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展 11】《陰陽師》岡野玲子簽名會 專訪暢談與手塚真相遇過程

(GNN 記者 阿Lu 報導) 2011-02-14 19:41:57   以《陰陽師》漫畫家知名的 岡野玲子,週日(13 日)於台北國際書展中舉辦了首場台灣簽名會。

  將迎接出道 30 週年的岡野玲子,作畫風格纖細而優雅,情節內涵卻有種理性的幽默。1982 年於小學館當時集合多位大師的奇幻少女漫畫「Petit Flower」雜誌正式出道,1984 年開始在該雜誌連載《摩登和尚》,以「和尚與修行」這個少女漫畫中罕見的故事背景為主,用幽默的筆調描寫搞樂團的年輕男孩繼承「寺廟」這個家族事業的過程,作品一炮而紅,並且改拍成電影,受到注目。

  在《摩登和尚》以及接下來以相撲為背景的《兩國花錦鬪士》之後,岡野玲子先是進行《The Calling》,接著在 1994 年開始連載由知名作家夢枕獏原著改編的《陰陽師》。漫畫版的《陰陽師》融合了岡野玲子個人對歷史細節的考據以及獨特的宇宙觀,為日本平安時代著名的陰陽師安倍晴明創出鮮明的形象,深受漫畫迷崇敬,並獲得手塚治虫文化賞及第星雲賞漫畫部門大獎。


  連載《陰陽師》期間,她還嘗試以水墨作畫進行另一個以唐朝仙界為背景的連載《妖魅變成夜話》。《陰陽師》結束之後,她在講談社的蘇美女神伊南娜下凡的肚皮舞漫畫《Inanna》,延續她一貫拿手的奇幻神話路線。2010 年 12 月,岡野玲子終於回應了讀者的期待,再次開始講述安倍晴明和源博雅的故事,在白泉社的「MELODY」雜誌開始連載全新的《陰陽師 玉手匣》。

  岡野玲子曾於 2006 年與擔任動畫《怪醫黑傑克》監督的先 生手塚真一起造訪台灣,但當時十分低調的她並沒有任何公開的活動。這次能在她新連載才剛上檔應該趕著積槁的最忙碌時刻,排除萬難擠出時間應邀前來台北國際書展舉辦首場個人簽名會,連日本出版社都覺得非常的不可思議。

  以下即為本次岡野玲子來台接受巴哈姆特等媒體聯訪的詳細內容整理,岡野玲子簡稱為「岡野」。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來台灣,不過卻是首度第在台灣舉辦簽名會,請問老師的心情如何?

岡野:第一次能夠和台灣讀者面對面接觸和交流,非常高興和期待。

岡野玲子老師接受獻花為《陰陽師》看板簽名

-能否請老師談談最新的連載《陰陽師 玉手匣

岡野:之前《陰陽師》的連載結束時,我覺得作品應該就是到此作為一個完結,但是無論編輯還是讀者,甚至連原作夢枕獏老師也希望能夠繼續連載這部作品。可是那時我自己還沒有一些想法或點子。

  這個時候就有一件很奇妙的事情,當我正在創作《Inanna》這部作品,描述蘇美女神伊南娜下凡的肚皮舞漫畫,所以也請了一位專業的舞者教我肚皮舞。而我雖然還沒有任何確切的想法,但決定要繼續來畫《陰陽師》後,也剛好上道了肚皮舞的最後一堂課,那時候我的腦海就很鮮名的突然浮現出晴明甦醒復甦後的樣子,我也把這件事情跟我的舞蹈老師說,並將靈感和畫面運用在接下來的《陰陽師》作品中。

  接下來我也告訴老師我的新作品預定在 9 月 23 日、所謂秋分之日推出,老師就告訴我和她的生日很相近,原來她的生日是在 9 月 26 日,我當時就覺得相當不可思議,因為安倍晴明的祭日,就是 9 月 26 日。

  怎麼說呢,像這樣各種的巧合湊在一起真的非常有趣,也讓我感到當初決定要繼續畫《陰陽師》是正確的決定(笑)。

為看板簽名漫畫家岡野玲子

-所以老師在創作《陰陽師》的時候有沒有類似剛剛所敘述的那樣,比較特別的體驗呢?

岡野:常常都有這樣的事情。我很喜歡看著天空,然後天空上的雲朵就會出現非常具體的影像,通常都是我下一個想要表現的畫面,接著我就會把天空拍起來,然後看著照片忠實的畫在紙上。

  除了在創作《陰陽師》有這種狀況之外,另外有一部描述中國唐朝故事的《妖魅變成夜話》,更是常常從天空上的雲朵帶給我靈感。中國有著相當棒的氣氛和土地的歷史,我想在那裏的創作者應該更常有不可思議的體驗吧!

