辦法立即做更新。像是目前閱讀器的部分還是以 Flash 為主,但這會造成手機使用者上閱讀的不便,因此這部份我們未來也會做些調整,讓手機使用者也能方便的閱讀。
 
最後請兩位對「FORCE 原力誌」說句話
 
角川:因為有大家的支持才能順利的滿週年,我們也不希望他短短的時間就消失了,希望未來五週年、十週年都能看見「FORCE 原力誌」。也希望能讓台灣原創作品能在華文圈、甚至是全世界發光發熱,這就是我們的期許。
 

 

  這次除了記者會外,台灣角川安排了作者與讀者的近距離見面會。讓各位讀者有機會能與作者面對面互動。並於見面會後舉行了小型簽書會及抽獎活動,讓這次「FORCE 原力誌」週年活動畫下圓滿的句點。

 

  •  

 

  而在活動過程中,我們也與這些台灣原創作者們進行聯訪。讓讀者們能夠了解,當初作者們為何會用那些元素來創造故事,而故事背後想表達的涵義為何。

 

 

首先是對《大仙術士李白》的作者 葉明軒的作品提出問題。《大仙術士李白》的李白是史實人物、科舉也是古時候就有的制度。為何會想在作品中加入「仙術」這一個概念在作品中呢?

 

葉明軒:其實我只是想畫一個有為青年的故事。仙術只是一個媒介,他代表的就是漫畫,所以整部作品就是一個漫畫家力爭上游的故事(笑)。但故事主要還是想讓讀者以漫畫的方式了解李白這個人的生平、以及他的詩,但如果只有這樣故事會顯得有些乏味。因此我加入了仙術這一個概念,讓作品本身多了一些動作元素,而詩變成了輔助媒介。但是詩其實才是我想最想畫的東西。

 

 

我們向《芒神》的作者 奕辰提出了關於這部作品背景設定的問題,這部作品主要是以台灣為主,並且結合戰鬥與民間傳奇的要素,而作品為什麼當初會採用這種背景設定呢?
 
奕辰:因為畫漫畫就是想要貼近台灣的生活,但不想再畫既有的一些神明或是耳熟能詳的角色,台灣已經不少創作者對這塊領域有所著墨,「芒神」是一個尚未定義的東西,因此也較好自由發揮,加入戰鬥主要是可以吸引到一些學生族群,以這個族群來說,在作品中加入一些台灣的社會現況及時事會比較好發揮,因此才選定了這種背景設定。
 

 

接下來請到了《方舟奇航 R》的 彭傑推薦這部作品值得一看的部分。
 
彭傑:先從作品的出發點來講,當初構想是來自《第九禁區》這部電影,當外星人與地球人的立場顛倒,地球人成為一個強力的入侵者時會是一個甚麼樣的狀況作為楔子。當一個地球的小孩,進入了一個充滿成年外星人的社會之中,而小孩能力與力量皆比外星人還要巨大,恰巧與現實生活相反,在這樣的狀況之下會發生甚麼事?而在這基礎之上的家庭與親情關係又是如何?這就是我想呈現給各位讀者這部作品的一面。
 
  這部作品一開始其實都是以單元劇為主,但後來我在編輯建議下開始試著往長篇故事的方向發展,雖然在改變時也害怕會破壞整部作品的調性,不過勇於挑戰及改變對作者自身都是正面的,在這過程中也獲得不少的經驗。
 

 

《“葵”光在地球之時……(漫畫版)》的作者 CHuN 也回答了一些關於如何透過漫畫來表達作品中探討人與人之間的心理意境與表現,以及在輕小說插畫及漫畫之間的差異。
 
CHuN:我主要是以畫面上跟分鏡的運行來調配,由於原作及插畫本身就帶有著纖細及透明感。因此我在繪製這部作品時也想要呈現這種纖細感。而當我在作畫時會將自己投射成主角,融入作品之中。當主角感到無助又想突破困境時該如何是好,藉由融入作品讓角色的表情及動作能順利的表現出那種感覺。
 
  繪製輕小說插畫跟漫畫之間最大差異我覺得是在工作量的分配,漫畫需要的是線條乾淨、速度、因此較為細緻的東西比較不需要刻意去刻劃。而輕小說則是從線稿時就得開始注意整個畫面該如何呈現,並且表達出那種感覺。用實體來比喻的話,插畫像是一顆砲彈,而漫畫像是一把機關槍吧。
 

 

可以請《BIRD+鳥相隨》的作者 ErA 說明如何構思人鳥之間的互動嗎?
 
ErA:由於我本身就有在養鳥,其實作品就是把我跟鳥之間的互動畫下來的故事。
 

 

請問 Salah.D 老師是如何繪製由電影改編的《夢見 D-ZONE》呢?在繪製時有些甚麼感想呢?
 
