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東離劍遊紀》虛淵玄與製作團隊 深入窺看布袋戲的幕後世界

(GNN 記者 阿Lu 報導) 2016-07-22 12:23:38
  由日本 Nitro+、GOODSMILE COMPANY、與台灣霹靂布袋戲共同打造的奇幻武俠布袋戲《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以下部分略稱「東離劍遊紀」)自 7 月份起已正式開播,漫畫作品也由佐久間結衣繪製,自 21 日起正式展開連載。對於這部由日本知名動畫劇本家虛淵玄創作劇本的布袋戲作品,無論對於幕後工作人員、或者對於觀眾來說,都是一個嶄新的體驗。
 
  • image
 
  本次巴哈姆特 GNN,除了獨家訪問到參與拍攝《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的現場工作人員之外,更特別深入專訪到虛淵玄,讓他們與大家分享本次的合作經驗。以下專訪或將包含第一集的內容劇透,還沒看過的人請謹慎閱讀,或可先前往巴哈姆特動畫瘋免費觀賞喔!)
 
  • image
  • image
  • 漫畫版作品

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片場工作人員分享拍攝花絮

 
  《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故事描述,昔日一場魔界大軍與人界的戰爭中, 人類鍛造出諸多足以發揮無匹力量的兵器──「神誨魔械」。戰爭過後,這批為數眾多的神誨魔械被交由護印師長久看守,其中由丹衡、丹翡這對護印師兄妹所守護的,乃是最強兵器「天刑劍」。如今,天刑劍卻落入以蔑天骸為首的惡人手中。在逃離蔑天骸追殺的途中,丹翡偶然遇上「凜雪鴉」、「殤不患」二人,並得到了他們的幫助。受奇妙緣分所牽引的三人,與新加入性格鮮明各異的同伴們,各自懷抱著不同心思,朝著蔑天骸所居的七罪塔,踏上了旅程……
 
  • image

    作品世界觀地圖 ©2016 Thunderbolt Fantasy Project

  在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拍攝現場擔任主要導演之一、參與布袋戲拍攝已有二十多年經驗的 王嘉祥表示,這次的拍攝經驗中,最不一樣的是虛淵玄老師對於各種細節都相當要求,不但像拍攝電影一樣有分鏡腳本,對於角色的演出細節也是相當講究。「像是角色的淚水,因為戲偶的尺寸比真人小上許多,所以要想辦法讓水滴的重量到達可以滴落、又不會太誇張的程度。另外像是喝酒的場面,因為多少都會灑到戲偶的鼻子上,所以我們 NG 了十幾次、有時候甚至是二十幾次才成功。這當中我們也會找尋更好的方法去拍攝,也從中得到了新的技術與經驗。」他說。
 
  • image

    GNN 編輯趕在拍攝殺青前南下虎尾片場採訪現場工作人員

  • image

    導演王嘉祥

  • image

    副導演鄭保品

  • image
  • image
  • image
 
  而在四年前由於參與偶動畫電影《奇人密碼》拍攝而開始參與布袋戲拍攝的副導演 鄭保品表示,雖然說電影和電視製作上還是有些差別,但是《東離劍遊紀》卻是以電影的大格局在進行拍攝。包括角色塑造上的明確設定、拍攝背景上的立體層次感等,就算是反派也有他獨特的個性與理念。他說:「我個人比較多是負責武戲,講求快節奏;文戲的部分就比較注重角度和運鏡。但無論如何,我覺得最辛苦的都是操偶師,只要希望他們做到麼樣的指示,他們都會盡量去達成,所以其實有很多表演的內容我們都盡量讓操偶師去發揮。」擔任廠長、總管相關製造生產與行政作業的汪紹權則表示,木偶的拍戲和真人拍攝確實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而且或許是更加辛苦,沒有真的看過幕後拍攝的人肯定無法徹底的了解這些工作人員有多厲害。
 
  • image

    廠長汪紹權

  拍攝《東離劍遊紀》最主要的操偶師大概有四到五位,在選角部分,除了看各個操偶師擅長的色類型之外,也讓大家盡量能搭配到自己有興趣的角色作演出。通常大家選定了主要的演出角色後,除非遇到特殊狀況(例如兩個角色剛好在同一場出現等情況),不然就不太會再做更動。因為對操偶師來說,選定的角色就是他們最重要的夥伴,他們必須要演出角色的生命、盡可能地透過自己去呈現角色的樣貌。
 
