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有病作家的有病故事的有病生存戰爭

(編輯部) 2015-11-09 14:28:38
  《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是巴哈場內出道作家甜咖啡 最新輕小說。甜咖啡過去曾創作過如《神手,不選張郃》、《被家人發現我在看「緣之空」,結果家裡地位變得比狗還不如……》、《在座打 LOL 的各位,全都有病》、《拿出妹控氣概吧!》等…諸多作品,這次所推出的作品標題,也與以往相同,充滿著十足的輕小說風格。
 
  為符合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的作品風格,這次出版社找來了插畫家 手刀葉為製作封面、內彩及黑白插畫。整部作品就在小說對決、出人意料的故事推展、爆笑荒謬的怪人作家,加上銷量定生死的虛擬與現實對比(?)中展開。
 
  • image

輕小說劇情超出現實第一條:
這是什麼奇葩教學課程!?果然我的妹控戀愛喜劇搞錯了……

 
集齊揭開封印的要素,我終於久違地拿起筆,重新開始創作。
這堂課的課題是「妹控小說」,而且根據作品好壞,直接決定了第一波入選菁英班的學生。那麼,如果想要證明自己……這一次的寫作內容,絕不能怠慢以對。
我手持黑色原子筆,在作文簿上唰唰唰地劃過,寫出一行又一行字來──
 
現實中,十個妹控裡,有九個沒有妹妹──唯一的例外,多半是在腦海裡製造虛擬妹妹、藉以逃避的有病傢伙。
 
「如果是哥哥的話……可以哦。」
「長大了,人家要當哥哥的新娘子。」
 
這是年幼時的妹妹,嬌小可愛、純真善良。
 
「去樓下幫我拿東西上來,快一點。」
「別開玩笑了,為什麼我非得跟○○○一起出去不可啊?」
 
而青春期後的妹妹,會變身為直呼兄長姓名的怪物,凶暴等級隨著年齡不斷增長。
人類總會下意識地將對於美好事物的嚮往加於自身,期盼、希冀,變得飄飄然,最後被現實構成的大鐵鎚給敲醒,迎來從雲端跌下的絕望。
幻想破滅的剎那,有些人會苦笑搖頭;而承受力差的人則會惱羞成怒,轉而往腦海裡製造虛擬妹妹,成為規格外的存在。
不管是什麼反應,對於現實妹妹的失望,都會化為揮之不去的苦澀感,讓每一位曾經是妹控的勇者漸漸笑不出來。
 
正因如此。
正因如此──
 
所以,沒有實妹的人……才擁有成為最強妹控的資格。
從一開始就不存在失望的可能性,這樣子的想法,絕對是無敵的。
天下無敵。
亡命之徒之所以可怕,是因為沒有退路,才能毫無顧忌。
沒有實妹的妹控之所以強悍,也是同理。正因為一無所有,所以不用害怕失去──從最底端往上爬的人,不管最後攀到哪裡,對他來說都是嶄新的高度。
這樣的人,將能己身化作最強之矛。
 
而二次元中,存在著所有人理想中的妹妹──傲嬌、病嬌、天然呆、冰山美人,只要你想得到的,應有盡有。
不曾被現實所汙染、完美無缺的妹妹們,當然也不會隨著時間荏苒而逝,變成陌生的存在。
小時候一句認真的承諾,就算過了十幾年,諾言只會更加深刻,牢記於雙方心中。
而不是變成「哈?你傻了嗎」這種滿是絕望感的臺詞。
得到足夠的心靈支持,再軟弱的人也可能激發潛力,挖掘出屹立不搖的勇氣。
也就是說……二次元妹妹,將會成為守護哥哥的最強之盾。
綜合以上,如果做個結論,那就是──沒有實妹,又控二次元妹妹的妹控,就是集攻守為一身的完美綜合體!
 
