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聲優緒方惠美 透過訪談了解募資其背後意義(Part 2)

(本新聞經 Tokyo Otaku Mode 同意授權轉載) 2017-07-07 15:50:42 原文出處

  這是我們關於傳奇聲優緒方惠美的採訪 Part 2,如果你還沒讀過 Part 1,請到這裡來!

 

  • image

 

關於緒方惠美女士

 

  我們親自在 TOM Fan Club 粉絲團收集了問題,並選擇了其中幾個來請緒方惠美女士作答!

 

問:是什麼促使妳開始配音的?(來自葡萄牙的 Suissinho)

 

答:我曾經是一名舞台劇演員,但在24歲的時候,我的臀部受傷了,所以很難在專業舞台上繼續跳舞。而在那段時間的工作人員告訴我,我在扮演年輕的男孩 / 男人的時候非常出色。他們建議我去成為這類角色的配音員。

 

  我意識到這樣的職業出路是有可能的就去嘗試了一下,很快的我就得到了《幽遊白書》的藏馬這個角色的試鏡機會。

 

  扮演藏馬這個角色所需的氣質就像寶塚的成員一樣(全女性劇團,只由女性來扮演男女角色),而且他的聲音像是 17 歲的年輕男性,而我就是通過這樣做得到這個角色的。

 

問:妳配音角色無論男女都有特別的特徵,在這兩者中有哪個類型遇過困難嗎?

 

答:一但我感受到角色的感情,聲音就會自然的湧現,所以在這個意義上來說,沒有哪個角色是困難的。困難的不是角色是否是男性或女性,而是如果人物性格在很多地方上有細微的差異,那就會變得很難了。

 

  例如,我的第一個角色藏馬,在外表上看起來像是個高中生,但內在卻是個活了幾百年的惡魔。我認為還有更多的空間去了解他在描寫上的複雜性,但我不確定我年輕的時候可以完美表達這個角色的深度。但至少我盡力了!

 

  另外,在《鬼眼狂刀》中,我扮演的是一個武士「真田幸村」。他雖然已經37了但看起來很年輕。他很關懷和注意他的下屬,是一個溫暖但深刻的角色。所以很難推斷出這樣的一個角色怎麼會自省。

 

問:有哪一位聲優、音樂家或藝術家是妳特別尊重的嗎?(來自美國的 Jason)

 

答:雖然不是聲優,但演員山崎努、渡邊謙、渡邊美佐子等人從很久以前就是我尊敬的人了。而說到音樂家,這裡有太多的人要列出來了!

 

問:是什麼讓妳開始了妳的歌手生涯?(來自印度的 Pallav)

 

答:我出生在一個音樂世家,所以我一直想要做跟一些音樂有關的工作。我喜歡西方搖滾,北歐搖滾、垃圾搖滾、古典搖滾、抒情搖滾、金屬等等各式各樣的流派。我用耳朵重現音樂、在酒吧兼職演唱我的原創歌曲和翻唱歌曲。這並不是說我開始嘗試成為一名歌手,而是我作為聲優發行了歌曲、並從那裡開始。由於我是通過我的聲優名氣而有了音樂生涯,而不是強迫自己的聲音,我的歌聲和我扮演的角色很相近,而那就是支持我的粉絲所喜歡的。我的音樂是為我而寫,而且比起我個人想要創造的音樂,更接近我所創造和「扮演」出來的角色。

 

  在我職業生涯的大部分時間中,我的興趣主要是放在搖滾樂上,我創作的歌曲和 CD 作為「演員」在音樂上是戲劇性的。但那漸漸讓我感覺壓力很大(笑)。與此同時,渴望創造和塑造自己的聲音冒泡了,我突然改變方向,並與我的樂團一起練習,在我 30 多歲的高齡(笑)。現在,我與固定的樂團和工作人員一起製作並表演我的原創歌曲。我的聲音是以「吶喊搖滾(Yell Rock)」為主題的,這是帶著積極的氛圍和信息鼓舞人們的搖滾樂。

 

問:作為一個音樂家,與聲優相比,肯定會有許多不同的挑戰。其中有哪些事情是你特別關注的嗎?(來自美國的 Larry)

 

答:作為聲優,妳的工作是根據某人寫給你的文字來描述情感。相對的,歌手的工作則是表達自己的感情。雖然兩者看起來很相似,但我認為他們很不一樣。尤其是作為一個創作歌手,你是拿一部分的自己,加上自己的想法和語言來塑造音樂。所以我真正關注的是如何呈現真實的自己。

 

  • image

 

關於歌曲選擇

 

Moon Revenge(來自《劇場版 美少女戰士 R》)

 

問:當你扮演水手天王星的時候,你留下最深的印象是什麼?(來自美國的 Kerri)

 

