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桃小丸子」獻聲《銀魂》?台灣知名聲優告訴你配音員的趣事

(GNN 記者 阿Lu 報導) 2008-08-14 21:11:56   在遊戲或動畫領域中有個不可或缺的角色,就是幫每個人物發聲的工作人員,這些幕後的工作人員被稱為「配音員」或者「聲優」。

  這些人的工作就是賦予動畫人物「情緒」和「聲音」,但其實不單是動畫,甚至是日劇、韓劇、電影甚至廣告等都會需要他們。

  而這次 GNN 很高興能訪問到「林協忠」和「林凱羚」這兩位資深配音員,還有人氣動畫《銀魂》的中文配音團隊,更在採訪當天巧遇前來見習的華視配音訓練班學生,讓我們能更深入了解這整個行業。

◆ 林協忠的入行經過

  林協忠,大家都叫他 OA 哥或者 OA 老師,在動畫領域中最出名的應該就是《烏龍派出所》的主角「兩津勘吉」,以及最近剛播映的中文版《銀魂》主角「坂田銀時」。目前身為領班的他每天都忙得不可開交,現在,就讓我們聽聽 OA 哥眼中台灣配音圈的生態。

Q. OA 哥從事配音員這個行業有多久的時間了?

林協忠(以下簡稱為 OA):差不多有 17 年左右了,不過別問我年紀啊,這是男人的秘密(笑)。

Q. 配音員是從小的志願嗎?是如何進入配音圈的呢?

OA:不是,小時候我的夢想是翻跟斗(大笑),因為住的旁邊就是劇校,所以就耳濡目染囉。後來我念了國光藝校念的戲劇科,也演了幾部青年勵志片之類的電影,所以自然就跟配音領域有所接觸。不過在這之後我做過搬家工人、路邊攤賣衣服、舞台劇演員、主持節目、燈光音響樂器公司等,而這段期間也有前輩偶爾邀約我去配些年輕人的聲音、串場的戲份。

Q. 可以談談你在學習配音的歷程嗎?

OA:在那段日子裡,會去思考和發現我的理想和方向,看到跑在前方的厲害前輩們,不停的督促自己往前走。至於現在,總覺得對於新人的素質慢慢的沒有以前那麼的要求,因此就…。

Q. 何時開始正式的開始全職的從事配音的工作呢?

OA:結束燈光音響公司後的某天,我打電話給我學弟大寶(魏伯勤,海綿寶寶中文配音員),跟他說我想去配音,他就告訴我這裡好缺人、叫我快過去吧。於是我就來了(笑),然後就一路待到現在了。

OA哥與《銀魂》團隊配音中OA哥與《銀魂》團隊配音中控音室內部

◆ 配音環境的演變

Q. 在配音圈的這段時間中,是否有感受到環境下有哪些變化?

OA:以前的待遇比現在好,現在的設備比以前好。以前對於配音的技巧、技術各方面,都會有一定水準的要求。想進入這圈子的人還是很多,所以我認為是環境的問題,在非特例的情況下,一個完整的配音員的養成需要很長的時間,因此如果環境不好,待得住的人也會變少。

Q. 所謂的環境具體來說是指哪方面呢?

OA:舉例來說,有次我在見習電影的配音,三個前輩配了一段追逐戰的聲音,一路從草叢跑到小山丘,中間有人跌倒、受傷的奔跑喘聲,一路沒有 NG 的錄完那場 2、3 分鐘的戲,讓我印象非常深刻。現在的機器比以前好多了,不過也因為以前的設備沒這麼好,所以大家必須要提升自己的技巧去配合環境。再者就是,現在老一輩的比例越來越少,因此年輕一輩的人能學到的東西也變得越來越有限了。

Q. 在學習的過程中是否有至今也忘不了的經驗?

OA:有次終於在見習時被發派到一個角色,但因為在監看螢幕時找不到那個角色到底出現在哪裡,所以當整段都錄完時我還愣在那裡。正準備要去向領班自首時,大寶跟我說他已經幫我配完音了,後來才發現那個角色的聲音只有一個「哇!」,瞬間就沒有了。那天我是哭著回去的,覺得連這樣的聲音我都做不到,真的是很挫折。不過也就從那時候開始養成一個習慣:無論如何就是盯著畫面就對了。

