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夜安!借住少女出沒注意》深夜出沒的是恐怖、神祕還是超萌系!?

(編輯部) 2016-12-02 19:10:55
  「其實……我一直都住在你家……」
 
  無論東、西方,都流傳著相仿的都市傳說──家中的食物或是衣物,總會莫名其妙地消失,偶爾甚至還遺留著包裝袋和食物殘渣,調了監視器畫面一看,竟然是不請自來的「人」,趁著午夜時分或是外出無人,闖入家中吃食洗漱。
 
  他們,不經同意,就借住在你最私密的家。

  無奈,以上說來陰森恐怖,但人美益生菌,人醜大腸菌,延伸到擅闖民宅的借住女,也同理得證!只要長得正,連會時間暫停的外星人都能吃得死死,更別提搞定一個居家肥宅。

「你是獨自一人生活嗎?你是個孤獨的肥宅嗎?
如果某天你的單身宿舍多出他人的生活痕跡,該怎麼辦?
好死不死寄居在你家的是個可愛女孩,又該怎麼辦?」

  連續兩屆獲得巴哈姆特遊戲動漫大賞國產輕小說冠軍的 啞鳴,繼《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前進吧!!高捷少女》、《愛徒養成有賺有賠,後果請參閱本書》之後,再度推出歡樂日常向輕小說系列作,這次他與繪師 Stellarism 攜手,共同創作了《夜安!借住少女出沒注意》一書。

  描述借住女/間隙女/寄生蟲系少女──小蛔,夜闖民宅,騙吃騙喝,讓宿主痛不欲生、體重驟減,並且集任性、惡毒、白目於一身,荼毒倒楣的肥宅宿主。但她又除了宿主以外一無所有,所以在肆虐宿主的同時,也很關心對方,被寄生的宿主會在不知不覺中習慣她的存在。

  矛盾的人物設定,以及仿社會真實事件的創意,回歸強調人物關係為重的青春日常向作品,《夜安!借住少女出沒注意》充份展現出啞鳴經過多部著作蛻變後的文筆與鋪排,化繁瑣回歸樸實,捨去奇幻渲染後,呈現出人際間最真摯的感動!

  • image

「妳叫什麼名字?」
「小蛔,肛門裡的蛔蟲的蛔。」
喂,是肚子裡的蛔蟲吧!


