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到沒有聲音為止《超時空要塞 7》聲優 福山芳樹×神奈延年專訪

(GNN 記者 阿Lu 報導) 2009-01-05 12:19:01   擔任動畫《超時空要塞 7》主角「巴薩拉」配音的聲優 神奈延年以及歌手 福山芳樹 ,於 2008 年 11 月底首度以雙人組合「福神」的名義來台舉辦演唱會。同時,這也是「巴薩拉」的聲優首度連袂來到台灣。

  本次 GNN 在演唱會後專訪到了福山芳樹以及神奈延年,聽聽代表「巴薩拉」的兩位暢談來台演唱會、以及兩人從十多年前開始在《超時空要塞 7》合作至今的感想。

Q. 首先關於這次來台演唱會兩位的感想?

福山芳樹(以下簡稱「福」):那就從我開始吧。這已經是我第四次來台灣,也是第三次在台灣舉辦演唱會,雖然已經大致可以想像演唱會是什麼情況,但還是覺得台灣觀眾所擁有的那股力量很厲害。而且這次是首度以「福神」的組合前來舉辦演唱會,說實在真擔心,不過看樣子一切都很順利,真的非常滿足!

神奈延年(以下簡稱「神」):我則是第一次到台灣,同時也是首度在海外舉辦演唱會,所以首先我真的想說,能夠把第一次獻給台灣真的是太好了!因為福山先生已經有很多次海外演出的經驗,相較之下對於首度在海外舉辦演唱會的我來說,必須花很多的時間適應。縱然一直到演唱會前都和福山先生在一起,但還是有著相當程度的孤獨感啊。

福:喔~原來是這樣啊(笑)。

神:但是一站上舞台的瞬間,就立刻感受到大家的熱情和溫暖的支持,真的非常的開心。

2008「福神」台灣演唱會

Q. 那麼如果要給這次的台灣演唱會打個分數的話?

福:來場的觀眾肯定是 100 分的,不、要給 500 分也不為過(大笑)!

神:嗯,真的!

福:但是若是給自己打分數的話,就我自己的感受來說肯定也是滿分的,但是就技術上而言嘛…,東漏一塊西掉一塊的,大概是 50 分左右吧(傻笑)?剛開始出場的時候吉他的聲音不是出不來嗎?本來是想要來段帥氣的開場,有些吉他獨奏的部分也不小心被漏掉,但也有和大家互動很棒的部份,我想這就是演唱會有趣的地方。所以其實很難打分數,因為我覺得有零分的地方、但也有 200 分的地方,不過總之觀眾肯定是 500 分啦!

神:至於我的話,能夠跟隨著福山先生一起表演真的很開心,這次除了吉他之外也嚐試了很多不同的東西,像是演奏了 Djembe(註:非洲的一種樂器鼓)。雖然剛開始練習這種樂器的時候覺得非常困難,但也終於在這次的演唱會中能夠樂在其中的表演了。所以我給自己打 80 分,觀眾則一樣是 500 分!

福:不過說到演唱會這種東西,其實是靠著觀眾和我們共同打造出來的,所以平均一下,大概是 300 分左右吧(笑)。

Q. 對於這次來台的演唱會中,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

神:我想是那個吧、旗幟。

福:對,那面大家為我們準備大旗幟。還有就是在出場前我們有從旁邊悄悄地偷看觀眾席,無論是站著等待的觀眾們的聲援、還是旗子之類的東西,對於開唱前的我們來說,都由此獲得了無比的勇氣。對於舞台上的印象大概是這樣吧,真的可以說是幫助了我們喔,在當下有種「嗯、我們可以做到!」的想法,。

神:特別是男生用充滿力量的聲音為我們聲援,讓我的心情也 high 了起來,真的真的非常開心。

Q.最喜歡台灣的什麼呢?

福:芒果!有點開玩笑啦,不過現在這個季節還有芒果冰嗎?啊、離題了(笑)。真的要說的話,我最喜歡的大概就是「觀眾」吧。雖然我也在日本以及其他各地舉辦過演唱會,但是我真的很有信心的要說,台灣觀眾的聲音絕對是最大的!絕對錯不了。

  第一次跟樂團來台灣表演的時候,因為觀眾的聲音太大,真的是第一次在表演中聽不到自己的聲音。無論音樂和鼓聲再怎麼大,完全被觀眾們的聲音淹沒了,這是在日本以及其他地方都沒有過的經驗,真的太不可思議了。所以在台灣我最喜歡的,就是「觀眾」。

神:這點我也有同感,因為真的是我第一次在海外舉辦的演唱會,而將那種緊張的孤獨感從我身上帶走的人,除了身為搭檔的福山先生之外,就是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取代的觀眾們帶來的溫暖支持了。

