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創作 一樣的自我突破 專訪漫畫家 蔡鴻忠與輕小說家 御我

(GNN 記者 阿Lu 報導) 2009-03-14 06:55:39   台灣漫畫家 蔡鴻忠與輕小說作家 御我,一位是出道了十多年的資深漫畫家,一位則是新生代的人氣輕小說作家,而就在 2007 年以一部《1/2 王子》的作品促成了兩位的合作。

  原作來自於御我所撰寫的人氣網路小說,並由蔡鴻忠擔任漫畫繪製的漫畫版《1/2 王子》,將眾人熟悉的「線上遊戲」要素加以演進,成為能夠真實體驗虛擬世界的遊戲,由於故事設定與現實生活有著相當的關聯性,因此讓人很容易能夠融入其中,並受到很多讀者的喜愛。

  本次 GNN 記者同時專訪到蔡鴻忠老師及御我老師,聽兩位不同領域的創作者如何運用「畫面」以及「文字」,向眾人述說一片屬於他們自己的獨特世界。

◆ 從《1/2 王子》開始談漫畫家與輕小說作家的分工合作

Q. 兩位老師最近的狀況如何呢?

御我(以下簡稱御):還好囉,我剛從日本玩回來,很努力的貼了三篇遊記在部落格上,不過去了五天就拖稿五天啊,這叫做自作孽不可活吧(笑)。

蔡鴻忠(以下簡稱蔡):妳現在手上有多少篇作品在同時進行啊?

御:之前好像最多就三篇左右吧,同人作品加上商業作品兩部,大概是這樣。

蔡:好厲害,像我頂多就只能一次一部漫畫啊!

漫畫版《1/2 王子》

Q. 當初如何開始合作《1/2 王子》這部作品?

蔡:其實剛開始聽說出版社原本有找同人漫畫家合作,不過聽說那位漫畫家幾乎拖了半年還遲遲沒有交稿,最後輾轉換我試著去畫,很快的就把稿子畫好給出版社,所以就自然而然的由我來負責這部作品的漫畫囉。

  不過這當然也因為我曾經在漫畫週刊連載,所以速度也比較快。但其實是有一次來公司交完稿後,看到街上人來人往,想要找朋友出來但是大家都在上班,就很感慨為什麼我要過著和別人不一樣的生活?

  於是在週刊生活結束後我去找工作,因為我覺得好累、已經無法忍受這種壓力,我才發現我很難找到工作,那時連便利商店也投了履歷,就是刻意想要做點其他的事,煮煮咖啡也好。後來進了一家多媒體公司,但是一來那家公司完全就沒有跟我說我應該要做什麼,二來已經十幾年沒去公司上過班的我,馬上就跟老闆槓上,過完年就被炒掉了。

  接著,我女兒就在這時候出生,出版社也持續有在問我願不願意接這份工作,這時候我二話不說就接了。

御:所以說,其實這本書的催生者是他女兒啊,大家要感謝她喔!《1/2 王子》的漫畫一打開,裏頭全部都是寶寶的照片啦(笑)。

蔡:加上我自己想故事的速度比較慢,而這次是有人已經想好的故事,不過我花了兩個月才看完第一集,我說實話我常常會看到睡著。

御:你說什麼?!

蔡:沒有啦,對我而言《1/2 王子》已經算是看很快的了,蠻順暢的看完了呢!

御:在設定角色的時候應該很痛苦吧?因為一開始的出場人物很多。

蔡:思考的部分倒還不是很痛苦,想起來以前有接過電玩的角色設定,但當時只接到公司給的設定,我本身也沒有玩過遊戲,所以就被玩家批評跟原來差很多、拿很多錢又亂畫、顏色又亂改等等的評語,才知道原來每個行業的差異性很大。我畫御我老師的作品也是,讀者們甚至拿了小說的插圖給我看,讓我覺得更惹不起。不過當初編輯也叫我隨性創作、不要想太多。

御:我也是這樣跟他(蔡老師)說的。

蔡:不過在接電玩人設時真的有被嚇到,網路上四五百篇都是在罵我的,後來真的就不再接類似的案子,因為我真的沒有亂畫啊!

