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這麼低的預算是撐不下去的」持續挑戰的 Production I.G 石川光久社長分享原點與理念

(本新聞經 Tokyo Otaku Mode 同意授權轉載) 2019-08-27 17:05:09 原文出處

  動畫網站聯合企劃「世界觀注的動畫製作工作室開創的未來」

  以『御宅族文化讓世界快樂』作為標語,將日本的動畫與大眾文化向全世界推廣的 Tokyo Otaku Mode,在 2018 年夏天,與世界各地的動畫新聞網站連結,展開了全新的訪談企劃。

  日本引以為傲的動畫,由於網路動畫播放服務的興盛,比起過去受到了全世界更多的注目。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關於一直以來為動畫粉絲們提供享受的『動畫製作工作室』,如果是粉絲的話不論是誰都會在意的問題,包括「這麼棒的構想是怎麼誕生的?」「是抱持什麼樣的想法在製作動畫的?」等動畫製作背後的故事在內,進行對監督或製作人的訪談。同時平常不太會對外公開的工作室內的樣貌也透過照片或影片來向大家介紹。

  北美、英語圈知名動畫新聞媒體 Tokyo Otaku Mode News 與 Honey’s anime、中文圈知名網站巴哈姆特、德語圈的 Sumikai、泰語圈的 Akibatan 等等,以及包括 アニメ!アニメ!在內,世界各地的動畫新聞網站協力合作的企劃。

 
  • image
 
  動畫網站聯合企劃「世界觀注的動畫製作工作室開創的未來」的第 17 彈,訪問到了 Production I.G 的代表董事社長・石川光久。對於包括 I.G 成立以前的歷史,以及未來的觀點進行訪談。
 
  Production I.G 代表作:《攻殼機動隊》系列、《PSYCHO-PASS 心靈判官》系列、《影子籃球員》、《排球少年!!》、《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 邂逅》、《B:彼之初》、《ULTRAMAN
 
  以《攻殼機動隊》系列、《PSYCHO-PASS 心靈判官》系列等表現突出的動畫,吸引到眾多國內外動畫粉絲的Production I.G(以下,I.G)。其中出現了許多如《攻殼機動隊》、《攻殼機動隊 2 INNOCENCE》的押井守監督,以及《東之伊甸》、《ULTRAMAN》的神山健治監督等代表著一個時代的作品或創作者,並且也是誕生出《進擊的巨人》WIT STUDIO、《生日幻境 Birthday Wonderland》SIGNAL.MD 的源頭。其對動畫界的影響力難以估計。
 
  這次向身為 I.G 創業者的代表董事社長,同是也是帶領著優秀創作者們製作出名作的石川光久先生,進行關於包括 I.G 成立以前的歷史,以及未來的觀點進行長篇訪談。
 
  • image

    進行取材的I.G本社大樓,位於三鷹的住宅街中。

  • image

    在公司一樓的披薩餐廳「武藏野CAMPUS」。工作室成員似乎也經常光顧,取材之後,編輯部也在這裡享用了招牌菜的披薩。

  • image

    在玄關處排列著代表作的海報

  • image

    取材時使用的客廳中,陳列著各種獎盃

  • image

    《攻殼機動隊 STAND ALONE COMPLEX》與TC樂器合作的吉他「TACHIKOMA GT」

 

「動畫有九成是看動畫師」

  • image

    石川光久先生

――石川先生是從老牌動畫工作室龍之子製作開始事業的,請問進入動畫業界的契機是什麼呢?
 
石川:我原本所屬於一個名為「車人形」、類似文樂的人偶劇劇團中,在那裡進行學習。那個劇團因為會在各地進行巡迴演出,某次決定了要到海外公演,而我被留在了國內。在等待劇團從海外公演回來的時候,偶然間看到打工雜誌上刊載著龍之子製作的募集,之後就在不清楚這是什麼樣工作的情況下加入了。
 
  當時並沒有特別喜歡動畫,可是在看到《紅三四郎》、《馬赫 GoGoGo》等作品的人物設定後就被吸引住了,知道這些是龍之子的作品也是在加入之後。然後我就深深的陷入在這個世界之中了,可以說是不可思議的緣份。
 
  回想起來,比起真人演出的歌舞伎,人形浄瑠璃文樂的魅力才是更吸引我的。雖然也喜歡真人電影,但更加深陷於動畫也許是必然的也說不定。
 
――請問在龍之子製作時作過什麼樣的工作呢?
 
