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play 就是這樣玩!2018 WCS 台灣代表隊神代竜哉、島田專訪「玩得開心最重要!」

(GNN 記者 阿Lu 報導) 2018-08-31 15:10:12
  2018 WCS 世界 Cosplay 高峰會已於 8 月在日本名古屋熱鬧舉辦並圓滿落幕,聚集了全世界 36 個國家的隊伍參加位於當地舉辦的世界大賽賽事與長達一週以上的各種相關活動。其中,作為第五度正式參賽的台灣,本次則是由 Coser 神代竜哉、島田所組成的隊伍,在 5 月份於亞洲動漫創作展(PF)中所舉辦的決賽脫穎而出,代表台灣參賽。
 
  • image
 
【5 月於台灣進行決賽時的表演影片】
 
  本次 GNN 也特別獨家深入專訪到今年的兩位參賽選手,而其中,神代竜哉還是從去年才開始認真投入 Cosplay 這項愛好的 Coser,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他們到底是如何在競爭激烈的比賽中脫穎而出,代表台灣進軍世界的吧!
 
【8 月於日本舉辦的 WCS 總決賽表演影片】
 
Q:首先、作為 2018 年 WCS 台灣代表隊的兩位選手,請和大家打聲招呼吧!
 
神代竜哉:巴哈的各位,大家好……這麼說可能有點太老梗了吧(笑),總之我是神代竜哉、在日本大家叫我 Kazayama,對於 Cosplay 其實還有很多不清楚的事,只是一頭熱加上很喜歡幾隻角色就開始的、有時候過於認真的傢伙。本職是一隻社畜程序猿XD!每天窩在電腦前很宅的那種。
 
島田:大家好,我是島田,Cos 齡 8 年,喜歡的角色都偏機甲及盔甲角,請多多指教。本身在兼做 Cosplay 道具及盔甲的工作室員工及創客發明。
 
  • image

    2018 WCS 台灣代表隊:神代竜哉(右)

  • image

    2018 WCS 台灣代表隊:島田

Q:請問兩位各自是在什麼樣的機緣下開始接觸 Cosplay 的呢?
 
神代竜哉:我接觸 Cosplay 的時間挺長的、不過實際開始認真投入 Cosplay 又是另一回事了。因為以前住過日本、大概從 10 年前左右就會逛一些日本的討論板,另外當然還有台灣的巴哈、K 島、PTT……之類的地方,蓋括地說,其實也是看著算是次文化之一的 Cosplay 逐漸壯大,直到現在已經是展場上的另一大看點了。
 
  6 年前第一次跟美國朋友借了黑暗騎士服裝參加萬聖節派對的經驗應該不能算,嚴格說起來,開始 Cosplay 是在去年 5 月初的歐美 Only 時 Cos 綠箭俠開始。Cosplay 齡大概一年多,那時真的很興奮,而為了能離綠箭俠在劇中的身材更接近一點,已經持續了快一年每天的運動,現在想想那個時候的我好青春啊(苦笑)。
 
島田:第一次進圈子是因為高中的學妹洗腦(?)每天都拿創夢 Cosplay 雜誌給我看,然後因為好奇就去了人生第一次到的場次(中興大學春宴場)。第一次 Cos 的角色是「JBF(Just Be Friends)」 的彼氏,因為人生第一次化妝什麼都很不熟練、所以也不好看,不過攝影師對我們很好,不會嫌棄也很努力拍照,這算是我漸漸開始喜歡 Cosplay 的地方了。
 
Q:那麼兩位是在什麼樣的機緣下認識的呢?
 
島田:我跟神代是因為他的朋友帶他來我們工作室聊天認識的。
 
Q:到目前為止,自己最喜歡的作品或角色是什麼?
 
神代竜哉:其實認識我的朋友應該都挺清楚的,就是這次參賽的、《Fate》系列的亞瑟王。大概這整整一年多我幾乎只有慢慢鑽研亞瑟,加上《FGO》遊戲又不斷幫他穿新衣服,總之就……嗯XD!我覺得可能接下來的時間還是無盡的亞瑟漩渦吧。
 
島田:《天元突破》的卡米那、《Fate》的吉爾加美什、《艦娘》的榛名……有太多了,其實說不完啦哈哈。
 
Q:除了 Cosplay 以外平時會從事那些休閒活動?
 