御:基本上就我的作品來說,因為大家習慣了過去和我合作的繪者,所以其實不管換誰他們都會罵啦,所以才跟你說不用管這麼多囉。

御我小說作品《非關英雄》《1/2王子》小說版小說《不殺》小說《GOD》

Q. 在從「文字」轉變成「畫面」的協調上有沒有什麼困難?

蔡:其實我們之間也沒有特別做甚麼溝通,這就是御我老師讓我覺得很棒的地方,完全讓我自由發揮。我以前和「霹靂」合作的時候他們就會很要求、讓我覺得綁手綁腳。譬如造型上他們很要求墊肩的部分,所以光是一場打鬥的戲,墊肩就把姿勢全檔掉了,還真不知道要怎麼畫。

御:我是覺得看完人物設定,覺得 OK 的話就會放手讓他去畫,因為畢竟作家是作家、畫家是畫家,他們的專業我一定不可能更強,所以就不需要去管太多。

Q. 會覺得作品沒有畫出來很可惜的橋段?

蔡:當然,但不這樣做的話,一部作品真不知道要畫多久。我必須要把重點抓出來,如果把原作中的每句對白都塞進去,在漫畫裡反而會顯的平淡、沒有高潮。

御:有時候我也會這麼覺得,不過這都是能夠理解的,相對的有時候老師也會畫出一些我沒有寫出的笑點,會像在看新的東西一樣覺得蠻有趣。

Q. 在《1/2 王子》中兩位有特別喜歡哪個角色嗎?

御:我應該是最喜歡主角吧,尤其是在漫畫裡我覺得非常符合我想要給人的感覺!

蔡:我是比較喜歡小龍女,因為她的可塑性比較高,所以在讀者的眼中也比較沒有爭議,讓我在創作時擁有蠻大的空間和延展性。

◆ 漫畫家與輕小說作家的生活作息大不同

Q. 兩位老師對於作品的創作時間上是如何安排的?

御:我會把作品的順序排好,所以基本上今年的年度計畫都排好了,不過根據經驗來說每一部多少都會拖一下啦,但大致上還算是有照著進度走,現在是排一個半月到兩個月出一部書。

  在一部作品要開始前,會先寫個很粗略的大綱,如果寫的太完整,中途想到什麼就很麻煩,總之就是讓作品照著大方向走,小細節就隨意去發揮。因為我現在的作品主要也是以單本或者事件為分界,所以在每集開寫的時候會再寫一個較小的大綱,整系列連起來也是時間在流動的。

  我的讀者講過一句很經典的話,他說,「御我網誌上公告的出書時間,與實際出書日期相距半個月到一個月不等。」這是真的(大笑)。

蔡:我講個小花絮,我們剛認識的時候她問我,這部作品(指《1/2 王子》)需要畫多久,我說大約一個月畫一回吧,她驚訝的回我才一回嗎?!後來我才知道她是一個月寫一本。

  漫畫家就很困難啦,一週一回的話頂多就是週刊的量,而我過去在畫週刊的時候,說實在水準有放掉一些,就是為了趕速度交件,甚至有時候會運用到複製的方式。而且週刊時期我交稿完稿就回去睡覺,接著睡掉一整天,剩下兩天分鏡最後三天畫完,壓力真的很大。

  我最快就是一個晚上畫了 13 張出來,畫完手都在抖,我想月刊還是比較能維持作畫的水準,加上現在有孩子在,雜務多了就很難再回去週刊的時間作息。

御:現在我都排的比較寬,大概一兩個月一本,以前在冒險者天堂的作品比較薄,那時固定是一個月一本。現在比較大本一點的,就不會規定什麼時候要出,相對也比較容易拖稿,尤其是 2 月和 8 月有同人場、必須要接連著寫,真的,畢業之後最討厭就是寒暑假(笑)。

御我老師與蔡鴻忠老師

Q. 這麼多作品同時在進行,要如何調適心情和想法呢?

蔡:其實我也一直很好奇,妳同時寫這麼多部作品,角色都不會混亂嗎?

