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看是喜劇近看是職人劇《監獄有鬼》漫畫創作團隊訪談 12 日將舉辦簽書座談會

(GNN 記者 阿Lu 報導) 2020-12-11 17:42:25

  關於那些監獄裡的狗屁倒灶,背後都是有原因的?漫畫家 李晴與好故事工作坊今年攜手創作漫畫《監獄有鬼》,由蔡沂澄、王慈華、葉子豪、吳鳳雯等四人編劇,11 月正式出版第一集單行本,可說是顏藝滿滿的黑色喜劇,顛覆傳統監獄故事的深沈與灰暗。漫畫節奏明快,著眼於監所裡各種荒謬乖誕的事件,並將監所管理人員、也就是俗稱的「獄卒」作為主角展開故事。
 
image
 
  漫畫《監獄有鬼》描述廢材獄卒彈頭是個標準魯蛇,經常出包被主管懲處。有一天,他意外解開女鬼飄飄的封印後,這個工作的挑戰更大了……。本次,出版社蓋亞/原動力文化也特別訪問了編劇群以及漫畫家李晴,讓他們和讀者分享創作的背後故事。
 
  除此之外,也預定將於 12 月 12 日(週六)下午兩點半,在基地書店(台北市華陰街 38 號臺灣漫畫基地 1 樓)舉辦《監獄有鬼》簽書座談會活動,提供給有興趣的人參考。
 

【以下內容為廠商提供資料原文】

 

關於故事編劇

 
Q:為什麼想做監獄的故事?多數監獄故事都圍繞著受刑人,《監獄有鬼》為什麼選擇獄卒當主角?
 
編劇統籌蔡沂澄:因為有一個團隊成員在監獄裡當替代役,妳知道,就像男人會不斷講當兵的故事,他就一直講監獄的事情。好啊,那我們就來寫吧。但我們進行田野調查時,發現能參考的文獻不多,而且多數都是著墨在犯人身上,很少人把焦點放在獄警。但獄警的工作非常辛苦,不像警察是自由的,是被包在封閉的環境裡。(編按:因為編獄外牆有電波阻斷器,獄警要講手機,還得到監所外面。
 
  他們每天遇到的就是三高,高壓力、高危險跟高工時。他們做再多努力,外面的民眾都很少知道他們工作的情形跟辛苦,但是他們肩負的責任又很大,面對的也是不容易控制與對待的對象。我們就想說,希望把獄警當主角,讓讀者稍微理解他們的工作現場,更深入去感受那些日常如何影響到他們生活。
 
image
 
Q:在漫畫劇本上,比起用沈重方式談監所勞動問題或受刑人生態,編劇很巧妙地融合娛樂性與知識性,很好奇為何選擇如此鋪排?而不是用傳統的職人故事?
 
蔡沂澄:哈哈哈,我跟這群年輕人工作,她們一開始就規定我啊,說他們一定要寫喜劇。我想想也好,平常我寫的劇本都是比較嚴肅沈重的。而且做監獄題材,我們也希望能呈現臺灣監獄的現場,現在的監獄都已經是很明亮的,很像學校的感覺,不是以前看電影那種《火燒島》、《監獄風雲》之類的~我們真的很希望是用明亮的喜感的方式來呈現這個沈重的議題。
 
吳鳳雯:其實我們幾個本來就滿愛看喜劇漫畫的啦~而且剛說到當過獄警替代役的就是另個編劇葉子豪,他常分享監獄裡很多很誇張的事情,像真的有替代役被電擊棒電到,廢電池加上鋁箔紙是會起火的,類似這些事情都是真的,他就很愛跟我們講這些有點荒謬,但有時候又有點可愛的故事,總之很多狗屁倒灶的事情。
 
  如果希望更多人關注這個議題,讓更多人買單的話,我們會覺得,用糖衣來包裝這個有點沈重的議題,會更引起大眾關注。不然,一般人一定會覺得,「唉唷監獄就是關有的沒的犯人」、「活該啊」之類的,根本不想理會。但裡面其實有很多值得討論的問題。
 
Q:所以子豪就是那個監獄替代役嗎?不斷話當年說監獄故事的人?
 
