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的單純與熱忱「這輩子就只想畫漫畫」專訪漫畫家 夏達

(GNN 記者 阿Lu 報導) 2010-07-28 00:31:32   近日以《子不語》一作於日本集英社的漫畫雜誌「Ultra Jump」上連載,十多年前就以在 17 歲的少齡出道的大陸漫畫家 夏達,本次以文化形象大使的身分,與杭州文創產業發展指導委員會、還有創辦她所隸屬的漫畫工作室「夏天島工作室」的老闆 / 資深漫畫家 姚非拉,一同前來台灣參訪,兩人也同時特別接受了專訪。

  現年 29 歲的夏達,以甜美的外貌和出眾的氣質受到眾人矚目,她一再表示抱歉無法直視媒體的閃光燈,是由於長期熬夜用眼的關係導致瞳孔收縮不良而畏光,眼壓過高還帶著點近視和散光,現在就在陰天的白日出門還是必須瞇著眼睛。
  
  這次來到台灣,想去的地方果然不出大家所料是故宮之類的博物館,「早就聽說台灣的故宮有很多收藏品,還有很多的書法、美術作品,非常想親眼拜見一下。」夏達說。

夏達筆下的作品與其週邊

  夏達目前在大陸已出版有許多單行本,許多人對於她的印象是古典美女,甚至有人好奇她的作品是由別人來創作才冠上她的名字,也有人因為她筆下角色之間的曖昧情愫而對她更感到好奇。但這些流言都在她在記者會上隨筆畫出的塗鴉、以及專訪過程中眼神發亮的細數喜歡的作品時一掃而空。

◆ 琴棋書畫樣樣通,文學涵養自小養成

  從作品中可以發現有著相當成度文學涵養的夏達,從小跟著爺爺奶奶生活,非常喜歡會說故事給她聽的爺爺。「爺爺很疼我,我也很愛我的爺爺,在我還小的時候他總是會跟我說一些故事,但爺爺總是很壞心的不說結局,要我自己去看,當然那些書都是文言文,所以我從小就看著這些書長大的。」

  大學以媒體出版科系出身的夏達,喜歡的傳記小說像是「約翰‧克里斯多福」、童話故事《騎鵝歷險記》…等,其實還有太多不勝枚舉的作品無法一一列舉。而她也提到大概因為自己是湖南人,所以在中國文學方面特別喜歡楚辭,並謙虛笑談自己也不過只看過屈原的作品。

  夏達說:「很多人也認為我的作品之所以成功不單純只是因為畫面,更有大半的原因是在於對白的部分。」而確實,夏達的作品中蘊含了許多深刻的思想和與眾不同的氛圍。

  中國文人講求「琴棋書畫」,而從小學畫、練書法又喜歡閱讀的夏達,在書畫這方面自然不用多說,會拉大提琴的她也在音樂方面造詣不淺。至於談到需要鬥智的「棋」,知道自己很執著的夏達說,一但開始比賽若是不取得勝利她就不會放棄,所以盡量避免去與人鬥爭.。在《魔獸》等網路遊戲上成為代表選手也是以前的事情了,現在的她認為自己只是一個單純的漫畫家,比起她的過去還有外貌,夏達更希望大家注意她筆下的創作。但是或許她對於勝負的執著和信念,正是構成今日成就的關鍵。

(左起)尖端出版執行長黃鎮隆、漫畫家夏達、漫畫家姚非拉

◆ 與漫畫的第一次相遇

  夏達回憶自己第一次看到漫畫是在小學時,當時有種驚喜而震懾的感覺。「我當下覺得,就是它了,漫畫的這種表現型式就是最適合我創作的方式。」夏達說:「記得第一次看的漫畫是車田正美老師的《聖鬥士星矢》,因為自己是白羊座,所以喜歡裡面的穆 。」她更提到有趣的是,現在在集英社中自己的責任編輯,也是過去曾經擔任過車田正美的編輯!

