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哈ACG23】動畫組金賞《The Lost》團隊專訪 日常瑣事裡帶來的記憶寶藏

(GNN 記者 阿Lu 報導) 2023-10-01 12:00:01

  由巴哈姆特舉辦的「巴哈姆特 2023 ACG 創作大賽」已於日前揭曉所有組別的得獎者名單。為鼓勵得獎者以及參賽者,本次 GNN 也特別專訪到在本屆賽事中於各組別獲得前三名的得獎者,讓他們分享本次的作品創作歷程以及心情。本篇就為大家專訪到「動畫組」金賞的《The Lost》創作團隊「支棱起來」。
 
  • image
 
  《The Lost》這部作品從大家經常經歷的丟失小物件角度出發,探討失物與主人之間的聯繫,發掘背後隱藏的情感關聯。動畫結合了四位導演從生活中選取的回憶講述與失物相關的往事,並切身採訪收集身邊人們的經歷,採用四段主題內容的形式,用手繪動畫作為媒介敘述主題——我們丟失的東西會想找回我們嗎?
 
 
  綜合評審們的評語,認為《The Lost》這部作品透過互相傾吐的口吻交織出一篇好看動人的青春影像詩篇,精緻的作畫和敘事方式展現出令人驚豔的成熟技術與才能,讓觀賞者能感受到生活中的點滴細節與情緒,屬難得一見的佳作,也期待日後有機會看到更多他們的創作。
 
  《The Lost》由來自中國美術學院的四位成員:李貴鮮、莊宇民(庄宇民)、焦雪晨、傅凌霜所創作,以下即為本次的訪談整理。
 
  • image
 
Q:首先,先稍微向大家介紹一下你們的團隊吧?
 
團隊:我們的團隊有四位成員,由於我們影片的結構特殊,分為四個部分,每位成員負責自己那部分的導演、分鏡和美術,其他部分則是大家共同合作制作,每位成員都可以成為表達者呈現自己的故事,都可以體驗到創作的各個環節。
 
  • image
    團隊合影
 
Q:團隊的名稱「支棱起來」有什麼特別意義嗎?你們是如何決定要一起創作的?
 
李貴鮮:最初一起創作是因為之前我們其中三位成員曾一同做過短片,合作時相處得很融洽,每位成員都有各自不同擅長的領域可以互補,而新加入的同學則擅長畫畫,恰好是我們所需要的。
 
莊宇民:團隊名稱沒有特別的意義,是微信群的名稱,算是在創作過程中鼓勵自己的一種方式(?)我們三位成員在大三時曾一同組隊合作過,相處起來比較有經驗。
 
傅凌霜:是當時開始創作時隨意取的微信群組名稱,因為製作過程很累所以需要相互鼓勵。過去因為有合作過的經驗,覺得可以就繼續合作了。
 
  • image
 
Q:為何會想到《The Lost》這樣的主題呢的?
 
李貴鮮:當時主要是為了順利畢業,必須要製作一部短片,但是我又不想做描繪親情友情這類比較常見的作品。那段時間正好是我特別迷茫的時候,即將告別學生時代,而我又是特別愛懷舊的人,感覺身邊的東西都在離我而去。我看到身邊的一些物品,或者聞到空氣中的一些味道,都會想起這些特定環境中發生的過去,所以選擇了遺失這個主題。
 
莊宇民:在我加入團隊後,認為「丟失」這個主題能引發每個人對自己生活的聯想,是一個細膩且充滿多種韻味的主題。
 
焦雪晨:很多時候一個物品給你帶來的價值和意義並不僅限於物品本身,更是物品背後蘊藏的記憶和情感。我有許多類似這樣的「記憶寶藏」。人生中總會發生像遺失身邊的瑣碎事物一樣不經意的錯過和離別,但是感情曾經存在過就是一種美好的經歷,為美好的存在而留下紀念,對我來說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
 
傅凌霜:遺失是大家生活中都必然會發生過的,它不僅會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很多時候也只是一個微小但獨特的經歷。最簡單的東西的遺失也會承載一些非常細膩的情感,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點,於是決定投入創作。
 
  • image
    手繪鏡頭堆
 
Q:本次各位的創作的靈感來自何處?有沒有什麼故事或經歷引發創作靈感?
 