神代竜哉:平常會上健身房保持一下自己的身體狀態,不過完全是個室內派、如果要在大太陽底下就沒辦法了(笑)。比較宅的部分,大概就是窩著周回《FGO》、刷刷《CGSS》、看看動畫跟漫畫,PS4 自從在《七龍珠》的 FZ 被一群國外的大佬洗臉洗到玻璃心爆開,已經快兩個月沒開機了 QQ。
 
島田:打麻將算嗎XD?還有打球、唱 KTV,或是找朋友們一起打老遊戲,《世紀帝國》或《CS》之類的。最近都在打《傳說對決》、偶而打打 PS4 的《魔物獵人 W》,也正在補舊番《驚爆危機》。
 
Q:在製作服裝或道具時,會注重的是那些部分呢?
 
神代竜哉:很大一部份是和原作的還原度吧,畢竟動畫人物的身形都偏瘦高為主,要怎麼讓自己的衣裝和盔甲能夠很完美的符合身形真的是一件大工程。大概就是不斷的磨板型,不斷的增加、減少部件慢慢修改。道具部分大概就是人物比例和細節的精細度。
 
  不過角色設定上常常有一些不大符合物理工學的構造,如過碰到怎麼樣自己都無法做出來、或是不大能接受的部分,就會用自己想像加上網路上查到的圖片混和,將它們加在一起做成撒尿牛丸了。
 
島田:以盔甲來說我很在乎從二次元轉三次元的人後盔甲的比例,以及穿在人身上的可動性。
 
Q:有什麼自己特別喜歡、或者推薦的外拍地點嗎?
 
神代竜哉:目前幾場外拍其實都是找和劇情相符的景,有時候只是看起來很普通的街邊、有時候是朋友的辦公室、有時候是骨董咖啡廳。玩 Cosplay 到現在是真的還沒拍過很沙龍的照片,所以我覺得只要是和心中畫面吻合的地方,就是最佳的外拍地點了。
 
  • image
 
島田:我已經很久沒外拍了 QQ,我都場出比較多,如果要說個去過很不錯的外拍點我想應該是阿根納造船廠吧!
 
Q:有沒有自己特別喜歡的創作者以及 Coser 呢?
 
神代竜哉:比起知名人物的創作或是知名 Coser 的作品,我更愛看一些朋友、或是比較默默耕耘的人的作品,有些細微的地方都可以看出來他們加了幾倍的用心,那是我比較追求也喜歡的 Cosplay。
 
島田:一個叫司馬懿的道具盔甲師,他的功力我遠遠趕不上他,太強了 QQ。
 
Q:兩位是如何收藏自己的服裝與道具?
 
神代竜哉:嗯……秘密(笑),不過因為目前我出的角色除了亞瑟外都是日常系的偏多,像是《NANA》的本城蓮、《無間雙龍》的段野龍哉等,加上亞瑟目前也都是西裝類為主,所以真的是衣櫃打開就可以拿出來了呢。
 
島田:基本上我的東西都丟工作室,用箱子或是垃圾袋裝盔甲打包起來,製作也在工作室裡面進行製作。
 
  • image
 
Q:在 Cosplay 和日常生活中的經驗是否會產生一些互益效應呢?
 
神代竜哉:我自己的話,其實對做道具並不在行。這次比賽的用具也有一大部分是和朋友們努力修改出來的,所以這邊我比較不敢說什麼。但要說的話,可能就是日常的穿著搭配、還有拍照時的動作確認變得比較熟練了。更多一點的話,像是這次 WCS 的時候練了不少外語能力(笑),還有在和日本官方進行文件交換、甚至到後面的剪片音樂、影片,都有了十足的練習(苦笑)。
 
島田:我們會做道具的人自然變成會修理很多日常生活的東西,算是修繕技能提高了吧XD?我前一個工作是職業軍人,因為單位是特戰部隊,所以很多舞台上的拳腳套路、格鬥技都是由軍中技能研改過來的。
 
  • image

    島田的道具工作室

  • image
  • image
  • image
 
Q:覺得出 Cos 時的自己和平時的自己有什麼不同嗎?
 
