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讓愛撒嬌的大姊姊教官養我,是不是太超過了?》前教官與學生甜蜜的同居生活

(編輯部 報導) 2020-03-09 16:19:39

  今天要試閱的作品,是曾獲得第 31 屆 Fantasia 大賞「銀賞」得獎作《讓愛撒嬌的大姊姊教官養我,是不是太超過了?》。其故事描述,身為惡魔殺手中的頂尖菁英,為了保護自己的前教官而身負重傷,原本就對教官有好感,沒想到教官提出以照顧直到傷勢痊癒為藉口──「今後我會負責養你的……好嗎?」26 歲前教官x 17 歲學生甜蜜的同居生活竟就此展開?!
 
  • image
    衣裝與容顏在性感中又增添一分可愛,完全看不出是大自己9歲的教官‧米亞
  主角提爾‧佛德奧在一次大戰中為保護教官,身受重傷,雖然身為禁忌之子的他有著優異恢復能力,但正因為恢復力過於優異,導致支離破碎的背部神經在癒合時似乎連結錯誤,被醫生宣告很可能無法重回戰線,因此讓教官背負了相當大的自責。
 

這裡是戰場,是與惡魔的戰地。下級與中級惡魔四處飛竄,為了擊退惡魔,葬擊士使出的攻擊也四處飛竄。在這片混亂之中,自稱極星一三將軍(Knox General)的最上級惡魔之一──阿迦里亞瑞普特(Agaliarept)就存在於眼前的敵陣中。
極星一三將軍等級的惡魔鮮少現身於前線。因此身為最強戰力的其中一人,我率先突擊讓那傢伙負傷。接下來只剩擊殺退回敵陣中的阿迦里亞瑞普特。這個戰場已經來到這個階段。數量也是我方占優勢,只要穩紮穩打就能獲勝。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察覺了。
遠距離魔法攻擊瞄準了我方的現場指揮官──米亞.塞繆爾。
那是退回自軍陣中的阿迦里亞瑞普特所發動的,有如垂死掙扎的一擊。
米亞教官本身也是最強戰力的其中一人,因此她來到前線──由於專注於排除其他惡魔,她沒有注意到直衝向她的魔法攻擊。
所以我倉皇地折返──結果就是這副德行。
「為什麼要掩護我……」
米亞教官眼眶噙著淚水,再度呢喃。
理由當然就只有一個。我只是對妳……
「別管了……不要理我,快點收拾掉阿迦里亞瑞普特……」
妳身為現場指揮官,怎麼可以像這樣拉低士氣?
既然身為榮耀的葬擊士,唯一該專注的就是殲滅惡魔。

不曉得我這樣的想法是否傳達給她,米亞教官揉著眼,對我點頭。
「……我明白了──但是,我不會讓你死。」
她攔住了在附近匆忙來去的醫護士,將我託付給那傢伙。
「小提……賭上你保護的這條性命,我一定會領導這次戰鬥走向勝利。所以你也要加油,保持意識清醒不要昏過去。明白了嗎?」
「……我儘量。」
「不只是儘量,一定要做到。知道嗎?」
米亞教官語氣強硬地如此說完,俐落轉身走向敵陣。
光是這樣看著在後腦杓束起的紅髮,心中便湧現一股可靠的感受。她手中的槍劍正是她的代名詞,展現符合她的別名《赤蜂》的犀利,有如突刺般攻破敵陣,領導前線步步進逼。
大概是切換了意識,進入了集中狀態,她接下來再也沒有一絲鬆懈。同時也激起旁人的士氣,將戰鬥帶進米亞教官的節奏。只要和這個人並肩作戰,我也能有所活躍──米亞教官有一股令人這麼想的氣氛,旁人非常信賴著她,她也因此被選為指揮官。看這樣的情勢,她肯定能打倒阿迦里亞瑞普特,讓這次的戰事以勝利收場吧。
話說回來……要維持意識清醒是這麼痛苦的事嗎?
漸漸地,連痛覺都離我遠去,睡意沉重,各方面都迎來終結的徵兆。
「…………」
不好意思,米亞教官,請讓我稍微睡一下。
如果之後我再也沒醒來,到時就抱歉了。