 
【目前已登場之主要角色】
  • image
  • image
  • image
  • image

凜雪鴉與殤不患

  • image
  • image
  • image
  • image

丹翡與蔑天骸

  • image
  • image
  • image
  • image

 狩雲霄與捲殘雲

  同樣擔任操偶師有二十餘年的 蕭儀村與 洪嘉章,都是首度有這樣和日本合作的機會,蕭儀村表示,雖然自己主要其實只是支援演出,但過去擁有豐富布袋戲演出經驗的他,覺得半小時一集的劇情相較過去霹靂布袋戲的劇集可說是相當緊湊,偶的造型也和以往不大一樣,動漫的感覺相對強烈。而主要負責演出「殤不患」的洪嘉章則表示,剛開始覺得己擔綱演出的殤不患是個蠻沉穩的角色,到了後來卻發現有那麼點不同,感覺蠻有意思的。另外,由於日本的發音和台語的配音發聲完全不同,所以在演出上角色的用力程度也會不一樣,這點他們也下了蠻大的功夫去調整演出到符合兩種不同語音的演出。
 
  • image

    編輯採訪當天剛好是準備拍攝一場武戲,在一旁等待上場的殤不患。

  擁有操偶經驗 12 年的曾瑞榮也表示能參與《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合作真的很棒,他說這次的經驗真的和過去相當不一樣,包括這次用到了許多需要呈現戲偶全身的特技,也就是整尊偶都需要上鏡頭的畫面,以前比較少這樣的場面,所以算是一個新的挑戰。另外,在《東離劍遊紀》的拍攝過程中,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破廟下雨的場景:「因為拍攝那一幕的關係,整個禮拜的片場就一直灑水,工作人員們也就跟著一起淋了一週以上的雨,有人因此而感冒還是抱病上陣,但最後大家看到成果,就覺得一切都很值得。」
 
  • image

    破廟旁下雨的場景

  • image
  • image
 
  而主要擔任「蔑天骸」與「丹翡」的操偶師,是有 16 年操偶經驗的 廖嘉升,他說自己從小就喜歡布袋戲、玩戲偶,國中畢業就開始在霹靂打工,然後一路參與布袋戲的拍攝到現在。「印象深刻的是,在第一集裡原本劇本中魔王(蔑天骸)是用爆體的方式殺掉了丹衡,但根據我對魔王的了解,覺得應該要更加高傲、狂妄、變態的方式呈現,所以建議可以改用瞬移到哥哥面前、捏爆哥哥的頭和身體,讓魔王耍帥一番的方式呈現,沒想到連虛淵老師看過之後也大為讚許,表示相當喜歡這樣的演出,讓我覺得很開心!」他說。(※註:紅字部分為 7/28 由官方進行修正的內容)
 
  • image
  • image
 
  在演出丹翡的部分,他則表示因為這個角色相當有日本可愛女孩的感覺,加上自己看過日本的動漫比較多,以在操作的時候會比較多壓力。在第一集的幾個場面他認為都還是比較生硬的演出,但後來就有漸入佳境。「畢竟戲偶的臉是死板的,所以要靠著控制眼睛和嘴巴、手勢、甚至是腰身的動作來讓它們活起來。我自己也會從很多動漫作品、電影學習到演技的部分。」他也提到:「作為一個操偶師,要如何和戲偶培養感情、了解角色的個性背景是相當重要的,像是大魔王蔑天骸就給人一種雖然沉穩但又會耍帥、鄙視人的感覺;丹翡就是一個容易受騙、壓抑自己令人憐愛的單純女孩;捲殘雲就是要展現他的俏皮活潑等。」
 
  • image
  • image
 
  在訪問過幾位操偶師後,他們也都不約而同的感謝虛淵玄老師,在戲偶的演出方面完全不加干涉,盡可能地讓大家自由發揮,也會和大家討論演出的細節後加以修正,所以雖然在拍攝的過程中確實相當疲累,但在看到成果之後,大家都非常有成就感。
 
  • image

    《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劇本

  • image

    拍攝現場工作人員放的分鏡腳本,由於內容尚未播出所以只能先馬賽克處理畫面(艸)

