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繼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甜蜜卻又讓人焦急喊救命的戀愛喜劇

(編輯部 報導) 2020-08-19 15:08:37

  如果你因為父母再婚而必須和某人同居在一個屋簷下,而這位對象還是你的前任情人,你又該如何是好呢?今天要來介紹的便是拿下第三屆カクヨム網路小說大賽「戀愛喜劇部門」大賞、「這本輕小說真厲害!2020」文庫部門新作第 3 名,由紙城境介創作、たかや Ki 擔任插畫的戀愛喜劇輕小說《繼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
 
image

因為父母再婚,「分手情侶」變成「兄弟姊妹」?而且兩人舊情未了!!

  《繼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誠如標題的直白,講述一對男女在某一所國中成為男女朋友,然而因為一些小事擦身而過,比起怦然心動,變得更容易感到厭煩,最後趁著畢業的機會分手了。然而即將升上高中的兩人──伊理戶水斗與綾井結女,竟以意想不到的形式重逢──爸媽再婚對象的拖油瓶,居然是才剛分手的前任?!
 
「當然是我當哥哥了。」
「我才是姊姊,這還用說嗎?」
 
  為顧及父母感受,兩人訂下「誰把對方看成異性就算輸」的「兄弟姊妹規定」,然而一下是洗澡出來不期而遇瀕臨越線的互動,一下又是兩人獨處的上學放學,憶起「當時」的回憶加上同住一個屋簷下的狀況,一場無法不注意對方一舉一動的甜蜜卻又讓人焦急喊救命的戀愛喜劇就此展開。
 

「……………………」
「……………………」
我在自己家裡的玄關,上演有如不良少年的互瞪場面。
對方是與我同年的女生,僅止於此──我是很想這樣說,但實際上卻不只如此,我也必須說曾經不只如此。
「…… 你要上哪去,水斗同學?」
「…… 我才想問妳要上哪去呢,結女同學?」
女的這樣說,我這樣回,然後兩人都閉上嘴。
這已經是第三次了。
事實上不用問,我也知道這女的要去哪裡。就是烏丸三条漢堡店樓上的書店。今天是以推理小說為主要出版品的某書系發售日。我也要買那個書系的新書,而這女的也跟我有著同樣目的。
所以,假如我就這樣踏出家門,就會變成跟這女的一同前往書店,走到同一個書區,在櫃檯一前一後排隊。
那樣豈不是跟喜歡同一類書的情侶沒兩樣?
別件事也就算了,我們雙方都絕不樂見這種狀況發生。
換言之,我們現在是陷入膠著狀態。雖說必須錯開出門的時間,但究竟該由誰先踏出家門──我們現在就是為了決定這件事,處於正在互相牽制的階段。
坐下來好好商量?才不要。我跟這女的沒什麼好談的。
「──咦~?結女還有水斗,你們在那裡做什麼呀──?」
穿著套裝的由仁阿姨,從客廳走了出來。
由仁阿姨在大約一星期前,才剛成為我的母親。
也就是說,她是我父親的再婚對象──也是眼前這女人的親生母親。
「你們倆不是要出門嗎?」
「現在正要走。」
趁著她問到,我本來打算順勢說再見搶先行動,但由仁阿姨搶在我前面說了:
「啊,該不會是烏丸通的那家書店吧?聽說水斗你也喜歡看書~!既然這樣,你跟結女應該是要去同個地方吧?畢竟這孩子每次出門不是去書店就是圖書館嘛。」
「…… 呃……」
「拜託,媽……」
「啊!你們該不會是正要一起去吧!我太高興了,水斗!你這麼願意親近結女啊!以後也要多拜託你照顧她嘍。這孩子啊,就是比較怕生~」
「…… 我、我會的……」
被她這麼說,我也只能點頭。
可以感覺到身旁傳來想把我活活瞪死的視線。
「那我要去上班了。你們倆慢走喔!兄弟姊妹要好好相處唷!」
留下這句話,由仁阿姨就消失在家門外頭了。
徒留我與她──兄弟姊妹愣在原處。
對,我們是手足。
只不過,是繼親。
是再婚爸媽的,兩個拖油瓶──
「…… 你幹嘛點頭啊。」
「…… 我有什麼辦法?她都那麼說了啊。」
「憑什麼我得受你這種人的照顧啊?」
「我哪知道啊。我也不想照顧妳好不好。」
「我就是討厭你這種被動的個性,臭宅男。」
「我就是討厭妳這種任性的地方,臭狂熱分子。」
可是,我們的爸媽不知道。
只有我與她,知道我們真正的關係。
我,伊理戶水斗──
與她,伊理戶結女──

