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C 17】專訪《風之旅人》製作人陳星漢 談論遊戲開發過程與自身成長

(GNN 記者 Jessica 報導) 2017-03-06 17:05:25
  《風之旅人(Journey)》製作人陳星漢於 2017 GDC 期間接受巴哈姆特 GNN 等媒體訪問,他分享自己對於遊戲創作的堅持,認為遊戲是要為世界所有人而做。同時,陳星漢也透露預計於今年內會有更多新作消息可以揭露。
 
  陳星漢在美國就讀期間與遊戲設計師 Kellee Santiago 共同創辦遊戲公司 Thatgamecompany 並製作《雲》和《浮游生物》,隨後受到 Sony 青睞並與其簽訂了三款遊戲發行協議,分別為曾推出《花》、《浮游生物》與《風之旅人》,其中《風之旅人》獲得各界好評並奪得多項大獎。
 
  • image

    陳星漢

  從第一款作品《雲》至《風之旅人》,陳星漢分享每部作品的發展。最初在學生時期,他製作遊戲是為了想做一款能夠打動別人的遊戲,遊戲推出了、也有人被打動了,而從他們的反應,他們希望能做出一款商業遊戲,因此第二步就是想要將像《雲》這樣的遊戲變成一款商業遊戲,但是當時沒人想投資,因此就開發了《浮游生物》,藉由它證明自己可以做出一款商業遊戲;之後推出的《花》是想要傳遞一個情感,由它來向商業人士證明遊戲可以傳達一種感覺。接著,社交類型遊戲開始流行,因此陳星漢就想「是不是能做到人與人之間新情感的傳遞,而不是人和電腦之間」,因此就開發了《風之旅人》。
 
  在那個時候,有些人覺得這些都不是遊戲,但是陳星漢不在乎,當時的他認為只要能打動一個人就代表遊戲成功了,因為他並不是想要打動所有人,但現在正在製作的遊戲是為了想要商業成功的作品,因此可能會比過去更在乎大家的感覺,並希望可以感動更多人。
 
  • image

《風之旅人》

  花了三年時間製作完成的《風之旅人》推出後,陳星漢聽到更多外界聲音:「這遊戲改變了我很多」、「我也想做這種藝術類型遊戲,但我的老闆......」,因此陳星漢開始思考:自己能做甚麼?他表示:「我覺得我唯一可以幫助這些人的方法就是去創造一種商業模式,也就是接下來這款新作。我想要去改變,雖然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這個地步,但是我會盡力。之前我說過想要用藝術品賺錢,現在我還是堅持自己的想法。」
 
  《風之旅人》引入了科技文明的失控與輪迴的概念,將現代與古老的文明連結在一起,當時的設計想法是?陳星漢回應,寓意是希望能在《風之旅人》中呈現的要素,當時有成員到日本花了很多時間尋找關於寺廟的元素,但他們覺得這樣太日本,而古老文明方面則想到了古希臘文化,不過又覺得這題材太常見了,一點都沒有寓意感,因此就想到中東,並認為這題材挺新穎的,大家不常見,所以就選擇了這個氛圍,而沙漠是與中東符合的元素,同時這個世界不是現實世界,接下來很多細節就由美術改良。他透露,當初如果沒有做中東的話,可能就會選擇苗族,也是比較少見的文化。
 
  陳星漢的遊戲一向都是「一切盡在不言中」,完全以圖像與聲音來傳達含意,採用這樣的製作方式與風格主要是彌補自己的不足之處。在美國,他學習電影製作,而一部電影需要導演、劇本、演員等,要與不同團隊合作,他發現他可以做所有與技術和視覺相關的東西,但涉及人文、文化就沒辦法交流。陳星漢解釋:「夏天對亞洲人來說第一個聯想到的可能是蟬,當時在製作《浮游生物》時他想要夏天,但是公司沒有人知道甚麼是蟬,以沒人聽過這個聲音,反而給了我另外一個蟲聲;或是公司內的人提出的東西,我不了解他們在說甚麼。電影中可能需要的幽默語言,對我來說太難了,因此也曾經想過當動畫導演,透過想像力來補這些不足之處,而遊戲要比動畫更需要技術,我自己之前也寫過程式,因此想說用這些長處來彌補自己的缺點。少說話、多用視覺和想像力來傳達。」在這樣的情況下創造出來的遊戲受到許多玩家歡迎,然而他認為主要的原因是這個產業內特別缺這類型的東西,這是一個存在的市場,但是很少人去做。
 
  擁有中國背景的陳星漢,在美國從事遊戲創作,他在上海成長的歷程也對他有些許影響,像是《花》和《雲》中的城市就是受到上海影響。他提到:「新海誠畫的東西我特別喜歡,我自己是在城市長大的小孩,所以也喜歡城市美化的東西,《花》也是這樣的題材。」另外,陳星漢在美國時發現中國很多的價值不一定是對的,只是從小父母都這樣說,同時他也從這樣的差異而覺得,做遊戲應該是「為世界所有人而做」,而不是一個群體。「我有自己的聲音,但同時也要考慮到其他人的聲音,因此盡量能做的抽象一點,大家也可以從中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陳星漢表示;而為了製作大眾風格的遊戲,公司的人員組成也像個小聯合國,聚集日本人、印尼人等,不過最主要還是人力。
 
  • image

    《花》

  公司招募人才的方向?陳星漢回應:「我們找的是情感工程師,就像迪士尼他們找的都是幻想工程師,而我們會看工程師是否可以透過程式達到一個情感,這部分是很難的。至於人的特質,我特別喜歡加州,這裡有很多 Nerd。Nerd 的特質是什麼?他們喜愛自己的東西,會一直想追求自己喜愛的東西和夢想。」
 
  陳星漢一直很喜歡宮崎駿的動畫作品,尤其是《風之谷》,後來的作品也很喜歡,但在《風之谷》中可以感覺到他年輕人浪漫主義的情懷很純,包含《魯邦三世 卡里奧斯特羅城》(宮崎駿為該作導演),而宮崎駿年紀較大一點時候的動畫片中則增添了怨世感,就跟他現在一樣,「我現在年紀也大了,就變得很苦澀」,陳星漢笑道。遊戲方面,近年最打動陳星漢的作品是《黑暗靈魂》,他覺得遊戲中有種無法描述的真實感受。
 
  從《風之旅人》到正在開發中的新作,陳星漢認為這一路以來自己成長許多。當時《風之旅人 Journey》團隊有 12 人左右,但遊戲上市後公司也漸漸沒錢了,因此就減少至 3 人,過去他不是公司的執行長且都埋頭在開發上,所以對於公司沒有錢他納悶「為什麼《風之旅人 Journey》那麼賣錢,公司卻沒有錢?」,而現在他成了執行長,因此除了開發上也會花心思考量公司商務面的事情。他認為:「做為一名遊戲製作人,我成長了兩年;做為一位執行長,我成長了三年。」
 
  目前 Thatgamecompany 團隊中有 20 人左右,並正在為了新作開發中,陳星漢表示,代號「thatnextgame」的新作預計今年會有消息,但具體資訊目前什麼都不能說。不過,他提到,該作開發了將近五年時間,其中前三年的時間都在挑戰,之後才漸漸步入軌道。他透露:「遊戲開發期間遇到一些困難,像是新平台、新商業模式、新團隊組合等」,而前一部作品《風之旅人》的成功也為他帶來不少壓力,他指出:「《風之旅人》那麼成功,這款新作品要打破上一款的成績,真的很難啊!」
 
  • image

    代號「thatnextgame」新作預計今年會有新消息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