石川:無敵小戰士》、《未來警察浦島人》的製作進行合計約 1 年 3 個月,然後是製作經理與製作統籌 4 年。特別是擔任製作進行的一年間,忙碌到可說是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了,不過因為能夠接觸到很多原畫與動畫,所以非常開心。那也許是我的動畫人生中最快樂的時期也說不定。
 
  那個時候,理解到了動畫有九成是看動畫師的。品質與進度,都是看如何與動畫師合作來定勝負,讓我覺得這裡就是應該賭上自己人生的地方了。
 
  許多工作人員在各種部門工作的製作現場中,動畫師們就如同任性的神明一般,讓人沒辦法簡單的去應對。只是準備好酬勞與契約是行不通的。所以我在與動畫師的相處交流中注入了所有的精神。
 
――重視動畫師的作風,感覺也連結到了今日的 I.G。
 
 

支持 I.G 獨立的創作者與京都動畫

 
――在龍之子時代有得到什麼其他的東西嗎?比如說,尊敬的經營者的經營手腕之類的。
 
石川:嗯…。不如這樣說,也是因為太年輕了,「難得有這麼多優秀的創作者,經營者卻很無能,總是在打高爾夫跟參加宴會,果然老害(有害的老人)是不行的!」,當時是這樣想的。
 
  還很自以為是的向著九里先生說(九里一平,當時龍之子製作代表董事社長,《とんでも戦士ムテキング》人物設定等)「雖然我很尊敬身為創作者的社長,但作為經營者真是無能呢。」、「你到底跟我有什麼仇阿?」,我還記得有過這樣的對話(苦笑)。
 
  • image
 
――居然(笑)。該說是非常熱血還是坦率呢…。
 
石川:現在成為了經營方的自己,多少能理解當時久里先生的立場與想法了。雖然說是血氣方剛的青年主張,但自己說出來的話真的是滿過分的…這是現在的想法。
 
――這樣的想法成為了契機,所以從龍之子製作獨立出來了嗎?
 
石川:是這樣呢。因為看到無法待在大公司中的優秀動畫師不斷離開,所以感受到了組織的極限。另一方面,因為受到中村孝先生(《阿基拉》作畫監督等)邀請加入企劃、真下耕一先生(《未來警察浦島人》總監督等)也讓我的名字特別例外出現在片頭工作人員名單中等,受到創作者們非常多的照顧。
 
  也因為有著這樣的事情,「如果要辭職的話,先製作出一部由支撐往後動畫業界、有活力的創作者們為中心的作品,讓自己能夠接受之後再離開吧」,變得能夠像這樣子去思考了。此時為了讓公司內正在進行的企劃《赤色光彈》能夠交由自己來負責,因此在可能的範圍內向優秀的創作者們都打過了招呼。
 
  中村先生、真下先生、主持Studio 鐘夢(Studio Chime)的後藤(後藤隆幸、Production I.G董事)、當時在大阪的ANIME R與Studio ムー的沖浦(沖浦啓之、《人狼 JIN-ROH》監督等)與黃瀨(黃瀨和哉、《攻殼機動隊 ARISE》總監督等,Production I.G董事),西久保先生(西久保瑞穂、《美雪、美雪》總監督等),還有也請押井先生以臨時工的方式加入了。
 
  還有,在上色部分受到幫忙的京都動畫也表示了參加的意願。
 
  • image

    作業中的後藤隆幸先生

――成員都是非常傑出的人物。在募集製作成員時,有什麼讓您印象深刻的事情嗎?
 
石川:在與沖浦商量的時候,他當時因為擔任《黑色魔法 M-66》的作畫監督非常忙碌,「中村先生說『希望能由沖浦先生來作』」像這樣告訴他後,約定了要將中村先生的原畫與時間表交給他。
這成為了決定的關鍵,讓他加入成為了我們的伙伴。
 
――這是因為有理解到對於動畫師來說,能夠與優秀的動畫師一同工作是多麼的有價值,所以才能作到的協調呢。與京都動畫有著什麼樣的關連呢?
 