  三更半夜,我根本睡不著。
  開始胡思亂想。
  有可能家裡的第二人並沒有惡意,畢竟彼此相處那麼久也沒有糾紛,乾脆就把他當成地縛靈之類的存在。也許是這間套房以前的住戶,因為感情問題上吊自殺,要不然就是之前的住戶投資失敗,在浴缸裡割腕自殺……
  總結前任住戶各式各樣的死法,反正總歸一句話就是他們死不瞑目,懷有太深的怨念導致不能離開這裡。
  喂!我起雞皮疙瘩了啦!我幹麼半夜不睡覺想些奇奇怪怪的事來嚇自己!
  轉過身,順勢拉高棉被遮住頭。
  我的臥室和客廳跟廁所只隔一道牆,現在我翻身面對客廳的方向,嘴裡不斷嘀咕些連我自己都聽不懂的話。
  真希望能趕快睡著,深夜的套房有一股莫名的森然。
  停止胡思亂想。
  我強迫自己睡眠,可是越強迫效果越差,煩惱到想拿東西敲自己腦門試試,能不能果斷地將自己給打暈。
  但實際上我很怕痛,所以我想歸想,伸手去拿的卻不是硬物,而是一本Cosplay寫真雜誌。
  透過暈黃色的夜燈,我趴在床上一頁一頁翻閱,裡頭的可愛Coser擺出各種好看的姿態,果然讓我緊繃的神經開始放鬆,效果非常卓越。
  每個月我都會買這本雜誌,也不知道為什麼,上頭的 Coser 並非多出名的大明星,即便粉絲團都有幾萬的讚數,依然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藝人。
  可是呢,當她們穿著二次元人物的裝扮登上這本雜誌以後,忽然就擁有了某種光環,變得特別性感與媚惑。
  嘩啦嘩啦……我家的馬桶在沖水。
  尤其是幾位我都喊不出名字的 Coser,年紀輕輕、臉龐純真,可一旦配上幾個姿勢,立刻有了天使和魔鬼混合的魅力,打破次元之壁,把原本屬於二次元的美好,硬生生帶到三次元來。
啪啦啪啦……我家的蓮蓬頭在噴水。
  每一個月我出門採購日常生活用品一趟,看到架子上又有新一期的雜誌,就心癢難耐,乖乖減少買零食的額度,掏錢去買一本。
  嘩啦啪啦嘩啦啪啦……有人在使用我家的浴室。
  裡面我特別喜歡黑長直髮型的女性角色,譬如說《冰菓》的千反田愛瑠、《愛徒養成有賺有賠,後果請參閱本書》的爾善、《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的霞之丘詩羽、《殭屍哪有那麼萌?》的散華禮彌、《魔法少女小芳》的小芳……等。雖然她們的個性、屬性、類型都不相同,可是那頭烏黑筆直的長髮總是給我一種高雅不可玷汙的氣質,而專業的Coser總是能表現出這點。
  喀喀……我家的水龍頭關了。
  沒過多久,廁所的門開了,有明顯的腳步聲出現,一點隱藏都沒有,悠閒的步頻伴隨著溼黏的腳底踩在地毯上,聽起來就像是殺人案的犯罪現場,凶手踏在被害人的血液上……喔,不過我剛剛說到Coser,其中我最喜歡的是小稀跟暖咪。
  咖咖咖咖……我的置物櫃正在被翻動,裡面就只有一般的日常用品,牙刷、牙膏、沐浴乳、洗髮精、毛巾之類的東西……接著,置物櫃嘎一聲被關上,客廳的未知物體再度走回廁所,並且關閉廁所門。
  雖然我還是比較喜歡二次元的人物,可是三次元的小稀跟暖咪算是例外吧,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不是幻聽,真的不是我幻聽,真的有人啊,真的有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闔起雜誌,立刻尻幾下我的天靈蓋,痛到我眼角含淚。
  居然不是作夢,我家居然真的有第二個人在啊啊啊啊啊啊啊!
  「冷靜,現在要冷靜。」
  冷靜個鳥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廁所是真的有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image

既然什麼都靠別人,
寄生蟲就該有寄生蟲的謙卑吧!


  「那、那那你就當我是一條寄生蟲啊,只要不去醫院檢查,就等於我不存在唷。」
  小蛔燦爛地笑了,憑良心講實在是非常可愛,但是我怎麼會有一種火大的感覺,而且她怎麼知道我早就把她當寄生蟲了?難道真的是我肚子裡的蛔蟲?
  見我面無表情又不說話,小蛔似乎認定我已經動搖了,雙手合十,兩眼閃閃發光,柔聲道:「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我會很安分,不會讓你困擾的,平時就躲在暗處,你根本不會發現喔。」
  「我……我不知道,這個……這太超乎想像……」
  「要不然這樣子。」小蛔語氣一沉,失落地說:「你讓我住幾天就好,等我找到下一個宿主就會離開。」
  九成是和家人吵架離家出走無處可去的吧,一個怯生生的少女對我如此哀求,而且她也有所退讓,我真的沒有辦法鐵石心腸地拒絕,只希望她真的能信守承諾,住個幾天就會離開。
  「喔耶!」小蛔立刻跳了起來,躺在我的床鋪上,「快要天亮了,去買早餐吧。」
  「我還沒說好啊!」這是雙重人格嗎?我咆哮。
  「快一點嘛,我整整吃了你的垃圾食物一個月耶,害我沒攝取到充沛的養分……」小蛔躺得隨意,用腳尖戳戳我的後背,催促道:「快去快去,我可是還在發育期欸。」
雙手拉扯頭髮,我渾身顫抖地大吼一聲──

