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我們這一家》台灣版花媽一家四口 國語配音世界大揭秘

(GNN 記者 阿Lu 報導) 2011-05-23 16:11:35   「橘子喔~柚子喔~」台灣國語的腔調,蓬鬆的大捲捲頭加上如比目魚般的小小眼睛,胖胖的身材用熟悉的語氣叫著自己兩個孩子的名字,這就是許多人都相當熟悉的動漫作品《我們這一家》的「花媽」。

  題材相當生活化的喜劇動漫作品《我們這一家》,原作漫畫連載自 1994 年推出至今已出版了 16 集的單行本,並自 2002 年推出了總計有 330 回的電視動畫作品,外加兩部劇場版動畫,台灣中文版的漫畫和動畫分別由東立以及木棉花代理發行。故事中四位主角花爸、花媽、橘子及柚子,均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
  
  這次巴哈姆特 GNN 一口氣專訪到了《我們這一家》台灣版的一家四口,包括飾演「花媽」的 王瑞芹、飾演「花爸」的 孫中台、飾演「橘子」的 林美秀以及飾演「柚子」的 雷碧文,除了暢聊演出《我們這一家》時的趣事外,更與我們分享了許多他們自己在配音圈所經歷的點滴回憶!


◆ 關於人氣作品《我們這一家》

  說到《我們這一家》就不能不先了解一下基本的四位主角,同時也是本次專訪到的四位配音員們所演出的個性角色。

【花媽(花太太) / 中文配音:王瑞芹 / 日文配音:渡邊久美子】
漫畫版花媽動畫版花媽

  在日文版中通稱為「媽媽(お母さん)」,出身於九州大分縣,喜歡八卦、撿便宜、逛街購物、雖然三八卻又相當愛護子女、對相親結婚的先生敬愛有加的典型媽媽。

【花橘子(本名為立花蜜柑) / 中文配音:林美秀 / 日文配音:折笠富美子】
漫畫版橘子動畫版橘子

  愛漂亮、神經大條、有點懶惰、喜歡幻想的高中女生。

【花柚子(本名為立花柚彥)/中文配音:雷碧文 / 日文配音:阪口大助】
漫畫版柚子動畫版柚子

  功課很好的國中生、對任何事情都很認真,常受不了姊姊少根筋的懶散個性和媽媽的囉唆。

【花爸 / 中文配音:孫中台 / 日文配音:緒方賢一】
漫畫版花爸動畫版花爸

  在日文版中通稱為「爸爸(お父さん)」,和媽媽一樣出身於九州大分縣,不太說話卻很疼愛家人們的上班族。

  對於日本動畫,多數的觀眾們都抱持著「捍衛原音」的想法,然而《我們這一家》卻是少數受到眾人大力支持的國語配音作品,或許就是因為作品性質是貼近日常生活的題材,加上參與演出的台灣配音員們也確實地將那種「家庭味」呈現的關係。


  曾在 2009 年來台舉辦簽名座談會的原作漫畫家 けらえいこ也表示,過去她在 Youtube 上看過台灣和香港等版本配音的《我們這一家》動畫作品,甚至認為台灣的配音是其中最令他驚豔的,尤其是「橘子」的聲音特別的可愛。連原作者都掛保證的國語配音,身為台灣人的我們自己怎麼可以不好好地支持一下?

◆《我們這一家》的幕後花絮趣味談

其之一:現在的花媽是第三任?

  原來,當初《我們這一家》的動畫作品尚未在台灣推出時,首先找來一位台語講得很溜的配音員嘗試位花媽這個角色配音,沒想到卻因為整個台語說得太順口了,反倒讓負責進行配音調度的工作人員覺得不是他們想要的。接著,他們找來了一位沒有接觸過配音工作的素人嘗試,結果雖然感覺是對了那麼點,但她卻不太會控制聲音的情緒起伏,所以最後也沒正式上陣。

為花媽配音的王瑞芹(左)與為花爸配音的孫中台

  「然後,他們就找我去試音。」王瑞芹說:「聽過他們想要的感覺之後,我就試著想像那種大咧咧個性的母親,忽然間我想到自己一個出身南部的朋友,他媽媽完全就是花媽的翻版,常常會做出許多令人噴飯的搞笑事情,於是我就將她作為範本,揣摩她給我的感覺去演出『花媽』,於是就成了現在大家看到的樣子了。」  

其之二:橘子是柚子、柚子是橘子?