 
  • image
    「為什麼……為什麼要捨身保護我……」前教官米亞眼眸中盛滿了焦急與淚水
  因為在戰場上的英勇事蹟,主角提爾被葬擊士協會賦予終身最高榮譽《七翼》證照,理事也認為不如就以「有史以來最年少的 17 歲紀錄登上葬擊士的最高位階《七翼》,最後為掩護美女現場指揮官而負傷引退」來做這齣傳奇英雄故事的收尾,想當然爾主角無法接受,從小就發誓要殲滅惡魔,抹消禁忌之子遭受鄙視的根本原因,同時也為了消除教官的內疚,他下定決心總有一天要再次以葬擊士身分重回戰場。但最終,在教官覺得「都是我的錯,我的存在會給小提帶來不幸」「為了讓小提不再捨身犯險,為了讓小提不再逞強,要全力守護小提」之下,提爾只得以妥協,接受了讓教官協助治療的同居照顧生活。
 
  作品以年差 9 歲,禁斷的前教官x學生同居幻想故事作為標語,內容上除了講述與年齡差的教官同居外,也加入了與惡魔戰爭、惡魔之血的禁忌之子的存在等設定。如果只是因為標題的「養我」而勸退的讀者,那你大可放心,因為劇情嚴肅的要素相當濃厚,在整體篇幅上絕不是一個小白臉被餵養,或單純開後宮的故事。
 
  • image
    雖然有色氣滿滿的同輩以及非常可愛的後輩,但似乎仍舊不是教官對手
 
  教官米亞看似年長,卻時常會在某些地方鑽牛角尖,所以也就導致對話常常變成「我是害你不幸的存在」「你不是」「不,我就是」「那是我自願的」「尊敬我這種老女人還不惜掩護我,你應該要更珍惜自己」這樣的展開,不過也正因為是這種率真展現自己的個性,更拉近了二人年紀之間的差距。當然,正如同居設定,性感場景的刻畫堪稱完美,非常照顧眼睛。雖然戀愛喜劇方面沒有明確攤牌,但基本二人對雙方情感堅定,周遭兩位包括肉食系同級生艾麗莎,以及十分照顧自己的青梅竹馬夏洛涅,大概都很難介入,掀起黨爭什麼的更是不用說,太難了(笑)。
 
  • image
    為了給小提活力,聽自己女性友人說男生都喜歡制服,於是刻意打扮的模樣
    (本篇使用圖片皆翻拍自原書)
  究竟禁忌之子是什麼?男主提爾又為何發誓要殺光所有惡魔?與前教官米亞之間戀情又會有怎樣進展呢,喜歡此類題材的讀者們,不妨可以參考看看《讓愛撒嬌的大姊姊教官養我,是不是太超過了?》這部作品。
 
