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搶先釋出《魔獸世界》漫畫《三姊妹》預覽頁 風行者姊妹在睽違多年後再度相聚

(GNN 記者 Jessica 報導) 2018-06-05 04:00:01
  繼漫畫《重逢》、《代言者》後,巴哈姆特 GNN 今(5)日搶先獨家曝光《魔獸世界:決戰艾澤拉斯》最新漫畫《三姊妹(Three Sisters)》繁體中文版封面與預覽頁,完整版內容預計本週上線。這次,漫畫共同作者 Steve Danuser、Christie Golden 和 Andrew Robinson 將來談論這幾位姊妹如今在迥然不同道路上所效忠陣營與家庭帶來的影響,以及《三姊妹》如何為這些角色在《決戰艾澤拉斯》的旅程鋪陳出她們的舞台。
 
  在即將釋出的最新《魔獸世界:決戰艾澤拉斯》漫畫《三姊妹》由 Steve Danuser、Christie Golden 和 Andrew Robinson 共同創作,風行者姊妹-希瓦娜斯、艾蘭里亞與凡蕾莎將在睽違多年之後再度相聚;然而她們每個人都心存疑慮:她們之間的血緣羈絆,是否強大到足以抗衡令他們踏上迥異道路的命運之力?
 
  • image
 
作家介紹
Steve Danuser:
  身為《魔獸世界》團隊的資深劇情設計師, Steve Danuser 開發了各式各樣的故事內容,並與遊戲的任務及地城設計師、暴雪的影片團隊,以及暴雪故事與系列作品開發團隊合作設計遊戲相關的角色與故事。他其中一部份的工作,就是確保不同媒體上《魔獸世界》相關劇情、風格與敘事保持一致性。
 
Christie Golden:
  Christie 在 2017 年正式加入暴雪,但她在近 20 年間持續為暴雪官方創作故事,作品包含《星海爭霸》三部曲系列 StarCraft: The Dark Templar Saga 以及多部《魔獸世界》小說如:《魔獸世界:部落的崛起(Rise of the Horde)》及《珍娜 ‧ 普勞德摩爾:戰爭浪潮(Jaina Proudmoore: Tides of War)》。在職業生涯中,她創作超越 50 本的小說與短片故事集,其中 9 本曾經登上紐約時報的暢銷書排行榜,包含《阿薩斯:巫妖王的崛起》(Arthas: Rise of the Lich King.)。她也曾經為《星際大戰》與《星艦迷航記》執筆,並創作自己的科幻小說。近期 Christie 與《魔獸世界》遊戲設計師合作,創作屬於《決戰艾澤拉斯》的故事,包含周邊小說 Before the Storm,漫畫 Three Sisters 以及即將上市、以聯盟立場敘說燒毀泰達希爾背景的短篇小說 Elegy。
 
Andrew Robinson:
  Andrew 於 2014 年以作家的身分加入暴雪,並專注於《暴雪英霸》、《爐石戰記》、《鬥陣特攻》、以及《魔獸世界:軍臨天下》等動畫專案。他在工作室的期間創作了相當多的漫畫作品包含《星海爭霸 2:暗潮洶湧(Shadow Wars)》以及最近在「免費漫畫日(Free Comic Book Day)」活動中發送以札莉雅為主題的《鬥陣特攻》漫畫《搜索》。目前他主要協助創作《魔獸世界:決戰艾澤拉斯》相關的周邊故事,以珍娜 ‧ 普勞德摩爾為主角的漫畫《重逢》即為其中之一。
 
  • image
 
  風行者是魔獸宇宙中的核心家族,在部落與聯盟的衝突中,手足分別效忠各自的陣營。凡蕾莎和希瓦娜斯已經出現在遊戲中很長一段時間,但是艾蘭里亞從第二次大戰起就一直缺席,而在《軍臨天下》的最後來到阿古斯,才終於有機會讓凡蕾莎和艾蘭里亞再度見面。隨著這兩人的相遇,也暗示著這三姐妹終將重聚,把事情說開。然而,她們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經歷,對這個世界也都有不同的觀點。艾蘭里亞離開了千年之久(對她來說是這樣),而直到最近她都不知道希瓦娜斯早已身亡、並以報喪女妖的姿態重生,然後領導著被遺忘者與部落。
 