  參與美術製作的曾豪銘表示,自己入行已有八年的時間,這次的合作主要負責現場的布景設計與製作。本次的平面設計多半是由台灣和日本討論完畢後提供美術圖,讓他們來把這些設計圖實體化。「這比起過去,次的美術圖比較精緻,層次感也比較多,所以我們也會盡可能地達成和設計稿一樣的氛圍。」他說:「雖然布袋戲的拍攝空間有限,所以想要和電影一樣達成實景的深邃場景會有難度,但也是可以透過角度的調整來呈現。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在整體風格上是比較偏向日式的設計,但還加上了霹靂原本的中國風格、與作品的奇幻的要素。像過去的霹靂系列作比較華麗、花俏,但在《東離劍遊紀》中,我們所設計的客棧、背景等,多半是比較典雅的感覺。」他說。而室內景的部分,他們也建造了一個可以多樣變化的設備,在同樣一個景作出各種不同的變化,運用擺設和隔間的不同,在有限的場所造出能夠因應各種橋段的空間,美術組也認為是個很大的挑戰。
 
  • image

    七罪塔設定稿  ©2016 Thunderbolt Fantasy Project

  • image

    七罪塔大門口 ©2016 Thunderbolt Fantasy Project

  「平常我自己也有在看日劇,覺得日本人對於再小的細節都很講究,像是某些地方的擺設、環境上應該要呈現的東西,包括了合理性和人的味道都要考量,所以比方說這個人的身分地位氣質,適合怎樣的東西,都是我們會去思考的。」他說:「像是凜雪鴉的房間就會擺一些比較華麗的東西、私人的小物品、還有花瓶玉器就會比較多,有些部分雖然也不知道最後有沒有拍到,但像是書桌上的筆之類的,我們都有用心。反過來說,像是殤不患的房間就會用比較簡單的格局、粗曠的陶器等,桌子感覺也是拿來整理兵器用的。」
 
  • image

    亡者峽谷設定稿 ©2016 Thunderbolt Fantasy Project

  • image

    鍛劍祠設定稿 ©2016 Thunderbolt Fantasy Project

  • image

    鍛劍祠內部設定稿 ©2016 Thunderbolt Fantasy Project

  • image

    魔脊山 ©2016 Thunderbolt Fantasy Project

  他同時也指出,因為這次的作品劇組並不希望是拍到哪裡搭到哪裡,而是從開拍就能是個完整的規劃,對整體的氣氛來說也會比較好掌控。另外在服裝的部分由於是日本方面設計的,所以也同時融合了動漫和布袋戲的傳統元素:「總之無論是景深、仿舊感、房子的氣氛和真正的生感,希望大家可以在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裡看到和一般布袋戲的場景不一樣的部分,細細品味。」他說。
 
  • image

    美術製作曾豪銘

  • image

    攝影師劉勝杰

  擔任攝影師的劉勝杰表示,這次的《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在運鏡和燈光的運用方面和平常霹靂劇集都不大一樣,感覺是用比較接近電影的拍攝手法進行製作,連攝影機的軌道都用上了。「因為劇中有很多爆破、刺激的場景,再加上比起真人,戲偶的比例小上很多,所以要找對角度去避開穿幫等問題,比拍真人還要困難,但我們拍久了和導演也會有默契。但即便如此,由於本次拍片的要求相當嚴謹,所以只要稍微有一點小地方不對就會全部重拍,以和過去霹靂聚集比較的話,如果之前 NG 五次,這部戲大概就是 NG 二、三十次的程度吧!」他說:「但也因此,無論文戲武戲真的都很精彩,我們也都非常期待這次的作品完成。」
 
  • image

    拍攝現場人數眾多,大家各司其職地相當忙碌。

  • image

    爆破場面

 
  • image
  • image
 
  而為了讓大家更了解這樣難得的作品,《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官方在日前也發布了幕後製作花絮,讓大家透過影片來了解作品的製作,有興趣的人不妨可參考以下影片。
 
 
 

主導《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虛淵玄暢聊台日合作感想

 
  著有《Fate/zero》、《魔法少女小圓》等知名作品的日本知名動畫、遊戲劇本及輕小說作家 虛淵玄,可說是《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的最大推手,在 2014 年來台舉辦簽名會活動的他,意外發現台灣布袋戲文化而讚譽有加,表示自己受到了相當大的文化衝擊,甚至當下就掏腰包買了劇集回家,說要推薦給更多朋友知道布袋戲的文化。
 
  • image

    虛淵玄 2014 年來台時自掏腰包買了霹靂劇集回去

  就在這樣的契機之下誕生的《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接下來將與大家分享虛淵玄本人對作品抱持著什麼樣的期待,參與其中時又有什麼樣大家所不知道的幕後花絮。
 
  • image

    於今(2016)年台北國際動漫節來台參與活動的虛淵玄

Q:從第一次看到布袋戲,到實際真的能與霹靂合作,並進入了拍戲的片場,虛淵老師有什麼樣的感想呢?
 