◆ 關於配音員這個行業的生態

Q. 一個配音員的行程是怎樣的狀況呢?

OA:基本上是由領班分配,我們的生活作息和工作時間表都是混亂且忙碌的,如果沒有很大的興趣絕對無法撐下去。

Q. 領班的工作有哪些呢?

OA:領班的責任很大,要找什麼配音員來,如何去搭配發揮一個配音員的特點在角色上都是領班的任務。就像最近正在錄的《功夫棒球》,裡面有個角色「炎尾燃」,他的原音其實是個蠻正常的男聲,但由於人員有限,領班就得思考還有哪種聲音是負責配音的人還沒在同作中用過的。最後我決定讓配音員用「娘一點」的聲音,而效果其實也還算不差。

Q. 關於專職配音員的收入方面可以大概說明一下嗎?

OA:基本上是依照公司或者廠商願意提供的資金去分配,這是很現實面的問題,配音員的品質也會因此而多少有所差異。但平均來說,台灣配音員和其他國家比起來酬勞好像是最低的,就我所知中國現在也比我們高了。

Q. 那麼和其他國家的配音員比較起來,你認為台灣的素質如何?

OA:在整個東南亞國家這樣看下來,我個人覺得台灣的配音員真的很了不起,我們應該要以此為榮。想想日本、香港、大陸等,台灣一個人可以同時配許多不同的聲音,沒有這種能力就無法在台灣生存下去。

◆ 總是令人感到驕傲的工作的成果

Q. 有哪部作品特別讓你感動的嗎?

OA:好像沒有特別的…不過說到感動,讓我想到某天在家裡看電視播映的《火影忍者》,當播到片尾曲時忽然間覺得很感動。雖然片尾字幕上不是我們的名字,但是想到剛剛出現的聲音全都是我們辛苦努力配的,腦海閃過在過程中的點點滴滴,途中有個一起配這部作品的前輩走了,想起很多大家一起工作的快樂和辛苦,一份驕傲和感動就讓我落淚了。

  其實我做每部作品都蠻得意的,因為每部作品都是屬於每次不同團隊的成果。這些聲音就像我們生出來的孩子一樣,雖然它有很多可以再努力、加強的地方,但我們就是得在既有的環境中做最大的發揮。

Q. 說到字幕,很少看到會有作品放上中文配音的名單,對於這點有什麼感想?

OA:我相信剛開始看到一定是有感覺的,但是我現在已經麻痺了,那種感覺說不上來,有點無奈、失望…或許也是覺得有點…刺眼吧(大笑)。

  不過我們曾經錄過一部叫《坦克王》,那部作品在最後的字幕有上所有中文配音的人名,那種心情真只有一個「爽」可以形容吧!無關於我們配的如何,單純有種受到重視的感覺,最起碼這份工作是被尊重的。這跟客戶、也就是來找我們配音的公司有關係,這份心意我們也有感受到。這樣一個小動作可以讓這麼一大群人感到有所成就,可以鼓勵這麼多人繼續向前邁進,其實何樂而不為呢?

Q. 至今飾演過的角色中最輕鬆和最困難的角色?

OA:說實在我只會記得比較難錄的,畢竟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快樂的。只要在配音圈工作就很開心,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事情自己卻能做到,而且還是自己很喜歡的事,當然就快樂。

◆ 林協忠看人氣動畫《銀魂》這部作品

Q. 《銀魂》在台灣首度以中文版上映時引起了熱烈的討論,對於這件事的感覺?

OA:錄《銀魂》真的很辛苦,這是一個很難錄的作品。因為比起其他的作品,它牽扯到太多文化層面的差異性了。

Q. 談到差異性,在劇本的翻譯上的流程是怎樣的情況呢?

OA:原劇本經過翻譯人員以他的角度翻譯、詮釋後,再透過領班跟各個配音員去協調、配合劇中的影像去校正台詞。像《銀魂》中有個「卍」的符號,當初翻譯人員就沒有翻譯出來,但很多觀眾就質疑我們怎麼沒有把那段經典配出來。當然這不是翻譯的錯,因為這種在文化間轉換的東西肯定會有落差存在。我們會忠於原意,再配合嘴型和長度等去重新編寫角色的台詞。只是說出來的中文一定多少會和原文有所出入,這就像同一句話可以有很多種寫法,意思正確是最重要的。