──在短短兩星期以前,還是一對男女朋友。

 
  • image
    作為故事主要角色的男女主與兩位同班同學
  因本身為 Web 網站カクヨム上連載,往往在書名標題上講求簡單明瞭且吸睛──「繼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斗大的字難免讓人想入非非,然而在實際拜讀後,便會想告訴周遭朋友「這本千萬別因為書名就勸退啊」的感悟。本作背景設定的十分有意思,就如 FFF 團嚷嚷上口的「祝全天下有情人終成兄弟姊妹」一樣,一對剛分手的情侶還真就成了繼兄弟姊妹,再加上二人在畢業後本想遠離對方而選擇考取了該所國中完全沒有過升學實例的私立明星學校,卻又不約而同的再次成為同學,故事便是在這種現實世界發生率極低的各種巧合下開始展開了。
 
  既然作為家人,不免俗的要加入能稍微滿足讀者們對同屋簷下的年輕男女會發生的種種事件,不過作者・紙城境介不選擇俗套的單純賣福利 SOP,而是加入了類似遊戲鬥志的環節──「誰做出繼兄弟姊妹不該有的言行就當弟弟妹妹」,藉著「互相仇視」、「想著如何讓對方先犯規」下推進前盤劇情,並活用過往二人交往的種種回憶 & 黑歷史,帶出各種令讀者會捧腹大笑、內心小鹿瘋狂亂撞的言行舉止。
 

我們面對面互瞪。若是形容成視線迸散火花,那還算委婉的了。看在我眼裡倒覺得彼此的視線就像山田風太郎的作品那樣互相砍殺,迸射血花。
從結女愈增凶險的瞳仁之中,我看到天草四郎還是誰就快透過魔界轉生復活了,於是嘆口氣,不再與她嘔氣。
「…… 繼續互瞪下去也不是辦法。這種時候應該找個遊戲一較高下,才是理智的人類該有的行為。」
「雖然講話口氣惹人厭,但說得沒錯。」
「要比什麼?猜拳、抽籤,還是擲硬幣?」
「等一下。」
「不等,給我滾出去。」
「不要跟我來自動回應這套啦!」
哎呀,忘了關掉Bot了。
結女用手遮著嘴,裝聰明地說:「讓我想想……」
「…… 趁著這個機會,這樣做怎麼樣?」
「我是很想全面否定妳的意見,所幸我是個非常理智的人,就聽聽妳怎麼說吧。」
「氣死人了…… 我們今後必須隱瞞真正的關係,假裝成感情還算不錯的繼兄弟姊妹一起生活,對吧?」
「極其遺憾地。」
「雖然目前還沒怎樣,但也許兩人之中遲早有人會露餡──換句話說,搞不好會做出繼兄弟姊妹不該有的言行,對吧?那麼誰做出那種言行就算輸,怎麼樣?」
「唔嗯…… 妳可以嗎?」
「什麼可不可以?」
「照這個規定,肯定是我贏喔。」
「我看你是把我當白痴吧!」
只是參照事實進行合乎邏輯的推測罷了。
「…… 好吧,就這麼辦。這樣能帶來緊張感,對隱瞞我們的關係會有幫助…… 順便問一下,這項規定在老爸或由仁阿姨不在的地方也適用嗎?」
「當然。此時此刻也適用。」
「原來如此。『誰做出繼兄弟姊妹不該有的言行就當弟弟妹妹』是吧。」
「每輸一次就當一次而已喔。具體上來說要如何當『弟弟』或『妹妹』,看每次的情況決定。」
「一失足成千古恨沒什麼意義就對了吧。OK,就這麼決定。」
「好,那就從現在起──開始!」
啪!結女拍了一下手──接著事情發生了。
結女迅速移動到我的書架前,大搖大擺地開始挑書。
「等…… 妳怎麼擅自翻我東西啊!」
「咦──?這有什麼好奇怪的?我們是兄弟姊妹呀──」
看到這女的笑得賊頭賊腦,我才終於理解到這項規定的真正概念。
只要是一般被認為兄弟姊妹之間不用計較的行為,就算擺明了在整人,也不能毫無理由就說不。因為那樣就會變成「繼兄弟姊妹不該有的言行」。
換言之…… 這項規定,等於是整人行為的免死金牌!
這、這女的……!原來是為了這個目的才提出這種規定!真是壞到骨子裡了!假如有哪個男的喜歡上這種性情惡劣的女人,那一定也是個天性乖僻的傢伙!
…… 這下慘了。
我一邊瞪著從書架上隨便拿出書本,嘴裡唸著「哦──」、「哇──」或是「哎噁」的那個女人,內心一邊產生越來越強的危機意識。
書架被人亂翻就像內心遭人偷窺般很不舒服,但所幸我沒什麼怕被人看到的東西。頂多不過就是有點情色的輕小說罷了。
問題是…… 書架旁邊,那個做功課用書桌的抽屜。
那個抽屜堪稱我房間裡唯一一個潘朵拉的盒子,裡面藏了國中時期自創小說的筆記,以及出於一些原因而到藥房買來的某種東西──還有跟這女的交往時,她本人送給我的禮物!
一想到那個東西有可能被她找到──
『天啊,你還把這種東西留在身邊喔?該不會是還對我有意思吧?什麼──?拜託不要這樣好不好──!很噁耶──!』
──絕對不能被她找到。
再這樣下去,結女的興致遲早會移動到書桌那邊。得在那之前設法吸引她的注意才行。而且必須是以繼兄弟姊妹來說極其自然的行為!
我動員所有腦細胞尋找突破口。也許這是我自高中入學考以來最用腦的一次。
努力沒白費──我想到這個「兄弟姊妹規定」的另一個運用法了。
「──拜託別這樣。」
從我口中流露的脆弱聲調,讓結女晃動著黑髮轉過頭來。
我從床邊站起來,走到她身邊。結女的神情染上困惑之色,抬頭看我的臉。
「我再也不想跟妳這樣,互相仇視了……」
「咦……」
結女微微睜大眼睛。眼眸中,映照出我嚴肅的表情。
「妳對我不滿意的話我願意道歉,也不會出現在妳眼前。所以…… 別再繼續下去了。」
我把手放到結女肩膀上,用我最認真的語氣告訴她。
結女視線四處游移,然後再度抬眼,瞄一下我的眼睛。
一雙大眼睛細微地蕩漾。她迷濛地注視著我的臉,困惑之色漸漸消失。
最後她的眼瞳看著我不苟言笑的表情,慢慢聚焦──
「………… 伊理戶同學…………」
「好,出局。」

