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巨人》製作人中武哲也《鬼灯的冷徹》監督鏑木宏來台分享經驗談

(GNN 記者 阿Lu 報導) 2014-09-12 18:48:30
  昨日圓滿落幕的第 6 屆「台北國際數位內容交流會(Digital Taipei 2014)」,會中邀請到曾參與《進擊的巨人》、《鬼灯的冷徹》等許多人氣動畫製作的 WIT STUDIO 製作人 中武哲也,以及曾執導《全力兔》、只想告訴你、《鄰座的怪同學、《鬼灯的冷徹》等作品的動畫監督 鏑木宏,舉辦論壇活動來跟大家分享他們在動畫製作中的心得點滴,並也接受了巴哈姆特等少數媒體的聯訪。
 
  • 左為動畫監督鏑木宏、與動畫製作人中武哲也

  動畫製作人中武哲也,過去曾於 Production I.G 擔任動畫製作人,當時曾經手有 OVA《東京糖衣巧克力》、電視動畫《戰國 BASARA》、《只想告訴你》、《Guilty Crown 罪惡王冠》等作品,於 2012 年 6 月設立 WIT STUDIO,擔任電視動畫《進擊的巨人》、《鬼灯的冷徹》等片。而他也提到,之所以會想要成立公司,是想要製作屬於自己的作品。
 

 

  他在 2005 年時,認識了當時還尚未擔任上導演職位的鏑木宏,兩人在當時堪稱群雄割據的日本動畫業界中,都對於位來充滿了夢想,想要製作出一部屬於自己的作品。而後他們也確實共同製作了有《雙面騎士》、《戰國 BASARA》、《只想告訴你》、還有《鬼灯的冷徹》等作品。而中武哲也提到,他認為鏑木宏是一位相當有搞笑品味的監督,在作品中也總是能夠透徹地描述人性與表現戲劇張力。
 

 

  他們表示,在日本只要有「能夠在電視台播放」、「有資金來源」、「才能」這三者任何之一的條件,可以製作動畫作品的可能性就相當高。目前的 WIT STUDIO 選擇將製作動畫的作品條件,包含了「將原本就有知名度、市場的漫畫原作動畫化」、「邀請有名的創作者來製作原創動畫」、還有「與擁有才能的監督共同來製作原創動畫」三個方向。
 
  至於在選擇作品的製作上,最中心的主旨就是製作一部「有趣的動畫」,然後再根據作品的風格去挑選適合的工作人員,比方說在跟該作品的監督討論過後,《進擊的巨人》就挑選比較擅長動作畫面繪製的工作人員,《鬼灯的冷徹》就找了一群比較擅長繪製漂亮角色的工作人員。
 
  • 論壇活動進行中

  而其中最具難度、但成功時收益最大的就是「與擁有才能的監督共同來製作原創動畫」,因為這樣的作品將會成為該動畫工作室的代表作。兩人也提到,製作動畫是一件相當耗費各種資源的事情,包含人力、資金以及時間,在日本的動畫業界,大多數的單一公司只能一次進行一部作品的製作,所以每一部作品都是投入大量的熱情和專注完成的。由於影像的影響力相當厲害,透過各種媒介的傳播,也會有更大的宣傳效果,在費盡心思並被剝削掉大量睡眠時間下的成果,如果能夠獲得觀眾的掌聲的話,一切就值得了。
 

 

  以下為聯訪內容的 Q&A 整理,中武哲也簡稱為「中武」、鏑木宏簡稱為「鏑木」
 
Q:請兩位稍微分享一下各自踏入動畫業界的契機吧!
 
鏑木:我自己本身是東京出身,在高中畢業後就直接去就讀專門學校,但還在學校的時候,剛好因為老家附近就有動畫製作公司,當時我媽媽跟我說,與其拿錢去學校念,不如邊去工作邊學還可以賺錢,所以我就中輟直接踏入動畫業界了(笑)。我大概就是跟其他影像作家一樣,想要表現自己的想法,希望有一天可以在沒有限制的情況下可以做自己的創作,並且能夠讓大家感動。
 
中武:那時候鏑木先生就開始陸續在很多日本很有名的監督下慢慢累積經驗、學到很多東西,至今自己也成為了一個厲害的監督呢。
 
鏑木:剛開始的時候我也是從賽璐璐作畫開始學起,在那個時代如果素材不夠時甚至要自己動手去作,不過也多虧了那段時間我才能把解動畫製作過程了解的很透徹,然後從基層開始做著做著不知不覺過了三年,我也開始擔任協助演出的工作,剛好在那段時間,動畫業界也開始從原始的製程轉換成新的數位製程,由於自己也在成長的階段,所以在學習和轉換上都還算蠻好適應的。
 