神代竜哉:嗯……因為我真的幾乎是一角流(滿滿的亞瑟潘德拉岡),所以有時候還真的會把自己和亞瑟的一些角色搞混,想起來在 Cos 的時候我說話好像會比較溫柔一些(?)。
 
島田:只有外表的不同吧,因為我是一個很有自信也陽光的人,所以比較沒有什麼因為 Cos 變得有自信的事情發生 XD。啊不過因為這樣,所以要 Cos 陰沉的角色對我來說很苦手XD!
 
Q:Cosplay 對自己來說是怎麼樣的存在呢?
 
神代竜哉:其實這個問題被問了這麼多次,我還是有點說不上來。Cosplay 的確不是什麼能夠影響生活的興趣、他更不是甚麼生活中的必需品,不過從加入後到現在認識了許多朋友、拍了不少照片
更經歷過了不少的努力以及雕琢,漸漸地開始覺得這已經不是我一個人的興趣了,而是由一群素未謀面到相知相熟的朋友共同打造的樂園吧。
 
島田:算是在這個年紀的興趣吧,也為未來的自己有點故事可以說的興趣。
 
  • image
 
Q:這次參加 WCS 賽事的契機是什麼?對於獲得參加世界大賽的資格又有什麼樣的心情?
 
神代竜哉:最早的契機是因為認識前年的台灣代表:小都和小白,才開始對這場活動有初步的認識,因為我對 Cosplay 的啟蒙其實是從 K 島和巴哈來的,所以對於有像 WCS 這樣的賽制感到相當的驚喜。其實在去年自己也開始 Cosplay 後就有去比賽的打算了,只是從來沒想到這麼快就自己投入了XDD,更沒想到可以代表台灣出賽,當初頒獎前的畫面還有被偷錄起來,聽到我們是台灣比賽第一名的時候真的是整個人都彈起來了!
 
島田:我原本在 Cosplay 領域的最終目標就是參加 WCS 決賽,不過目前看來多了好多新目標必須達成了哈哈!當初在台灣區預賽時,我看到別人的隊伍裝備都很強大,想說應該也只能拿個第二、第三名了,所以真的是很意外我們能夠得到第一名。
 
  • image
 
Q:當初如何決定這次的參賽角色還有演出的內容呢?
 
島田:因為神代決定要使用《Fate》參賽,而在《Fate》裡我唯一最喜歡的就是英雄王吉爾加美什,搭配上神代最喜歡的亞瑟,然後就開始排劇情了。
 
神代竜哉:其實我入圈到決定參賽、以及準備比賽的大致內容,大概就過了半年多。自己那時真的已經開始深磨亞瑟這個角色了,當然也就沒有多想,打算用亞瑟參賽。那個時期也有去巴哈站聚和我的阿爾托利亞搭檔比賽!因為《Fate》的真的是個大系列,加上手遊推出後讓世界觀變得更加巨大、自由度更高,所以乾脆想說讓現在大家知道的金閃閃對上原本設定的亞瑟,這種原作裡面根本沒有出現的對台。當然也是因為這樣,才有那句「亞瑟王怎麼可能是個男的!」(笑)。
 
  • image
  • image
 
Q:回顧這次的比賽,總共大概花了多少時間、又做了哪些努力呢?
 
神代竜哉:開始準備台灣賽大約是去年年底巴哈站聚結束後,所以大概有半年的準備台灣預賽,尤其那個時候決定把盔甲整套重做了,重打版型跟重新製作衣服也在構思新版型上花了不少時間。因為圖片是平面的,很多部分用圖層蓋過去就結束了,但要立體作成服裝果然還是太天真了(遠目)。還勞煩了我兩三位服裝設計的朋友,還有開始玩 Cosplay 後認識的前輩才能慢慢的把這套完成,其實就總製作時間來看,出去比賽的這套大概花了也有快半年的時間製作加調整。
 
島田:賽前準備應該是出國前兩個星期吧,最麻煩的東西就是運送道具盔甲布景,又要合乎航空公司的規定,所以在打箱子上面是下了不少想法的。我大概花了七天做裝備、一個月的排練及背景道具。
 
  • image
 
Q:經過這次作為台灣代表前往 WCS 決賽,回頭看台灣的 Cosplay 文化有什麼感想呢?
 