 
image

究竟是發生什麼事讓結女為自己的行為感到後悔呢?

  如果論起本作互動有多甜,那大概就像是飲料店問你要無糖卻給你半糖,要半糖直接無條件升級全糖,跟把整個高果糖漿全加給你沒兩樣。整個過程是一種不做作、行雲流水的自然,一氣呵成的完美。作者・紙城境介訪談時表示自認為自己很會寫情侶拌嘴,在給故事做設定時就特別設想該如何讓分手情侶能不得不靠近彼此,最終定下的方案便是「變成兄弟姊妹」。
 
  而戀愛作品中,時常以男主人公作為視角展開的常見手法,在紙城境介的巧手下強化成了「雙視角敘述」,即便是單純一件事件互動,透過男女雙方不同視角描寫,理解男女之間思維與心理活動的不同,側面豐富了劇情的張力與趣味度,觀眾不再是只能旁敲側擊或是去盲猜什麼「真物」之類的情感,而是能更直接、全盤透明的去了解角色一言一舉的動機,這也使得作品主軸與角色更加的立體且多元。另外,因為鮮明了當的 CP 組合,更是能看到作者在角色平衡上所下足的功夫,包含可能做與做不到的事,又或是戀愛價值觀上的差異,看似非現實性的故事,當中卻飽含著像是作者親身經歷的東西,讓本作比起那些單純在說教的教課書,更像是跟你分享自己故事的老朋友,特別容易讓人產生親近與帶入感。
 
image

獨佔著只有自己發現到當年還未成為伊理戶的綾井各種不為人知的一面
(本篇使用圖片皆翻拍自原書)

  一言以蔽之,如果這輩子都對戀愛喜劇沒好感的朋友,或許這種多視角描述對你來說會是種煩躁,但如果你是喜歡甜到掉牙,能直接窺探到舞台上角色們內心戲活動,以及對日常同居的戀愛類型感興趣的朋友,不妨可以來試試這本超具話題討論度的《繼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
 