石川:京都動畫是製作時拜託他們進行上色,在進度與預算管理的品質上真的讓我非常尊敬。即使是聚集了個性派創作者、亂成一團的製作現場,但如果京都動畫願意協助的話應該就能完成,因為有著這樣的想法,所以直接前往京都去拜託他們了。
 
  在獨立時,「石川當社長的話不就好了嗎?」,像這樣子說的也是八田先生(京都動畫代表董事社長),設立公司時也支援並且出資。真的是受到許多恩惠,即使到今天也一直覺得感激不盡。
 
  • image
 
――還沒有負責作品時就已經獲得了那麼多的贊同呢,順帶一提,請問那時候是幾歲呢?
 
石川:27 歲。
 
――好年輕阿,就是這樣獲得了《赤色光彈》製作人的職位嗎?
 
石川:雖然負責業務的人也表示「讓石川他們來試試看不是很有趣嗎」,像這樣表示支持,不過最後是一邊大哭著一邊向公司談判,最後以 I.G 龍之子從公司獨立出去的方式獲得了作品的委託。在別人面前哭什麼的還真是第一次(苦笑)。而且因為需要錢,還向父母與兄長確認了能先從未來繼承的份額裡借多少錢出來。
 
――都作到這種程度了,還在公司名字裡加入了「龍之子」。理由是什麼呢?
 
石川:「I.G」是後藤的提案,是從我與後藤的名字字首取得的。而放入龍之子則是我的希望。
因為那樣一來能比較容易接到工作…雖然也有這樣的理由,但果然還是因為有受到照顧的關係。人類真的是會同時有著兩種相反的心情呢。
 
 

「動畫師是動畫的主角」

 
――獨立後,暫時是以承接電視動畫的製作分包為中心活動,那個時期有什麼讓您印象深刻的作品嗎?
 
石川:銀河英雄傳說》本傳,第一期的 3、9、12、13、14、18 話,初期 OVA 版《機動警察》的 1、3、5 話,《超能力魔美》3 部的統包吧。《銀英傳》自身雖然是 Kitty Film 的作品,但其中特別是受到了 MAD HOUSE 丸山正雄(現 MAPPA 代表董事社長)的照顧。從丸山先生那裡,我學到了對於製作前作業、企劃、設定不要妥協的思考方式。
 
  新銳動畫則是在《超能力魔美》與《大耳鼠》時幫忙照顧了許多年輕的製作成員。我個人也非常喜歡《超能力魔美》,特別是貞光紳也先生(《蠟筆小新》演出等)所負責的第 46 話「下雪的城市」,真的是太棒了。這個時期的 I.G 是以「最優秀的分包」為目標在努力的。
 
  • image
 
――那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呢?
 
石川:品質、進度、預算都好好的遵守,所有製作下單的人都會說「想要拜託 I.G!」,幾十年後也一直被提到的最棒的工作室。
 
――給人一種動畫師職人集團的印象呢。
 
石川:是的。不過在連續參與了《機動警察》OVA、劇場版第一部之後發現到,即使實際是在工作人員名單裡寫著「製作協力」的公司製作的,但是會出現的名字還是總承包公司的人。於是又會想著「開什麼玩笑!」(笑)。
 
  • image
 
  於是在這裡又出現了兩種想法,一邊純粹的想著「要作好最優秀的分包!」,但另一邊又會想著「靠這麼低的預算怎麼撐得下去!」。
 
  因為有著這樣的事情,所以在《地球守護靈》等作品開始擔任總承包,在《機動警察劇場版Ⅱ和平保衛戰》時則是另外成立了イング這間公司,同時擔任出資。
 
  • image

    『機動警察 劇場版 2』(C)HEADGEAR

――原本在《機動警察》擔任分包,到了《機動警察 2》時則突然變成了製作方,而且還出資了。
 
石川:也許是因為我原本就不是很融入動畫業界的類型,所以才作得到這種地步吧。不管是人或是作品,該投資的時候就要全力去作,這是我的本能。平常小氣也沒什麼關係,但重要的時刻小家子氣是不行的。
 
――說到 I.G 在人方面的投資,果然是押井守監督嗎?
 