將對於妹妹與妹控的理解載之於紙,這時大家傳閱的妹系小說,《拿出妹控氣概吧》傳到了我的手上。
我稍稍翻閱了一下,立刻明白這作者是真正的妹控。
接著花了幾個小時,我洋洋灑灑寫了一萬多字,回過神來時,已經是午餐時間。
我從頭到尾迅速複讀了一遍,這篇妹系輕小說還是相當不錯的,起承轉合都十分完美,如果沒有意外,在今天公布的排行榜裡,我一定能夠拿下第一。
 
  • image

輕小說劇情超出現實第二條:
真實世界,並不是每個男主角都自願摸女生胸部……

 
「……原來如此。」看見她的笑容,我馬上明白了笑容背後的真正涵義。
 
這位同學畢竟是女孩子,看見外星人難免驚慌,會有異常舉止,完全可以諒解。
這麼說來,我必須展現危急時刻的男子漢擔當,寬宏大量地原諒她的不當行為──扯皺了我的衣服而已嘛,那也沒什麼。
她現在對我展露笑容,很顯然是已經清醒過來,就像夢遊症患者霍然驚醒那樣,茫然不解之餘,又感到強烈的歉疚。
於是,我挺直腰桿,準備接受對方的道歉。
果然,我看見了銀髮少女上身微微前彎,將小嘴湊到我的耳邊,準備道歉。
 
「臭垃圾,給你臉,你竟然還不要臉。」
「別太自以為是啊,小心我讓你……永世不得翻身!」
 
拒絕接受訊息的大腦,使我第一時間沒能聽懂銀髮少女的話。
哼。
哼哼哼。
這樣啊……原來外星人的消息也驚嚇到我,導致耳朵出現了幻聽。
看來我必須回到我的角落專屬座位去,好好睡上一覺,養足精神,面對接下來的艱苦挑戰……
我還沒來得及消化事實,銀髮少女又有了動作。
她伸出雪白的小手,牽起我的左掌,按在她並不大、形狀卻很美好的胸部上。
有生以來第一次觸摸女孩子的胸部,軟綿綿的感觸,讓我下意識輕輕捏了捏。
連續兩次的重大衝擊,讓我渾身輕飄飄的,彷彿置身於雲端,腦海一片空白。
 
「現在教室裡很亂,大家才沒注意這邊。」銀髮少女壓低了聲音,說到這裡,充滿誘惑性地舔了舔櫻脣。
「如果我現在大聲尖叫,集中所有人的目光,你將被視為『利用兵荒馬亂之際強行非禮女同學的惡棍』,馬上就會身敗名裂,成為C高中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再來,這裡已經成了孤島學園,你連家都沒辦法回,將二十四小時活在眾人的群體霸凌中。」
 
銀髮少女的嗓音與她的胸部一樣,帶著讓人心癢的柔軟感覺,不過話語的內容,卻是惡毒到讓我目瞪口呆。
也將我從迷惘狀態敲回了現實。
 
──惡鬼!
 
只有真正的惡鬼,才能用這麼溫柔的語氣,道出一般人完全無法置信的話來。
 
「你有兩個選擇。方案一,乖乖跟我來,你免費摸了美少女的胸部,什麼事都不會發生;方案二,繼續掙扎抵抗,我大叫大嚷,讓你變成眾人眼中的人渣。」
 
  • image
 

輕小說劇情超出現實第三條:
真實世界,跟美少女說話時,亂講話是會被抓去關的。

 
「收下吧,弟子一號,這是攻略本。」
 
……攻略本?
我半信半疑,將紙片展開,大聲讀了出來。
 
「早上七點整,沁芷柔咬著吐司跑著去上學時,與弟子一號撞了滿懷。」
「沁芷柔跌倒在地,嬌嗔道:『笨蛋,你沒有在看路嗎?』接著弟子一號將沁芷柔扶起,兩人締造初始的回憶。」
「中午時,弟子一號再次出現在沁芷柔面前,以賠罪的名義邀請沁芷柔共進午餐,兩人笑著開始進一步發展。」
 