進行訪談中的「福神」神奈延年與福山芳樹

Q. 覺得「巴薩拉」的未來發展會是如何呢?

福:一直唱到沒有聲音為止吧,會一直唱吧。不、就算沒有聲音他也會一直的唱下去喔(笑)。

神:我想只要他活著就會持續的唱下去吧,到變成老爺爺為止也是。

Q. 那麼兩位對於自己未來的期許?

神:可以的話真想要就這樣永遠的唱下去啊,在歌唱的時候或許會想要拼命去唱的時候、還有想要輕鬆愉快的唱的時候,這兩種感覺大概是一半一半吧,不過總的來說,還是想要唱到最後的最後啦。

福: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呢,因為只能想著現在的事情吧!至今也有各式各樣的興趣,但是音樂還是活在我心中最重要的那個部份,也是唯一無法讓步的東西。音樂對我來說充滿了無限的魅力,所以大概只要我對它還有興趣的話,就不會停止。

Q.平常會如何保護喉嚨呢?

神:像是旅館裡面的空氣經常會有點乾燥,所以會準備加溼器,或者拿毛巾熱敷等,總之就是注意盡量不要讓喉嚨過於乾燥之外,其他好像也沒有特別注意什麼囉。

福:巴薩拉有說過,只要想唱歌就沒有不能唱的道裡對吧。或許平常真的會在很細微的部份注意啦,但其實最重要的還是覺得要開心的唱歌吧。我個人認為在沒有感覺的時候歌就唱不出來,但是只要真的想唱就一定唱得出來的。

Q.「福神」結成以來印象最深刻的事情?

福:網路廣播吧,因為我們彼此都很忙碌,大約一個月大見個兩次面左右吧。在某場演唱會上我們碰頭後約定「要一起出 CD 喔」,之後卻持續了一年沒有機會見到面,而因為廣播節目的契機更加的連繫了我們彼此之間的感情,對我們而言就像是在玩樂一樣,因為樂在其中的關係,所以才能成為持續下去的原動力。還有就是因為兩個人一起工作所以相對的也比較輕鬆吧?

神:嗯、雖然一開始是由於音樂結合了我們,但其實也有不是從事音樂工作的時候,這些時候我也認為很重要喔。

2008「福神」台灣演唱會2008「福神」台灣演唱會

Q. 在超時空要塞作品中最喜歡的一首歌是?

福:好難喔、不管哪首歌都是最棒的對吧?

神:對啊(笑)。

福:不過對我而言充滿回憶的一首歌是「MY SOUL FOR YOU」吧。當初被通知要替巴薩拉的唱歌部分配音後開車回家的路上,我看著剛拿到的設定表,心理想著「啊、我就是要幫這傢伙配音啊,而且要到宇宙中唱歌,在宇宙中唱歌是什麼樣的感覺呢?」一邊想著這些問題做出來的曲子就是這首歌啦。所以與其說是印象最深刻的,應該說是對我而言的紀念曲。

神:至於我的則是很喜歡《超時空要塞 7》最初的片頭曲「Seventh Moon」等。而在組成「福神」這個團體之第一次試著唱了「Angel Voice」這首歌,從新的角度發現別種感覺,也再次的認為這真是一首好歌。還有,因為福山先生的音域非常高,所以基本上我無法像福山先生一樣,因此其實有很多高音的地方我沒辦法唱,說真的非常辛苦,而我所能到達的極限應該就是這首「Angel Voice」了。

福:但我覺得你現在唱的很好啊!

神:託你的福啦!

Q. 在台灣大部分的支持者都是透過《超時空要塞 7》認識你們,相對的福山先生會希望以「搖滾歌手」的身分被認同嗎?

福:就像我剛剛有說過的,當初接到要為巴薩拉配音的時候,是抱著什麼事情都去嘗試看看的想法,而且設定中的角色就是演奏吉他的歌手,其實也跟現實中的我也沒什麼不同,真的要說的話,這大概是最棒的工作了。

  再來,若有人第一次聽到的搖滾歌就是《超時空要塞 7》的「FIRE BOMBER」,這不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嗎?我個人第一次聽的搖滾樂團、親眼看的樂團表演是英國的「皇后合唱團」,在武道館看了他們的表演之後就覺得我的人生完全改變了。對於第一次感受的東西都會留下深刻的印象吧,所以說能夠遇上這部很棒的動畫、並為巴薩拉配音,真認為自己非常幸福,所以說什麼以搖滾歌手被認同之類的…隨便怎麼樣都行啦!

Q. 神奈先生為很多作品中的人物配音,其中自己最喜歡的作品和人物是?

神:唔喔!困難的問題來了!