  「其實我一開始是準備去幫『橘子』配音的!」為弟弟柚子配音的雷碧文笑道,當時幾個人被叫去錄音室試音時,林美秀是預定幫「柚子」配音,簡單來說兩人一開始的角色是和現在相反的。雖然試音過程大家都認為很順利,但工作人員似乎不甚滿意,最後提出了兩人交換角色嘗試看看的建議,沒想到還真的就這樣定案了。

為橘子配音的林美秀,為柚子配音的雷碧文因害羞而沒能入鏡

  要語氣平淡卻又不能太無味,要像一般的青少年一樣卻還是要有感情,林美秀回憶當時雖然確定自己要為橘子配音,卻還是在錄製第一集的時候花上了很大的工夫。因為來自工作人員的要求實在是太抽象,只好靠著自己回想曾經如何與媽媽對話,加上揣摩還在念書的表妹、堂妹說話的語氣:「然後再帶點含滷蛋的感覺,年輕人講話就是糊糊的,說『這樣』的時候一定不能咬字清楚,而是要說『醬』。」

  相較於可以回憶自己年輕時代的林美秀,飾演柚子的雷碧文說:「但是很可惜的是,我真的比較無法體會高中男生的心情就是了(笑)。」

  除此之外,在作品中同時為可愛的橘子與個性外放的水島太太兩個完全不同類型的角色配音,林美秀表示:「過去大家只有在可愛的角色才會想到我,這次能為水島太太配音,不但讓我能盡情地發揮,也讓大家發現我有更多的可能性喔(笑)!」

最右邊就是飾演柚子的雷碧文,因為害羞所以只能以背影入鏡啦!

  就如同橘子和柚子,在錄製前幾集的時候其實大家都摸索了很久,就像是演員在一齣戲裡需要「定裝」一樣,配音員也需要「定音」。透過定音的認定,才能為角色的形象定位,王瑞芹說:「不過有些時候也不能急,畢竟一開始我們對於角色都不是那麼地熟悉,所以其實到了第三、四集之後,我們對於各自的角色有了更多的認知後,演出的狀況就變得越來越好了。」

  到現在,除了活靈活現的花媽以外,成員們也一致推崇擔任花爸配音的孫中台,認為他原本的聲音就和花爸如出一轍,就連本人的個性也非常相似。

其之三:片頭曲真的是由橘子的弟弟所演唱?

  不像多數的日本動畫保有日語原音的片頭與片尾曲,中文化地相當徹底的《我們這一家》動畫,甚至特別編寫了中文版的歌詞搭配。「哈囉你好嗎~衷心感謝~珍重再見~期待再相逢~~」這首大家朗朗上口的片頭主題曲,雖然不是由片中出現的四位配音員擔綱演唱,但卻是由 林美秀的弟弟 林正騏與領班、同時也是資深的配音員 于正昇兩人共同演唱。

柚子的學校生活

  本職是錄音師的林正騏,正好也參與了《我們這一家》這部作品的錄音工作,林美秀笑著說沒想到能與弟弟共事,而且還是這部相當有趣的作品:「有時候錄音到一個段落,在控音室的他(指林正騏)就會用播音對裡面說『姊、媽媽以前也這樣對不對!』之類的,然後現場就會笑成一團,常常會有這種事發生呢!」

  至於片尾曲簡單的旋律與歌詞一樣讓人容易記得:「歡~迎來我們這一~家,充滿歡樂的這一~家,夕~陽依舊那麼美麗~啊明天還是好天~氣~」。孫中台等人回想當時其實是一家四個人一起進錄音室合唱的,但不知道為何最終呈現的只有花媽與橘子兩人的聲音。「大概是覺得男生的聲音太低沉了,會拉低整體的氣氛吧!」雷碧文笑說。

漫畫《我們這一家》

  聊到花絮,因為《我們這一家》的動畫除了本篇的作品之外,在最後總是有很多讓她們期待的的小短篇單元。像是像是介紹特製便當、由一家四口演出的傳說故事、花媽的烹飪教室、介紹觀眾寄來的日常生活照片中發現的「花媽」等,都讓她們感到日本製作團隊的用心。而其中王瑞芹也偷偷報料,有陣子的小單元是花媽的料理教室,因為一邊配音就邊看那些食物似乎都很美味的樣子,所以就很想把食譜記起來帶回家,才想著就看到林美秀很努力的在抄寫劇本上的食譜,於是她就偷偷把一般來說不能帶回家的那幾頁劇本撕下來,兩人開心的把食譜帶回家。「我不知道美秀有沒有做啦,不過我帶回家之後一次也沒有做過那幾道菜……(笑)。」

◆ 條條大道讓你成為配音員

  在《我們這一家》中是關係緊密的一家四口,但擔任幕後演員的四位配音員分別又是怎麼開始接觸配音員這個行業的?

