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深表遺憾,我病起來連自己都怕》有病作家的有病故事的有病生存戰爭

(編輯部) 2016-10-19 12:50:09
  《深表遺憾,我病起來連自己都怕》是台灣角川輕小說新人王作家 小鹿,跨足尖端出版後的最新作品。甫書名一公布,也有讀者至粉絲團上表示「書名就是作家的最佳寫照,原來主角就是小鹿本身」云云。
 
  事實上,據作者小鹿透露,本作已構思足足五年,前前後後重寫了約三、四次,直到編輯定稿已是第八版,對它有著很特別的感情──然後,書名是編輯取的,與他本人無關。
 
  可惜,以下影片可以證明大家的猜測無誤,書名就是作家、書名就是作家、書名就是作家,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為配合本作風格,尖端出版社也邀請到同人社團「風林火山」Mocha 擔綱製作封面、內彩及黑白插畫。超乎想像卻真實存在的精神疾病、出人意料的故事發展、荒誕無比的有趣病患,加上耗時多年的規劃翻寫,接下來我們將進入《深表遺憾,我病起來連自己都怕》的世界中。
 
  • image
 

感覺相連症(Synaesthesia),症狀「五感混亂」。
病能:超感受力。五感共鳴,感知他人想法!

 
五年前的我和現在極為不同,若要用一句話來形容──
那就是只活在自己的世界。
 
一般來說,感覺相連症的患者,通常只有「兩感」或是「三感」互相混合。
但是我不同,我「五感」都混合了。
對一般人來說應該分開感受的視覺、聽覺、味覺、嗅覺、觸覺,對我來說是同一件事。
就算只是稍稍看了眼前的人一眼,我也會同時知道他的味道、聲音、氣味和溫度。
過多的外界刺激相互加乘,不斷在我腦中迴響,使我的大腦完全無法承受。
就連自己的呼吸聲,都是我無法承擔的刺激。而最麻煩的是──我無法關掉我的「五感共鳴」,所以我只能終日抱著頭,忍受著頭好像要裂開的巨大疼痛。
我被困在自己創造出來的絢麗世界中,完全無法看見正常的世界。
而這時將我拯救出來的,就是季晴夏。
她將我的異常認知封印在左手背中的蝴蝶印記,以她的手驅散了那對於我來說過於豐沛的世界。
我永遠記得那一天。
因為,那是我第一次能以正常人的視覺注視這個世界的一天。
 
「初次見面,季武。」
 
在我面前的季晴夏,對我露出了笑容。
 
「我的名字是季晴夏,也是拯救你世界的人。」
 
  • image

    對,你沒看錯,用這種方式拯救季武的世界。

強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症狀「不能說謊」。
病能:誠實領域。當個乖寶寶,否則說謊者死!

 
「那麼,院長妳的『病能』是什麼?」
「『不能說謊』。」
 
她收起扇子,露出優雅的笑容。
 
「只要在我的領域中,就『不能說謊』。」
「原來如此……」
 
得到強迫症的人,會被強迫遵守某項規定。
此時我們必須遵守的,就是「不能說謊」。
 
「那麼──」
 
院長看著我,直接問出了關鍵性的問題:
「兩年前,在季晴夏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不知道──」
 
我反射性的就想說出習慣的回答。
此時──我的身體一震!
 
宛如被雷打到,我的呼吸不自然的加劇!
──這樣好嗎?我所說的話真的符合事實嗎?
──我絕對不可以說出任何不符合事實的話語。
──絕對不行!
 
「呼、呼──」
 
我感到呼吸困難、心跳快得就好像是要爆炸似的。
若是要說出謊話──
不如去死算了。
 
「別違反我的『病能』喔。」院長微笑道:「強烈的認知,足以影響生理。要是說出謊話,可是會因為自責使得身體機能衰竭而死亡的。」
 
「那麼……」我咬著牙道:「我知道兩年前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我不想跟妳說。」
 
就在我說出實話的那刻,壓在身上的壓迫感登時消散。
 
「……來這招啊。」院長皺了皺眉。
 
我對她露出了彷彿勝利的微笑。
只不過是不能說謊而已,還是能靠「不正面回答」來規避禁則的。
而且,如果我一直保持沉默,她也拿我沒辦法。
 
「那麼,我換個問法好了。」
「不管妳問了什麼,我都不會將兩年前的事情說出來的。」
「那可不一定喔。」院長露出微笑。
 
看著她的笑容,我不自覺地打了個寒顫。
雖然身材和長相都像是小學生,但是從她身上散發出的壓力十分巨大。
彷彿我面對的是一個莫測高深的怪物。
 
「這樣子好了,我先問個簡單的問題。」
 
院長轉了轉手中的扇子,以輕鬆的態度問道:「季武,你能不能正常回答人類的提問?」
嗯?
 
「當然可以啊。」
「我是不是人類?」
「是啊。」
「那麼,我再問你一次──兩年前,在季晴夏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說過了,不管妳問了什麼,我都不會──」
 
──心臟登時一緊。
那股喘不過氣的感覺再度出現!
──不能說謊。
──我絕對不能說謊!
 
  • image

    可惜,病得最重的院長剛出場就死了(?)

忽略症(Neglect Syndrome),症狀「無視左邊」。
病能:刪除領域。出現於左邊者,直接抹殺!