葉子豪:嗨嗨,不好意思就是我,就是我一直強迫她們平常上班時,不斷聽我說各種監獄裡的獵奇故事。我在監獄裡當替代役約十四個月,原本也以為會進去一個火燒島,實際進去之後才發現,現在的監獄很不一樣了。其實沒有那麼多兇神惡煞,反而獄警們會聚在一起討論,到底該怎麼控制犯人但又不傷害到他們?或者犯人出什麼奧步對獄警,我們該如何應對?
 
  回想起來很好笑沒錯,但真的去檢視那些過程,就會知道,監獄的體制有很大的問題。現在的監獄很缺乏對於獄警的保障,以及明確的實行守則跟制度。《監獄有鬼》裡的故事看起來很荒謬,但都是真實存在的。近年受刑人的人權有很大的提升,當他們健康或權益受損時,媒體的鎂光燈也很容易聚焦。但我們卻很少去探究背後的原因。
 
  比如說,獄警執勤時,長官會再三叮嚀我們,不可以打犯人或罵犯人,因為受刑人是有權力提告的,而監獄沒辦法給獄警刑事或民事訴訟上的協助。試想,我是知道這個狀況的獄警,但又必須控管犯人時,就會愈來愈消極作為。那是很巧妙的平衡,受刑人有自己的小社會,想辦法要控管,但又不能管太深,獄警的角色就會變得很後退。
 
  漫畫裡有一個章節提到,有受刑人慫恿另個年輕受刑人去傷害獄警,這是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事情,在監獄裡,每隔一陣子就會發生喔,好比拿筷子或原子筆去攻擊獄警。施暴者當然會被懲罰,像是被關進禁閉房,可能兩三週。但對於獄警本身來說,因為工作造成的心理創傷,卻可能是一輩子的。這也是現況,年輕獄警不敢進去,資深獄警又在退休,就出現很大的人力缺工。
 
  那十四個月,真的給我很大的衝擊。但還是有些有趣的事啦,讓我很想記錄下來。當時也有獄警同事跟受刑人知道我念大眾傳播,也在寫故事,還叫我出獄(?)後快點寫一寫,寫一些真實的樣貌,不要只剩下《火燒島》或是《越獄風雲》這種很盧小的故事,好像監獄很好待,三不五時就能越獄。(大笑)
 
  我記得有一次,我負責要戒護受刑人到外面醫院看病。出勤前,長官給我們電擊棒和防彈背心,總之就是全副武裝戒備。我好緊張,想說等一下大概會像電影一樣,犯人會想逃走啦,或是有悍馬車全程戒護等等。結果我一出監獄大門,迎面而來一台計程車,我很驚訝:「計程車?!」結果長官才覺得我奇怪,「我們如果開警備車出去,不就是昭告全天下,車裡有受刑人嗎?」
 
Q:問一個有點煩的問題(笑),這部漫畫叫《監獄有鬼》,那子豪你在監所裡有遇到鬼嗎?
 
葉子豪:這有點有趣,我剛開始進監獄時,長官都會提醒,「欸,在裡面,盡量不要講鬼這個字,繪聲繪影或隱隱約約,就可能釀成犯人心中的壓力與恐懼感。在監獄裡面,是不鼓勵透過任何形式去影響犯人的心情波動。但有時候受刑人反而想捉弄我們,晚上不睡覺,故意在舍房監視器下裝神弄鬼,尤其在深夜看監視器,執勤的人常會被嚇到。
 
  還有一次,前輩說,監獄最外層的塔台有過鬼故事,每當凌晨一時到四時,就會在塔台看到類似人形的影子,靠在這個塔台的牆面上。我追問後才知道,傳說中,有被關了很久的受刑人出獄了,但他已經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也聯絡不到家人,他年紀又大了,不知道去哪裡落腳,對未來毫無希望的狀態下,他最後就選擇在塔台牆壁上輕生。
 
  當然這是沒辦法證實的故事,可是我印象很深刻。人嘛,都要有希望,才能繼續前進下去,受刑人也是一樣的。他在裡面被關那麼久,出獄之後,我們還是沒能即時給他希望。聽到這個故事的當下,心情上真的滿複雜的。
 
image
 
Q:有點傷心呢……那請問編劇團隊,透過這部故事,希望傳遞給讀者什麼樣的價值或想法?
 