  「寄生蟲就該有寄生蟲的謙卑吧!」



  這輩子第一次感覺到肥胖的好處。
  我將不速之客給拖下來,重新占領我的床,用棉被將整個身體覆蓋,打算趁天亮之際再補充一下睡眠。
  小蛔非常不悅,想模仿我的方式,將我拖下床,只可惜我的體重是她的兩到三倍,她使出吃奶的力氣依然無功而返。
  「死胖子!氣死老娘了!」她乾脆一屁股坐在我的肚子上,雙手抱胸氣到臉都紅了,「今天不是你出門大採購的日子嗎?還賴床?」
  「現在才五點多,大賣場也沒開吧。」
  「可是早餐店開了啊。」
  「不要,我討厭早餐店。」
  我一個翻身,小蛔就從我身上滾落,尖叫完還洩恨般地偷踢我幾腳。
  「你這個一點都不憐香惜玉的死胖子,一般的男生,都嘛會主動讓床鋪給女生好不好,你應該睡地板吧。」
  「好險我是魯蛇,不是一般的男生。」
  「少來,沒有人天生是魯蛇的。」
  「……」我給她一個「妳懂什麼」的眼神。
  老實講,跟小蛔這樣的女孩子討論魯蛇的話題,本身就是對魯蛇的一種羞辱。先不管她稀奇古怪裝扮,光是靠她的臉蛋與恰到好處的身材,就不能懂我們這種魯蛇的困難。我一身接近三位數字的體重,連呼吸都被譏笑說聞到一股油味,同學走過我的座位還會假裝踩到油漬滑倒,跟我索求醫藥費,更別說我腫起來的胖臉,更是被冠以人孔蓋之名。
  所以,小蛔,妳懂什麼?
  我不想聽她回答,於是我沒問出口,只是躺得更加安穩。
  「混蛋!睡死你算了!」
  小蛔鼓起雙頰,氣呼呼地到客廳去。至於她想幹什麼,我也沒爬起來看,畢竟我向來是需要充分睡眠的人。折騰了一整夜,我的眼皮像是綁了鉛塊,短短幾秒鐘就沉沉睡去。
  我作夢了。
  夢到一個同班同學,她叫思嘉,有一頭美麗的黑亮長髮。
  班上,她的座位恰好在我旁邊,我原本不敢跟她說話,每一堂課都如坐針氈。
  畢竟她太耀眼了,相比起來我的存在似乎會破壞掉圍繞在她周圍的某種聖氣靈光。
  我擔心了很久很久,自從換座位後就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擔心,擔心思嘉會不會覺得自己運氣很差,四十個座位中,好死不死就抽到我的旁邊。
  不過,實際上是我想太多了,思嘉是一個超級大好人,她從來沒嫌棄過我,有時候上課還會偷偷找我說話,連體育課分組練習,都願意和我同一隊。
  「快一點起來!」
  而且她功課很好,每當我聽不懂老師在黑板上寫的東西,她都會趁下課或午休的時候,用她特殊的理解方式,一字一句清晰地教我一遍,往往使我更容易聽懂。
  「餓死了!真的要死掉了啦!」
  思嘉是個很奇怪的女生,她有一次對我說……
  「這是最後通告,再不醒過來,我就要拿加油棒捅你屁眼了喔。」
  我跟其他人不一樣……
  「嚇,我戳!」
  「妳到底是要幹麼啊啊啊啊啊!我好不容易才夢到,等一下,我的屁股……好痛……妳居然真的捅下去!」
  小蛔吐了吐舌頭,歉然地將凶器扔在地上,端坐在床邊,雙眼若無其事地看向其他地方,擺明就是不願意承認剛剛她對我施暴。
  我吐出一口爛氣,發現現在已經是中午十一點多,我又睡了六個多小時,整體還算滿意,可惜難得的美夢,竟被這條寄生蟲給破壞殆盡。
  「我餓了……」她委屈地揉揉自己肚子。