  而這次的漫畫是 Steve Danuser 先有的短篇故事的點子,他指出:「我起先寫了一個關於這三姊妹的短篇故事,每個人都有一個段落來描述她們各自對這場相聚的看法-但我們後來想,假如不要以短篇故事的形式,或是做成遊戲內容,而是以此作為基礎來繪製一篇漫畫會不會更好?所以 Christie 接下了這個點子,並將其化為現實。」
 
  當你們開始構思這篇漫畫時,你們想要探索這幾位姊妹現在彼此互動的哪些可能性?Steve 回應:「Christie 在《戰爭罪行》中寫出了希瓦娜斯和凡蕾莎的宏大場面,而我認為我們在這裡看到了一種可能的結果。凡蕾莎幾乎要加入希瓦娜斯了,把她所背負的生命撇到一邊,去跟她姊姊在一起。而希瓦娜斯對於凡蕾莎最終反悔又作何感想?這是個一直沒被解除的威脅。在《軍臨天下》,當凡蕾莎告訴艾蘭里亞關於希瓦娜斯的所作所為,艾蘭里亞的反應是『我無法相信-我拒絕相信我的妹妹居然會做這種事情。我也無法相信我的妹妹居然會與部落為伍。』有很多潛在的因果,以及很多的張力。你永遠不知道那些家族團隊會怎麼收場—你想要看看發生什麼事,但你就是看不到。」
 
※《戰爭罪行》是一本描述《圍攻奧格瑪》與《德拉諾之霸》之間故事小說,其中有描述到希瓦娜斯和凡蕾莎的故事。
 
  凡蕾莎知道如果她完成了在《戰爭罪行》中的計畫並且加入她姊妹的話,希瓦娜斯打算把她變成不死族嗎?三人紛紛分享自己的看法。Christie 指出:「我想她對此毫無頭緒。她怎麼會知道?希瓦娜斯怎麼會告訴她?而且有趣的地方就在於希瓦娜斯完全不覺得這是件壞事!」,而 Andrew 認為:「當然。希瓦娜斯覺得她們能相親相愛…直到永遠!希瓦娜斯是難以言喻地孤獨。她指揮著一支大軍,但她沒有任何可以真正認同的人。而這是她妹妹,對她來說有很多溫情的回憶-從她的觀點,她是在保護她的家庭,並且使它讓自己再也不孤單。」
 
  Steve 則提到,其中一件關於希瓦娜斯的有趣事實是,如果你從純粹人類的角度來看,她做了很多可怕的事情。你可能無法認同一個想要殺死親妹妹來與她長相廝守的人,但是當你想到是什麼一直驅使著希瓦娜斯-保護她的家庭、保證她的同胞生存-那麼她就是在做跟以前一樣的事情,只是環境不同了。「我們都有一些事情,是我們會跟家人說『為什麼你不能理解我所作的抉擇?我們以各種方式一起做事情,而我現在行事的理由跟我以前一樣—為什麼你看不到?』但有時候,當你從外面看,很難看穿當中的恐怖跟代價。這三姊妹還是有很多共同點,而這篇漫畫就是要探討… 這仍然足以讓她們保持一致,或者她們將永遠分離?」,他進一步說明。
 
  這篇漫畫的第一頁是三姊妹共用的對話框,她們處於漫畫裡面接下來的事件之後的和平時刻,為什麼會決定要用那個畫面與那個時刻作為故事的開始?Christie 表示:「漫畫可以作到的其中一件事就是你確實可以用畫面來說故事。我們從對話將讀者拉一些地方,圍繞著這三姊妹,讓畫面帶你走過一切。我想要在一開始放入第一個這樣的對話框—它算是稍後發生的事情的關鍵,而我也想要從一個感覺像是一切都有可能的時刻開始。」此外,他們想要讀者感覺像是「哇喔,太吸引了!她們最後是怎麼走到這一刻的?她們接下來要做什麼?」然後讀者可以隨著故事所揭露的脈落去思考這些事,Andrew 補充。
 