福:哈哈哈,這大概就像我家的小孩被問到「爸爸跟媽媽你比較喜歡誰?」的時候一樣困擾吧(大笑)。

神:不過身為演員的我很喜歡演戲,無論是怎樣的角色都會抱持著熱情去扮演,雖然一直沒辦法掌握訣竅。除了巴薩拉以外,當然其他也有很多喜歡的角色。但是像超《時空要塞 7》這部作品,在歷時 14 年之後,不單只是在日本國內,台灣也是、甚至其他的國家都還有許多支持者,我誠心的認為能夠遇到這部作品真的是命中注定。

  而且說實話巴薩拉的台詞一點都不多(笑),能夠用福山先生的歌聲和我的聲音創造出一個人物的機會,單以我接觸過的作品來說,大概也只有這部作品了。所以能夠遇上《超時空要塞 7》和巴薩拉,我打從心底的認為真的是太棒了。

福:說到兩個人的合作讓我想到,當初本來不是要用「福神」這個名字,本來是要用「我們是 Double 巴薩拉~」之類的方式跟大家打招呼的!

神:還有「巴薩拉s」之類的,剛開始還真是取了一堆不明所以然的名字啊(大笑)。

Q. 若是能夠集合《超時空要塞》中所有的主角進行什麼企劃的話?

福:我想應該很有趣吧。我並沒有看過所有《超時空要塞》的作品,但我想雖然每個作品都是引用這個標題,各自應該會擁有不一樣的故事吧?就像 1960 年代的搖滾樂和 2000 年的搖滾樂雖然都叫做「搖滾樂」,但是實際上還是會有所不同,所以要把它們放在一起真的令人想像不到會是什麼狀況。但若以歌手的身分來說,以《超時空要塞》為中心的關鍵字集合這麼多人來做點什麼的話,應該會很棒喔。

神:我倒是沒有想到那麼深入的部份,所以若是單純想到能夠集合這麼多的人物在一起,應該會是個很的企劃囉。

福:其實在組成福神這個團體的契機是去年舉辦的超時空要塞25週年紀念LIVE演唱會。演唱會中還在《超時空要塞 F》正式播出前介紹了新的歌手(註:此指飾演蘭花的中島愛)登場,還有飾演林明美的飯島小姐也有到場,那時候真的是大家相隔已久的重聚,也由於那次的機會讓我們想再次去嘗試創作造新事物。

神:怎麼說呢,我不是負責唱歌的,也沒有唱歌的部分,可是也被邀請去了(笑)。(註:神奈延年於現場與福山芳樹合唱「Remember 16」)

福:但是熱氣巴薩拉本來就是「二位一體」的角色啊!

神:什麼鬼啊?二位一體(大笑)!

2008「福神」台灣演唱會2008「福神」台灣演唱會

Q. 從認識開始至今,兩位之間的關係有什麼變化嗎?

福:有喔,當初我們是因為巴薩拉的關係而認識,經常聊相關的事情呢。另外就是我們的興趣都是吉他。還有就是大概從10年前開始每年會寄送賀年卡給對方這種程度的連絡。我覺得自己沒什麼改變啦,你的感覺呢?(看向神奈)

神:我也沒什麼感覺。(笑)

福:大概除了年紀增長之外就沒有了吧。(笑)

Q. 對於彼此來說對方是怎樣的存在呢?

福:相處起來很輕鬆的朋友,雖然在一起、卻不是老在一塊兒,所以大概是朋友之中最好相處的類型吧。雖然他的笑話都很冷,非常難笑,但除了這點之外都還不錯啦。

神:要怎麼說呢,是我尊敬的音樂人、偶爾又像是弟弟般的存在、又像是哥哥或者爸爸的存在,每個時候都有不同的感覺。但若是若是有過去、或者前世的存在的話,我總認為我們兩個一定也是有著某種程度的交會,在某些瞬間我確實會忽然深刻地有這種感受。

福:喔~(感動的看著神奈延年)。

神:「緣」這個字知道吧?會感受到兩人之間存在著有某種緣份。

福:果然是因為我們兩個共同分享了一個人的人格吧?

神:大概是吧(笑)。

Q. 對於兩位來說《超時空要塞 7》是怎樣的存在呢?

福:熱氣巴薩拉是我最尊敬的音樂人。以同為音樂人的我來說,他做了我最想做的事情、我最想說的話。看著他的一舉一動就不禁地認為「就是這樣啊!身為音樂人就應該這樣的!」。而我所尊敬的音樂人除了他以外就是約翰藍儂了吧,還有皇后合唱團、披頭四等,但單就理想來說的話,站在頂點的絕對就是巴薩拉了,怎麼想都是巴薩拉。

神:以一個演員來說的話,回去看這部作品有很多讓人感到沒有演的很好的、現在看了都覺得「天啊!怎麼會是這種東西?」的地方。若是以作品來說的話,能夠在那個瞬間演出這部作品,有種命中注定、這一定是神賜與我的這個機會感覺
那部作品中不單是靠我而完成的,所以對我來說有點像是上面對我說「交給你去做吧!」,有點像在作品上面表現出對自己極限的跨越,就是這樣的感覺吧。

Q. 那麼神奈先生最尊敬的對象是誰呢?

神:以音樂人來說的話,最尊敬的人就是福山先生了。

福:騙人吧!真的嗎?!