Q. 有不少人反應中日配音差很多,對於這點有什麼想法?

OA:對於已經看過原配音的觀眾來說,或許會覺得我們在亂搞,但實際上我們只是在有限的資源下做出最好的詮釋,如果能在不破壞整個大方向的前提之下讓作品別有一種風味時,那又何嘗不可呢。

  像《火影忍者》中,一個人或許會需要配到 10 個以上的角色,要是我們不從自己的聲音去做變化,那可能每個角色的聲音都會是一樣的。例如阿凱老師的原音也不是我配的那麼誇張,只是當時那個聲音還未使用在其他角色上面,所以我可以使用他去創造出一個有趣的成果,其實配音員就是這樣的,玩聲音、使用聲音為大家創造出樂趣,就是我們的工作。


Video: OA哥-配音訪談-AC-巴哈姆特GNN


Q. 和《銀魂》相較之下《烏龍派出所》的正面評語就比較多,關於這點有什麼想法嗎?

OA:《烏龍派出所》這部動畫所有的資金和人員條件並沒有比其他的作品充裕,只是就很剛好,我詮釋的方式對了大家的胃,所以自然受到很多人的正面肯定。還有就是《烏龍派出所》情緒雖然多,但卻可以一目了然的分辨喜怒哀樂。相對的《銀魂》的情緒也很多,但就很難去觀察和表達,這有可能是因為這裡面參著很多日本當地的文化、同音詞的關係。

Q. 錄《銀魂》的心情是?

OA:整體來說,《銀魂》在錄製中都是很開心的,只是偶爾也會為了把作品做到最好而感到焦躁和懊惱。當然在錄其他的作品時多少也會出現這種情緒,只是相較之下,在錄製《銀魂》時出現的不安就更大了。

Q. 對於自己來說要怎麼去調適每個角色?

OA:我自己身為領班,在錄主角的聲音的同時也要顧及整部作品的大局,加上還在同時進行很多其他作品的錄音,其實壓力蠻大的。但無論是哪個配音員,都必須要在錄音時盡可能的把個人的情感抽離,角色跟個人是無關的。

Q. 那麼在最後,有什麼話想對觀眾說?

OA:其實配音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因為這是我所熱愛的工作,我們玩聲音、用聲音創作出能娛樂大家的東西,相對的使用這種角度去工作也比較開心。因此希望觀眾也能放輕鬆的去觀賞,有什麼不好的地方當然還是要跟我們說,只是如果是無法合口味的問題,也不會勉強一定要去接受它。而倘若你覺得我們配的還不錯,也希望不要吝於給掌聲,這些聲音對我們都是很大的鼓勵。

◆ 接著換林凱羚由她的觀點談《銀魂》

  在 OA 哥的訪談告一個段落之後,緊跟著就看見匆匆趕來的凱羚姊進入了另一間錄音室,馬上就要接著錄下一段的《銀魂》。

  說到凱羚姐,就想到《櫻桃小丸子》中帶著稚氣口音的主角小丸子,大概是近年來她最具代表性的動畫角色了吧。除此之外還有《獵人》的酷拉皮卡、《火影忍者》的宇智波佐助、《忍者亂太郎》的主角亂太郎的中文配音都是她配出來的。

  因為凱羚姊必須趕著錄音,因此在錄音的空檔硬是為我們擠出了一點時間聊了《銀魂》這部正在錄製中的人氣動畫作品。

Q. 在《銀魂》這部作品中的中日配音有很多差異,妳個人的感覺是?

林凱羚(以下簡稱羚):我們希望這部作品能更接近日常生活,因此有些地方會和日本原音不同。我個人會認為既然要放在台灣播放中文版,就是要以貼近我們生活習慣的東西來表現才符合這麼做的初衷。但無論如何,我誠心的希望大家都能以輕鬆的心情來觀賞。

Q. 《銀魂》這部作品中除了神樂還有配其他的角色嗎?

羚:除了神樂之外還有一些比較小的角色,再來就是配了「凱薩琳」。當初我看到凱薩琳時就注意到她臉上兩條很深的法令紋(笑),也因為這個角色充滿了黑色幽默,於是直覺就是要帶著點鼻音的低沉女聲囉。另外還有寺門通的媽媽,因為設定是女強人,所以感覺大概會像是霹靂火裡的李艷萍吧!