蔡沂澄:我覺得,我們常在工作或很多制度之下,覺得無法改變這個環境或這個制度,鐵一般的制度好像無法撼動,就會變得比較冷漠或自私,反正我也無法改變。寫這個故事,我們會希望透過原本是個廢柴的魯蛇彈頭,是監所管理者裡很丟人的存在,但他受到女鬼飄飄的影響,漸漸成長為願意積極面對並改善問題的人。
 
  透過這個故事,我們想說的是,不要以為自己很沒用或是很渺小,如果我們都願意做一點點改變,拿出更多關心與熱情去面對這個環境,其實每個人都有能力讓環境更好的。我們希望,大家可以對這個社會多一點關心吧。
 
Q:飄飄確實是個很正面的女鬼呢,我看到她逼著彈頭承擔責任,會覺得滿可愛的。能透露一下他們接下來的發展嗎?
 
吳鳳雯:欸~要劇透嗎?(笑)其實我們在鋪哽了啦,隱隱約約應該看得出來他們可能會戀愛。但裡面最大的懸念是彈頭要幫飄飄找到她真正的身世,為什麼會被封印(在塔台的馬桶裡)。到故事後半,會愈來愈清楚,兩人的感情也會愈來愈貼近。但是!最多就是,臉上留下一吻這種青澀的戀愛,畢竟人鬼殊途……?但就是會滿溫馨的感覺。
 
Q:最後想請問,好故事工作坊過去以影視劇本為主,今年開始有漫畫劇本,能談談做漫畫劇本的想法嗎?
 
蔡沂澄:我們都希望,最終我們寫的故事能被影視化,能夠被拍出來,所以我們在寫完電影劇本之後,就想說,怎麼樣能讓別人看到這些東西呢?漫畫,分鏡是最容易讀,也是最容易跟影視拍攝的分鏡是很相似的,如果讓投資方可以看到這個漫畫,多一點想像的話,也許可以被影視化的路徑會簡單一點。剛好我們這幾個成員對漫畫很有興趣,所以我們就覺得,好,那我們來做漫畫吧!
 
  接觸台灣漫畫這一塊後才發現,哇賽,台灣的漫畫力很豐沛耶!只是一般民眾不太關注台灣漫畫。我很希望我們可以多做一點努力,因為如果市場不夠大,漫畫家真的會很辛苦。我們是漫畫界的新人,最後找上蓋亞文化了,蓋亞做很多台灣原創漫畫,也是台灣漫畫家很喜歡合作的出版,雙方一拍即合,然後就一起工作了!
 
  很開心的是,我們的合作溝通很好,跟蓋亞、李晴合作好幸福喔~~
 
  真要說有困難的話,就是彼此語彙的不同,比如說台詞,因為漫畫有格數和大小的限制,不能像影視劇本這樣落落長。但跟李晴的合作,真的是太棒的經驗,她非常好溝通、也非常理解我們要什麼,幾乎每次出劇本給她後,不太需要多溝通,她的畫稿都讓我們很驚艷,在電腦前吃吃笑。
 
吳鳳雯:真的!我們是編劇,內心一定有基礎的畫面想像。但她的畫稿,永遠都超乎我們想像。像飄飄出場的第一幕,那個鋪天蓋地的氣勢感,我真的被嚇到了。其實我算是骨灰級的漫畫迷,李晴的完成度高到很可怕,明明是喜劇漫畫,她也能把驚悚元素發展到很極致,那一幕真的很可怕啊~而且好笑的地方,她也能做得更好笑,完全看不出來是個新人。
 
  還有,編輯也好重要!我們平常當編劇,甲方(資方)會來做很多溝通,要改這改那。這次我突然有點懂甲方的為難(笑)。比如說,我只能說出:「欸這裡好像怪怪的……」,說不出專業的建議。但編輯小紅超厲害,她會給出很明確的建議,好比「那我們把欄杆加寬試試看」、「飄飄放大一點」,真的多虧有她!不然我還停留在「怪怪的」……
 
蔡沂澄:確實,跟漫畫家溝通時,能不能從中找到平衡點,是我們這個工作最重要的部份。很希望可以一直做下去。很希望《監獄有鬼》的故事可以持續下去,因為監獄的東西實在太多太多了。再補充一件有趣也開心的是,跟李晴合作真的充滿驚喜,這也跟影視化很不同,編劇很快就能看到作品,想到每次看到畫面躍然紙上的心情,我就覺得真的太棒了。
 

關於漫畫創作

 
Q:這是一本很有趣也很好看的漫畫呢!娛樂性之餘,也帶有知識性,有時候讓人發笑,有時又有淡淡的心酸。這是李晴的第一本漫畫作品,跟編劇的合作上,有什麼印象深刻的過程嗎?
 