答:實在太多了很難選!當然,我喜歡水手天王星,但我更喜歡水手海王星!在最一開始,導演告訴我,要和天王星的搭檔海王星演得像已經結婚的夫妻那樣。我問導演是不是打算把天王星描寫得像同性戀,他說不是同性戀,而是將海王星想像成你的老公,不是基於性方面的關係,而是比那還更親密的人。我演得像是我們已經結婚了,而且在我心中我真的很愛海王星,就像她真的是我的老公一樣。在那個時候,我和紐約的出版社做了一次傳真訪談,其中的第一個問題是「你有沒有因為在日本電視黃金時段演出的節目《美少女戰士》中扮演一個同性戀,而收到任何宗教的反彈?」

我從來沒有在日本任何雜誌上收到過這樣的問題,而這也讓我非常震驚!天王星和海王星在美版被設定成表姊妹,但是顯然粉絲們知道她們在日本原版中是對夫妻。在日本,宗教並沒有給社會帶來太多的色彩,所以我回答大多數人都喜歡這種描寫。後來這個採訪回到日本,在新宿二丁目收到很多熱情的回響,一個東京知名的同志街區。(笑)

 

Komm, süsser Tod(來自《新世紀福音戰士:THE END OF EVANGELION》)

 

問:為碇真嗣這個角色配音了那麼多年以來,你個人對真嗣是怎麼想的?(來自阿根廷的 Emilio)

 

答:他經常被形容是幼稚的,我認為許多西方的粉絲可能沒辦法發現他的人格魅力。的確,他不是一個那麼「英雄」的英雄(笑)。不過,我認為這就是為什麼他如此的自然和「正常」。

 

  我個人覺得他一直很鎮定,雖然有點冷漠,但是個有著堅定信念的堅強男孩。在第一集中他只有14歲,在他與父母分開那麼久之後,從一個人到另一個人,基本上都是靠他自己。然後突然被自己的親生父親傳喚,他仍然可以和他父親公司的員工進行正經的談話,並盡他最大的努力保持冷靜。他只是個中學生,在他從未遇過的巨大機器人和恐懼面前仍然保持冷靜。我不認為有多少人能承受住他經歷的一切。他被告知必須要駕駛一個他從未見過的巨大機器人,對付一個他剛剛目睹過的可怕敵人,而且他撐過去了。

 

  他不知道怎麼控制機器人,他能夠做的只有走路,更別說戰鬥了。因為你擁有共感覺(和 EVA),當它被痛毆、刺穿雙眼時你會感到疼痛。你能夠在同樣的壯胯下繼續戰鬥嗎?…我想問那些稱他「天真」的人這個問題。(笑)

 

  在這一切中他推動著自己,而且告訴自己「不能逃避」,當我離開這個角色回到自己實,我往往會想「你工作太努力了!」、「沒關係!」想像他父母一樣安慰他(笑)。

 

問:當你在海外配音版中聽到你的角色發出別人的聲音時,你感覺如何?是不是感覺不協調?(來自美國的 Brent)

 

答:我曾經配過的角色像是真嗣、藏馬、雪兔,都很常被男人配音,如果說我沒有感受到任何差異那是騙人的(笑)。當女人扮演更年輕的男性角色的時候,我認為會帶來一種透明輕快的感覺,而軟弱的角色由女人的配音,往往會使你更同情這個角色。當一個男人為軟弱的角色配音時,我認為人們會更傾向認為男聲應該聽起來很可憐,而且有一點刺耳。所以我認為在這個意義上,女人的聲音有一點小小的優勢(笑)。不論如何,當我聽到角色是我以外的人時,我樂見不同的人為角色配音。

 

  當我們是「原版」的聲音時,這是一個直接與導演和作者們進行交流,共同改進和建設作品的過程。在同樣的情況下,當我們對一個來自國外、已經完成的作品進行配音時,它必然會比那些從一開始就參與製作的作品不同。我認為這樣很好。但即便如此,我還是很感謝工作人員和演出者們做出這樣的努力,將原版翻譯成在地版本給海外的粉絲們。

 

  如果你想要從源頭體驗作品,用原文播放和觀看字幕可以讓你感受創作者背後的情感和感受。我認為字幕和配音版本各有各的的好處。

 

  • image

 

給粉絲的信息

 

  過去 25 年,我作為聲優和歌手的整個生涯高潮都將收錄在這張專輯內。我對我所做的每一件工作都充滿回憶,我將和目前與我一同工作的優秀音樂家和作曲家一起,向你們展示我們共同完成的聲音。

 

  我真的很高興有機會在日本和海外,同時向我的粉絲展示我的 25 年來的工作成果。因為我在日本的粉絲跟我一樣,希望把這張專輯送給全世界的粉絲,而且是同時發行。我能夠在一百分鐘內達成十萬美元的目標,這是一個非常罕見且困難實現的事情,但那正是我真正希望能為我所有的粉絲做的事。很高興知道粉絲們支持我這方面的努力,並與我分享同樣的想法來實現這個目標。

 

  我真心的希望我們能夠一起享受這個項目,盡情享受。即便你不能夠支持募資,如果你可以加入我們一起閱讀我分享在募資網頁的消息、或是甚至能分享給你朋友這個網頁,我會非常開心。我真的、真的很希望你能夠喜歡它,非常感謝你。

 

募資項目網頁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