李貴鮮:我覺得那些被我們遺失的物品身上都帶有我們的故事,如果從這些物品的視角出發去窺探我們的生活會是怎麼樣的呢?就像《永安鎮故事集》裡說的:「把生活打開一個洞,把攝影機探進去」。
 
莊宇民:結合「丟失」這個主題,會下意識聯想到比較容易丟掉的小物件,結合小物件又會回憶起一些看似不痛不癢、但似乎又占據了人生很重要一部分時間的經歷。
 
焦雪晨:其實一開始沒想到那麼多,我們的初衷是探討生活中丟失的一些小物品,基於我本人是一個冒失的人,橡皮筋(皮筋)只是我一時想起來的多次丟失物之一。
 
傅凌霜:是在確定遺失這個主題以後,第一個聯想到的內容,由一個很小的記憶片段和一個小的遺失物品的視角出發延伸思考。
 
  • image
    繪製中
 
Q:有受到特定創作或是創作者的啟發與影響嗎?
 
李貴鮮:影響我創作的作品相當多,我習慣於想到一個主題、決定表現風格之後,去大量看其它作品,從大師們的作品中總是能學到很多東西。在創作《THE LOST》的時候,我看了很多遍喬治史威茲貝爾(Georges Schwizgebel)的《没有影子的人(The Man With No Shadow)》,傑赫米克拉潘(Jérémy Clapin)的《I LOST MY BODY》,喬安娜奎因(Joanna Lisa Quinn)的《藝術事務(Affairs of the Art)》等。
 
莊宇民:在著手繪製美術風格時,我去看了大量印象派的畫作。
 
傅凌霜:在創作前看了非常多的作品,前期思考部分受到了一些《I LOST MY BODY》的影響。
 
  • image
    前期風格嘗試
 
Q:這次的作品大概從何時開始發想,花了多久時間製作?
 
團隊:這次創作大概從 2021 年 8 月份開始構思,同年 10 月份才開始形成現在這部作品的雛形劇本;到 2022 年 6 月份第一稿完成,後面不斷地再補完,十月份結束整個動畫的製作。
 
  • image
 
Q:製作過程中最大的挑戰是什麼呢?
 
李貴鮮:中間改了無數版劇本,一直不停的自我拉扯。我感覺最困難的部分就是劇本創作了,現在想起來依然是比較痛苦的一段時間。
 
莊宇民:最大的挑戰是後面手繪流暢度的實現,我的部分是使用油畫棒這種材料,但如果只靠油畫棒本身的話,受到手繪畫幅的限制,精緻度不夠,抖動效果會非常大,顯得不夠連貫生動,所以不得不在手繪之後再進行細緻的電腦繪圖加工,前前後後嘗試了很多次才得到理想的效果。
 
傅凌霜:劇本、分鏡還有整體畫面效果確認部分,修改了非常多遍,前期思考結束開始中期製作也是因為時間不太夠了,不然感覺還能拉扯很久。後續部分主要是努力完成,雖然也是蠻累的,但是沒有前期那麼痛苦。
 
  • image
    繪製中
 
Q:製作途中有遇到什麼比較難忘的事情?
 
李貴鮮:創作中難忘的事情,大概就是有一段時間我生病在家,團隊的同學立刻替補了上來,幫我完成了好多東西,確實感覺到我們是一個團隊的,大家都互相幫助完成最後這部動畫。
 
莊宇民:比較難忘的是 6 月畢展布展前幾天和當時的其他幾個組在教室通宵趕了一天後,大家一起點了一頓熱乎乎的湯粉吃。
 
傅凌霜:因為熬到天亮看見了清晨的象山。
 
  • image
 
Q:作中所提到的故事是來自團隊成員的經驗嗎?
 