  • image

寄生蟲騙吃騙喝又鬧心,
幸好,還有一隻黑長直溫暖他的心。


  半年不見,她依然美麗,毛茸茸的大翻領連帽外套、花瓣邊的百褶短裙,襯托著她的柔順長髮和修長美腿,知性的氣質又不失休閒愜意,果然是她沒有錯,半年後我一眼就認出來。
  「等我。」思嘉對我說。
  我的身體彷彿被灌入水泥,真的一動也不動地等她從另一邊走來。
  「整整半年,過得好嗎?」
  我們終於面對面,這是她問我的第一句話。
  我背後溼成一片,彷彿被人用水槍轟過。
  思嘉一如往常地笑,一如往常的美,「我們邊買邊聊吧。」
  「不,我已經買好,準備要走了。」我胡亂指了指不知道在哪的手推車,然後尷尬地搓搓頭髮。
  「半年來電話不接、敲門不開,到現在還想躲我嗎?」思嘉早就知道我會這樣說,蹙起一雙柳眉,「就算你買完了,那就陪我買吧。」
  「好……」
  我、思嘉便漫步在大賣場的各區域中,我的掌心都是手汗,思嘉就如同過往一樣與我閒聊。
  「我知道不是你拿的。」
  思嘉和我並肩而行。
  我特地轉頭看她一眼,才緩緩說道:「謝謝。」
  「回學校吧,不要因為生氣,讓自己被高中退學。」
  「我沒有生氣,只是同學們都討厭我,所以……算了吧。」
  「當初……是我的錯。」說到一半,思嘉頓了頓,有點害臊地說:「我明明知道,不是你拿的……卻沒幫你說話。」
  「就在我的書包裡……妳懷疑是正常的。」想起那段被當成蛆蟲的日子,縱使我想假裝不在乎,仍是深深嘆了口氣,「算了,我不想說了。」
  「就算是在你的書包內,但我也肯定不是你拿的。」思嘉頗有深意地定睛在我身上。
  她的眼神,讓我回憶起第一次見到她的當下。
  大概有兩個小時左右,我曾經非常喜歡她。
  可是當那兩個小時如觸電般的感受過後,我冷靜下來判斷,就知道思嘉並不是我能夠高攀的女性。在理性的衡量之下,我的喜歡會帶給她極大的困擾,於是我很有自知之明,選擇靜靜地坐在她身旁。
  我曾經問她,為什麼願意和我當朋友,她只是淺淺笑說,因為我看她的眼神和其他男生不一樣,對她沒有任何「企圖」。
  「因為我對妳沒有企圖,對吧?」我心虛地搖頭。
  「沒錯。」思嘉用認真的表情說:「你想要拿,實在有太多太多機會了。」
她說得很對,這是個很簡單易懂的道理,半年前卻沒有人想到,大家只是一古腦地責備我,原因大概是因為我胖,不討人喜歡的關係。
  「……嗯。」
  「不要敷衍我。」思嘉抿起脣,偏頭想了許久,最後忍不住又道:「回來上課吧,我常常想你。」
  其實一條魯蛇當到了極致就是我這種等級,當美女親口說出「我常常想你」的時候,我一點高興的感覺都沒有,甚至連一點點想偏都沒有。
  因為我知道,思嘉的想我,是指好朋友間的懷念。
  「等畢業時間到,我要回鄉下種田了,反正種田不需要高中文憑,再依我爸媽的憨厚程度,我跟他們說畢業證書放在臺北忘記拿,他們應該也會相信吧。」
  「幹麼這樣?」思嘉瞇起狹長的雙眼,「你知道我可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女人。」
  我停下腳步,無法抑止地輕笑,整身的肥肉都在抖動,實在是太久沒聽她說過如此囂張的話了。
  和她乖乖牌的外表反差太大,所以我每次聽每次都笑。
  「回來吧……」
  「我得走了,再被妳洗腦下去,一定會被妳控制。」我往回走,不敢繼續面對她,「下次,有機會再見吧。」