神:我很認真的!說實話,在作曲的部份,他也會提出很多意見和新的創意,但是他不會否定我的想法,並且將我們兩個的想法融合,樂在其中的他,在這次的新專輯製作中也幫了我很大的忙。

Q. 那麼接下來的目標是什麼?

神:稱霸全國(認真的表情)。

福:哈哈哈(大笑),在我們再相會之後,只是暫時決定了想要一起做點什麼,並沒有明確的目標。大概有點像是期間限定的東西,由於彼此都很忙碌,於是就想說先從能夠做到的部份開始做起。所以與其說是接下來的目標,不如說我們想要一直在一起創造些什麼。

神:完全沒有去思考接下來的事情,因為只要拼命的做眼前的事情,就會不知不覺的在前方發現接下來該做的事,舉例來說像「ねここしゃん」就是這樣誕生的。還有,這次演唱會中也有三個穿插的橋段,三次的談話時間,應該是有史以來最多的一次了吧,過去通常都只有一次的喔。

福:而且通常都是在演唱之前說完,然後就接著一路唱到最後了。這次本來在考慮三個橋段要用哪個部份的,到最後就乾脆全部都用了!

神:我想這也是因為我們擅長的領域不同,所以才能所醞釀出更多的可能性吧。對我來說大概就是更進一步的朝向音樂的領域邁進,而福山先生則是在音樂中加入了演員的成分,於是我們就這樣互補、並且互相切磋琢磨,將彼此的世界更加擴展。

2008「福神」台灣演唱會2008「福神」台灣演唱會

Q. 那麼你們還會再來台灣演唱嗎?下次是否真的將帶著樂團一起來?

福:雖然目前還沒有確定任何的細節和排程,但確實是真的很想再來(笑)。看來只要一說出來,就會成為接下來非做不可的的目標囉!所謂的目標,真的是在不知不覺間發現的呢。

神:所以說真的是在進行活動之間找到的目標啊!

福:這次來台灣之後,想要將那股力量更加的擴展。所以要說接下來的目標,或許就是帶著樂團和福神這個組合再次來台灣辦更大型的演唱會吧。

神:我希望能更加讓台灣的人們認識我,除了我的表演和之外,也希望大家能看到我的內在部分,如果大家能夠喜歡我的話我真的就很開心。至於「福神」這個組合的話,則是希望這個團體的形象能夠越來越鞏固,並且讓大家更加的認同它。

Q. 還有什麼想在台灣完成的事情嗎?

福:有機會的話想帶著樂團來囉,還有雖然之前也來了台灣三次,台北、九份以外的地方卻都沒有去過,我還想去台灣的各個地方看看。

神:說到九份,今天我也去了九份喔,在新專輯中不是有首跟九份有關的歌嗎?

福:我去過了那裡兩次,每次都跟他說「九份啊真的好棒好漂亮、真的好棒喔!」所以讓他做了這首九份的曲子,實際上他自己一次都沒有去過啊!

神:所以其實它是我按著自己對九份的印象所作的喔。

訪談中的神奈延年與福山芳樹

Q. 最後跟台灣的大家說一句話吧

福:真的非常感謝大家用這麼大的能量,給予初次來到台灣的「福神」支持。想想這部 14 年前前的動畫能夠將我們相繫,而且無關國家、年齡和性別,著實的讓我感到非常幸福。

神:這次的演唱會,無論是以福神或著以我的個人經驗來說都是第一次,但是各位都很熱情的支持我,讓我感到非常的開心,謝謝大家。往後若是有機會,真的很想再來台灣舉辦演唱會、或是其他的活動,很想再來和大家見面,再次的互相交流,所以從今以後我也會努力加油的,福神以及神奈都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福:其實在這幾年來台舉辦演唱會之中,發現觀眾的日文真的很厲害,其中有許多每次都會前來的朋友,每次的日文也越來越進步。看到大家如此努力的學習日語和日本的文化,對出國都靠著翻譯的自己感到非常的不好意思,也希望日後能用中文跟大家說更多的話。還有,這次也令人深刻感受到的是,原來除了歌曲和能量可以跨越國境之外,沒想到搞笑的橋段也可以通用喔!

神:真的!完全沒想到!!

福:真的、要怎麼說呢「我愛大家(中文)」吧?

神:對對、「我愛大家(中文)」!

顯示所有的 12 張圖片

更多的圖片與影片:動畫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