神代竜哉:我覺得畢竟各國的風土民情不同,喜好跟形式自然也不同。像是跟比利時、法國跟丹麥代表有聊到,歐洲國家在場次上的露出度通常沒有台灣日本這麼高(欸)。台灣因為旁邊就有淘寶的關係,出 Cosplay 的速度快上許多,相對來說其他國家還是以自己手做為主,所以門檻也相對高了一些。我覺得各國都有與各自的風土民情對應到的不同玩法。
 
島田:我覺得台灣的 Cos 走向跟日本還挺像的,可能是兩個國家熱門的作品比較相近吧。另外,也覺得各國 Cosplay 比賽的盛行度都比台灣還繁華。
 
  • image
  • image
  • 前往世界大賽與來自各地的 Coser 交流

Q:世界大賽中有沒有讓你們感到印象深刻的隊伍呢?
 
神代竜哉:要說除了這次冠軍的墨西哥,那個體術真的是厲害!哥斯大黎加雖然聽說是第一次參賽,但他們的盔甲、翅膀細部的完成度真的很高,《Fate》系列裡的齊格菲,他們做的龍翅龍角雕花真的美極了,完全無法想像是用泡棉割出來的。丹麥代表這次拿到最佳服裝賞,他們表演的東籬劍遊記裡幾乎衣服上全部的花紋都是用繡上的,整體衣裝上真的沒話說的精細,大概也是我永遠也到不了的地方吧(笑)。中國隊的話,我覺得歷屆的代表都會在某方面特別突出,像是去年武打、今年則是跳舞,都非常有自己的特色。
 
島田:中國隊和印尼隊,中國隊的果果跟燈泡是在服裝審查前、排演時跟我們同進退共患難的,很感謝他們支援我們一些顏料及修補的東西。印尼隊的 Yumaki 也常常來關心我們有沒有遇到什麼窒礙難行的問題,大家都是好朋友!印尼隊非常熱情,中國隊和香港隊因為語言相通所以交流比較頻繁。
 
Q:對於這次參與整個 WCS 的行程有什麼樣的感想?請和我們分享一些行程中的趣事吧!
 
神代竜哉:果然世界級的 Level,非常厲害呢(笑),我們大概整場都是處於「哇!」「喔!」「天!」這些狀聲詞裡面。飯店有開放兩間像是儲物間給選手們放布景道具,雖然禁止在裡面做道具,不過在裡面把東西組起來或是微修改還是沒問題。大概舞台道具審查的前 3~4 天開始,就會看到各國代表把舞台道具一個個組起來,義大利代表演的是《血源詛咒》,他們的鐮刀分成三段式的組成一把,剛好那個時候我在拆武器箱,拿著我的聖劍跟著他們比長度,結果對方一直加長 XD。
 
  比利時代表一開始遇到覺得挺冰山美人的,結果後面聊開來後發現大家都挺ㄎㄧㄤ的,在後面還一起崩角色(笑),例如我們出了完全不同的角色在用 JoJo 立自拍之類的。還有雖然 WCS 是從各國來的選手,有氣候比較冷、也有氣候比較熱的國家,但這次的名古屋最高溫有衝到 40 多度以上……,每次有大集合的時候大概都會拖個約 10~20 分鐘,基本上就是要頂著那個天氣等大家集合結束後一起拍照,然後喊一句 WCS 的招牌口號「Cosplay Everywhere!!」,接著就會看到各國代表越喊越無力,越喊越脫水的表情(苦笑)。
 