  • image
 
  漫畫中的第一句台詞「我們每個人都想回家,跟家人團聚」特別想傳達出:雖然風行者姊妹各自過著截然不同的生活,但身為風行者家成員她們依然共享某些東西,其中 Andrew 指出,她們有很長一段時間沒見到彼此,而她們想要找出讓她們仍是手足至親的連結,這也是漫畫存在的理由。而 Steve 提到:「在希瓦娜斯被殺、在艾蘭里亞離開之前,她們都團結在她們對國家、對銀月城、對奎爾薩拉斯、對太陽之井的愛中。而風行者家族在高等精靈的歷史中有著重要的地位-看著它灰飛煙滅確實以不同的方式影響了她們每一個人。但是我覺得她們都對於她們在家庭中所在意的東西有強烈的感受—她們只是對此有不同的觀點。對艾蘭里亞來說,為了救她的兒子、為了保護她的家庭,她認為自己必須投入一場戰爭,不管它會持續多久、需要什麼代價。對凡蕾莎而言,在部落攻擊塞拉摩的時候,她失去了丈夫羅甯,所以她決定自我奉獻來確保自己的雙生子嗣能有一個更好的世界。而希瓦娜斯—我認為她比任何人都需要重新定義家庭對她的意義。但我想她們還是有著同樣的動機和同樣的信念。她們很明顯有些不同的特質,但還是有些共同點出現在漫畫中。但問題是,這些共同點足以長久地聯繫彼此嗎? 」
 
  除此之外,儘管艾蘭里亞和希瓦娜斯處於對立的陣營,但她們作為一群被拋棄者的領袖仍挺身而出。對此 Steve 補充道,《決戰艾澤拉斯》推出的其中一個同盟種族是「虛無精靈」,他們是另一群被現在的血精靈社會所拋棄的人們。艾蘭里亞將他們視為心思相仿的人們,並且決定為他們而戰-這正是希瓦娜斯為被遺忘者所作的事情,但是艾蘭里亞和希瓦娜斯有看到這個共同點嗎?有時想要看清近在咫尺的事物才是困難重重。有時候你就是會太侷限於自己的觀點內,況且你不能忘記這一切的背景是有場戰爭正在醞釀。而這次,Steve 表示:「我們想要把這個故事設定在這個確切的時間點-在阿古斯戰役的事件之後,但是在《風暴前夕》的事件前-因為這三姊妹的確只有這個時間能相聚。」
 
※《風暴前夕(Before the Storm)》是 Blizzard 計畫於 2018 年 6 月 12 日發行的官方系列小說,故事將描述聯盟安度因與部落希瓦娜斯面臨的考驗。
 
  另外,Christie 提到:「我和凡蕾莎與希瓦娜斯在《戰爭罪行》中接觸了許久,所以有很多東西能在漫畫中重新回顧-它們最後都是能於遊戲中再度喚起的素材。我個人最喜歡的一個部落任務,我知道其他人也很愛,就是『女士的項鍊』。它是個哀傷而美麗的故事。所以我認為,如果她們的母親做了一條有三顆寶石的項鍊,並且把它交給了艾蘭里亞,那會怎樣呢?如果艾蘭里亞為每一顆寶石準備了一個小飾品盒呢?這些要素總結在《戰爭罪行》,並且引導凡蕾莎和希瓦娜斯走到了一塊。現在,我們終於有機會讓三姊妹全員相聚了。這條項鍊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象徵角色。」
 
  此次搶先公開的第二頁漫畫中,圖拉揚建議艾蘭里亞告訴安杜因她打算跟希瓦娜斯見面的計畫。對於圖拉揚,他這幾千年來一直背負著他對聯盟的忠誠,還是說這是被最近的事件所強化的?他們首先針對漫畫背景說明,在漫畫裡,他們已經回來大概有一個月左右,而漫畫故事發生的時候,圖拉揚已經和安杜因聯手了,他看到了安杜因服膺聖光並且試著為世界做好事,而且他也很謙恭-他是他們的東道主。
 