御:我覺得還好,頂多會弄錯髮色眼睛顏色之類的部分,因為人物太多啦,不過角色的個性倒是不會搞錯。

蔡:感覺小說裡面的好像比較會去形容外型。

御:通常來說女作家比較會注重這方面的修辭,不過男作家也比較喜歡形容美女啊!但還是要取決於讀者的類型啦。

蔡:所以我在畫彩稿時沒有注意到這個部分就被罵啦!因為我沒有特別注意書裡寫的設定,其實我個人在「文字」方面比較不擅長,所以我會偏向注重故事大綱和人物的個性。

  說到搞錯,過去在畫週刊的時期,我趕稿到快睡著的時候曾經把男主角的頭接到女主角的身體。還有一次請了助手,但我累到說我要去睡了,睡起來罵助手說我只要他畫背景而以幹嘛連人物一起畫,他無辜的跟我說那是我自己畫的,可憐他白白被我罵了一頓(笑)。

御我老師蔡鴻忠老師

Q.兩位在創作時都會和編輯討論書的內容嗎?

御:不會,我們只會討論書要怎麼排版、包裝還有書盒等形式,繪者有些會是我自己找的,有時候會則是出版社安排給我的。

蔡:所以這樣聽起來作家對於作品能夠掌控的部份比較多,漫畫家從角色造型、分鏡、故事走向等各種細節都需要跟編輯討論,有時候也會出現整段被刪掉的時候。不過我想這有好有壞,因為由編輯來看的角度會不同,我們自己看就怕會有盲點。

御:所以我也會不斷看自己的作品,因為編輯頂多幫我挑個錯字而已。其實我也不喜歡別人干涉作品內容,但卻也會看看讀者的感想,有些讀者的眼光其實蠻準,但意見也要取捨不能照單全收的。

蔡:你會受制於讀者嗎?

御:努力不要囉,但是我想多少還是會受到影響啦。

蔡:那我在這方面比較沒有什麼牽絆,頂多一開始看到讀者反應會受影響,我覺得漫畫的讀者比較冷靜,而且我當年出道時還沒有什麼部落格。不過有遇過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居然有讀者跟我說他想來幫我編劇,然後我幫他作畫咧(大笑)!

Q. 創作上遇到的困難之處?

御:讀者叫我不要讓男主角有女人很困難(笑)!不過,像我的讀者有很多是國高中的小女生,她們總是有滿滿的熱情,雖然她們在意的部份很多,但是簽名會也都是有她們的捧場才很熱鬧。

蔡:她的簽名會很可怕!我第一次看到那個人海是可以走過去玩人海波浪的喔!

御:我的讀者後來也變成你的讀者啊。

蔡:所以以我在部落格上一直說妳的好話是有用的(大笑),我還有連結你的網址叫大家過去看喔。

御:我也有連接你的,我的部落格上有放以和我合作作過的畫家,你都沒有看喔?

蔡:有啦!我有過去看啦!

御:題外話了,雖然有難處,但寫順的時候也蠻快的,一本小說大概是八、九 萬字,我最高紀錄是17個小時寫了兩萬一千字左右,但不順的時候一天寫不到一千字也是有可能的。

蔡:我很難順啦,因為小孩子起來我手就被她拖過去了。在小孩出世之前其實就比較能照著自己安排的行程走,比起作家我想漫畫家的變化更大,所以頂多只能規劃到一個月的行程,一天可能就是 4 個小時畫一張水準會比較OK,不過週刊的時候最快有時候一個小時一張。