image

圖片為官方中文版書封

 
【內容試閱】
 

事到如今只能說是年輕的過錯,不過我在國二到國三之間曾經有過一般所說的女朋友。
我們的初次相遇,應該算是在剛進入暑假的七月底,下午的圖書室──她站在腳踏凳上使力踮腳,伸手想搆到書架上最高的那一層。
講到這裡各位應該就明白了,總之我幫她拿了她想拿的那本書。
假如時間能夠重來,我一定要告訴這時候的我自己──別去搭理那種女人。
然而當時對未來一無所知的我,看看我幫她拿的那本書的封面,竟然蠢到對她這麼說:
──妳喜歡推理小說?
我是大家公認的濫讀派。就是純文學也好,愛情小說也好,輕小說也好,只要是小說什麼都看的那一型──所以,當時拿起的古典推理小說的書名,我當然也看過。
只是看過,並不喜歡就是了。
總而言之,出於愛書人的天性,看到別人拿起自己看過的書,就是會自動覺得高興。這就跟牛看到紅色的東西會興奮一樣,是無法控制的習性,我猜八成是老天爺設下的陷阱。
老天爺設下的陷阱。
換言之就是命運。
在命運安排下相遇的我們,在命運的引導下意氣相合,在無人造訪的暑假圖書室一再相會。然後在暑假結束的八月底,她對我表白了愛意。
就這樣,我交到了人生當中第一位女友。
她的名字是綾井結女。
當時,她還叫做這個名字。


言歸正傳…… 不用說也知道,這就成了崩壞的序章。
應該說國中生的愛情告白沒成為崩壞序章的機率,大概不到百分之五吧──國中生情侶能夠相守一輩子,就現實情況來考量,不是一件常見的事。
然而,當時的我們,卻相信有這可能。
一方面也因為雙方在學校都是不顯眼的類型,我與綾井就這樣靜靜談起了戀愛。在圖書室的角落、假日的圖書館,或者是結合咖啡館的書店等地方,偷偷聊我們的興趣聊得起勁。
當然,也做過男女朋友會做的事情。
約會、牽手、笨拙地接吻──我們用慢吞吞的速度,依序進行了這些不值得一提,反倒還值得唾棄的,情侶之間稀鬆平常的小事情。
我們的第一次接吻,發生在夕陽泛黃的上學路交叉口上。在那個與其說是嘴唇相觸倒比較像是輕輕掠過的接吻後,綾井臉上帶著淡淡紅暈微笑的神情,至今仍像照片一般烙印在我的腦海裡。
對於這幅畫面,現在的我只有一句話可說。
去死吧。
這女的,還有當時的我都是。
…… 總之,我們就那樣順利地發展關係,但差不多就從升上國三開始,我們之間的分界線漸漸開始有了變化。
事情的契機,是綾井的怕生逐漸有了改善。
大概是與我交往了一段時間,鍛鍊了溝通交流的能力吧──她在新班級交到了好幾個朋友。想到她在二年級時連體育課都找不到別人跟她一組,實在無法想像她能有這麼亮眼的成長。
她本身對這件事也很高興,我也有開口恭喜過她。
對,只是嘴上恭喜。
那麼心裡又是怎麼想的呢──這就不得不懺悔一下了。我嘴上祝賀她的成長,難看的獨占欲卻在心裡無理取鬧。
我心想──以前明明只有我一人,知道綾井那些可愛的地方、笑起來的模樣,以及開朗的個性。
這個想法把一切都搞砸了。
我變得忍不住在言詞當中透露出這種心情。綾井被我弄得很困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只能試著討好我。這種做法卻又惹惱了我。
沒錯,我明白──雖然遠因是綾井的成長,但近因卻是我無聊的獨占欲。她沒做錯任何事,是我有錯在先。這點我承認。
可是。
可是,讓我說一句。
容我為自己辯護一下。當時我雖然愚蠢,但終究還是認錯悔改了,於是向她低頭賠罪。我跟她說我是因為這樣這樣的理由,一個人在那裡亂吃醋。對不起,我不該拿妳出氣。我向妳道歉,所以希望妳能不計前嫌──
結果,那女的……
猜猜她怎麼說?
──你不喜歡我跟其他人做朋友,自己卻跟其他女生要好?
啥?
我這樣回答,又有誰能怪我?
照她的說法,我好像是在我們倆相遇的那間圖書室,劈腿跟別的女生在一起──我完全不知道她在說什麼。八成是看到我跟圖書管理員還是誰說話就誤會了,但綾井堅稱那絕對是劈腿,不聽我解釋。
結果,我只好跟她低頭賠不是。

憑什麼啊。──………… 前往巴哈姆特 ACG 資料庫欣賞更多試閱內容

 

輕小說《繼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 (1)》相關資訊

書  名:《繼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 (1)》過去的戀情不肯結束
作  者:紙城境介
插  畫:たかや Ki
出 版 社:台灣角川
出版日期:2020 年 8 月 20 日
 

 

©Kyosuke Kamishiro, TakayaKi 2018 / KADOKAWA CORPORATION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