  • image
 
吃你的、喝你的、拉你的,甚至還吸你的……咳,錢。
寄生蟲借住女,甚至會搶走你珍藏的神之卡……


  「沒有肉真的不行。」
  「……你好難款待喔。」
  小蛔勉為其難地從自己的沙拉內夾給我兩塊白色的水煮雞胸肉,顏色之慘白,我光用眼睛就能判斷出來那如同嚼蠟的口感,導致我整個人比碗裡的肉塊更沒有生命力,一副絕望想死的模樣。
  「好吧,我知道一下子要你配合我的飲食習慣的確很難……男女同居這件事一定要互相磨合的。」
  「我在想……一個人獨居也不錯,要不然妳在找到下一個宿主之前,不如先去公園、火車站暫時……」
  我的話說到一半,就被硬生生打斷了。
  「所以,我決定用紅蘿蔔與棒子的方式來幫助你早日習慣。」
  「……可以不要嗎?」
  「哼,死傲嬌,明明想要還敢嘴硬……」小蛔嫵媚地含住自己的食指,拉下左肩的衣服,露出黑色的肩帶,「快點吃掉嘛~」
  「不,我絕對不是傲嬌。」我擺擺手。
  「看來紅蘿蔔效果不佳,還是得同時加上棒子才有用。」她再把上衣拉得更低,讓我清楚看見她的肩帶夾著一張「魔法少女小芳」的燙金邊典藏卡……
  靠,那不是我藏在床底深處、編號第三的大祕寶嗎?這張被粉絲們暱稱為傳世聖卡的寶貝,限量發售與而且只能現場排隊購買,二手市場的價格已經喊到原價四十倍以上,更別說我這張可還有原作老師的親筆簽名,開什麼玩笑!
  「妳光是用肌膚碰觸它就已經是褻瀆了啊!」
  「可愛少女的香汗只會增加它的價值好不好!」
  「還給我!」
  「你先吃掉早餐。」
  「妳這條不講理的寄生蟲!」
  小蛔不滿地站起,雙手抱胸,撇過頭道:「拜託,你都已經有我了,幹麼還要這種二次元的角色。」
  「二次元的少女比三次元的好上一百、一千倍!」我抗議。
  「這不過是魯蛇自我安慰之詞,明明就是渴望著活生生的女孩子,卻故意嘴硬說什麼二次元多棒多美妙。」小蛔嗤之以鼻地說:「只會埋怨,不會讓自己打起精神,過得更努力、更積極一點,難怪永遠是魯蛇。」
  「妳、妳……」我明明很氣,但一時之間想不出半句反駁的話。
  小蛔抽出夾在左邊肩帶的典藏卡,在手指間轉動,嫌棄地說:「上面這個簽名真的醜到不行,不如我幫你簽一個上去。」
  「別……千萬別跟我開這種玩笑……拜、拜託。」
  「我去買專業簽名筆,再見~」小蛔吐吐舌頭,二話不說就奪門而出。
  「回來啊啊啊啊!」為了拯救傳世聖卡,我被迫追了出去。
  我們家的社區占地並不算大,也就花園、籃球場、遊戲設施……等一些公共設施,總面積不到學校一個操場吧,可是小蛔一衝出去,我竟然抓不到她。
  一下子躲在溜滑梯、一下子藏在杜鵑花叢、一下子爬上籃球架、一下站在我面前挑釁地扮鬼臉,我好喘……我喘到幾乎不能正常說話,才追追停停了二十分鐘,全身的汗像是關不緊的水龍頭,肺都快運轉不過來,雙腿連支撐身體都辦不到。
  小蛔也在喘氣,不過狀態明顯比我好多了,嬌小的身軀靈巧到讓我懷疑她是不是從事什麼體育相關的行業,對了……其實我根本就不瞭解她啊。
  她到底是誰?她為什麼要藏在廁所的天花板?她搶奪我的寶貝到底要幹麼?
  有些缺氧的腦袋瞬間冒出好多問題……
  「放棄了嗎?笨蛋。要是你抓到我……我、我就任你擺布喔。」
  小蛔刻意用微微嬌喘的說話方式說出曖昧的話,但任誰來看都知道,一個快三位數體重的男人不管多努力都不可能追得上一個平時就有在運動的苗條少女,所以她講的都是廢話,故意要激怒我而已。