Video: 凱玲姊-配音訪談-AC-巴哈姆特GNN


Q. 在錄《銀魂》時的心情是如何的呢?

羚:我覺得錄《銀魂》真的很好玩,裡面的角色不真的是非常無厘頭。開心的事常常都會有,像昨天有段用到日本的連續劇《冷暖人間》的梗,必須用很嚴肅的方式去表現這個很冷但卻又很機車的點,讓我笑到不行。還有更之前有出現過模仿《白色巨塔》的畫面,那集我還沒看到劇本,光是進到監控室看到畫面就大笑了!

Q. 那麼途中有遇到困難的時候嗎?

羚:有時候碰到要需要修台詞的情況就會比較苦惱,因為這牽扯到文化層面的東西,但是一旦顧慮太多,改出來的東西就又不好笑了,所以有時候真的會很困擾。

為表現咬住食物聲音而含著手指錄音中的凱羚姊凱羚姊

Q. 對於配音員這份工作有什麼感想呢?

羚:只能說真的很開心有機會可以配到不同的角色,從開始會想要配主角,到後來我會想要錄到跟平常不太一樣的角色。希望自己能在同一類型的角色之中更加的發揮,譬如像是在不同的壞人之中細分不同壞的方式,可能很痞、可能很兇悍、可能很尖酸…等。希望未來自己能夠有更多的表現方式,呈現給大家最好的聲音囉!

◆ 躍躍欲試,想要進入業界的新生代

  採訪當天恰好遇上華視配音員訓練班的學生前來錄音室見習,於是也順道和他們聊了一下。這一整班裡除了幾位是社會人士以外,大部分都還是在學學生,中文系、大傳系、新聞系都有,來自四面八方的人因為相同的興趣而聚在一起。

  根據這些學生的經驗,在報名參加訓練班後,首先各自會被分到一份講稿,在聽過你的聲音後再通知你是否開始上課。而每梯次的上課時間和長度都不太一樣,課程內容包括了發音、聲音表情、廣告配音等,會由擅長各個領域的現職配音員進行授課。像 OA 哥就是負責教導他們「聲音表情」這門課程。

  當然也有一些配音員是完全沒有上過這種課就入行的 ,因此配音訓練班只是一個能粗淺接觸到這配音圈的橋樑。當課程結束之後,還必須找到一個願意帶著你的領班,平均還要經過半年才有可能有較正式的角色讓你配音。而這段跟班的期間,都還算是在跟著老師學習的學生,所以是完全不給薪的。

錄音室外觀認真聽OA哥講課的學生

  這些配音班的學生當初想要接觸這個行業的動機不外乎是興趣,有人因為看了韓劇,也有人因為看了動畫。希望這些學生能夠像 OA 哥說的一樣,堅定自己的方向然後成為正式配音員,並在未來能為台灣的配音圈出一份力,讓我們聽到更棒的聲音。

◆ 來自 OA 哥與凱羚姊的「大聲贊助」

  當日的採訪持續進行至接近午夜,不停的看著每個配音員和錄音師們忙碌的進進出出,才真的有點身在其中的感受到配音員是個多麼不輕鬆的工作。

  但是看著坐在錄音室裡表情豐富的配音員們,好像絲毫感受不到他們的倦意。這大概就像 OA 哥說的,無論在什麼地方都一樣,只要有熱情、只要真的很喜歡某件事,再怎麼辛苦絕對都是值得的。

  最後,在本次的專訪中也邀請 OA 哥與凱羚姊在百忙之中錄下了幾段聲音給站友們,請大家有空務必聽聽看。

點我下載聲音素材 1
點我下載聲音素材 2

  離開前和 OA 哥以及凱羚姐匆匆地打了招呼,下一秒他們又繼續埋進錄音室裡。

  明明是一樣的人相同的嘴,從裡頭蹦出來的聲音卻是如此的千變萬化。在邊想著配音員這個行業真是太酷了的同時,也衷心的希望大家能夠多給這群默默付出、辛苦努力的幕後工作者一點掌聲。畢竟有了動力,才能讓我們能夠聽到更多更棒的作品,不是嗎?


Video: 凱玲姊-警示音效-AC-巴哈姆特GNN

更多的圖片與影片:動畫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