  而 Steve 則說道,圖拉揚顯然跟聯盟有無可置信的堅強關係,他是聖騎士的創始者之一,他認識很多失去生命或做出犧牲的英雄。當他遇見當代的艾澤拉斯英雄跟鬥士時,這些經歷都會湧上心頭。另外,玩家可以在《決戰艾澤拉斯》招募光鑄德萊尼作為同盟種族的任務線中看到圖拉揚的身影。他們是與圖拉揚在扭曲虛空中並肩作戰、對抗阿古斯惡魔的聖光軍團成員;同時可以看到他與安杜因有些互動,並且說出支持他們的台詞:「我們這裡有支軍隊,而你一定會需要士兵。我知道如何指揮他們。」
 
  • image
 
  不過,艾蘭里亞和圖拉揚到底離開艾澤拉斯上千年之久,這是否影響他們看待世界局勢的方式?Steve 回應:「很難去想像這種事情-比起他們許久以前在艾澤拉斯度過的時光,他們在外頭可說活了好幾輩子那麼久。這把我們帶到了漫畫預覽中的時刻,他們站在暴風城外自己的雕像前。如果你回到一個千年之前離開的世界,發現人們以為你已經犧牲了,還立了雕像來紀念你,你應該會去看看自己的雕像,對吧?這是一件很『人類』的事情,也是一個重新與世界接軌的方式。我們曾經釋出一段叫做『千年之戰』的廣播劇,也探討過這件事,以及艾蘭里亞和圖拉揚是如何自認為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他們的兒子阿拉特。阿拉特對艾蘭里亞來說有點像是定錨,就如我們在漫畫中展示的,她曾經接觸過暗影和虛無。在遊戲裡她告訴人們那些『聲音』一直都在,即使當她跟人們說話時看起來完全是處於控制之中。但是在漫畫裡,有些對話框的確就是塞滿了那些聲音說的『殺了他們!殺死他們!謀殺他們!解放你自己!』這是我們在其他媒體中確實沒辦法作到的事情。」
 
  所以 Andrew 也特別強調,這是跨平台敘事能運作得這麼好的理由。每一件事物都能成為其他事物的註腳;讓玩家可以在對前因後果一無所知的情況下享受遊戲或漫畫的內容,但如果你完成任務、聽了廣播劇,還看了書跟漫畫,你可以有更深的認識,也讓玩家覺得有更多的情感連結。
 
※《千年之戰》有聲書連結
 
  三位創作家都很愛說故事,而他們都想要看到好的故事經由他們所接觸的媒體表達出來,所以雖然三人都來自完全不同的寫作背景(Christie 是長篇散文、Andrew 是漫畫與動畫、Steve 是遊戲內容),但是他們最重要的是為對的媒體找到對的故事,有些內容在遊戲中的表現就是比較好,有些是小說,有些則是漫畫。同時,Christie 提到自己特別熱愛文字,所以她得學著把東西修整為適合像這樣的媒體,而在這方面,Andrew 在漫畫與動畫的豐富經驗有無法估計的價值。
 
  可以談談你們如何與藝術家們一起完成這篇漫畫嗎?當決定要創作一部漫畫時,他們會先看看不同的風格和畫家,然後試著為他們想講的故事找到適當的搭配。這篇漫畫有個重點在於,它是以三位女性為中心-有力、堅強、美麗、傳奇、不那麼人類的形象-所以我們得要找到某個人,能夠捕捉立刻使這些角色令人讚賞而堅強的特質,Christie 指出。Andrew 接著補充,而且他還要能抓住她們的神韻。對 Andrew 來說最重要的其中一件事情,特別是在這種性質的故事中,就是要能看到你想試著藉由畫面來表達的感情。對此,Steve 也特別強調,即使這些角色是兄弟姊妹,她們每個人還是會有不同的行為舉止,而 Steve 認為他們的畫家掌握到了如何讓她們美麗地各具特色。
 
  《魔獸世界:決戰艾澤拉斯》新漫畫《三姊妹》完整版內容預計本週上線。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