  一開始我進入業界的時候比較像是從事一個「職人」的工作,但後來就逐漸轉變為比較像是情報整理蒐集的工作,而在在數位化的轉換過程中,我們不是作只要會一樣東西就好,是整套都要會做,但是其實我也好像只會做監督這份工作,很多其他都不會(笑)。
 
中武:但是也一定要有本身的專業,才可以成為厲害的監督,所以就算不一定什麼都要會,也要有一個專精的部分。我自己也是從專門學校畢業的,後來在 ProductionI.G. 待了 12 年,有擔任幾部作品的製作人,當時我們兩個就認識了,之後在 2012 年成立了現在這間公司,製作了《進擊的巨人》等作品。
 
Q:日本有很多以妖怪為主題的動畫,《鬼灯的冷徹》也是其中之一,那麼在動畫的製作上,要如何去表現出這部作品的特色呢?
 
鏑木:雖然都是以妖怪為主題的作品,但是在表現上有很多不同的面向,所以在開始製作《鬼灯》之前我也先再次看過了經典的《鬼太郎》,同時在製作上也盡可能去貼近原作。因為自《鬼灯》的漫畫連載開始到確定要推出動畫之間有好幾年的時間,所以我們也配合現在的時間點去作一些劇情上的橋段修正,讓內容更加貼近觀眾。除此之外,因為這部作品在電視播放的時間是深夜,所以內容也比較偏向給大人看的動畫。
 
 
Q:請問對於日本的市場有沒有什麼樣的看法跟觀察可以和我們分享呢?
 
中武:從以前到現在,日本的電視動畫市場確實有了有很大的成長,雖然目前市面上有很多是從原作改編而來的動畫,但也有很多是原創的動畫作品。可以看得出來現在很多公司都在努力的想要製作屬於自己的「原創動畫」,有種「賭一把」的感覺,如果這部作品賣作的話,就會一舉成名了!
 
Q:是否會有在台灣找尋作品靈感的可能性呢?
 
中武:我喜歡台灣!舉例來說,或許是設定一個像是偶像來到台灣,但是這樣是不是會變成《超時空要塞》了?但就算是稍微想像一下就會覺得好像還蠻有趣的呢!另外像是遊戲的《勇者鬥惡龍》、《FINAL FANTASY》等原本就有的系列作,大家也都拼命地在努力思考有什麼新的方向和內容是可以作結合的。說到台灣,這裡的街景讓我想到了《攻殼機動隊》的設定,雖然說這部作品的設定是在香港,但是對日本人來說,大概就像是華人、亞洲地區那樣的風情,感覺可以用很帥氣的方式來作呈現。
 
鏑木:如果說用另外一種角度去思考,以台灣為想,展開一些國家關係上的架空設定好像也蠻有意思的。
 
中武:嗯,對耶,也許可以用一個架空的方式來表現台灣這種比較複雜的國家關係,甚至可以找一個當地的劇本家來創作劇本,因為畢竟這些事情還是當地的人最了解,這樣創作出來的劇本和台詞都會更加有力量和可信度。例如設定中有兩個國家,主角的敵對國家雖然看似反派、但也不全然都是壞的,例如有那個國家的美少女角色登場,結局就是要傳達給大家「戰爭是不好的」這件事。
譬如動畫設定兩個對立的國家,有美少女出現串場,然後結局傳達戰爭是不好的。
 
Q:進入業界這麼久的時間,兩位是如何維持自己對於製作動畫的熱情呢?
 
中武:從其他產業的作品,像是電影、電視劇之類的吸收有趣的部分來成為自己的東西,如果能夠從其他地方得到感動的話,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時就會更努力地完成目標。
 
鏑木:我自己在還是擔任助理監督的時候是一個擔任幫手的感覺,但是在當上監督後,有很多東西都是沒有碰過的,包括配音上的演出指導、劇本上的校對修改,所以我一直有種在逐漸打開自己的守備範圍的感覺,也沒有太多的時間可以去思考,所以到現在都還沒有感到倦怠過呢。除此之外,因為我也知道製作一部作品有很多部分是必須麻煩工作人員們的,所以我都常保著感謝之心,畢竟沒有大家的協助,是無法完成作品的。
 

 

Q:那麼在兩位經手過的作品中,自己印象最深的作品是哪一部呢?
 