我以非常呆滯的語氣讀著紙上的內容。
 
然後以非常呆滯的眼神望向少女,指著紙片問道:「這是什麼東西?」
「攻略本。」她回得理所當然。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攻略本上都寫了些什麼東西。」
「讓你能跟沁芷柔交往的關鍵提醒呀,怎麼了?」少女蹙起眉頭,顯然對弟子一號膽敢質問,十分不滿:「沒有跟美少女交往,就沒有好的輕小說;沒有好的輕小說,就沒有最後晶星人的願望。」
 
什麼……這種充斥吐槽點的奇葩流程,是能讓我跟沁芷柔交往的關鍵?我一驚之下,本來想問她是不是在開玩笑……可是她說話的表情十分專注,讓我無法把話說出口。
……不會吧?
 
「弟子一號,我能理解,你為什麼會一臉癡呆地張大嘴巴。這種絕妙的攻略本,本來就不是凡夫俗子能懂的。哼,總之呢……你只要忠實地執行攻略本上的步驟就好。」
 
我緊盯著銀髮少女。隨著時間慢慢過去,我確信了──她真的打算叫我照著攻略本去做!
開什麼玩笑。
開什麼玩笑!
我有個習慣,當碰見難以理解、無法處理的事情時,我總是會笑,藉著笑聲來爭取思考的時間。
於是聽完她的講解後,我再也忍耐不住,大笑出聲。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後用力將紙片扔在地上!
 
「別給我搞錯啦!妳這妄想侮辱三次元的師父!」
 
我像音樂會站在最前面的指揮那樣,以雙手做為指揮棒激動地揮舞,藉以表達我的強烈抗議。
 
「所謂的三次元,所謂的現實呢,可不會一切都順理成章地發展!
「跟美少女說話時,不會自動跳出二選一的選項;如果說錯了話、犯了蠢事,也不能心平氣和地讀檔重來!更不會有閉著眼睛亂點也能跟美少女發生嗶──的香豔關係的套路!」
「別給我小看了人生啊!主角所謂的一帆風順,在我看來只是編劇對命運之神的褻瀆!」
 
  • image

輕小說劇情超出現實第四條:
真實世界,人生處處是展開,一切不會按照套路來。

 
「沁芷柔。」我連忙調勻呼吸,裝出淡然的樣子。
 
她的美目仍帶怒火。
 
「教妳水雲流武術的高人,可是留著滿臉蓬鬆鬍子、雙眼精光四射?」我淡淡道。
沁芷柔一愣,似乎在猶豫要不要回話,過了一下,她才道:「呃……呃……不是!他沒留鬍子、雙眼無神。」
 
在極端的憤怒之下,沁芷柔表情依舊產生變化,並做出回答,我心中忍不住湧出狂喜。
奏效了!
沒錯,歸根究柢,她的「設定」是依據輕小說的寫法,從而衍生的東西。
因為我問出了關鍵句子,觸動她的背景,只要沁芷柔還身為「水雲流少女」,就不能不回話。與不講道理的三次元不同,輕小說裡不存在毫無意義的設定,一個大設定的誕生,必定隨之衍生出無數小設定來。
也就是說……「水雲流少女」這個設定的誕生,必須有其餘設定做為搭配,例如她之前提到的……墜下山谷時遇到的高人!
沁芷柔比誰都堅持於設定,剛剛她之所以急忙否認我的問話,大概就是害怕我順著她的設定,找到她的破綻。
也就是說,有機可趁!
 
「啊──」我用力發出了近乎痛苦的乾號,用力揉了揉眼睛,假裝拭淚,「山谷下的高人,那是我爸!原來我二十年前失蹤的爸爸,就是跌下了山谷,還變得那麼淒慘!」
 
沁芷柔原本撫著胸口的齒印呆呆聽著,接著臉色一變,像是忽然明白了什麼。
她肯定是猛然醒悟過來:我如果把高人設定成父親,那我就變成了恩人之子……也就是說,她身為設定系少女,就不能恩將仇報對我動手!
這一招……如何?我斜眼看向沁芷柔。
 