-那麼是否有其它的角色會像晴明一樣,親自帶給你靈感呢?

岡野:我筆下的人物們各自的力量都很強大,他們會用不同的方式發出訊息讓我畫出來。以音樂來比喻的話就像是古典交響曲一樣,每個角色都各自有不同的聲音。像到了《陰陽師》作品最後一集時,好像每個人都集合起來,不停的和我述說他們的想法,讓我有種「啊、你們可以安靜一下嗎!因為只有一個出口,所以請你們排隊吧!」這樣的感覺(笑)。

簽名會進行中岡野老師用自己帶來的金色毛筆簽名

-《陰陽師》中晴明和博雅這對搭檔,有點像福爾摩斯和華生的關係,請問老師本身是怎麼看待他們兩位呢?

岡野:這對搭檔是連原作夢枕獏在寫時都有特別去描繪的部分,就個人而言比起福爾摩斯,我更喜歡亞森羅蘋這種角色,亞森羅蘋偶爾也會跟警長搭配合作,大概就是那種感覺,所以碰到想要描繪搭檔的情節,我就會從那兒捉取靈感。

  而晴明和博雅之間的交流,還有與鬼交手的一些情節,都是為了能讓嚴肅的劇情中有些喜感。

-《陰陽師》裡的「百鬼夜行」的橋段,在很多漫畫作品中也都會被描繪出來,請問老師對於這個部分有什麼樣的想法呢?

岡野:《陰陽師》的舞台是發生在平安京、也就是現在的京都。他們認為世上的每種東西都有生命,當時的人可以和這些生命做溝通,但是現在人們已經漸漸失去這種能力。我自己也很想跟這些東西做朋友,所以我想要把這種景象畫出來。

  在那樣子的時代背景之下,萬物之靈很容易與人彼此之間溝通、交流,在作品的第 13 集中也解開了這個謎團,因為平安京原本就是照中國古城長安京去建造的,以人為建物來造就這種氛圍的還有像是埃及等地方。因為這樣的架構,讓萬物之靈特別容易孕育生長,並與人產生共鳴。

  接下來我要說的或許有點離題,上次我來台灣的時候也去參觀了故宮,當我看到裡頭的古文物時真的非常的震撼。至今仍留存著來自幾千年前各種朝代的東西,我覺得這些東西真的有著非常強大的力量,甚至比人類本身還要厲害的感覺。

簽名會進行中

-請問老師為何會選擇以毛筆做畫呢?

岡野:我原本也是使用基本的沾水筆繪圖,但我覺得線條太生硬,線條的粗細也無法突出的表現。改用毛筆後,不但可以非常自由地掌控線條粗細,連墨水的濃淡也能夠成為畫面表現的一環。

  比較濃的線條就像是近物、較淺的線條則像是遠物的感覺,讓人產生很不可思議的遠近感,雖然是平面卻能帶來 3D 的錯覺,有時候甚至會將遠近倒錯,令人有目眩之感。

-老師從最早的作品《摩登和尚》開始到《陰陽師》,還有最近也參與製作的《佛陀》動畫都是與宗教有關的主題,是否能聊聊您自己的宗教觀呢?

岡野:我個人非常喜歡調查一些資料,因此在調查的時候我也發現「陰陽道」所想要傳達的理念真的是太棒了,有種「這絕對是世界第一!」的感覺。

  綜觀來說,西方文化比較偏向唯物史觀的思考,會分為「我跟自然」、或者「我與宇宙」之類,清楚地分成兩種對立的事物。但是陰陽道中卻闡述著,有人的同時有自然、或者有人的同時有神,是種存在於一體的感覺。

  所以我覺得如果是中國或者東洋的畫家們,也許比較容易把自然的東西吸收到自己的身體內然後再釋放出來,因此我認為東方的宗教會比較適合我。此外,如果大家都能有我剛剛說到的那些想法的話,世界應該會更和平、自然環境應該也能夠更加地長存吧。

受訪中的岡野老師受訪中的岡野老師受訪中的岡野老師

-請問老師在作畫時有特別的習慣或怪僻嗎?

岡野:不知道算不算是怪僻,不過我喜歡喝中國茶或者綠茶,而且如果不喝茶我就無法創作喔。

-我們知道老師在工作時相當注重氛圍,創作時會一邊聆聽音樂,最近都聽些什麼樣的音樂呢?