  問到中國或者台灣的漫畫與日本的漫畫有什麼不同,夏達想了一下表示,不同的文化下成長的人所創作的東西自然不同,重點是要選擇自己喜歡、適合自己的創作方式和內容:「其實漫畫只是一種表現的方式,一個文化的載體,所以我從來沒想過要靠漫畫去推廣文化如此偉大的議題,創作是一整很乾淨、很純粹的事情。」

夏達在本次來台行程中隨筆畫下的塗鴉令人驚艷

◆ 日夜顛倒的創作習慣

  和許多創作者一樣,認為夜晚比較能夠集中精神的夏達,一日的開始是從下午三、四點起床後展開,起來後開始進行創作,然後一路到早上九點左右才入睡。

  「我常常會待在公司進行創作,公司的大家他們就在我的工作桌旁搭了個帳篷給我,讓我累了就能窩進去睡。」夏達說,老闆姚非拉老師總是對她叮嚀,千萬別在白天時爬出帳篷來,一身白色衣裙加上披散的長髮和蒼白的臉色,就怕剛睡醒時不修邊幅的夏達,會嚇著來訪的客人。

  除了長髮之外,柔和的言行也是夏達的特色,走起路來彷彿可用「飄然」形容的她說:「回想起來,大樓的警衛也不只一次的對我說:『姑娘、您就行行好走路出個聲音吧!』這般,這兩年的時間大半夜的在公司和家裡來回都沒事…」夏達言下之意是大家在深夜裡看到了一頭長髮的女孩「飄」過眼前,八成都以為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更別說是做壞事了。

  聊到公司,姚非拉也說:「原本放在公司的杯麵常常不翼而飛,後來發現都是夏達她餓了又覺得麻煩所以都吃掉了,後來我改買一箱箱塑膠套包裝的泡麵,杯麵就再也不會憑空消失了。」一旁的夏達則抗議道:「所以我老覺得大家對待我像是養動物一樣的。」

  姚非拉更挑明了說:「她啊、是個很臭屁的小孩,老是想要把我踩在腳底下。」而夏達則是惶恐的表示:「沒有這種事的!對於長輩和前輩總是非常尊敬,我可是從來都是一點也不敢臭屁的!」

夏達與台灣少女漫畫家合影

◆ 啃麵包的日子與七十小時不眠紀錄

  被認為是公司裡四位漫畫家中最不像老師的夏達,唯一一次曾經對助手生氣,是因為助手沒有按照夏達所交代的時間叫她起床。「我跟他說我睡一下,大概四點左右叫醒我,結果他可能好心想要讓我多睡點,十二點才叫我起來,我起來的當下真的氣瘋了,因為這樣所有的工作時間都會被打亂,能不能來得及完成都是問題,我氣死了,所以接下來的工作時間東西用力的弄出聲音來,他也被我嚇到了。」夏達說:「還好最後是有趕上交件,」

  過去最長的紀錄是七十多小時沒睡覺,中間不但沒吃飯只有喝水,深怕自己一動就往床上倒的她,除了上洗手間以外就是不停的工作。但是現在頂多三、四十小時,平時沒須要趕稿時一天可以睡十四、五小時。姚非拉老師甚至笑說:「她啊、一天沒睡到十幾個小時就像沒睡過一樣的!」

  夏達也不是忽然間就有了如此亮麗的成就,在出道十多年的漫畫家生涯中,也曾經有抱著白麵包啃的窮苦日子。「整天只能啃姚老師帶給我的麵包過日子的時期,還是跟家裡說自己收入很高、日子過得很好很忙碌,就怕家裡會擔心。」

  夏達也透露,姚非拉說過「人不拖稿枉少年」這話,而姚非拉則是解釋到,這句話的由來是因為他覺得凡是對對自己要求越高的創作者,因為力求完美,所以在完稿時就會覺得這邊不好、那邊要改,導致越會拖稿的現象。

  夏達回憶到曾經在前往日本集英社編輯部時,被當地的編輯問起中國的漫畫家是不是也會拖稿的問題,當時在場的所有的編輯都只能哀聲連連的嘆道:「原來天下的編輯都是一樣苦的!」

  從現場你一句我一言的往來不難看出,這亦師亦友的兩位老師之間,果然有著令人稱羨的情誼和信賴關係。

◆ 職業漫畫家背後的可愛小女生個性

  表示自己很少出門的夏達,就連工作用的橡皮擦等工具也都是透過網路購物。除了必需品之外,她也會在網路上購買許多喜歡的手工品像是置物格、刺繡的電腦蓋布、小盆栽、藤籃…等。

