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P.A.WORKS」的原創動畫能夠打動人心?公司代表堀川憲司揭露製作心得

(本新聞經 Tokyo Otaku Mode 同意授權轉載) 2018-12-23 12:00:01 原文出處

  動畫網站聯合企劃「世界觀注的動畫製作工作室開創的未來」

  以『御宅族文化讓世界快樂』作為標語,將日本的動畫與大眾文化向全世界推廣的 Tokyo Otaku Mode,在 2018 年夏天,與世界各地的動畫新聞網站連結,展開了全新的訪談企劃。

  日本引以為傲的動畫,由於網路動畫播放服務的興盛,比起過去受到了全世界更多的注目。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關於一直以來為動畫粉絲們提供享受的『動畫製作工作室』,如果是粉絲的話不論是誰都會在意的問題,包括「這麼棒的構想是怎麼誕生的?」「是抱持什麼樣的想法在製作動畫的?」等動畫製作背後的故事在內,進行對監督或製作人的訪談。同時平常不太會對外公開的工作室內的樣貌也透過照片或影片來向大家介紹。

  北美、英語圈知名動畫新聞媒體 Tokyo Otaku Mode News 與 Honey’s anime、中文圈知名網站巴哈姆特、德語圈的 Sumikai、泰語圈的 Akibatan 等等,以及包括 アニメ!アニメ!在內,世界各地的動畫新聞網站協力合作的企劃。

 
  • image
 
  動畫網站聯合企劃「世界觀注的動畫製作工作室開創的未來」第六彈,對代表 P.A.WORKS 的堀川憲司先生訪問有關動畫製作的心得、動畫師育成事業、以及參與地區活性化的作法。
 
  P.A.WORKS 代表作:《來自繽紛世界的明日》、《道別的早晨就用約定之花點綴吧》、《有頂天家族》、《櫻花任務》、《白箱 SHIROBAKO》、《花開物語》、《Another》、《來自風平浪靜的明日》、《真實之淚 true tears》。
 
  你知道 P.A.WORKS 這間公司嗎?他們的據點位於遠離東京的富山縣南礪市,一個人口不到五萬的地方。是一個在粉絲們長期穩定的支持下,持續製作著動畫、代表著日本的動畫工作室。
 
  在富山設立工作室後經過了 18 年。作為製作動畫的據點,同時也參與了動畫師育成事業、以及與動畫有著緊密連結的地區活性化事業的 P.A.WORKS,對於代表堀川憲司先生進行長篇訪談。
 
  • image

    距離 P.A.WORKS 最近的火車站,城端站。

  • image

    從車站到工作室路上,一面都是如同故事中會出現的田園景色。

  • image

    成為動畫《櫻花任務》舞台的櫻花池,湖面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 image

    P.A.WORKS 本社工作室。

  • image
  • image

    工作室內木造的空間讓人感覺溫暖又安心。

  • image

    這次訪問的 P.A.WORKS 創設者,代表堀川憲司先生

逐漸的成長茁壯

 
  • image
 
――首先想請教一下有關 P.A.WORKS 成立的過程。
 
 
堀川:我在 1990 年時,因為想作動畫方面的工作所以在業界就職。那個時候的環境沒有辦法讓人在大都會以外的地方製作動畫。那時候是賽璐珞動畫的時代,我在東京製作了 10 年的動畫。
 
  因為在就職之前就有約定好要回到富山,所以該說是再就職嗎?正在思考要作什麼樣的工作時,覺得果然還是想要繼續動畫方面的工作。而當時剛好數位化的趨勢到來,因此逐漸變得能夠在都會以外的地方製作動畫,於是 2000 年時就在這個地方設立了工作室。
 
  一開始時只有兩個人,因為是這樣的鄉下地方。從即使召募也不會有人來的情況開始,慢慢的 P.A.WORKS 也有了一些名氣,人手聚集了過來,之後才逐漸將人材培養起來。
 
  從非常小型的,如同家族一般的出發點開始,規模成長之後才變成了公司這樣的組織型式。配合著人數、配合著委託、配合著業界的趨勢,就這樣經過了 18 年。我們公司簡略的歷史大至上就是如此。
 

引導著作品的「提問」

 
  • image
 
――P.A.WORKS 製作了許多原創作品,而不論是哪一部都讓他成功了,我覺得是一間相當稀有的公司。請問成功的要因是在何處呢?
 
 
堀川:我也不知道呢。過去至今在進行原創企劃的時候,會說著想要製作這樣的作品,但其實那不是指故事,而是作品的主題。會與監督還有劇本統籌討論,希望能夠是這個樣子的主題。
 
  雖然說是主題,但也並非像是「最重要的是愛、是友情」這樣的製作方式。
 
  比起這些東西,更在意的是在現代社會或日常中所感受到的事情,關於這些事情會想要深入的去思考。先是有了這種好奇心,然後,答案是什麼呢?這就成為了出發點。
 
 
――首先是提問是嗎?
 