沁芷柔臉色青白,想了一下,高聲喝道:「對了,我記得高人對我說過,就是他的兒子把他推下山谷,導致他一生受困!」
 
什麼見鬼的「高人說過」!妳到底想把這個故事設定成什麼模樣!
這次輪到我臉色一變,因為沁芷柔又有了動手的理由──剷除恩人的逆子。
 
我急速思考,趕在沁芷柔利用這理由動手前,裝出憤怒的樣子道:「沒錯,那是我弟弟!我早就發過誓,總有一天要替父親報仇雪恨!」
 
我知道沁芷柔在胡說八道,沁芷柔也明白我在隨口亂扯,但鬼話連篇的雙方,卻陷入了「不得不胡說八道、不得不鬼扯」的窘迫情形。
沁芷柔想痛宰我、我想從沁芷柔手下逃掉,雙方都在「設定系少女」的限制下,爭奪成為設定上占據優勢的那一方!
如果沁芷柔爭贏了,她就能名正言順地斬殺我;反過來說……我勝了,或許就能逃掉!所以我必須辯論功力全開,取得言語上風!
雙方的爭執仍在繼續。
 
「……」沁芷柔眉頭一皺,接著冷冷道:「你自稱是高人之子,但我聽說高人只有一個兒子。」
「不,有兩個。」我堅持。
「只有一個。」沁芷柔反駁。
「兩個!」
「一個!」
沁芷柔冷冷一笑,「竟然敢冒充高人的兒子,今天我就……」
 
我還沒聽完她的話,就知道情況不妙,眼前的少女未免太不講理,只有她說出的設定優先算數,不容別人有置喙的餘地。
眼看她慢慢走近我,似乎又想動手,情急之下,我連忙搖了搖手,示意她等一下。
看來只好使出「那一招」了──
 
「沒錯,高人只有一個兒子。」我咳嗽了一聲,道:「其實我是他的女兒。」
 
沁芷柔注視著我,朝我上看看、下看看、左看看、右看看,然後嘴角不斷抽搐,顏面有些失去控制。
 
「你到底哪裡像女兒!」她抓住我的肩膀用力搖晃,朝我怒叱:「瘋狂瞎扯,你敢不敢再誇張一點!」
 
  • image
 

輕小說劇情超出現實第五條:
真實世界,中二病能談戀愛,但不能當老師。

 
「茶。」女老師閉起黑色的左眸,單睜紅色右眸,冷冷道。
她話剛說完,學務主任忙不迭地倒了杯水,畢恭畢敬遞送上去。
女老師將杯中之水一飲而盡,然後將杯子隨手往後一扔,「接好。」
就像接高飛球的捕手一樣,體型有些肥胖的校長跳了起來,狼狽地將杯子攔截下來。
學生們見到這一幕,面面相覤,眼中浮現大大的問號。受眼前情狀所震懾,包括學院女王般的沁芷柔在內,竟然沒有人敢開口說話。
女老師看到學生們的反應,淡定地點了點頭。
 
「吾……世俗之名為桓紫音,真實身分為闇‧維希爾特‧玫瑰一族的吸血鬼皇女。小鬼們,謹記吾的世俗名字。」黑髮女老師目光冰冷,「能歸於吾的麾下,汝等想必喜悅,吾……准許汝等喜極而泣。」
 
她說話時很認真,並沒有帶著玩笑特有的口吻。眾人一聽之下愣住。
 
「小鬼們,莫害怕、莫慌張……以吾影為名……宣示你們的忠誠吧!」
 
這名叫做桓紫音的老師,讓我忍不住聯想到傳說中的……中二病。
我看了沁芷柔一眼,想瞧瞧她對這件事的看法如何,而她一臉震驚,像是無法相信世上會有這種人存在。
……喂,妳也好不到哪去吧。
不過沁芷柔身為「設定系少女」,起因是喜愛輕小說,為了寫得更好、追求進步,才親身扮演筆下的角色,化身各種不同性格的少女。可以說……沁芷柔近乎演員,喜歡演自己寫出的戲;一旦下了戲,回到日常,也就是普通少女而已。
而眼前自稱「吸血鬼皇女」的黑長直桓紫音,從她那篤定不移的表情看來,完完全全就是把自己幻想成吸血鬼,徹底活在自己的幻想中。
 
