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國聯手製作動畫《伊甸》導演及台灣西基動畫專訪分享合作幕後花絮

(GNN 記者 阿Lu 報導) 2021-05-20 15:50:20

  即將於 5 月 27 日起在 Netflix 平台獨家首播的跨國製作原創動畫《伊甸》,今(20)日特別邀請到導演入江泰浩,以及台灣西基動畫 CGCG 的動畫導演彭喜浩(Ahowgu)、專案經理張家韶(Connie),以線上訪談的方式接受了台灣媒體聯訪,分享這部跨國合作的動畫幕後製作的花絮。
 
  《伊甸》描述,在遙遠的未來,一座名為「伊甸」的城市數千年來全無人類,只有機器人存在於此。人類女嬰莎拉從沈睡狀態甦醒,打亂當代一切道理。機器人 E92 和 A37 暫居伊甸之外的一處避風港,共同撫養這個應只存在古老神話中的人類孩子。莎拉到底是誰?此外,不是說人類已亡,她又是從何而來、為何而生?
 
  • image
    導演入江泰浩

導演入江泰浩的訪談整理

 
Q:《伊甸》作為 Netflix 第一部台、日、美聯合製作的動畫影集,入江導演對於這部作品有什麼期待呢?可以跟大家稍微說明下這部動畫的特色與看點嗎?
 
入江泰浩:對於 Netflix 的期待主要在於將這部作品翻成不同語言,讓世界的觀眾可以同時收看。因為之前《鋼之鍊金術師》這部作品也被翻成許多不同語言,讓世界的觀眾跟日本人幾乎同時能夠觀賞,那時候我非常的開心。希望這次能夠再次感受到這樣的喜悅。對於作品的期待在於,這是一部 25 分鐘共四集,可以輕鬆觀賞的作品。裡面有許多有趣的元素以及有趣的角色,希望大家能夠享受這部作品。希望觀眾能夠特別關注這次角色之間的交流,以及機器人之間、人與機器人,甚至是人開著機器人和機器人的戰鬥場面。角色與角色之間產生的連結關係也相當值得注目。
 
  • image
 
Q:《伊甸》創作靈感來源是什麼呢?
 
入江泰浩:作品本身主要來自於製作人賈斯汀的原創發想,在於畫面呈現的靈感主要來自於我小時候看過的動畫及漫畫。而我在構思應該如何用畫面呈現出伊甸這個故事時,這些曾經看過的作品給了我很多想法。
 
Q:《伊甸》是科幻又溫柔的作品,以導演的觀點來看,您認為《伊甸》這部動畫想傳達的核心精神是什麼?最希望觀眾從《伊甸》獲得的東西是什麼?
 
入江泰浩:這是個很困難也是很重要的問題,我想最主要還是希望觀眾看完這部作品能夠有感動之處。也希望這部作品能夠讓觀眾重新思考對於現實之中身邊的人的重要性、與他們之間的交流,以及這個人是不是真的永遠會在自己身邊。希望大家藉由這部作品重新感受這些人對自己的重要。
 
  • image
 
Q:這次《伊甸》為什麼會想要採用多國人才齊力創作的模式?
 
入江泰浩:其實我也是第一次跟這麼多地方的人一起合作,而這次會採用多國人力主要是賈斯汀的提案。他曾經有多次和不同國家合作的經驗,而這次的作品他想要把曾經合作過的工作室,或是想一起合作的人匯集起來。也因為賈斯汀的提案,才有了這次的夢幻隊伍。
 
Q:入江導演如何和台灣製作方 CGCG 溝通?對台灣動畫公司的技術印象如何?有什麼地方特別優秀或可再加強磨合之處?
 
入江泰浩:這次的溝通主要還是透過翻譯來進行,賈斯汀這邊有他合作的翻譯,而 CGCG 也會將資料翻譯成日文給我們,所以這次的合作並沒有太多語言造成的壓力。台灣有相當高的動畫技術,在人的動作、機器人的動作、戰鬥場面的呈現都讓我覺得相當驚喜。而且在每一集之中,CGCG 想要呈現出來的畫面越來越好,與其說是磨合,不如說他們反而讓我覺得我應該要更加努力。
 
  • image
 
Q:在製作《伊甸》的過程中,有沒有碰到什麼比較困難的地方?如何解決?投入心力最多的地方是在哪個部分?
 