石川:劇場版《機動警察》第一部看到押井先生的分鏡時,「居然能畫得出這麼有趣的分鏡!」讓我受到了震撼,但內心依然覺得動畫是漫畫的延伸。但是在看到第2部的分鏡時,甚至覺得「這是真人電影,甚至更為超越!」。如此一來,不論周圍如何阻止我都覺得這是應該投資的。
 
――是這樣子連接到了《攻殼機動隊》的呢。是石川先生向押井監督提出邀請的嗎?
 
  • image

    『GHOST IN THE SHELL / 攻殻機動隊』(C)1995 士郎正宗/講談社・バンダイビジュアル・MANGA ENTERTAINMENT

石川:不是的,講談社對我們提出了好幾次動畫化,其實我們是拒絕了的。可是在那之後,押井先生說「讀讀看這個漫畫」、「這個作品太艱深了,如果要動畫化的話只能這樣子作」,像這樣熱心的進行提案,還有 BANDAI VISUAL 的渡邊繁先生(《王立宇宙軍~歐尼亞米斯之翼~》企劃等)也同樣支持,因此才決定要製作。
 
  押井監督如果想要作什麼的話就會自己拿著企劃過來,所以為了顧慮而由我們提出邀請的狀況是沒有的。不過,當押井先生想到了要作什麼的時候,作為公司我們會準備好能夠將之實現的環境。特別是能夠實現將押井先生思考的畫面製作出來的人材,我們準備好了隨時都可以連絡他們的體制,我對這一點很有自信。
 
  從結果來說我認為是非常優秀的作品。押井先生的分鏡不會在奇怪的地方用力過度,平衡十分良好,還有西久保先生的演出,以及製作原畫的黃瀨也十分盡力。作品受到國內外許多人的歡迎,讓押井先生成為了巨匠,我認為也是因為了解如何將工作交給別人所以才達成的。
 
  • image

    押井守監督作品《空中殺手》劇中登場的戰鬥機「散香」。吊掛在工作室內的天花板上,散發出強烈的存在感。

――名作與名監督也是因為有支持著他們的動畫師存在,I.G 從創業開始就非常的重視這個。
 
石川:也許只是單純因為我覺得他們與她們的工作非常帥氣美麗,所以才會這個樣子與他們相處的吧。沒有好的動畫師就作不出好的動畫。動畫師是動畫的主角同時也是演員。我認為比起電影與電視劇的演員,動畫師才是更帥氣的。
 
 

持續變化的公司組織,以及不變的「I.G」風格

 
――《攻殼機動隊》、《攻殼機動隊 2 INNOCENCE》等押井監督的作品大受歡迎之後,從進入 2000 年代開始《攻殼機動隊 STAND ALONE COMPLEX》、《血戰》、《精靈守護者》等電視系列中,擔任總承包的製作也增加了,這裡是有著什麼樣的轉機嗎?
 
石川:在《攻殼機動隊》之後,以電視動畫《攻殼機動隊 STAND ALONE COMPLEX》為中心,朝向遊戲、電影等更廣大的範圍進行發展。
 
  《攻殼機動隊 STAND ALONE COMPLEX》是從原作到動畫化的權利,都由 I.G 與講談社直接簽訂了契約。因此在製作委員會組成時,I.G 可以向參加的各公司給予許可等等而取得了主導權。
 
  • image

    『攻殻機動隊 STAND ALONE COMPLEX』(C)士郎正宗・Production I.G/講談社・攻殻機動隊製作委員会

――從承接分包的公司變成了給予許可的一方了呢。
 
石川:從接受許可的一方,變成給予許可的一方我認為是有必要的。Production I.G 配合時代改變了構造,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從結果來說是這個判斷奏了效,相當多的資金進入了 I.G,成為了電視系列與遊戲製作等活動發展的契機。
 