李晴:印象比較深的大概是飄飄的初次露出真面目的畫面被要求修改了很多次吧~~因為我真的不是很會畫可愛的女生,所以飄飄的臉常會被要求修改,只能去參考別的作品的畫風。雖然每次都很煩惱要怎麼改,但比過以後真的有改比較好,有時候真的會自己看不出來哪裡畫壞。
 
Q:我覺得有個有趣的地方是,聽說李晴是個話很少的創作者,但漫畫卻非常幽默有趣,莫非妳心中有個搞笑的靈魂?能談談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嗎?或者漫畫裡的誰跟妳的個性比較相近呢?(感覺有點難比對出來啊……)
 
李晴:我本身是不太擅長與人溝通,能不說話就不說話,不過我心中確實是滿喜歡搞笑的,還會去看日本的搞笑藝人的表演,畫圖和漫畫都會想塞梗進去。除了搞笑我也滿喜歡讓人熱血的作品,不過因為我個性比較內向,都不太會在外表表現出來。作品中跟自己相似的角色好像沒有耶……真的要說的話大概是潘主任吧,對工作較認真和要求細節的地方可能有點像。
 
Q:比起用沈重的方式談監所勞動問題或受刑人生態,我覺得這個漫畫呈現出的輕鬆氛圍,似乎更吸引讀者。李晴自己的想法呢?是否有印象深刻的讀者回饋?最喜歡的段落是?
 
李晴:我自己也是滿喜歡有點搞笑成分的作品,所以雖然是嚴肅的話題,我覺得用這樣輕鬆的風格來平衡還不錯。讀者回饋的話還滿開心女角有被說可愛,因為其實我不太擅長畫女角。
 
  我比較喜歡的段落大概就是彈頭追老鼠追到碰到女鬼又摔下樓梯這一段吧,分鏡和畫面比較有動態,展開也很有趣,加上第一話花了最多時間調整。還有像彈頭把犯人摔出去的初登場畫面,以及一開始的中央台的全景畫面也挺滿意的,花了不少時間在上面。
 
Q:在漫畫的呈現上,除了故事,妳特別重視的部份是?
 
李晴:故事方面我幾乎沒有干涉,所以我能做的就是盡量讓畫面和演出好讀且有趣,讓角色的表情豐富,還有場景跟服裝都有參考許多資料,畢竟關於監獄的內容很多都是真的,在這部分上會盡量不要太畫到偏離現實。
 
Q:聊聊角色顏藝的部份吧,編劇們大力讚賞這個部分呢~怎麼做到讓角色表情豐富呢?妳會對著鏡子扮鬼臉或做表情嗎?以及何塑造角色個性?最喜歡的角色是?
 
李晴:我不太會參考自己的表情耶,大概是因為本來就滿喜歡畫顏藝,所以畫各種表情畫的滿開心的,基本上是憑看過的動漫畫的印象吧,不過我是覺得變化還不夠多和不夠大膽,還想再多鑽研這部分。角色個性基本上都是按照劇本,外表設計是看完文字描述後的想像,還有加上好故事也有給我一些方向。 
 
  我最喜歡的角色大概是阿火師,雖然看起來有點恐怖,但總是很照顧大家,為了季九挺身而出的地方也相當帥,還有過去的故事讓人滿難過的。角色設計上我也挺滿意的,因為我本來就比較喜歡大叔角色,畫起來還滿開心。
 
Q:原本以為是鬼故事,沒想到是個可愛的鬼故事啊~~但飄飄從馬桶爆出來的出場也太嚇人了!這個畫面還真的嚇到編劇自己了呢~
 
李晴:從馬桶爆出來完全是按照劇本,不過一開始就覺得這邊應該來一張跨頁才有魄力,其實試稿時畫的就是這一段,所以這邊我畫了兩次。用了許多筆刷做出來的效果感覺還不錯,還滿想多畫一些這種大場面的。
 
Q:監獄的取材很不容易,尤其是場景、用語等等,你如何進行取材?
 