入江泰浩:在製作過程中比較印象深刻的是在於時差。日本和台灣的時差只有一個小時,但是日本和美國之間的時差有 12 小時。但是賈斯汀在會議時間的安排,讓我們工作起來沒有那麼辛苦,通常開完會是日本的下午左右,但美國那時候已經深夜了。這部作品對於如果將角色情緒直接傳達給觀眾這個部分投入最多心力,這個部分需要透過畫面上的處理才能辦到,特別是如何讓主角莎拉的情緒能夠最直接傳遞出去這個部分,我們花了很大的心力。
 
  • image
 
Q:與 CGCG 的合作過程中,印象最深刻的互動經驗?以及除了語言以外和日本團隊的不同之處?
 
入江泰浩:在與 CGCG 的合作過程中,對於只要提過一次,他們就能夠如實呈現出我希望的畫面這一點感到印象深刻。在製作時,如果我在第一集提出希望他們做什麼,在第二集就會看見,而且成為一個基本設定而不需要另外再多說。我並沒有感覺到台灣人和日本人的差別,身為一位動畫創作者會有個人喜歡或擅長的部分,有些人比較喜歡呈現真實感,有些人擅長戰鬥場面,這是身為創作者的不同。更深刻感受到的是大家都是喜愛著動畫的人。
 
Q:在疫情期間如何繼續美、日、台三方合作完成這部作品?
 
入江泰浩:其實在疫情開始之前,作品的聲音和動畫都已經完成了。之所以今年 5 月才得以呈現給觀眾,是因為這一年之間其他國家在進行翻譯和配音。日本這邊沒有因為疫情受到太多阻礙,反而是這一年之間各位配音員相當辛苦。
 
  • image
  • image
 
Q:劇中不斷詢問「世界上需要人類嗎」,您自己的答案會是什麼呢?
 
入江泰浩:我在 10 幾歲還是國中生的時候,曾經覺得人類帶給環境很不好的影響。但有過不需要人類這個念頭就只有這麽一瞬間而已。現在我覺得人與人之間交流相當的重要,我的存在很重要,同等的其他人的存在也是必要的。
 
image
 
Q:有什麼曾經發想的草案,最終沒有用到正式作品中?
 
入江泰浩:主角莎拉在作品中呈現出幼時、十幾歲前半以及 18 歲這三個時期。其實在草案中有許多莎拉在幼時頑皮、跟機器人互動還有冒險的發想,但實際上沒有用。有很多莎拉暢遊在菲爾斯博士創造出來的伊甸的畫面是我想放進作品之中但沒能如願,這是我覺得最可惜的部分。
 
 

台灣西基動畫的動畫導演彭喜浩與專案經理張家韶的訪談整理

 
Q:想請問這次跟日本導演合作有什麼樣的感想?
 
彭喜浩:日本人的要求比較高,每次回覆筆記要修改部分,都可以用「寫文章」來形容,一開始真的很緊張,但在執行的時候,沒有預期的那麼複雜跟難做,關鍵是導演很會畫,所以很多想法都可以用畫來形容,我們稱為 Pen over,他會直接在我們的檔案上做修正,我覺得還蠻清楚的。
 
張家韶:我們從前期開發角色時,正面、45 度角都要像漫畫一樣,一開始製作時花很多時間跟導演、美術設計去磨合這一塊。其實我覺得入江導演真的幫了很多忙,幫我們掌握了很多重點。
 
  • image
 
Q:可以和我們分享一下在製作人類大戰機器人的打鬥場景部分時的靈感跟困難之處嗎?
 
彭喜浩:有些背景其實是 2D,動作場景有些必須要運鏡,必須考量 3D 跟 2D 的搭配,若沒有運鏡,動作場面就不夠有震撼力或快感,必須去拆分怎樣的鏡頭要純 3D 或去跟 2D 搭配。這也關係到成本,建模就需要花人力跟成本,必須判斷什麼時候用 3D 或 2D。
 
Q:這次合作中台灣主要負責的具體項目?工作過程花了多少時間?
 