Salah.D:夢見本身是屬於一款比較文青的作品,我一開始先看過電影劇本,了解劇本之後才開始進行繪製,作品的陳述方式比較像是小說,加上角色的個性比較不明顯,內心戲較多,因此要將內心戲描繪成漫畫難度也比較高。
 

 

請問《美味的飯糰大魔王》及《馬桶上的阿拉丁》的作者 風聆,這兩部作品在主題上都跳脫常態,並且加入許多有趣的梗,當初為什麼會想用「飯糰」來當作梗呢?
 
風聆:作品其實結合了許多民間傳說以童話,像之前馬桶上的阿拉丁》是以童話為基礎,而這次的《美味的飯糰大魔王》則是以日本童話《桃太郎》中的糰子而來的發想。
 

 

請問 B.L. 老師,當初《三萌主義》為什麼會想要採用這種小羅莉立志做總統來當題材呢?
 
B.L.:其實我們從事這工作,大多數的人們都不了解我們在幹嘛,我們對於這個社會現象也感到不解,因為我們只是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但就被人投以異樣眼光。但如果說這件事變成多數,我們所在做的事就會變成常態呢?
 
  故事中的羅莉想要成為總統,把多數人變成御宅族並且成立政黨,最後在以多數決的方式當上總統,進而改變社會的價值觀。當少數變成多數時,是否就可突破現在既有價值觀呢?這也是我會想用這類題材的緣故。
 

 

請問《浩瀚之錫》的作者 逸清。這部作品從性質來看較為沉重,為什麼當初會想要撰寫這類主題?
 
逸清:其實會以核爆之後的地球做為開端,是想傳達在世界中那些較為善良的人們,當碰到困境時該如何突破,藉由反差很大的環境來凸顯人性的善良與其價值觀。
 

 

請問《當戀愛成為交易的時候》作者 小鹿,當初作品會用好感度來代表交易額度,這種類似戀愛冒險遊戲中的感覺,靈感是從何而來的? 
 
小鹿:靈感的確是從遊戲來的,當對爸媽、朋友的感情,可以直接用交易取得時,會是甚麼樣的一個狀況?因為現實社會中並無法這樣做。當初會想要用這種系統是因為現實社會與小說有著很大的不同。但其實在現實生活中,很多時候也是藉由取得很多的支持與好感,才會有更進一步的動作。而我只是換作以「交易」的方式來呈現。在故事中,主角一開始毫無情感,他該如何用交易的方式來找回自己的情感。並且在過程中呈現人性良善的一面也是我想表達的。
 

 

請問《闇之國的小紅帽》作者 Killer,當初為什麼想要用小紅帽當題材?闇之國的靈感又是從何而來呢?
 
Killer:會想要用小紅帽來做為題材是因為以前有看過一本書,是描寫格林童話真實的一面,而依方面,我也想加入女性在現實生活中會碰到的一些例如暴力等較為負面的行為加入作品之中。我並不是想要顛覆童話,而只是想要呈現故事的另外一面。而「闇之國」的靈感是來自於現實社會,社會中有許多不為人知的黑暗面,而小女孩該如何去面對,並且展開一場有趣的冒險則是我想在故事中呈現的
 

 

請問《托生蓮》的作者 薛西斯,這部作品結合傳統中國宗教元素,當初為什麼會想要利用這種方式來描寫作品?
 
薛西斯:因為我本身就很喜歡這類題材,加上自己也很想寫一些關於邪教的故事,雖然在撰寫故事過程有很多改變,但故事重心本身還是不變的。我也想要以原汁原味的方式來呈現中國風的背景和故事,因此作品就誕生了。
 

 

請問《真理的倒相》作者 余卓軒,當初為什麼想要以現實與未來的抉擇來描寫這部作品呢?而作品中有濃厚的西洋文學色彩,這又是為什麼呢?
 
余卓軒:我過去讀的作品主要是以西方文學為主,而我過去所學主要也是往這方面發展,因此故事本身西洋文學的色彩比較重。而故事中的「真理眼」是能知悉古今中外的關鍵。我在作品中想表達的是、當每個人在做出一個抉擇時,背後會付出多少代價?需要做出多少抉擇?當每個人踏上不同的道路,做出不同的抉擇時,其所付出的代價都是不同的,這也是我在這部作品想表達的重點。
 

 

請問《秉燭夜話》的作者 吐維,當初為什麼會想寫這部女性向作品呢?
 
吐維:當初是想寫一部土地公跟他廟裡的愉快夥伴們、配合台灣傳統寫成一篇女性向歡樂作品。
 
謝謝各位作家接受訪問。

FORCE 原力誌 官方網站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