雖然寄生蟲百分之九十九的時間很渾蛋嗜血,
但偶爾也會給你一劑強心針──畢竟宿主的健康,就是牠的健康!


  「等一等!」小蛔盤腿坐在椅子上,用指尖來回刮著自己的下巴,沉聲道:「還有一個關鍵問題我沒弄懂,要是知道了,一切就皆在我的掌握之中。」
  這女人真是病得不輕,她偷我照片的帳都還沒算,竟然給我裝成一副諸葛再世的模樣,要不是她的關係,今天我就不必受這些折磨了。
  「半年前,是什麼原因讓你不去上課?」
  小蛔微微張口問了,我有點措手不及,對思嘉我們可以談,但是對外人實在難以啟齒。當初被全班唾棄,所有人都當我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色魔,各種難堪的言論、冷言冷語的諷刺,實在不是一件值得說出來的事。
  雖然思嘉的泳衣出現在我的書包裡,可是只要她沒有誤會我就夠了。
  「我忘記了,那麼久遠的事,怎麼可能記得嘛?」
  「嗯……」小蛔放下遙控器,走到我身邊,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使出十字固定法,我的右手被她的大腿和雙手夾住強迫拉直,「你說不說?你說不說?」
  「妳這條暴力的寄生蟲!痛、痛死……放開我……放開!」
  「說出來吧,你就沒有痛苦。」小蛔語氣溫柔,可是下手狠毒。
  「知道、知道這些,對妳有什麼好處?等、等等……痛死了,要斷了、要斷了!」
  「對於寄生蟲來講,如果宿主死了,那寄生蟲也會死,所以我要你一帆風順的活著。」小蛔恚怒地用腳踢我的臉,「才不是像你這樣,要死不活,爛透的一條魯蛇。」
  我一直很想掙脫,不斷出力。
  「沒有人天生就想當失敗者的,再魯的魯蛇也會想有一個勝利的人生啊!」
  小蛔沒有放過我,我真的快要哭出來了。
  「你整天將魯蛇掛在嘴邊,自嘲的表現似乎很幽默,但只不過是一種自欺欺人的逃避方式。為自己打下預防針,以後就不怕其他人笑你是失敗者了,對不對?」
  十字固定法真不愧是奧義般的存在,每當我越出力掙扎,手臂就變得越痛,於是我乾脆放鬆所有的肌肉,整個人癱軟,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鼻頭有點酸,嘴脣莫名其妙地輕顫,視線有一些模糊。
  小蛔幾乎是用吼地說:「別假裝不在意的模樣,其實你是超級膽小鬼,連被別人瞧不起都怕!笨蛋!」