 
「奴婢從來不曾怪過武哥哥和姊姊大人。」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奴婢說過了,奴婢只會對武哥哥說實話。」
 
抬起頭來的她稍微側了側身,此時──
她只有一半的臉龐出現在我眼前。
宛如左邊的世界消失,她的頭、上半身、下半身以中線為界,左邊的部分被塗上了一層黑。
她的面容少了一半,身體少了一半,也看不到左手和左腳。
並不是真的失去這些身體部位,但只要是位於她左側的東西,就會被一片黑暗給籠罩、吞沒。
──就像是季雨冬沒有左邊的世界。
她無法控制這個現象,只能任憑這股黑煙將她的左方給抹消。
注視著她左側的漆黑,就像是在看著我和季晴夏在兩年前所犯下的錯誤。
於是,我不禁轉開了目光──
此時,一股溫暖撫上了我的左臉龐,將我的頭轉了回去。
季雨冬以再認真不過的淡藍雙眼凝視我。
 
「武大人,看著我。」
「嗯……」
「聽好奴婢接著所說的話。」
「……」
「奴婢的主子是武大人和姊姊大人。」
 
以右手三指點地,她將頭貼到地上後向我行了一個禮。
 
「不管主子怎麼對待奴婢,那都是恩典,奴婢絕對不會有絲毫怨懟。」
抬起頭來,她露出溫柔的笑容道:「所以,不管奴婢身上曾經發生過什麼,都請武大人千萬不要在意。」
 
聽到她這麼說,我忍不住愣了一下。
 
過了良久良久,我才問道:「妳該不會就是為了這樣,才一直以奴婢自稱……」
 
為了怕我和季晴夏有罪惡感,為了怕我們顧慮她──所以她才一直打扮成婢女的模樣。
她想告訴我們,她從沒將過去的事放在心上。
 
「『我為何一直扮成婢女』──這個問題,奴婢心中有答案。」
 
露出促黠的笑容,季雨冬手指抵著嘴脣說道:
「但奴婢不說。」
 
  • image
 
  綜上所述,一起來看個本書無雷介紹影片。
 
 

當然,除了精神病,
有些人只是單純腦子有病……

 
「葉藏大人,這樣是不行的。」
 
突然,一個熟諳的聲音從後方出現,我轉頭一看,只見外出的季雨冬不知何時已經回到了家中。
 
「要讓武大人心動,有個再簡單不過的方法。」
 
她以和善的笑容走近葉藏,不斷上下襬弄她的身體。
 
「沒錯,就是如此,右手扠著腰,然後下巴微微仰起,以一副自信的笑容喊一聲『小武』──這樣武大人就會發情了。」
「喂!雨冬!妳在亂教什麼鬼東西!」
「嗯……攻略武大人的方法?」
「最好這樣對我有用──」
「──小武。」
「是。」
 
面對假扮晴姊的葉藏,我反射性的低下頭去,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看到了嗎?葉藏大人,武大人就是這種變態,要討他歡心,不能用一般的方法。」
「原來是因為他是變態,所以才對我的內褲沒有興趣啊……」
「就是這樣,基本上只要是和姊姊大人有關的事物,武大人都能感到興奮,就連看到很像姐姐大人腿型的蘿蔔他都可以臉紅。」
「我沒有變態到那種地步!」
「要入武大人門下,成為他的奴僕討其歡心,哪有葉藏大人想得那麼容易。」季雨冬朝葉藏伸出手去,以和善的笑容說道:「『奴之道』是很博大精深的。」
 
奴之道是什麼鬼東西!
 
「師、師父!」
 
葉藏不知道在感動什麼,雙膝一軟跪倒在季雨冬面前。
 
「懇請妳收我為徒!」
「很好!本奴婢今天就收妳為徒,封妳為『見習婢女』。」
 
  • image
 
  獨特的背景架構以及人物設定,在作家錘鍊許久的鋪陳之下,《深表遺憾,我病起來連自己都怕》讀來扎實卻不失風趣。如果想看看一群精神病患,如何擦出不一樣的火花,以及書(本)中(書)角(作)色(家)病得多重,不妨可嘗試《深表遺憾,我病起來連自己都怕》。
 
  • image
 
【內容試閱】

被惡夢所苦的我不斷呻吟。
過去的情景不斷在腦中閃過。
大火、屍體、不斷互相殘殺的人們……
以及──
佇立在那之中微笑的季晴夏。
「武大人。」
一陣輕柔且堅定的搖晃將我從夢中拯救了出來。
我猛然睜開雙眼,結果看到跪坐在我床旁、以右邊的身體面對我、一切如常的季晴夏。
於是,我顫抖著伸出手。
「晴姊……」
「奴婢不是姊姊喔。」
她搖了搖頭,以溫柔可人的治癒笑容道──
「要是再認錯人,奴婢會難過到想要殺了武大人的。」
「……一早聽到這句話,還真是讓人瞬間清醒啊。」
「那真是太好了,乾脆以後奴婢都用『殺了你』來代替『早安』吧。」
「拜託不要。」
在我眼前以奇怪自稱詞作為主詞的人,名叫季雨冬。
她是季晴夏的雙胞胎妹妹,除了髮型和髮色外,與季晴夏有著一模一樣的長相和身材。………前往巴哈姆特 ACG 資料庫欣賞更多試閱內容

 

輕小說《深表遺憾,我病起來連自己都怕》相關資訊

 
作  者:小鹿
插  畫:Mocha
出  版  社:尖端出版
目前集數:1
最新出版:2016 年 10 月 13 日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