  新聞相關科系畢業的資深配音員孫中台(飾演花爸),一開始在電台工作的同時也參與了一些廣播劇演出,民國 80 年左右正式出道的他,也曾在 Discovery 探索頻道等許多節目擔任旁白配音,後來也開始接觸了一些動畫的配音工作。孫中台的代表作除了話不多的花爸以外,早期像是《灌籃高手》的安西教練與木暮前輩、《勇者傳說》達鋼與七合變體魔王、到最近期的《航海王》香吉士等,都是由他擔綱演出。


  出身於第一屆配音工會配音班的王瑞芹(飾演花媽)本身是學貿易,因為聽到廣播得知配音班正在招生,覺得還蠻有興趣的所以就參加報考:「我還記得我當時抽到的號碼是第 300 號,但是當年一個班只錄取 30 人。」她說到現在還有印象通過了面試、念稿……等大概有三、四關的測驗,幸好如願以償的成為 30 人的其中之一。

  不過可惜的是,當時全班 30 個同期的夥伴,到現在只剩下她自己一個還在線上從事配音工作。除了同時在《我們這一家》裡除了演出最重要的花媽之外,還身兼小紫、淺田、須藤等配角的演出,此外也是為《蠟筆小新》的媽媽美冴、《犬夜叉》的阿籬等眾多角色配音的幕後功臣。


  至於原本是學電機出身的林美秀(飾演橘子),在成為配音員之前從事與電機相關的業務行業,因為對音樂有興趣所以一邊上班的同時也去參加了音樂的相關課程。「現在回想起來,小學的時候我就會拿著小說和漫畫,自我感覺良好的表演給弟弟看,那時候又流行瓊瑤的小說,充滿了灑狗血的劇情和對白,我就演的很開心,自以為演得很好的放入情緒,甚至沒有唸好的地方還會自己 NG……,這麼想來這或許就是我成為配音員一個開端吧?」

  一邊在上音樂課程的林美秀,剛好遇上朋友的工作室要錄製 DEMO 帶,於是她就擔任主唱幫忙,之後更輾轉進入了華視配音班到處去跟班(去配音現場旁聽實習),當時 22 歲的她給自己三年的時間:「我一出社會之後所有工作的錢都是拿回家,所以自己本身完全沒有積蓄,加上跟班是沒有收入的,所以很感謝父母那時候也願意相信我、支持我,每個月都給我五千元的零用錢(笑)。後來也漸漸地從小配角到有機會在動畫《小天使》中擔任要角,一直到現在動畫都是我主要的演出領域」她說。


  至於原本是學電影的雷碧文(試演柚子),近年以演出《鋼之鍊金術師》的愛德華最為知名,近幾年來若有在注意國語配音的人或許不難發現,《KERORO 軍曹》Keroro、《魔法少年賈修》賈修、《家庭教師 Hitman Reborn!》綱吉等角色都是由她擔綱演出,但是其實在更早之前,她則是以替《庫洛魔法使》知世、《幸運☆星》柊司等可愛少女的角色配音為主。「我個人觀察發現,小碧(雷碧文的暱稱)是在演出《我們這一家》的柚子之後,就打開了她為少年角色配音的路線!」林美秀說,因為她時常與雷碧文搭檔演出愛人、朋友或者家人的角色:「甚至到了常常看到小碧的角色一出現,就讓我想要尖叫或者臉紅心跳的狀況呢!」

  雷碧文一開始是在報紙的徵才廣告上看到某間錄音室在徵人,主要是負責行政工作加上一些輕鬆的配音。「從以前到現在,這種機會可以說幾乎沒有的,所以我就試著去應徵看看,沒想到很幸運的就開始在那裡工作。」雷碧文說,後來確實有機會進行一些配音的工作,也覺得應該要去更大的錄音室看看外面的世界,所以就離開原本的地方,也因為過去已經有實際的配音工作經驗,所以很快地就有機會演出一些配角,最後就一路從事這個行業到了現在。