  雖然有一點離題,不過我最尊敬的製作人是丸山先生。丸山先生就如同前面所說的一樣,在企劃與設定的製作上真的非常厲害,我在這方面即使再過一百年也無法相較。我認為可以說是丸山先生後繼者的,是 BONES 的南雅彥(BONES 代表董事)。我也無法成為南。
 
 
  因此我是在製作委員會的組成與公司組織等,要如何去改變結構這方面一直進行著挑戰。這是對於尊敬的丸山先生,以我的方式給出的答案。
 
――在結構變化這方面,控股公司 I.G Port 的設立,與出版社 MAG Garden 的經營整合,還有數位內容播放公司 LinguaFranca 的設立,與 Netflix 的總括式業務合作等,業務形態的變化與擴大也一直持續著。
 
 
石川:上市後作為控股公司設立 I.G Port,也是因為動畫公司明明作著這麼帥氣的事情,但卻被說「動畫公司很窮」、「很艱難」等,我想要改變這樣的形象。而設立各式各樣的公司,則是因為「是不是能作到什麼有趣的事情呢?」,像這樣持續嘗試著新的方向。
 
  • image

    『攻殻機動隊 SAC_2045』(C)士郎正宗・Production I.G/講談社・攻殻機動隊2045製作委員会

  包括現在也是,我認為 30 年間一直都在是處在危機中的狀況,以每隔 5 年公司就要解體重新建造的心情拼命的在進行努力。現在的話這個循環變成了 3 年也說不定。我像這樣傾力於結構的建造,而現場的作品製作比起自己想作的事情,更優先的是年輕的製作成員或製作人的想法。在 2000 年代以後,電視系列還有少年 JUMP 原作改編作品製作的機會增加也是這樣子作的結果。
 
  • image

    「週刊少年JUMP」原作的《排球少年!!》,成為了電視系列製作到第3期的人氣作品。

――的確在開始製作電視動畫後的 I.G 作品群,讓人感受到與以往有些氣氛不同的地方。但另一方面,不論什麼作品都讓人感受到一貫的「I.G 風格」是為什麼呢?除了一直保持著高品質這一點之外…。
 
石川:是不是因為重視著動畫師呢?為了作出好的動畫雖然需要好的監督,但為了讓監督活躍,如果不讓動畫師發出光芒是不行的。建造出讓動畫師能夠散發光芒的舞台,作為公司在這一方面一直沒有改變,為此進行的投資也從來都不會吝惜。
 
――的確,對於動畫師的重視從 I.G 龍之子時代就沒有變過呢。
 
石川:品質方面,因為公司一直都是以劇場版作品的製作為基礎在運作的,所以在製作 TV 動畫的時候,動畫師與製作管理人員也將之繼承下來了的關係吧。不過這也是有好有壞,因為如果要作長期系列的話會喘不過氣來,所以 I.G 的電視動畫都是 1、2 季的作品居多。能夠製作4季以上作品的東映動畫等等,我認為是在別的方面有著品質。
 
 

動畫製作的效率化是不可避免的問題

 
――關於建造結構上,現在最關心的是什麼方面呢?
 
石川:雖然這不是只限於 I.G 的問題,不過我有著動畫的製作方式,必須要從根本上進行效率化才行得通的危機感。
比如大家會說在製作管理上花的人事費用,現在比監督還要高,可是那時間其實有一半是在等待,很浪費能力。
 
――是指等待原畫完成的時間呢。重新思考一下的話的確是會希望能夠有效利用起來的時間。
 
石川:像因為這樣的浪費而發生的赤字,不是用徹夜等待或是增加人手這種非效率的方法來撐過去,而是靠導入 AI 或是作業程序的整備等,來將動畫製作的系統本身進行重新設計。如果能夠這樣解決的話,那麼這些時間與人力最終就會連結到品質或收益了。
 
  在這個方面,不要進行無謂的加班,而是讓大家恢復活力來提升品質的神風動畫的作法我認為非常棒,能夠感受到對作品與工作人員的愛情,讓我十分尊敬。
 
 
――現在提到的神風動畫也與海外進行著合作,業務的效率化即使是有著朝向海外的發展也是必須的嗎?
 