  但有時候如果不是打鬥畫面,屬於比較對話情境的場面也會處理的比較快。因為打鬥要想姿勢、動作角度等,雖然自己想鏡頭會比較順暢,但是參考別人的作品更容易快速的找到一個好的鏡頭,只要再稍微調整一下,一定不能照抄喔,這樣一定會被抓包的。

御:其實在這個領域參考和抄襲很難界定,像之前九把刀的事件,我兩部作品都拜讀過,要說後來寫的那個沒有看過實在是太扯,不過要說抄襲嘛其實也不全然。
因為我們自己看的書很多,所以有時候真的不是有意,而是會無意識下寫出類似、甚至是幾乎相同的東西。所以有時在作品完成後看了過去曾經閱讀過的作品,才發現我居然用了人家的名字,當下會覺得怎麼會這樣啊?

  小說很多,要寫到任何人都沒有寫過的東西其實很難,只要不要去刻意模仿就好了,我是這麼認為的。

蔡鴻忠作品《魔女琪琪》《無天童子》《英雄本色》《霹靂狂刀》

Q. 漫畫家和作家的工作都不輕鬆,那麼兩位休息的時間是否足夠呢?

蔡:我畫十幾年下來該有的病都有了,其實很難作息正常。而且我剛進這行的時候很瘦,我家的編輯也是,結果我們兩個一起胖啦!

御:我很努力克制的自己要過正常的生活,不然職業病會很多,左看右看沒有身體完好的朋友。

◆ 回顧過去的自己 談談未來的期許

Q. 兩位從小的夢想就是成為漫畫家和作家嗎?

御:其實是意外,我有習慣在網路上看小說,那時候大陸和台灣都有各自流行的小說社群網站,看了很多男作者寫的小說,但是裡面的女主角實在都太花瓶了,看了就有點不太高興。所以就有點故意寫了一篇貼上去,是以女生扮成男生當主角,然後貼著貼著就受到邀稿出書,然後就不知不覺的出到現在啦。

蔡:我是真的從國小看完《小叮噹》後就立志當漫畫家。以前我家很窮,是去了有錢的朋友家才第一次看到漫畫,整個就是驚喜!那位同學也很慷慨的說要把漫畫送我,一次我就搬了三十幾本回家,但後來也全部被媽媽丟掉了,我媽就說畫家都要死才會出名啦!

  原本我在學校的評量是第 4 名,看完之後就掉到37名,不過畢業之前有追回到第 9 名喔。總之上課就一直在畫,整個課本都是圖,後來也到處去比賽、得了不少獎狀。到了國中也投稿漫畫比賽,不過那時也不懂什麼原稿,看普通漫畫多大張就跟著裁多大張,畫不完還寫了個待續就寄去投稿,還一直在等回信,想起來覺得自己還蠻愚蠢的(大笑)。

  後來到了遊戲公司接觸美術工作,之後又因為朋友參加東立的比賽得獎,把我推薦給出版社,剛好他們想要培育新人,所以我就有機會進來嘗試,接著就一路到現在了。

御:這麼說來我出道至今滿四年,大概寫了四十幾本書,還是比較習慣說自己是「作者」,因為總覺得後面加了什麼「家」感覺就很偉大。

蔡:我畫了十幾年也不過三十幾本作品,但我到現在也覺得我是出版社的那個…小小的畫圖的人,我在新來的編輯前還是會覺得很怕,看到老闆也會躲,怕被催稿之類的。

御我老師的工作場所御我老師的工作場所

Q. 回顧過去,自己最滿意的作品是哪部呢?

御:下一部,會對自己有種期許,希望自己下一部會比這個更好。至於過去自己最喜歡的嗎?比較遠期的就是《不殺》吧!