不時也會吵上一架的花爸與花媽但實際上感情還是相當好的

◆ 近年來的台灣配音圈生態

  除了動畫以外,前幾年需要大量配音的日劇現在比較少了,而相對的韓劇、中國大陸的戲劇卻越來越多需要配音的作品,甚至還有菲律賓等東南亞地區的偶像劇也會需要配音,當然有些作品是不會在台灣播放的,而是會銷售到海外的華人市場。至於要選擇中國配音還是台灣配音,就要看各種客戶不同的需求,如果希望較字正腔圓、感覺較正式的戲劇呈現,就會選擇中國配音員;若希望有較生活化、比較柔一點的感覺,就會選擇台灣配音員。

  然而,聊到台灣配音員這行最近的狀況,所有人都是相當無奈的表示:「很艱辛啊(苦笑)。」

漫畫封面會出現各式各樣的花媽

  「在十幾、二十年前時,台灣配音員曾經也是有過全盛的榮景。」作為資深配音員的孫中台說。現在台灣配音圈最大的問題,就是有許多作品的版權公司或者電視台不重視,因此投入的心力與資金就會有限、甚至逐年縮減,因此導致錄音室也不得不壓縮成本、減少人事支出,這種狀況尤其是在動畫作品中特別嚴重。如此一來,一部作品能夠找的配音員人數有限、甚至讓配音員的平均收入也跟著縮水,這樣下來使得一個人在同一部作品中必須負擔的角色變多、也就無法兼顧品質的問題,就算觀眾再如何的不滿意但上游的公司依舊不在意,無形中就成了一個惡性的循環。

  「不過就算有些客戶再怎麼不重視,配音員們還是會有一定的水準,所以我們自己也會在可能的範圍內做到最好的品質。」孫中台認為也因為這樣,台灣的配音員擁有比很多其他國家的配音員更好的實力。因為台灣配音員一個人要在一部作品裡擔任的角色太多,我們不能完全責怪配音員們的聲音為何重複的如此誇張,因為一個人的聲音本來就有極限,在短短幾十分鐘內要連續變換這麼多種不同的聲音就很厲害了,更何況還要加上不同角色的個性和情緒。

  說到這種「壓縮」的狀況,孫中台也回憶過去參與《七龍珠》配音時,在主要角色的部份幾乎可說是一人一角的演出;但是到了最近要為新作《七龍珠改》配音的團隊,男性只有三人、加上女性配音員總計只有五個人,這樣的人數要為裡頭多到數不清的角色演出,無怪乎總覺得有哪些聲音會太過相似吧。同樣的狀況還有超人氣作品《航海王》的配音團隊,這麼多的角色僅有男生三人與女生兩人擔綱演出,主要飾演香吉士的孫中台說:「作品剛開始的主要角色只有六個人的時候還好,後來人越來越多、配音員卻也沒增加,只有到了「蛇島」那個部份,因為女性角色變多只好不得已的加人,但男生的人數還是一樣多。」


  雷碧文也說,她為《鬼太郎》配音時,團隊中的男性只有兩個人,所以裡頭每次出場的妖怪都要靠他們兩位辛苦的不停變聲,其中像是配音員 李世揚,偏偏又同時被分配到了 木棉布、眼珠爺爺、和鼠男這幾個常常會在同一場戲裡對談的要角,真的似乎是把配音員當超人了。

  以演出動畫作品為主的雷碧文也舉例,像是在為《魔法少年賈修》配音時,原本的進度都是一次錄上四集,但是因為裡頭有太多嘶吼式的需求,讓體力和聲音根本無法負荷。「還好那時候經過跟領班的協調後改為一次錄製三集,不然真的會沒聲音啊!」不過,在其它同樣為熱血的少年動畫就沒有這麼幸運了,像是《家庭教師 HITMAN REBORN!》就必須一次錄製四集、《鋼之鍊金術師》也是喊到後來的聲音都沙啞了:「配到後來就覺得聲音不需要特別壓低就很接近我們所需要的感覺,這是這就是聲帶過度使用後受到影響的證明……。」

  再者,撇除日本將配音員作為一種專業的演員、偶像來包裝的特殊狀況,孫中台表示,一般美國所推出的許多動畫電影都是「先演後畫」,像是知名影星梅爾吉勃遜也有參與配音的動畫《落跑雞》,也是先由製作團隊提供給演員們劇本演出,然後再根據演員們演出的聲音和嘴型去雕琢動畫的細節。而相當少自產動畫的台灣,多半都是得配合原本不是用國語的畫面配音,所以無論在語言的表現或者速度、節奏上,都需要相當的技巧才能演好一部作品。