中武:雖然不怎麼賣座,但是我自己在 Production I.G 時製作的《雙面騎士》,因為這部作品是在深夜播映,所以收視率很低。因為這部作品是用高品質去製作,在製作現場也受到很多的衝擊!實際上其中的幾話鏑木先生也有擔任助理監督呢。
 
Q:其實台灣也有不少人喜歡這部作品,甚至有人 Cosplay 作中的角色喔!
 
中武:台灣居然有很多人喜歡,真是非常感謝!有機會的話請務必幫我轉達告訴他們,說製作人很想要看 Cosplay 的照片啊!啊~今天聽到這番話真是讓我非常滿足啊~!(現場眾人大笑)
 
鏑木:我的話則是在《只想告訴你》這部作品,真的覺得很幸運可以接手這部作品,似乎就是在這部作品之後又開始吹起了一鼓少女作品的風潮,而大家對於這部動畫的迴響也都很不錯,加上因為故事本身很明亮,所以製作過程也不會太沉悶(笑)。
 
  由於這部作品的目標族群是女生,老實說我自己完全不了解女孩子的心情,所以怎麼去呈現、作到什麼樣的程度算是 OK 都很難拿捏。我想要事按照我的想法去表現這些角色,這些角色應該就會變得很奇怪吧。所以後來透過和原作討論後,是用一個客觀的角度去觀察這些角色,像是用奶奶在看孫子的角度,這樣的距離感是很好的。
 
  雖然在製作完這部作品後武還是不太能理解女生的想法(笑),但是果然因為是一部光明的作品,完成之後解放的心情也是相當高漲的。如果是比較哀傷的故事情節的話,到最後完成時心情也都會往下沉,久久無法釋懷,所以還蠻想作開心題材的作品。
 
Q:在製作動畫上是否會遇到什麼比較困難的部分呢?
 
中武:當原本已有原作的漫畫要動畫化時,因為會有讀者會期待,所以在轉化上就會相當困難。像在《進擊的巨人》中使用「立體基動裝置」的動作,因為原作漫畫裡也不會動態的影像,所以對工作人原來說是完全沒有看過的一個動作,要如何將這動作變成影像呈現出來,就有相當的難度。另外,在製作進擊的巨人》時面對巨人的恐懼緊張感就蔓延在公司裡呢,這樣講大家會不會比較容易理解現場的感覺呢(笑)。
 
鏑木:身為一個監督,必須要作分鏡檢查,並且進一步去作修改,在製作作品時都是有時間性的壓力,所以如果遇到需要修改的地方很多時就會很痛苦(笑),但是如果作品能夠得到好的迴響的話,就會覺得比什麼都值得了!
 
  • 將原作漫畫中的畫面設定成動畫畫面的比較

Q:在《鬼灯的冷徹》裡有很多的笑點是屬於日本文化的,在製作動畫時是否會去考慮到日本以外的市場呢?
 
中武:有喔,我們也有考慮過日本以外的販售市場,但是您剛剛談到的這點真的很切中要害,也真的是我們接下來必須去思考的問題,這部作品有一定的地域性文化,所以或許對於文化中有「地獄」概念的國家來說會比較好理解也說不定吧?
 
  我最近開始回去看了《凡爾賽玫瑰》這部作品,雖然有點晚了,但因為這部作品在這好幾十年的時間中都一直相當的有名氣,所以我認為他一定有什麼核心的部分可以吸引住大家。我最近正好在思考這些事情,所以想要確認一下這部作品。當然,在看的同時我也偷偷想像了一下,如果現在要再次動畫化這部作品的話會怎麼去呈現呢?在那樣經典的悲劇上加上現代的要素,嗯、好像會賣呢!
 
  • 原作漫畫與動畫化後的比較

Q:動畫監督必須擁有的特質是什麼呢?
 
鏑木:我認為是要可以聽取大家的意見。因為每個工作人員都有自的想法,但有時候監督也會強制性的請大家按照他所指定的方向去進行,但因為大家畢竟都是業界專業人士,所以也會和監督討論、甚至是交涉,而身為一個監督也必須要讓大家心情愉快的工作,所以要會妥協、整合大家的想法,並且要盡可能的提高工作人員的士氣,努力讓這樣的氣氛持續到最後一集的製作。
 
Q:最後有沒有想要對台灣的觀眾說的話呢?
 
中武:這次來到台灣之後,覺得更希望讓大家看更多、更了解我們的作品,我們 WIT STUDIO 未來也想要製作很多優值的動畫,希望台灣的大家可以喜歡我們的作品並享受其中,也期許大家能夠至少記得我們公司的名字(笑)。
 
鏑木:希望自己可以追求更好的境界,也期許我們未來可製作出有很多地方值得一看、跨越國際的趣味性作品給大家。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