  • image

做為輕小說,基本福利要有,
不過,為什麼福利跟危機這麼近……


  偌大的游泳池會自動畫出一條線,一半是女生在戲水、一半是男生在打鬧,如此神祕的現象大概是怕尷尬吧,畢竟大家換下一層又一層的衣物,身體就只剩一件泳衣,要是有什麼肢體接觸,肌膚的觸覺彷彿會被放大好幾倍。
  男生和女生會自動避免靠近,當然有兩、三個平時就走色魔路線的男同學找到機會就試圖游進屬於女同學的領域,浸在水裡一副要觀察人家屁股的淫蕩模樣,想當然會被拖上岸吊打一番。
  我用相當標準的自由式在男生區域內到處游來游去,游累了就停下來浮在水面,遠遠看到思嘉,一身水藍色的連身泳衣在水中穿梭,只有一次從水面探出身向我揮手,看得出來比誰都熱愛游泳。
  居然還說要蹺課去圖書館讀書,真的是嘴巴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的標準案例。
  歡樂的體育課結束,去盥洗室沖完澡換好制服出來,發現女生們還在排隊更衣,沒辦法女孩子所需的時間比較長,於是我就沒有等思嘉了,自己先去合作社買熱牛奶,結完帳就回到教室,準備開第七節課的班會。
  一切都很正常……
  不過……回到教室坐在自己座位上的思嘉表現得非常怪異。
  她穿體育服,卻套上厚重的制服外套,雙手緊緊抱胸,整個臉蛋紅得像是喝醉酒,一向愛在教室外的她,在下課時間卻依然乖乖待在座位上,一動也不敢動。
  我坐在她右手邊的位子,看得清清楚楚。
  默默將合作社買的熱牛奶擺在她桌上,我不敢講話。
  思嘉轉過頭看著我,緊緊抿起脣,原本就已經很紅的臉更紅,彷彿有什麼事難以啟齒的樣子。
  「討厭喝牛奶嗎?」我不好意思地伸出手要拿回來。
  不過思嘉用比我快上兩倍的速度,將罐裝的熱牛奶放進自己的抽屜裡。
  「我有一點、我有一點不舒服……」她低聲說:「你不用太擔心。」
  「要我帶妳去保健室嗎?」
  「不用,我現在不想移動……」
  我傻了幾秒,想不出來有什麼病是不能移動的,可是她用可憐兮兮的眼神告訴我,希望不要再問,所以我只是微微點頭,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上課鐘聲響起,這節是班導主持的班會,思嘉還是維持雙手抱胸的姿勢,難道手都不會痠嗎?我感到有點奇怪。
  班會這種東西,就跟盲腸一樣,被切掉也沒關係,但每個人都有。
  班導意興闌珊地讓班長主持會議,這禮拜的班會根本沒有議題要討論,班長只是在臺上詢問有沒有提議,當然不可能有人舉手嘛……
  「老師!」
  有人舉手了,班上四十雙眼睛立刻聚焦在她身上。
  她是學藝股長,平時很溫柔文靜,連說話都小小聲,現在忽然大喊老師,就連她的姊妹淘思嘉都感到神奇。
  「怎麼了?」老師合上改到一半的考卷。
  「剛剛游泳課的時候,我們班出現、出現小偷,變態小偷……」學藝股長的外號叫可可,一直以來都是屬於品學兼優的學生,所以她此番話一說出口,老師立刻站起來。
  「可可,跟老師到外面說。」
  「思嘉同學的貼身內衣被偷了!」
  全班譁然,彷彿鞭炮在雞舍裡爆炸,整片雞飛狗跳。
  我瞥過頭凝視思嘉,思嘉一手抱胸、一手推開我的臉,慌張道:「不准看我。」
  下一秒鐘所有同學瞬間安靜,突兀到有如嘈雜的電視忽然被按下靜音鍵,更可怕的是他們所有的眼睛都在注視我。
  尖銳的視線從前後左右各種角度朝我射來。
  一滴冷汗從我的背脊流下,回來了……各式各樣的輕藐、不屑,像是在看一隻蟑螂的敵意又回來了。
  狠狠刺穿我的全身上下,沒有絲毫保留,滿到溢出的惡意。
  但是有一個重點,又不是我偷的,你們看我幹麼啊!不是我啊!我快瘋了,這熟悉的劇情不就在幾個月前發生過嗎?
  等一等,老師妳為什麼要走過來?為什麼?到底是為什麼啊?
  「思嘉,可可說的是真的嗎?為什麼不報告老師呢?」
  呼……好險老師走過來是要跟思嘉說話,並非懷疑我是小偷。
  「老師……沒有,沒有被偷啦。」思嘉已經羞到快哭了,任誰都知道她在說謊。
  老師很溫柔地說:「可以讓老師看看嗎?」
  思嘉身子一縮,雙手抱胸抱得更緊,連長髮捆起的馬尾都不安顫動,用力地搖頭。
  「唉……」老師嘆氣,一隻手順勢按在我的肩膀上。
  喂,不要在這種時候忽然跟我有肢體接觸啊!
  老師明明是女生,年紀大概三十幾歲,可是這一聲嘆息彷彿讓她老了十歲,更別說她明明就很標準的身材,壓在我肩膀的手卻有如千斤之重。
  「該不會又是你吧?」
  我的身體猶如觸電般抽了幾下,用最誠摯的眼光和語氣說:「怎麼可能是我,老師不要開玩笑了。」
  「可是你書包邊露出來的白色布料是什麼東西?」
  地獄,我又回來了。