  說到刺繡,夏達更提到曾經有在會作十字刺繡的朋友,想要以刺繡的方式呈現自己筆下的創作,結果因為顏色太多太復雜而不得不放棄。開心的說自己最近也添購了縫紉機的夏達,表示雖然還不是很在行,但日後也會努力試著在這方面下功夫。

  夏達也曾經因為工作而前往德國時,在當地的小玩具店買到了很多舊的手搖音樂盒。「那些真的好可愛、做的好精緻,不過我現在都把它們收藏在抽屜裡,怕擺在外面會被家裡的貓玩壞。」

  問到同時學過中國畫和西洋畫的夏達,覺得自己的創作比較偏向那邊?夏達說一開始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在畫漫畫的時候並不會運用到這些技法。

  「後來才慢慢把這些東西放進我的作品中,也才發現藝術本身就是個共同體,一個、兩個、三個…我漸漸地發現不同的技法的共通點,最後領會到其實這是一整個面。我不覺得現在的自己有特別偏向哪種風格,而是用自己用自己覺得美的方式去表現心中的想法。其實創作這種東西,沒有最棒的技巧,只有最適合的方法。」

  夏達說,創作的人都該找尋到一種自己最喜歡、最適合自己的方式,去發揮自己的想像,縱然有人認為她可以試著寫小說,但夏達這輩子似乎是完全不考慮漫畫創作以外的第二條路了。

◆ 不想要是第一名,只想帶給讀者溫暖

  「《子不語》作品的世界觀中,是一個沒有所謂好人和壞人、沒有絕對對錯的世界,在那裡有的只是更好的解決方法。」夏達說,比起當上銷售成績最好的主流漫畫家,她更希望自己成為能夠帶給讀者溫暖感受的創作。

  想到自己在創作《子不語》時,聽的是日本動畫《火宵之月》、《蟲師》的音樂,夏達很喜歡菅野洋子所創作的音樂,提到菅野洋子為了上海世博創作了曲子,不太出門的夏達本想要為了她鼓起勇氣去一趟人擠人的世博,卻沒想到菅野洋子臨時取消了行程,所以後來也就打消去世博的念頭了。

  喜歡純手工感覺的夏達,就算是創作已經進入電子化的時代,在創作上依舊是電腦稿和手稿一半一半,而縱然是電腦繪圖,也會力求像是手繪的感覺。

  不過夏達也覺得電腦完稿有個好處,就是不會浪費作畫的原料:「有時候自己在工作中途會去休息,一休息回來就會發現原料乾了、不能用了,這真的會很肉疼的。」

◆《子不語》等作品將被動畫化?

  問到夏達筆下漫畫是否將在未來推出動畫作品?姚非拉表示,不管是真人拍攝的作品、或是將作品製作成動畫等合作都有在考慮和洽談,只是目前看來要將《子不語》化成動畫作品難度很高,因此也有不少廠商詢問未來夏達是否會有新作能夠結合。

  關於這點,夏達自己也提到她曾在網路上看到讀者們的討論:「讀者大致上有兩種反應,一邊是認為別讓日本人搶了這機會,我們自己的文化當然要由我們自己製作成動畫,再者到時候作品裡的角色先說了日文、才接著使用中文配音的感覺還真有點奇怪。另一邊的看法則是覺得動畫化這種事,何不就讓日本的專業製作,品質和呈現的畫面也比較有保障。」

  至於究竟會如何,夏達說這不是她能夠決定的,她只負責創作漫畫,至於其他的衍生和發展,一切要看公司的打算了。

◆ 八零年代的少女漫畫才是最棒的作品

  夏達覺得《荒野天使》才是心目中的最棒的少女漫畫,此外還有《來自遠方》,「我覺得自己也和冰川京子一樣,創作的絕大部分都是自己來,因為身體不好而速度不是很快這點似乎也很相像?」夏達笑道。

  「不過我沒有特別愛 BL,但像是《西洋古董洋果子店》這類型的擦邊球就還蠻喜歡的,還有《風之谷》、《來自遠方》、《雙星奇緣》、山口美由紀、紫堂恭子等作家,過去曾經在遊戲中取的 ID 就是『癒傷之葉』,覺得這部作品所傳達的感覺很棒。」一談到喜歡的漫畫家,夏達的雙眼閃出了耀眼光芒,如數家珍般的講個不停。