蔡:往往讀者喜歡的和作者喜歡的都不一樣,不過就我而言最喜歡的還是《1/2 王子》,因為到現在的畫技真的也比以前純熟,希望以後會更好囉。

蔡鴻忠老師工作所在地

Q. 如何讓自己在創作路上有所突破?

蔡:看到畫得很好的作品就會有種鬥志想要衝刺,會有股熱血決定自己也要畫的這樣好,但是真到了要趕稿的時候,就會覺得自己何苦呢?我上一回就是這樣,下定決心要好好地畫戰爭場面,結果刻了一堆,光那回就搞了兩個月,本來有積稿的也被我用光了。

  簡單來說,當沒有要趕稿的時候就會有莫名的熱情,但一到了趕稿當下就會說服自己,漫畫畢竟是內容更重要。某天一個我的學生 PO 了《幽遊白書》作者的作品給我看,其實我很喜歡他的東西,因為他曾經有過幾乎整頁都空白的畫面,但我還是覺得很好看,我會覺得這就是我要朝向的目標。

  而且遇到畫技很強的新人,也會覺得自己怎麼這麼混,硬要拿自己跟別人比的時候壓力真的會很大,不過看到這樣也能讓我反省,有時後接收到刺激也是不錯啦!但是後來也發現,其實有些人畫面真的很漂亮,卻不會「演故事」,抓不到重點和角色的個性,我想這就是經驗的差異。

御:我的情況會在一部作品完結,要銜接新作時擔心讀者的反應。尤其是第一部出道作剛完結的時候,會擔心新作品不被接受,會想著要不要寫的跟前一部一樣好笑,不過寫到後來就會覺得硬要寫笑點的話就會不好笑,所以就覺得不要太刻意。反覆的看自己過去的作品,也要多閱讀其他人的作品,而且要保持開闊心胸啦!

蔡:不過,坦白說我到現在還是覺得畫漫畫很痛苦,不過也因為它的挑戰性很高,所以我也才會一直從事這個工作到現在。我想無論是作家或是漫畫家都一樣,我門會不斷的思考有什麼新的東西可以去嘗試。

Q. 家人對於你們現在的工作有什麼看法?

御:因為我本身是外語系畢業的,所以我爸最希望我當老師,但我從以前就沒想過要朝那條路發展。後來我爸一聽到我要出書就很反對,但是我很不聽話,叫出版社直接把合約寄來我宿舍給我就對了。老實說父母大部分都會反對,尤其是創作這行比較不穩定。但這樣一路出書下來,他們看到我能夠靠這吃飯其實也就比較能夠接受了。

蔡:這樣說來我家反而還好,比較沒有去管,我也不知道這樣算好還是壞啦,不過當想要跳脫的時候就已經是這個年紀,一直在趕稿和截稿,所以有時候會想我是否應該要去體驗一下不同的人生。

御:我剛好跟你相反,我已經下定決心要寫一輩子了!

蔡:其實很多漫畫家最後會想要找正常上班的生活,想要離開這個地獄喔。

御:小說在時間上比較能自我掌控,而且我認識的很多朋友都是這個行業,所以要約出來也比較 OK 啦。 

蔡:不過,我們這種行業就是外頭在下雨還可以躺在床上,然後這時就會覺得,我的工作真好(大笑)。

御:對對對!(大笑)

御我老師與蔡鴻忠老師

Q. 給未來想要以漫畫家或者輕小說家出道的後輩一些建議?

御:希望能夠自己經營一個部落格,現在是網路時代,尤其是現在的輕小說賣量很難像以前一樣成為像金庸那樣很 TOP的作家。但話說回來至少可以養活自己,所以首要就是努力想辦法宣傳自己。

蔡:希望先弄清楚這個行業的收入,真的不是像日本知名的漫畫家那樣好過。再來就是先要有辦法一個月畫出一回作品,連畫兩個月還不會很累,漫畫家最重要就是要能交的出作品,東西交不出來就是零分。

御:還有,常遇到很多讀者說想要出書,但是根本一個字就還沒寫,聽到真的會很火啦,真的想要的話就應該從現在開始動筆!

蔡:對,先創作出自己的東西來最重要囉。

蔡鴻忠個人部落閣御我個人部落閣

顯示所有的 14 張圖片

更多的圖片與影片:漫畫輕小說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