李貴鮮:動畫的故事來源於我們每一位成員的人生經歷,但最初版的劇本其實不是這樣的。最初我想做的是以遺失物品的視角去客觀地觀察我們的生活。當時每天都會自己跟自己吵架,「既然這樣,為什麼是做動畫而不是紀錄片呢?」、「創作中怎麼保持客觀?無論怎樣都會有自己的主觀情感輸出呀!」吵到最後也沒能吵出個結果。對於我們這種生活經驗還沒有太多的新手創作者來說,從自己經歷出發還是相對比較容易掌控,不會太過於失真。這次創作最大的思考應該還是創作於生活經驗之間到底是怎麼樣的關係。
 
莊宇民:我的部分對應著隨身碟,選擇「隨身碟」當做我的部分的靈感可能是來自於我年少時期成長的個人經歷,那段時期比較內向,很多回憶、友情和有趣的瞬間都和「儲存」這件事有關系。
 
焦雪晨:在「橡皮筋」的背後,是這麼一個朋友的身影,她對我而言像是昨日才告別,然而記憶就如同遺忘了許久的橡皮筋一樣,在想起這個命題的同時顯現,很感謝能藉由此次創作的機會敘述出來。
 
傅凌霜:都是我們各自的真實經歷,每個部分的內容就是從每個人丟失的物品和那一段經歷出發來進行創作。最初的劇本故事更偏向於非紀實,但在劇本的推動上非常困難,也比較難對這個核心想法進行敘述。最終決定用每人都用一小段故事,以不同的片段視角來呈現這個主題。
 
image

意象代表

 
Q:是什麼樣的機緣決定來參加巴哈姆特的創作比賽呢?
 
團隊:在逛網頁的時候偶然間發現了這個比賽,看了下規則發現我們是符合的,於是就開始着手準備報名; 我們想要讓作品能被更多人看到,因為我們的作品是一個群像的影片,如果被大家看到、看到之後將聯想到的自己的一些經歷分享出來——我們的影片會因此變得更加完整,觀眾以及他們的故事是我們作品重要的一部分。
 
  • image
    剪裁線稿和鏡頭
 
Q:本次參賽獲獎有什麼感想呢?
 
李貴鮮:完全沒有想到會得獎,是個意外的收獲。感覺是對之前大家對努力的一種肯定哈哈哈。
 
莊宇民:感覺很開心,沒想到能榮獲金獎,也很高興能收獲評審們真摯的評價!
 
傅凌霜:非常高興能獲得這個獎項,很感謝能獲得評審們的認可。
 
Q:其他參賽作品中是否有讓您印象深刻的作品呢?為什麼印象深刻呢?
 
李貴鮮:對《泅 Set Sail》這部作品有很深的印象,很喜歡他們的畫面,很大程度發揮動畫才有的優勢,很美~!
 
莊宇民:《泅 Set Sail》非常讓我感動,其中蘊含著的風土人情、年代感疊加的真摯情感引人入勝,讓我聯想到了我的親人,色彩也很明亮清透,十分耐看;《流向北冥》裡對於海洋場景的描繪也很讓我印象深刻。
 
傅凌霜:《泅 Set Sail》這部作品中的敘事和色彩都很打動我,場景和做的繪畫的質感也很喜歡,很厲害。
 
Q:整體來說,對這次創作大賽的感想如何呢?
 
李貴鮮:希望大賽一直辦下去,給更多像我們這樣的新人的作品一個與觀眾鏈接的機會。
 
莊宇民:感謝這次大賽的舉辦!很遺憾沒能去到頒獎茶會現場,希望以後還能有機會參與。
 
傅凌霜:很高興能參與這次創作大賽,如果有機會也想去一次的現場。
 
  • image
 
Q:對於今後的發展,團隊成員各自有什麼樣的計畫嗎?
 
李貴鮮:之後的計劃就是好好工作賺錢,爭取之後還能有創作影片的機會!
 
莊宇民:可能會先去學習嘗試各種媒介的創作形式,在這個過程中豐富經驗和體驗生活,等到時機成熟時會再做一次動畫!
 