虛淵玄:片場環境的嚴苛這點,讓我相當訝異。對拍攝進度、速度都非常要求,該怎麼說呢,我認為是「是連日本人都無法承受的環境壓力」,所以我非常驚訝。舉例來說,片場用的沙塵好了。為了拍出很有震撼力的畫面效果,特別製作出顆粒這麼細的沙塵,然後每個人戴著口罩,為了不讓器材受損,每次都要清掃。這些工夫、以及追求品質的態度,也讓我相當訝異。
 
  • image

    沙塵滿布的拍攝現場

Q:實際上對於霹靂布袋戲這樣的表現方式,最令你感到讚嘆的部分是什麼呢?
 
虛淵玄:若要回答,應該還是人偶表演的豐富。雖然我是在聽不懂台詞的狀況下看的,但人物的動作跟口白的聲音還是有很明白傳達出來,光憑這兩者,就能很清楚地看懂故事。
 
  舉例來說,最近的好萊塢的電影,沒有字幕的話我幾乎完全不懂意思,但霹靂只憑畫面跟聲音的氛圍,就能表達想傳達的訊息,連我自己都很訝異,更何況表演的還不是真人。
 
Q:作品故事靈感來源為何呢?同時融入了霹靂布袋戲和日本的東洋元素,在這部分有特別下什麼工夫嗎?
 
虛淵玄:故事的題材的選擇上,最先想到是黑澤明導演的《七武士》這個故事。各有魅力的角色、以及在旅途過程中同伴的一一加入,大概是以這種最常見的故事模式來構想的。
 
  這個作品最重要的目的是,向日本觀眾介紹霹靂的作品,所以希望能盡量降低故事的門檻,讓觀眾容易理解,不要將故事玩弄得太複雜難懂,是這次創作的主要考量。
 
  • image
 
Q:是否能和我們分享一下作品的名字由來是什麼?
 
虛淵玄:這是黃董事長取的(笑)。
 
Q:那 Thunderbolt Fantasy 是否帶有特別的涵義?
 
虛淵玄:啊,這個就是「霹靂」的意思,就是直接把「霹靂奇幻」翻譯過來。
 
Q:關於《東離劍遊紀》這個名稱有受到什麼啟發嗎?
 
虛淵玄:當時得到了幾個名稱上的選擇,在其中選了這一個。
 
Q:所以是老師從中選定的囉?
 
虛淵玄:沒錯。最初其實還有想過直接以取同義的中文名,叫做《Thunderbolt Fantasy 霹靂奇幻》就好了。
 
Q:原來如此。後來黃董事長說希望能取一個讓人更能明白故事內容的劇名,才取了現在這個?
 
虛淵玄:沒錯。
 
  • image

    不久前在台灣舉辦的首映會來賓合影

  • image
 
 
Q:老師過去曾為多部動畫及遊戲,還有《假面騎士鎧武》撰寫劇本,您認為在劇本的構思上,偶戲與前面幾者是否有什麼不同嗎?
 
虛淵玄:這次在撰寫上,因為霹靂布袋戲有一些獨特的表現方式,為了不要讓日本觀眾在第一次看到時覺得突兀,盡量以不會讓人覺得奇怪、有違和感的方式來呈現,所以有將霹靂戲劇中比較特別的幾種表現形式抽出來處理,希望能讓觀眾漸漸接受這種表演方式。
 
  例如,在轉換舞台(場景)時,霹靂的角色會採用化光傳送的方式,如果突然讓日本觀眾看到這個,可能會覺得莫名其妙,所以在劇中特別把它當作一種武術招式,來說明這種形式,這次作品中,大概下了這些功夫。
 
  出場詩也是,考慮到劇情中突然插入這種歌舞劇才有的吟唱詩句,觀眾可能不好懂,所以也是盡量讓觀眾能夠慢慢接受的方式來努力。雖然在霹靂中,出場詩的意義是角色登場時所唸的詩句,但這種方式在這次的故事中會有點困難,所以選在最精彩的場面,作為類似「角色歌曲」的方式,讓他們來吟唱。這點也是特別注意到的地方。
 
  • image
 
Q:在《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劇中虛淵老師有自己特別在意的筆下角色嗎?
 