張家韶:這部動畫大致分為 3D 跟 2D,我們是 3D 製作公司,主要的 3D 都是我們處理。前期是製作人賈斯汀召集他的團隊處理劇本,角色設計是另外兩位導演,之後在我們這邊開始建模,處理所有角色的設定跟 3D 動畫。2D 的部份跟中國合作,所以這部動畫是美國、中國、日本、台灣合作,最後由 CGCG 整合素材、完成。時間上我記得花了一年多的時間,2018 年中一直做到 2019 八月多,差不多一年多。
 
彭喜浩:初期我們做了很多測試,甚至他們給一張圖、我們擺一個姿勢,再把做出來的 3D 結果跟之前 2D 設計並列給導演確認,做了很大量的測試都是希望可以讓導演滿意。後來開拍順利是因為前期花了心力測試跟研究,口型部分也找了很多 2D 素材,看正面講話的角度,45 度什麼形狀、側面什麼形狀,建立大量資料庫,讓他可以快速套用先前做好的口型、眼睛形狀等等。
 
張家韶:這次的角色設定是《星際牛仔》的川原利浩,他給了很多明確方向,也花了很多時間跟他在溝通。
 
  • image
 
Q:剛剛提到在人臉形狀的部分花了很多心力,想問除了人物五官的細節以外,你覺得團隊實際做出來的成果中,你們最喜歡的部分?
 
彭喜浩:日式動畫跟美式動畫很大的不同是,情緒傳達比較內斂,不像美式這麼直接跟誇張,我們公司也有做其他偏歐美的案子,相對來說日式就得拿捏分寸。這次的導演入江,過去他做的《鋼之鍊金術師》也是我很喜歡的左品。每次做完要給導演檢查心裡都緊張、忐忑不安,如果回覆是核准的就會很開心我們有做到他的要求;但相反的如果拿到修改的需求,我們也很開心可以趁機學到很多東西。他所有的修改我都有搜集起來,像是收藏品啦,我覺得這是滿好的體驗。
 
  • image
 
Q:原本《伊甸》預定在去年就想推出,最後延遲到今年才進行配音,有什麼特別原因嗎?
 
張家韶:從賈斯汀聽來的消息也是美國因疫情有耽擱,我們整體交片給 Netflix 之後就一直在等發片的消息。
 
Q:影集中哪一幕、哪一集跟日方比較多來回修改?
 
彭喜浩:比較是剛剛講的感情戲,花了比較多時間拿捏,抓導演的想法,反而動作戲比較順利。日式的傳達比較抽象,比較是這類的戲往返會比較多。動作戲的話,很多東西可以參考,反而比較容易抓到。
 
Q:那迷在感情戲的部分,日方通常會給予什麼建議?
 
彭喜浩:導演滿直接的送手繪過來,有時候我們做得太多,反而不是導演要的,導演會找一個比較關鍵的表情,細緻雕琢那個表情,不需要太多動作,是我們比較不好抓到的部分,有時候也比較主觀一點。
 
  • image
 
Q:這次跟日本團隊合作後,有沒有發現任何值得學習或台灣可以借鏡的地方?
 
彭喜浩:我覺得很多日式動漫的東西,比方說在表情方面穿插很多我們叫「極限」的表情,比較誇張、漫畫式的,例如三條線、眼睛變全白、睜很大,超乎人類真實表情可以做到的表現,我們做了一些特殊表情,在一些時候就換成使用,就是有一些動漫語言我們需要去學習。
 
Q:入江導演有說來台灣一起吃飯很開心,不知道你們有沒有其他跟入江導演互動上印象深刻的事情?
 
張家韶:很感謝導演。我記得導演初次來訪時大家都很緊張,畢竟我們曾經做過日本動畫,知道他應該會在很多細節上有所堅持。所以一開始在開專案規格風格繼續細節討論是真的很擔心,畢竟要能控制人力進度跟成本,漸漸在跟導演合作中,發現他很能理解,他的幫助很大。
 
  • image
 
Q:想了解目前業界現況也常用這樣的方式在製作動畫嗎?另外,3D 跟動態捕捉現在很常見,你們怎麼看 2D 動畫發展?
 
彭喜浩:我覺得趨勢會越來越走向 2D,比方說角色的頭會轉,會要求每個角度都很好看,也許在主要視覺的角度來看是 ok 的,但其他角度不好看,要為了那個角度去精雕細琢。另外一種做法是做出三顆頭,不同角度會有一組圖庫供使用。另外也看得出來觀眾的要求也逐漸提升,3D 我覺得只是一個媒介,真正呈現出來要好看的東西還是回到 2D 層面。
 
Q:有沒有導演您自己喜歡的日式機器人動畫?或是影響你最深的作品?
 
彭喜浩:影響我進入這行的關鍵是《魔鬼終結者 2》,當時我是高中,看到液態金屬的特效深感震撼。在我心中種下走這個產業的種子。
 
image

 

※相關圖片與照片素材提供:Netflix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