桓紫音冷然道:「吾從小到大一路跳級,十八歲自P大國文系畢業,花了兩年又取得碩士學位。碩士畢業後,吾寫了一本輕小說投稿,立刻獲得華文小說大賞出道,是目前國內出版社裡……最受矚目的明日之星。」
 
「如果不是缺乏穩定的薪資花用,吾才不會來當老師。不過人類社會的規矩也真是奇怪,C高中是吾待過的第七所學校,之前的學校總是不肯讓吾通過實習考核,成為正式老師。」
 
……當然。我雖然不懂實習老師的審核嚴不嚴格,不過沒有一所學校會讓中二病患者成為正式老師的。
 
  • image
 

不過排除以上五條,無論現實還是小說,
總有好強好厲害的對手教你怎麼做人。

 
聽到晶星人的催促下樓聲,菁英班二十名學生與師長群,每個人都緊張到進入沉默狀態,在桓紫音的帶領下,沿著隊伍腳步魚貫下樓。
在步行中,我無意轉過頭,一望站在廣場正中央的Y高中輕小說代表,怪物君。
……我們打算下樓比賽的舉動,落入他的眼中,他卻是輕笑,笑得雲淡風輕。
他的嘴脣微微一動,似乎低語了幾個字,由於距離過遠,話聲沒能傳入我的耳中。
我記住了他說話時的脣形,一邊走一邊思考,在走出教學大樓、臨近晶星人與怪物君時,終於想明白他的話語內容。
……簡短的四個字。
 
「愚昧之徒。」
 
  • image
 
  藉由古怪的設定架構及人物安排,讓《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讀起來輕鬆明快,如想體驗看看作中的輕小說作家是如何有病,不妨可嘗試看看《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一作。
 
  • image
 
【內容試閱】

早上第一堂課來臨,輕小說課。現在只剩下國文課跟輕小說課了。
上課鈴聲準時響起,戴著厚重圓眼鏡的數學老師,也十分準時地走了進來,他手中抱著厚厚一大疊輕小說。
等等,數學老師?應該由國文老師授課吧。
「起……」原本正要高喊全班起立、敬禮的班長愣住,說道:「老師,你走錯教室了,這堂是輕小說課。」
「我們C高中總共一千四百多名學生,三個年級,共三十個班級。」數學老師揚起眉毛,解釋:「現在全校都在上第一堂課,班長,你覺得我們學校有三十個國文老師嗎?」
「這、這個……好像沒有。」班長低聲回。
「這就對了。」數學老師將一大堆輕小說散亂地放在講桌上,「好,那敬禮免了,開始上課。」
……
數學老師抓起一本輕小說,以藏在厚重鏡片下的雙眼觀察,似乎在考慮怎麼教起,這對所有老師來說都是一項大挑戰。
「拿出妹控氣概吧」我看見了那本書的書名。
封面上是一個身材嬌小、俏臉生暈,頭髮略微蜷曲的褐髮美少女。
「妹系作品,輕小說流行的元素之一。」數學老師皺眉道:「其實老師也不是很懂,你們傳閱一下這本書,今天的目標,是每個人寫出一篇妹系短篇輕小說。」
「昨天經過討論,決定由老師們作為評審,參考段考公佈名次的方法,每個禮拜五放學,在校內『公佈欄』處列出小說家排行榜,公佈當週輕小說寫得最好的前二十名學生,並集中起來,加以精英式培育。」……前往巴哈姆特 ACG 資料庫欣賞更多試閱內容

 

輕小說《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相關資訊

書  名: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
作  者:甜咖啡
插  畫:手刀葉
出 版 社:尖端出版
目前集數:1
最新出版:2015 年 11 月 20 日

《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作者專訪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