虛淵玄:我其實為每個角色都構想了個別的特性,跟以往的故事寫法不同(註:因為老師不喜歡寫續集),這次是以能夠發展成系列作的考量來設定的。
 
Q:為了發展成系列作,替每個角色都設想了各自的特點,這點怎麼說呢?
 
虛淵玄:簡單來說,在這次十三話的架構中,如果讓主角找到了他所要的人生意義,或是領悟到了什麼真諦,那這個角色就結束了。所以這次不採這種方式,而是希望即使這一個故事完結了,該角色還能夠維持自身的人生態度以及信念,繼續發展後面的故事。像是捲殘雲這種角色,可能就不會再出現了,因為已經是任務完成的角色了。
 
  以凜雪鴉和殤不患來說,雖然經過了這個故事,但因為沒有受到人生上的影響,可以持續在接下來不同的故事中再度登場。
 
  • image
 
Q:在這次的合作過程中有沒有發生什麼令你印象深刻的事情呢?
 
虛淵玄:有許多,但是最讓我印象深刻的還是人偶從設計圖稿,到實際製作成人偶這其中的轉換。日本的角色設計師因為對於霹靂布袋戲本身的特性還不太了解,做出了不少不可能實踐的設計,但透過調整,順利地將原本圖稿轉換為實際的人偶。光是這項工程,就非常有趣,也非常刺激。
 
Q:虛淵老師在看過了角色的設計稿以及實體偶兩者之後,有沒有與自己想像上有出入的地方?
 
虛淵玄:其實角色大部分都做得相當符合設計,但殺無生因為肢體設計得相當纖細,沒辦法在人偶身上百分之百還原。後來經過加長袖子、以及加了一層披風等等的調整之後,變成了現在大家所見的人偶造型。
 
Q:聽說虛淵老師雖然提供了劇本,但也給現場的操偶師很大的發揮空間,所以有沒有甚麼橋段是出乎你想像的呢?
 
虛淵玄:武打橋段毫無疑問幾乎都是,這部分我認為還是讓霹靂發揮比較好,我並沒有寫出細節,只有寫哪一方佔上風、或哪一方輸了,武戲內容讓現場自由發揮,這部分表現得非常棒,我覺得非常滿意。
 
  • image
 
Q:老師聽過了台日版本的配音後,對於不同版本的演出有什麼感想呢?
 
虛淵玄:在聽了日語及台語版後,我覺得台語版還是最特別的一個版本,台語版的配音流程跟動畫不同,是先配了聲音,再讓角色搭配聲音動作。所以為角色動作注入靈魂、決定角色表演的,還是台語的口白。這點上來說我覺得台語版有很特殊的地位,是在意義上與其他配音都不同的一個版本。相較之下,日本聲優與其他語言這種後期錄音的這種形式,是看了角色的動作、由此得到靈感後再進行表演,整體來說三者並不是同步的,先有了台語的口白後、才有了人偶的表演、日本聲優再依據人偶的表演,搭配上聲音表演,所以每個語言版本各自的任務跟角色不同。
 
Q:《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還會有續作嗎?
 
虛淵玄:這個嘛,還需要看之後的努力以及營銷的成績,但希望還能有推出續作的機會。
 
 
Q:請對《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的觀眾們說些話吧!
 
虛淵玄:這次的作品是希望能讓日本觀眾了解布袋戲,所創作的入門之作,台灣的戲迷可能會看得不太習慣,但希望大家能將它當作一道料理為了適應本土口味所作的改良。我在夏威夷時去過一家日本餐廳,點了烤魚,送來的時候上面居然加了 BBQ 醬,讓我相當訝異,但是因為對於美國人來說,吃”烤”的東西就自然地加 BBQ 醬,我是一面理解這個邏輯、一面吃下那隻烤魚的。(笑)
 
  雖然大家可能也會跟當時的我有相同的違和感,但也希望台灣的觀眾了解,這是為了讓來到這一家店裡的人吃到他們所熟悉的味道,所以才有這樣的改變,並且帶著這個想法,來觀賞這次的作品。
 

《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官網巴哈姆特動畫瘋《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