岡野:我在畫不同的作品時會聽不同音樂,之前創作《Inanna》時是聽肚皮舞的音樂,平常我會聽環境音樂等療愈系的音樂。啊、還有最近我也聽一些中國古琴的演奏專輯。

-本次您的先生、同時也是電影與動畫監督 手塚真老師也一同來台,請問你們在生活或者創作上是否有互相影響的部分呢?

岡野:我先生他從小就在漫畫家的家庭之中與漫畫一起長大,所以現在就算半夜有助手來家裡幫我畫圖,他也不會特別感到困擾,這點讓我感到非常體貼(笑)。

  至於作品上的影響,雖然兩人的想法很接近,但因為我們的創作領域不同,所以呈現方式也不太相同,很難觀察到沒有實際上的影響吧!不過我們兩人都非常喜歡古典的東西,經常會一起去觀賞戲劇或噁音樂表演。

  硬要說的話,我先生在提拔後進的部分很厲害,而我則是很擅長聽老爺爺、老奶奶那兒說一些古老的故事,特別是很會讓老先生侃侃而談喔。

聊到關於筆觸的話題岡野老師也特別翻找作中能夠當成範本的部分解說

-老師也參與了手塚治虫老師作品《佛陀》動畫化的製作,請和我們聊聊您所參與的部分吧!

岡野:我想可能是因為自己畫過《摩登和尚》這部作品,所以要製作《佛陀》的動畫時才能有此榮幸參與。不過其實對於動畫作品我只是提供了一些意見,因為該作本身就已經是非常棒的作品,我只是被委託做一些角色的插畫。

  因為聽說要製作成三部動畫作品,所以就想說可以用三種不同的植物來代表。在第一部中就是用佛陀誕生的無憂樹作為主題,第二部作品雖然目前還不是很確定,不過大概會以佛陀悟道的菩提樹作為主題。除此之外,還有像是象徵生命泉源的蓮花,也可以表達出這部充滿生命力的作品意涵。

  《佛陀》整部作品非常地長,我將這些想法和插畫當成送給手塚老師的禮物,希望能對他有所幫助。此外,我覺得能以這種形式參與這部經典作品,由衷地感到非常榮幸與開心。

-可以問問您與先生手塚真老師的相遇過程嗎?

岡野:(笑)當時我為了《摩登和尚》的取材而找了一些音樂錄影帶來參考,有一部讓我覺得『天啊!怎麼可以拍成這麼無聊的影片!』就在那時候我的編輯剛好來訪,我就向他詢問了該 MV 的導演……是的,就是手塚真(笑)。以此為契機,後來我們一起接受某個聯訪,就這樣相識了。

-岡野老師若以創作者以及丈夫這兩種不同的形象看手塚真老師,有什麼樣的想法呢?

岡野:(思考了一下)我無法沒有把他分開看待。不過我先生是一個電影導演,所以他總是能和很多演員、工作人員共事,相較之下我總是自己一個人面對書桌創作,有時候就會覺得好像對方的工作比較有趣,有點嫉妒呢(笑)。

受訪中的岡野老師受訪中的岡野老師受訪中的岡野老師

-聽說兩位常常一起會喝茶,請問老師腦中是否會有其它靈感,還是就很專注的享受兩人時光呢?

岡野:我應該是什麼都沒有想吧,就這樣喝著茶享受當下的時光,有點像是老夫婦的生活呢(笑)。

-這次來台灣剛好碰上西洋情人節,兩人是否有什麼計畫了呢?

岡野:要怎麼辦呢?因為情人節當天我們還是在台灣,所以一切就交給台灣的工作人員吧。

-稍早手塚老師提過這次的訪台有蜜月旅行的心情喔!

岡野:真的這樣說了嗎?那真是非常地抱歉(害羞地對工作人員笑)。

-今年的書展大會的主題「幸福」,對老師來說什麼是「幸福」呢?這個問題我們稍早也請教過您先生手塚老師喔!

岡野:這樣嗎(笑)。我覺得其實每一個瞬間非常幸福,特別是完成原稿的那一瞬間(笑)。還有,上次我來台灣時去故宮參訪,也覺得蔣中正先生來台灣時,把那些古文物都帶來台灣真是太好了、非常感謝啊!

岡野玲子簽名

-最後,有沒有什麼話想要給對台灣讀者們的呢?

岡野:這幾天來到台灣看到書展的盛況非常開心,若台灣未來能有更多人對創作這塊領域有興趣的話就太好了(笑)。

更多的圖片與影片:漫畫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