  • image
    圖片為官方中文版書封
 
【內容試閱】

啊!提爾!聽說你醒了,原來是真的!」
我當成在醫院內散步而在中庭邁開步伐的瞬間,活潑的話聲拍打著耳畔。
轉身一看,嬌小的友人正跑向我。大概是剛出完任務吧,身高整整比我矮了一個頭的那傢伙,現在身穿葬擊士的女用制服,長度勉強及肩的金髮隨步伐搖曳,最後在我身邊停下腳步。那雙紅眼睛仰望著我,露出快活的笑容。但在下一個瞬間,那雙眼眸頓時泛起淚光。
「太好了……還會動。」
「讓妳擔心了。」
「就是說嘛~!……嗚嗚……聽說你被醫護士扛走的時候,我真的擔心死了!」
嬌小的少女──夏洛涅如此說道,也不顧旁人眼光,將臉龐壓向我的胸口。那句擔心應該完全是發自內心的真心話吧。
夏洛涅和我一樣是禁忌之子,彼此身分相近而成為攜手合作的夥伴。雖然她比我小三歲,目前才十四歲,但是個能幹的女孩,而且確實是個可以信賴的傢伙。
「夏洛涅呢?在那次戰事有受傷嗎?」
「我……我沒事。」
夏洛涅放開了我,猛吸鼻子。
「多虧提爾削弱了阿迦里亞瑞普特的力量,之後的掃蕩戰很輕鬆就結束了。再加上米亞姊那時候整個人認真起來。」
「原來如此。」
「話說回來……米亞姊有來嗎?」
「現在去買東西了,剛才還在。正確地說……她自從戰事善後結束後,好像就一直住在醫院。」
「是喔……我想也是。因為米亞姊肯定是最擔心你的人吧。」
夏洛涅一面擦著眼角一面說。
「吶,提亞……有件事我想問一下……」
「幹麼?」
「那個……我聽說提亞沒辦法再參戰了……那是騙人的吧?」
「…………」
「回答我嘛……那不是真的吧?」
「那是……」
「告訴我那不是真的嘛!」
短暫片刻,我不知該如何回答,但我立刻告訴她事實。
「不好意思,那不是假的。但是我會努力讓它變成假的。我是這樣打算的。」
「──怎麼會……!」
我清楚看見淚水再度逐漸盈滿夏洛涅的紅眸之中。
「……為什麼把自己搞成這樣……你太笨了吧……」
「妳要這樣講,我也沒辦法……」
「──笨蛋!大笨蛋!要更珍惜自己啊!真是的!」
見不顧旁人目光的淚水再度流下,心中萌生謝意。
對著為我而哭泣的夏洛涅,我伸手拍了拍她的頭,告訴她。
「別哭了,夏洛涅。」
「明明是……是你害我哭的……!」
「我知道啊,所以讓妳停止哭泣也是我的職責吧。我唯一能給妳的好消息是,我還沒有放棄。」
「……也就是你想重回戰場?」
「就是這樣。明明還沒有殲滅惡魔,我當然不能退隱山林吧?而且還得消除教官的內疚才行。」
「你真的……沒有放棄?」
「真的。所以妳別哭了,夏洛涅。會有損能幹小媽媽的名號喔。」
我這麼說完,夏洛涅有些害臊地擦拭眼角。
「我……我才沒有那種名號……」
「在孤兒院的貢獻完全就是那種感覺吧?話說孩子們都還好嗎?」
「嗯……都很好。不過大家都很擔心提爾。」
「之後得去露個面才行。」
在我們對話的時候,我身旁漸漸圍繞了一群人。不知道他們知不知道我的現況,對我投出閃亮視線的小孩子格外醒目。
「提爾你喔……在醫院也很有人氣嘛。」
「我已經不再是最強了耶……這就先不管了,我們還是回到我的病房吧,到那邊才能靜下來好好聊。這樣下去夏洛涅遲早會被孩子們淹沒,從我的視野中消失。」
「我……我贊成換個地方……其實我也覺得有點擠……」
我們一面說著,逃離孩子們的包圍,朝著病房邁開步伐。
有幾個孩子跟了上來,我以握手作為代價,和善地趕走他們。
最後我們回到了病房。推開門走進房內,奇異的情景映入眼簾。
我的床舖不知為何──不自然地隆起。
「吶,是不是走錯房間了?」
「沒有,就是這間沒錯……」
「沒錯的話,那是什麼?那個絕對是有個人全身蓋著毛毯躺在床上吧……」
狀況就如夏洛涅所陳述,我大致已經猜到毛毯底下藏著什麼。這個時間教官應該還沒回來,況且教官也不會做出這種行徑,既然如此,裡頭只會是那傢伙吧。
「啊~……該不會是那個女跟蹤狂?」
夏洛涅一臉傻眼。浮現在她腦海中的人物毫無疑問與我相同吧。
我和夏洛涅轉頭互看一眼,對彼此點頭之後,靠近床舖。
「喂,艾爾莎,是妳吧?」
我作為代表如此呼喚後,毛毯便開始蠢動。不久後,在枕邊倏地探出一顆頭,是令人印象深刻的銀色長髮。神情有幾分慵懶的碧藍眼眸發現了我,露出一絲笑意……我就知道是妳。
「……妳這傢伙是什麼時候躲進被窩的?」
「這條毛毯充滿了提爾的味道,我喜歡。」
回答得文不對題的的人物是與我同年紀的葬擊士──艾爾莎.庫吉斯特。雖然我自認和她是交情不錯的朋友,但是理解她腦中想法的日子恐怕永遠不會到來。更正,永遠不來還比較好吧。
「總之妳可以先離開我的病床嗎?」
「那我先穿衣服,等一下。」
「妳幹麼脫衣服啦!!」…………前往巴哈姆特 ACG 資料庫欣賞更多試閱內容

 

輕小說《讓愛撒嬌的大姊姊教官養我,是不是太超過了? (1)》相關資訊

 
書  名:《讓愛撒嬌的大姊姊教官養我,是不是太超過了? (1)》
作  者:神里大和
插  畫:小林ちさと
出  版  社:台灣角川
出版日期:2020 年 03 月 09 日

 

©Yamato Kamizato, Chisato Kobayashi 2019 / KADOKAWA CORPORATION

書籍資訊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