堀川:沒錯,我們是一邊追求著問題的答案一邊製作作品的。所以如果不順利的情況,就會讓人害怕到最後一話都沒辦法拿出答案。不過對於有興趣的事情一邊提出問題一邊製作作品我覺得非常有趣。
 
  有了這個提問之後,那麼劇中角色會朝著什麼方向、怎麼樣思考來行動?要有什麼樣的事件比較好呢?關於這些方面的思考就會變得更加簡單了。整體來說是用這樣的方針來引導,走向那一個問題的答案。
 
  作品的企劃從今年開始有一部分交給了年輕的製作人,不過在製作原創作品時,「這是你們想要提出什麼樣問題的故事呢?」,我告訴他們請將這樣的念頭放在心中。
 
  原創作品從企劃開始到製作,無論如何都得花上大約 3 年的時間。而在 3 年中一直思考著製作出來的東西,作為一時的風潮就結束,對於觀賞的人來說沒什麼問題,但是對於製作者來說就會覺得不太能夠滿足。因為自己花費了3年的熱情與時間,所以也希望能夠有相應的什麼回饋過來。
 

為了什麼而製作動畫

 
  • image
 
――請問有什麼具體成為契機的作品嗎?
 
堀川:最初是《花開物語》吧。年輕人在開始工作時會有著什麼樣的煩惱,又是如何跨越這些難關的,有著想要將這些記錄下來的心情。
 
  因為我們也在這裡培養著新人,創作者也會遭遇到類似的情況,在許多事情上碰到障礙並且煩惱,所以這也是其中一個原因。
 
  而以《白箱 SHIROBAKO》來說,雖然我們是快樂的製作著動畫,但業界本身的評價還有許多「糟糕了糟糕了」這樣的悲鳴之中,從 60 年前日本開始的商業動畫,我們所接受繼承的東西,還有必須要傳遞下去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說的更大一些的話,就是「為了什麼而製作動畫」這個問題。
 
  《白箱 SHIROBAKO》也不是從一開始就有著答案的,在每一話中「這種事情常常發生呢」,一邊談論著這些製作現場的問題,對著這些一個一個的提出答案,是像這樣嗎?還是像這樣嗎?一邊確認一邊進行著製作。
 
  最終來說,我們是接受繼承著這些事物,而為了什麼製作動畫雖然答案因人而異,但我自己的答案,則是盡量的放在了主角於最後的慶功宴上的發言之中。
 
  • image
 
――有著這樣製作經驗的團隊,似乎能作出更厲害的作品。
 
堀川:對於創作東西的人來說,我覺得好奇心、探究心是非常重要的。在這個世界上,對於進行創作工作的人來說,碰到問題時不會將別人常在講的內容當作答案提出來。
 
  「真的是這樣嗎?」首先會懷疑,然後從自己的角度試著提出答案,我覺得這就是創作的部分。
 
  我希望年輕的創作者在進行創作時也能夠像這樣思考。但另一方面,這種思考方式也已經有著昭和那沉舊的味道了。
 
  比如說在故事中提出了有關人際關係的問題。如果按照過去的王道作法,在我的感覺中就是會演變成針對這方面進行探究的故事。但是年輕的創作者會像是「不會踏的那麼深入」、「不會表現那麼多」這樣刻意的停下來。「原來是這樣阿」,讓我有這種感覺。
 
  這並不是在於構築人際關係上的失敗,而是判斷之後刻意的不去走到那個範圍。對於現今的世代來說,這種思考模式也是行得通的吧。
 
  以接近現在觀眾年齡層的感覺來製作作品,在我看來是這個樣子的。
 

製作能夠留存 10 年、20 年的作品

 
  • image
 
――與剛剛說的內容有些關聯的是,P.A.WORKS 的作品以及團隊,似乎都感受到能夠接受不同價值觀的多樣性。
 
堀川:《櫻花任務》的主題之一就是與異文化共生。繼承下來的文化以及新的智慧,將其他好的想法咀嚼,然後漸漸吸收這樣的思考方式。
 
  就如同先前提到年輕創作者有著不同的想法一般,有沒有能夠吸收的東西、或是能不能找到有趣的東西等等,都是應該要去思考的。特別是創作作品的人,我覺得更應該用這樣的視角去觀察。
 
  相當久之前我讀了一本名為《一萬年的旅途(The Walking People: a Native American oral history)》的書。敘述美國的原住民易洛魁族,以不多的人數在各處流浪時過著什麼樣的生活,跨越數千、數萬年透過口述歷史傳承下來的故事。讀這本書的時候,我受到了非常大的刺激。
 