  • image
  • image
  • 在整個 WCS 行程中大家都玩得很開心

島田:第一次遇到出過比賽的事情,所以我整趟賽程是過的非常開心以及興奮的!我們明年開始能以畢業生的身分回去幫自己國家的隊伍加油、協助、以及跟其他國家的畢業生開同學會,所以 WCS 真的是一個能夠跟世界各地國家的 Coser 交流、交朋友的好地方。
 
  在比完賽後,原本我的吉爾加美什的盔甲想說就丟掉了,因為還要加行李重量帶回台灣真的很耗本(再做一隻也只要 7 天就可以了),當我拿去放垃圾的地方,有一位 WCS 學生委員會的學生過來跟我說這是放垃圾的地方,走錯了。但當我跟他說明我不要這個盔甲時,他一臉疑惑的一直問我確定嗎?我跟他們說如果喜歡連同表演武器你們大家可以拿走,看到他們得到這套盔甲開心的表情也是我意外的收穫,也覺得算是為這個比賽畫上美好的結局了XDD。
 
  • image
 
Q:有沒有些建議能給想要參與 WCS 比賽的人呢?
 
神代竜哉:嗯……說真的,其實自己踏入圈子也才過了一年多一些,能走到這步真的回過頭來都有點難以置信。我覺得首先要先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而且越多越好,舞台表演的 Cosplay 跟拍照比較不同的是,他沒辦法修圖、沒辦法重來,擠在 2 分 30 秒內的表演就是一切的結晶。換句話說他雖然短,但也是努力的濃縮,所以在台上的表演者無不使出渾身解數。所以有理念相近得朋友能一起往同一個方向推進、一同享受比賽、一同嘗試,我覺得是享受 WCS 的最好方式。另外稍微提一下,其實到了世界大賽後……最好至少要會一些簡單的英日文,這樣在和其他國家交流的時候才會比較方便喔(我也好想在多學一個葡萄牙語啊啊啊啊啊)!
 
島田:基本裝備排練什麼的大家都是一樣盡力的,所以帶著誠摯愉快的心情去參加比賽吧!日幣要帶足夠,因為有太多好吃好玩的,而且日本的東西很多會比台灣便宜,來參加比賽之餘記得要玩得開心!
 
Q:最近有什麼樣新的角色預定、或者將參與什麼活動的預定?
 
神代竜哉:亞瑟‧潘德拉岡(笑),《FGO》最近推亞瑟推的不遺餘力啊(苦笑)。從今年開始到現在,官方已經給了他 4 套新衣服了,加上我對角色的重現度跟現實化有更加異常的執著(汗),所以準備服裝總是準備的特別久,光這四套可能到明年前都不用有其他的打算了。
 
島田:現在正在準備《傳說對決》趙雲凱旋之歌的 SKIN,要參加接下來《傳說對決》Cosplay 的活動。
 
Q:在 Cosplay 上有沒有什麼樣的目標或者想要挑戰的事情?
 
神代竜哉:之後的半年到一年之間有想要完成一本作品集,可能以這個為目標努力吧?很幸運的能認識一群對這個角色也有共鳴、而且有各自不同風格的攝影,還有我的各個朋友願意支援、完成我一些比較天馬行空的點子,希望能把這個角色和自己融合,詮釋出不一樣的味道。
 
島田:參加過 WCS 後,下一個想參加的就是中國 China Joy 的團賽,那個是另一個規模的比賽,感覺會更加刺激!
 
  • image

    每年大賽結束後所舉辦的慶功派對上,來自 36 個國家的代表隊都開心地互相道賀並相約下次再會。

Q:最後,還有沒有什麼想要對大家說的話呢?
 
神代竜哉:不只是 WCS,Cosplay 本身就不是一個人、兩個人的遊戲,而是大家的、一群人的遊戲。就像是飯要大家一起吃才好吃一樣,有一群願意付出、一起努力、一起頂著太陽像瘋子站在那邊ㄎㄧㄤ的朋友是最難能可貴的了。我覺得這次的比賽收穫的不只是名次、去日本的經驗,更多的是和朋友一起度過的時間、一起做出來的道具那種革命精神,真的、真的很累(欸)但也同時相當的充實。
 
島田:Cosplay 什麼最重要?玩得開心,最重要!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