  大公司願意投入更多心力去找偶像明星配音,只在乎宣傳卻不在乎品質,過去甚至有美國的工作人員來台灣擔任顧問,卻因為台灣公司預定要邀請的某位明星,但這位這位明星的聲音讓顧問一聽之下認為完全行不通,但偏偏台灣的公司又相當堅持……。最後的結果是,每次只要這位明星出現在錄音室,那位美國的顧問就一定不會出現。

  提到找偶像、明星配音,孫中台認為參與《冰原歷險記》配音演出的 趙樹海、從從(唐從聖)等人的演出就相當令人敬佩:「不過或許也是因為他們都是硬底子的演員,所以就算之前沒有嘗試過,作為演戲一環的配音工作其實對他們來說也就不會那麼陌生吧。」他也認為,曾為《加菲貓》配音的藝人 張菲,雖然聲音與原作的加菲貓有很大的出入,但是卻演出了另一種加菲貓的特色,可以說用另一種方式演活了這個角色。

曾來台灣舉辦簽名會的《我們這一家》
原作漫畫家けらえいこ
留給巴哈姆特的簽名

  或許不少人都以為台灣的配音員們都是可以先拿到稿子回去看過之後,等到進錄音室前都已經知道這次的作品的內容,其實不然,尤其是動畫作品,很多都是他們到了錄音室現場才會拿到稿子,馬上就要上陣的他們必須立刻概略的看過劇本、將翻譯後的劇本台詞改得比較順口,才不會過度生硬。

  「配音」其實就是一種口語藝術,要進入這一行首先要有的最基本條件,就是口齒得要清晰,再來就是自己的聲音表達和反應要夠好。過去或許在台灣的業界可以接受一個配音員擁有自己特色的聲音,就像是幫周星馳配音的 石班瑜一樣,但是現在普遍的狀況是一個人必須在同一部作品中分飾多角,太有特色的聲音反倒會成為一種阻礙,因此聲音最好也不要太過突出。

  再來就是經濟狀況的許可,由於一般來說女性的口語表達能力會比男性好,加上男性在社會上的經濟壓力還是比較大,所以在初期跟班實習的無薪階段,就會有很多滿懷熱情的人被現實打敗,不過這對想進入這一個行業的人來說,的確也是一個必須考量進去的問題。


  但是無論如何,孫中台等人也表示,身為配音員的他們至今依舊還是熱愛著自己的工作,所以縱使大環境再怎麼樣的不好,只要有需要他們的一天,他們就會繼續的在幕後用盡全力的為大家演出,當然也歡迎有熱情的人們一同加入這個急需「新血」的團隊共同奮戰。


◆ 永遠的《我們這一家》

  在接近訪問尾聲時也聊到,過去很多作品多半都是一整個團隊一起進錄音室收音,但是最近幾年來因為每個人的工作量越來越大,很多時候都無法湊齊一個完整的團隊一起收音,甚至會以單獨錄音之後再整合音軌的方式完成作業,就越來越失去「大家一起努力」的感覺。

  不過他們很慶幸的是,錄製《我們這一家》時幾乎都是四個人一起進錄音室,也因為這樣,所以讓他們在演出時更有互動的實感。

  《我們這一家》的動畫在日本已暫時告了一個段落,問到對於作品的感想,他們都認為其實每次面對一部作品的結束都有著一種成就感,就算一部作品結束了也會常常在其他作品的錄音室現場相見,所以還真的一點都不會感傷,反倒是很開心完成了一部又一部的作品,帶給大家更多的歡笑和娛樂。

【花橘子向大家問好!】

  「工作能夠與興趣結合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情,」王瑞芹表示:「自從以配音員的身分出道後,以前很喜歡與三五好友去大聲唱歌發洩的自己就很少再去 KTV 了。其實就跟很多工作一樣,只要自己能夠樂在其中,你會覺得工作本身雖然辛苦、但是一點也不痛苦。」

【花媽、花爸與柚子向大家問好!】

  最後,不是花橘子和大家感情不好,而是因為時間的關係實在無法湊齊四人一次錄影,因此特別分成兩段影片,向支持他們的觀眾致謝(飾演柚子雷碧文則是相當害羞的表示希望 GNN 能幫她在影片加上柚子臉作為馬賽克XD),希望大家往後也能繼續支持台灣的配音員們,並期許未來能夠繼續在更多作品中與大家相會!

顯示所有的 23 張圖片

更多的圖片與影片:動畫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