李晴:編劇們有提供我許多文字和照片的資料,不懂處也可以隨時問他們,開始作畫前我們也一起去參觀過監獄一次。不過監獄的資料確實不是很好找,尤其圖片真的不多,又不太可能常常跑去實地參觀,所以我還是盡量努力在網路上搜尋,像是YouTube上的矯正署的官方影片和一些新聞片段都還滿有幫助的。
 
  畫這故事之前我對台灣的監獄真的完全不了解,所以查過資料和去實際拜訪過後確實有滿多驚奇之處。比如說,電影裡的監獄往往都有很陰暗恐怖的感覺,但實際去過感覺還滿明亮的,比較像是學校的感覺,犯人也都被以同學來稱呼,還有看了他們的成果展也覺得裡面其實有很多有才華的人,只是一時做錯了事。獄卒(監所管理員)這個職業我以前也沒仔細研究過,才知道原來是這麼辛苦的工作,還有許許多多的問題,以前應該也會多關注這方面的消息。
 
Q:這也是妳第一次與編劇合作,能否談談這個合作模式中的苦與樂?是否曾有跟編劇意見不同的時候?如何溝通討論呢?
 
李晴:其實我不是很擅長想故事,所以能跟編劇合作算是輕鬆不少,不需要想劇情只要專注在怎麼呈現畫面就好了。很多劇情和台詞都是我自己想不出來的,壞處就是無法逃避不擅長畫的東西。對於劇情方面我幾乎完全沒有出意見,所以並沒有什麼不合的時候,不過我還是會作一些小修改,像是劇本的台詞量還滿多的,如何刪減和如何讓演出更好我覺得我還有很多要學習的。
 
Q:沂澄有提到一個對你印象深刻的事情,就是在印刷廠看印的時候,妳很安靜地拿著很大張的打樣,很專注地看著自己畫出來的封面,那一刻讓她很感動呢。(他們甚至還偷拍了照片!)妳能回憶一下,當時在想什麼嗎?
 
李晴:雖然這樣講會有點破壞感動,但老實說,我那天看很久可能是因為我看不出校色的差別XDDDD
 
  我從小就喜歡畫圖,也喜歡看漫畫,喜歡的漫畫家有小畑健、荒川弘、村枝賢一、九井諒子、結城正美……等等,影響我最深的大概是《爆漫王》吧,當時看了覺得很熱血讓我開始認真想畫漫畫。特別是第一集裡主角兩人一起合作努力熬夜趕稿,完成稿子的那一瞬間吧?當時看還滿感動的,也讓人想拿起沾水筆來畫,雖然現在都轉電繪了……
 
  一直以來夢想都是想當漫畫家,不過其實原本也只是喜歡看漫畫並沒有真的畫什麼漫畫,大概高中時才真的有開始創作漫畫和做了短期的助手,然後大學時第一次投稿比賽沒想到就得了首獎,畢業後又做了好幾年的漫畫助手終於有這個機會出道。
 
  其實我現在還完全沒有實感,大概因為還沒真的拿到書吧,沒有什麼要出書的真實感,加上一直想著稿子畫不完,所以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不過我希望以後可以繼續畫漫畫,有更多作品,未來的事還沒有想很多,但有機會的話我以後也想畫畫看自己編的故事。
 
Q:有一點點好奇,會想畫眼睛閃閃的老派少女漫畫嗎?在《監獄有鬼》裡的幻想橋段太精采呢,好久沒看到這麼漂亮的水汪汪漫畫大眼……
 
李晴:其實我幾乎完全沒有看少女漫畫,劇本裡就是寫用少女漫畫風,所以我是按照劇本的描述畫的,既然要少女漫畫畫風當然想盡量誇張一點,還是去搜尋許多圖片參考畫出來的,我覺得這種風格我應該是畫不來,不過很高興有達到效果!但我確實並不算很擅長畫感情戲,還有很多要學習的,還好搞笑成分滿多,才讓我畫起來沒有太辛苦。
 
Q:最後,請跟讀者說說話~
 
李晴:感謝各位讀者們的支持,這是我第一次畫長篇漫畫,還有很多不純熟的地方,但希望大家能看的開心,並請期待接下來的發展,我會努力繼續將這個故事好好呈現出來的。
 

 

新聞評語

載入中...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