  • image

  寄生蟲女小蛔脾氣糟糕透頂,心情好就惡整宿主,心情不好還是惡整宿主,動不動就出手揍人,還會用十字固定法,鬧累了就占掉他的床,睡走他的枕。

  看來單純惹人厭,但一個好端端的可愛少女,為什麼要寄宿到陌生人的家中?甚至在被主角發現前,還是住在廁所天花板上;而邊緣人主角,是基於什麼原因足不出戶、避守在家,又是為了什麼才願意重新踏入校園。

  這些是本書最大的懸念,也是有別於一般天降美少女劇情的差異。

  • image
 
  《夜安!借住少女出沒注意》以乍看幽默風趣的日常向故事,去逐步呈現借住寄生蟲女與邊緣人型主角的缺憾人生。沒有永遠的人生贏家,但可以確信,兩塊缺角的拼圖相偎,能讓彼此變得更加完整。同樣的,看似廢萌的常見日常向輕小說題材,也能在奇特主角們的相互激盪下,綻放出不同的光華。

【內容試閱】


「到底是誰吃掉我的義大利麵?」
空無一人的套房,我正對著冰箱說話,一雙手勉強支撐在兩邊膝蓋上,讓我笨重的身軀不至於因為蹲下而跌倒。
「到底是誰吃掉我的義大利麵?」
因為太震撼了,所以我必須再說出口一次。
我不可能弄錯,冰箱裡肯定還有一盒冷凍義大利麵,因為數量都是經過精算,一個月平均三十天,要準備九十盒,每天早中晚共吃三盒,當冰箱的庫存都吃完,就代表要出門領錢去大賣場採購一趟。
「到底是誰吃掉我的義大利麵?而且還把空盒子遺留在冰箱裡。」
太離譜了,導致我不小心說出第三次,這個月已經要結束,少一盒冷凍義大利麵就代表我的晚餐沒得吃,要挨餓到隔天早上。
於是我懊惱地思考,目前所要面對的可能──
第一,我家遭小偷。
但是沒道理小偷只偷吃一盒義大利麵。
第二,我會夢遊。
不可能,我寧願相信有賊。
第三,這間一房一衛一廚一陽臺的套房內有第二個人。
這比夢遊還扯,我情願相信我會夢遊!
砰的一聲,我不滿地用力把冰箱門關上。這麼做其實是為了掩飾我體內湧出的害怕,要知道冰箱裡擺著一盒塑膠盒,裡頭的義大利麵已經被食用,而冷凍食品是不能生吃的,一定要用微波爐加熱。
這麼大的動靜,我卻完全不知道。
況且,我已經一個月沒踏出家門了。
越想越毛,我假裝坐在電腦前,手不斷在網路上盲目亂點,肥胖的身軀漸漸發冷,總覺得此時此刻有人在窺視。………前往巴哈姆特 ACG 資料庫欣賞更多試閱內容

 

輕小說《夜安!借住少女出沒注意》相關資訊

書  名:夜安!借住少女出沒注意
作  者:啞鳴
插  畫:Stellarism
出 版 社:尖端出版
目前集數:1
最新出版:2016 年 12 月 8 日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