石川:我是這樣認為的。韓國與台灣等地的工作室,會在1週之內,就完成在日本需要兩、三個月來製作的人物設定與背景美術。考慮到要與像這樣的海外工作室有時候競爭合作、有時候共同製作作品,那麼如果製作不效率化的話是沒辦法繼續吃這行飯的。
 
  而且大家的外語能力都很好,如果這樣下去的話五年後就誰也不會給我們工作做了。「只要與 Netflix 合作就好了」,不是像這麼簡單就能說得過去的情況。
 
――正是危機的狀況,您是這樣想的。
 
石川:幸運的是現在的 I.G 正負擔著許多的作品,能夠以各種形式獲得收益。不過持續作一樣的事情就行了嗎?我認為這個樣子是看不到未來的。所謂危機的狀況指的就是這個。
 
  不過反過來說,正因為現在是最艱難的情況,所以如果能夠認真積極的進行嘗試,那麼就一定能夠發現逆轉的勝機。雖然我不是很喜歡忍耐這個辭,不過現在正應該為了決勝負的時刻,一步一步踏實的進行準備。
 
  關於作品也是相同的,這 2、3 年內發表的作品,就是跨越了這樣生產的痛苦而拿出來的,所以我有著能夠喚起客人們感動的自信。所以我覺得現在是最辛苦的,同時也是最快樂、最有成就感的時刻。
 
――新作品,非常期待!
 
 

希望成為能夠填補縫隙的「伸縮桿」。

 
――最後請讓我們聽聽石川先生個人的展望。
 
石川:剛剛雖然說著危機的狀況或生產的痛苦等等,不過在以個人的觀點來考慮時,能夠像我這樣順著自己心意去作、受到如此多恩惠的人非常少有。像這樣任意妄為之後就離開業界我覺得太過不負責任,這樣作人也太不應該。
 
  年輕時覺得別人是「老害」,而輪到自己站在這個立場時,覺得果然應該要考慮如何才能給年輕人一些什麼。
 
――石川先生是動畫師育成事業「ANIME TAMAGO」的領導者,同時也進行著 I.G Archive 室(I.G アーカイブ室)資料保存的支援。這也是由於考慮到下一個世代的想法而著手的嗎?
 
 
石川:那完全是因為我們公司內有著像 Archive 負責人・山川道子這樣重視動畫的資料,想要將之留存給未來的人出現了,而在動畫協會中又有著想要認真進行動畫師育成的人存在。對於這些人們來說,我的存在或名字如果能夠用得上的話,那麼希望能夠將之變成「伸縮桿」,是這個樣子的。
 
  • image
 
――伸縮桿,這是「想要支援那個人,為其貢獻」的概念嗎?
 
石川:沒有沒有,不是像支援或貢獻這麼了不起的事情。而是在有著熱情,想要著手於什麼的人「有什麼不太夠」的時候,將之填補起來的一塊拼圖。這就是伸縮桿。在我的感覺中,伸縮桿這樣的表現就真的是剛剛好,我想要成為那樣子的存在。
 
――這與我們所說的「老害」完全是相反的存在呢。
 
石川:沒錯。如果能夠以今天自己的立場來作到什麼就好了,我是這樣想的。
 
  • image
 
 

 
  • Vol.1 神風動畫 水崎淳平
  • Vol.4 YAOYOROZU 董事福原慶匡
 
  • Vol.5 Polygon Pictures 守屋秀樹製作人
 
  • Vol.7 Tomason 製作人沼田心之介
 
  • Vol.9 龍之子製作公司 代表董事社長・桑原勇蔵,製作部部長・大松裕
 
  • Vol.10 MADHOUSE 中本健二製作人與石塚敦子監督
 
  • Vol.11 ORANGE 代表井野元英二先生,以及和氣澄賢製作人
 
  • Vol.12 WIT STUDIO 共同創業者/董事,中武哲也先生
 
  • Vol.13 David Production 代表董事社長梶田浩司,動畫製作人、董事笠間壽高
 
  • Vol.14 Graphinica 社長伊藤暢啓、CG 導演篠原章郎、宮風慎一
 
  • Vol.15 Craftar Studio 動畫監督櫻木優平先生與川島英憲常務董事
 
  • Vol.16 Studio Pierrot 創設者布川郁司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