  在這一族之中有著口述部。將獲得的生活智慧或體驗,透過編制成故事的方式讓大家會不斷的去講。如果故事能講的非常有趣,大家就會對這個故事產生興趣。
 
  在這方面來說,動畫也是如此、小說也是如此。並不是將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傳達出來,即使改變了外形產生了變化,但只要掌握到了重點,那麼真正碰觸到了本質的部分就會一直留存在其中。
 
  我們想要製作能夠留存 10 年、20 年的作品,就是因為有著這樣子的想法。將各種智慧或文化記錄在作品之中,讓他成為娛樂,讓他比讀論文更加容易引起興趣,然後擴散開來。我覺得就是有著這樣有趣的地方。
 

讓繼承下來的傳統成形

 
  • image
 
――因為遠離東京,所以對於動畫師的教育養成十分投入,P.A.WORKS 讓人有著這樣的印象
 
堀川:動畫有著各自喜歡的型式。但在基本面上是有著確實的教育課程的。可是在指導這方面,我認為業界中實在太過缺乏了。
 
  P.A.WORKS 的教育課程馬上就要成形了。「作為 P.A.WORKS 的作畫,要將這個繼承下去」、「演出是要這樣作的」,像這樣子成為公司的傳統,然後每年每年的進行更新。弄成這樣子吧、弄成那樣子吧等等。
 
  如果去了其他的工作室也許會產生變化,但是 P.A.WORKS 是想要重視這樣的東西的。如果各家公司能夠確立這樣的教育課程,那麼比起現在,人材的教育的情況應該也會變得更加完善。
 
  從今年春季開始了培訓學校之後,每天都在思考著該教些什麼東西,是不是能夠在實踐上發揮作用的技術呢,一邊檢討著一邊進行教學。在運作數年之後會如何,成果很讓人期待。
 

將地方與創作者連結的故事

 
  • image

    (C)SAKURAGAIKE QUEST

――最近有什麼作品或企劃讓您有所感受的嗎?
 
堀川:是一個與我自己有關的,從《櫻花任務》衍生出來的《櫻花池任務》(※)。透過將動畫與現實連結,要如何才能讓地方上的人們參與進來,進行有意義同時又有趣的事情。
 
※ P.A.WORKS 製作的《櫻花任務》,舞台是以 P.A.WORKS 本社所在的富山縣南礪市為模型的。南礪市的「櫻花池」雖然是櫻花景點,但最近枯木以及受傷的樹木愈來愈顯眼。透過維護讓櫻花樹恢復活力,像這樣地方上的活動讓《櫻花任務》的粉絲也參與協助,是地域振興的一環。
 
  在這個南礪市也有著許多擁有技術與熱情的年輕創作者。雖然這與作生意不同,但是我們應該要作些什麼,才能維持他們在鄉下的生活呢?我在思考著能不能讓四散的創作者朝向一個相同的主題,大家一同作些什麼。
 
  在新潟有著讓村子整體都成為藝術作品的「大地藝術祭」,從 2000 年開始就持續到現在。世界有名的藝術家也參與其中,有著數十萬人的參加者。
 
  而在南礪市,將地方上的人們或創作者們連結,以我們的視點將這個地區切取出來,以我們最擅長的「說故事」作為核心,是不是能進行什麼創作性的活動呢?這是我目前另一個有興趣的地方。
 
  動畫這個形態在世界上有著非常強的傳播力。日本的創作者與職人們是思考著什麼、想要探求什麼而創作的,將這樣的事情記錄下來,製作成娛樂型式的話,世界上應該就會有更多的人願意來看了。
 

希望能夠重視在作品中找到的東西

 
  • image
 
――最後請向全世界的動畫粉絲說幾句話。
 
堀川:非常期待海外粉絲的感想。我常會看日本粉絲的感想,但是在日本如果自己的意見與周圍不同就會感到不安,即使有喜歡的作品,但看的人比較少的話也會非常在意,在日本這種情況很多。
 
  但是海外的話,如果喜歡上了一部作品,就會愛惜著,即使過了好幾年也會一直支持下去。「我是這樣認為的」像這樣一般深入的去挖掘,這一點讓我覺得很有魅力。
 
  在作品中能夠找到什麼,會因為每個人現在所處的環境、以及自身的體驗而看到完全不同的東西,所以沒有必要去配合周遭。我希望大家能夠重視在作品中找到的東西。
 
  P.A.WORKS 的作品雖然可能比較沒有特色,但卻是我們透過深掘主題「是不是這樣子的呢」像這樣一邊問著自己一邊製作出來的。而對於作品,自己有著什麼樣的想法、發現到了什麼事情,不是他人的意見,而是自己享受作品的方式,如果能將這樣深入的感想傳達給我們的話我會非常高興。
 

 
 如想要對工作室打氣的話,可進入原文網址最下方點擊按鈕進入填寫,您所送出的打氣詞彙將有機會出現在海報上並送給動畫工作室。
 
  • Vol.4 YAOYOROZU 董事福原慶匡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