  夏達表示在大陸要買到少女漫畫很不容易,所以中學時期加入了附近漫畫店老闆所主持的一個社團,會定期舉辦作品的評比,獲勝的人就可以在定額內自由帶走書店的漫畫。夏達回憶:「那時候的我為了帶喜歡的書回家就一直畫、一直畫,可惜到最後還是沒能將書都搬回家。」

  少年漫畫部分受到了《幽遊白書》、《亂馬 1/2》、《灌籃高手》等作品的影響,問到喜歡哪個角色時,她害羞的說是不太主流的「軀」派,也喜歡幻海、還有戶愚呂之間的感情描寫。而夏達更提到在《BASARA婆娑羅》裡特別喜歡朱理,尤其是在斷了手臂之後變弱、更接近真實的朱理。

  認為太注重戀愛的少女漫畫不對自己的胃口,甚至更喜歡女生們或者兄弟姊妹的手足之間所醞釀出的情愫。《子不語》第十話才有戀愛的情結出現,而且還是配角的愛情故事,夏達說:「當時是被編輯提醒我畫的是少女漫畫,叫我行行好要記得安插戀愛情節進去,我不是不畫,而是不想刻意去描繪。」

  而聊到最近的漫畫作品,夏達也害羞地默認了自己喜歡的是漫畫家 荒川弘筆下肌肉厚實的感覺,像是《鋼之鍊金術師》中的阿姆斯壯…。

  一談到喜歡的漫畫作品,眼神閃閃發光的夏達給人在記者會上完全不同的印象,在這裡可以看見的是一個單純熱愛漫畫的讀者而已。

◆ 未來的創作,給過去的自己

 「我真的只是個漫畫家,希望大家能夠看我的作品而不是我的長相。」不希望媒體模糊焦點的夏達,其實如此的執著是有她的理由存在。

  喜歡貓、自己本身也養了四隻貓的夏達,不久的將來打算以貓為題材進行創作,她笑說杭州是個對於貓狗很有善意的地方,常常會有很多流浪的貓狗在街頭,一整棟大樓的人都會一起養,最後甚至還發現這些流浪貓狗比有人飼養的小動物還要肥滿。

  再來就是小時候看過《隋唐演義》等時代小說的她,也將以該時代作為背景,那個時期的皇位爭奪、民族遷徙都是自己很想要做為主題的創作。

  而提到民族遷徙,她也表示最近看過日本漫畫家 森薰的《姊嫁物語》,很喜歡那種民族風味,甚至在看到作品中其中有一段刻畫木雕的場景時,想到自己也曾經在作品中刻過類似的東西和當時的心情,默默地嘴上就勾起了一抹微笑,對著遠方的森勳想著:「嗯、我懂你」。

夏達留給巴哈姆特的簽名

  夏達表示,近期將出版一本名為《哥斯拉不說話》的繪本,主要是想要給女孩子們看的一部作品。「大概是因為小時候被大家覺得我性格很怪異,所以被稱為『哥斯拉(恐龍)』,這繪本就是現在的我想要對過去的我說的話。」

  在《哥斯拉不說話》中,現在的「自己」會寫信給一位 14 歲的女孩「小末」,而這個小末其實就是小時候的夏達。「作品中有一句話寫著『對女孩來說,邀請課間去洗手間的夥伴,是不亞於求婚的一件大事。』過去的我,就是那個必須自己一個人去洗手間的女孩。那時候的我就認為我之所以沒有朋友,肯定是因為自己長的不好看,直到後來有另一個女孩對我伸出了手。」

  而為了討好對方,夏達把自己喜歡的漫畫陸續借給對方,但對方卻又把這些書轉借給別人,後來就不見她歸還了。夏達表示,一般女孩子有的煩惱她也有,其實就像一般在路上可見的女孩一樣,自己真的普通到不行。

  夏達更表示:「現在很多媒體都喜歡拍我,說我長得很漂亮,其實我根本不這麼認為,所以我想跟過去的自己說『妳錯了』,要是抱持著過去那種想法,那麼對於世上努力奮鬥著的人們來說,真的是太不尊敬了。」

  其實這個被稱為哥斯拉的女生一點也不怪,她只是對於「漫畫」有著太多的愛。作為一個知名的漫畫家,夏達只是找不到一個適合的人選能與她暢談這一切,她其實只是一個對於漫畫有著無限單純熱忱的讀者、同時也是創作者。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