傅凌霜:希望有更多的經歷並提升自己的能力,好好生活、慢慢打磨想要做的創作。
 
Q:有什麼話想對觀眾說的呢?
 
團隊:很感謝每一個看過我門影片的觀眾,有了大家的分享,我們的作品才完整!
 

更多關於「巴哈姆特 2023 ACG 創作大賽」的得獎報導

 

巴哈姆特 2023 ACG 創作大賽「動畫組」 專訪報導

  • 金賞:The Lost(本篇報導)
  • 銀賞、文策院特別獎:泅 Set Sail(即將刊登)
  • 銅賞:閉海 BEHIND(即將刊登)
  • 銅賞、文策院特別獎:流向北冥

巴哈姆特 2023 ACG 創作大賽「漫畫組」 專訪報導

巴哈姆特 2023 ACG 創作大賽「遊戲組」 專訪報導

  • 金賞、文策院特別獎:Bionic Bay: 換影循跡(即將刊登)
  • 銀賞、文策院特別獎:魔法萬事屋(即將刊登)
  • 銅賞:語願(即將刊登)
 

新聞評語

載入中...

延伸報導

「2024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動畫 x 漫畫 x 遊戲 百件台灣原創作品人氣票選中
產業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
3
「2024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動畫 x 漫畫 x 遊戲 原創作品徵稿賽事開跑
產業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
6
【巴哈ACG23】動畫組銅賞《閉海 BEHIND》團隊專訪 對奇幻、富有想像力世界充滿嚮往
產業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
11
【巴哈ACG23】動畫組銀賞《泅 Set Sail》團隊專訪 以繪本風格呈現阿公的人生故事
產業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
17
【巴哈ACG23】遊戲組銀賞《魔法萬事屋》團隊專訪 結合音樂與解謎開創全新遊戲類型
產業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
36
【巴哈ACG23】動畫組銅賞暨文策院特別獎《流向北冥》導演專訪 以海為題描繪新生之旅
產業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
19
巴哈姆特 2023 ACG 創作大賽「動畫組」揭曉得獎名單 《The Lost》、《泅》獲金、銀賞肯定
產業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
10
巴哈姆特 2022 ACG 創作大賽「動畫組」得獎揭曉 《無名小鎮》斬獲金賞、最佳劇情等獎項
產業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
74
巴哈姆特 2022 ACG 創作大賽今頒獎 重啟現場交流分享寶貴經驗
活動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
16
【巴哈ACG20】動畫組銀賞《愚行者 00 THE FOOL》團隊專訪 集結夥伴激盪無限光芒
動漫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
25
【巴哈ACG22】漫畫組銀賞《理性的男人》作者專訪 看似冷靜的背後是不為人知的枷鎖
活動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
23
【巴哈ACG23】漫畫組銀賞《無機質的慾望理論》作者專訪 打造富有魅力的「故事前提」
活動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
19
【巴哈ACG22】遊戲組銀賞《嗜憶 Swallow》團隊專訪 不斷測試修正以達到直覺性引導
花絮 | 嗜憶
42
【巴哈ACG22】漫畫組銀賞《外星人米豆》作者專訪 從小受爸爸影響喜愛少年漫畫
人物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
29
【巴哈ACG22】遊戲組銅賞《自動混亂》開發者專訪 從零開始的新手也能打造出好作品
活動 | 自動混亂
30
【巴哈ACG22】動畫組銀賞《這間賓館有螞蟻》看完本片請注意家中是否有螞蟻出沒
活動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
19
【巴哈ACG21】動畫組銅賞《埃佛特學院》團隊專訪 努力不懈成就自我
動漫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
50
【巴哈ACG23】遊戲組銅賞《語願》專訪 認識「手語」消除與聽障者的界線
活動 | 語願
5
【巴哈ACG22】漫畫組銅賞《掰掰,小梅!》作者專訪 將面對離別的不捨與茫然化做短篇
活動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
12
【巴哈ACG22】漫畫組銅賞《Back & Up》作者專訪 恐怖和搞笑只有一線之隔
活動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