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作《來自深淵》的次世代動畫製作公司 Kinema citrus 受歡迎的秘訣與創立花絮

(本新聞經 Tokyo Otaku Mode 同意授權轉載) 2019-11-08 17:30:00 原文出處

  動畫網站聯合企劃「世界觀注的動畫製作工作室開創的未來」

  以『御宅族文化讓世界快樂』作為標語,將日本的動畫與大眾文化向全世界推廣的 Tokyo Otaku Mode,在 2018 年夏天,與世界各地的動畫新聞網站連結,展開了全新的訪談企劃。

  日本引以為傲的動畫,由於網路動畫播放服務的興盛,比起過去受到了全世界更多的注目。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關於一直以來為動畫粉絲們提供享受的『動畫製作工作室』,如果是粉絲的話不論是誰都會在意的問題,包括「這麼棒的構想是怎麼誕生的?」「是抱持什麼樣的想法在製作動畫的?」等動畫製作背後的故事在內,進行對監督或製作人的訪談。同時平常不太會對外公開的工作室內的樣貌也透過照片或影片來向大家介紹。

  北美、英語圈知名動畫新聞媒體 Tokyo Otaku Mode News 與 Honey’s anime、中文圈知名網站巴哈姆特、德語圈的 Sumikai、泰語圈的 Akibatan 等等,以及包括 アニメ!アニメ!在內,世界各地的動畫新聞網站協力合作的企劃。

Vol.20 Kinema citrus
 
  • image
 
Kinema citrus代表作:《來自深淵》、《少女☆歌劇 Revue Starlight》、《盾之勇者成名錄》、《東京地震8.0》等等。
 

大家的挑戰會出現在畫面上 設立 11 年 Kinema citrus 的力量

 
  《來自深淵》、《少女☆歌劇 Revue Starlight》、《盾之勇者成名錄》等,接連製作出話題作的 Kinema citrus。設立於 2008 年的年輕工作室,成功的秘訣到底是什麼?
 
  受到矚目的動畫工作室,前往取材的 Kinema citrus 中,有著許多年輕的團隊成員,充滿活力。看來在這個動力十足的現場中就存在著理由。果斷地向新的動畫製作方式進行挑戰。Kinema citrus 似乎能夠成為代表下一個世代的工作室。
 
  現場的製作團隊成員實際上是如何進行工作的呢?首先是數位部的原田真之介先生,以及在作畫部擔任了《熊巫女》、《少女☆歌劇 Revue Starlight》人物設計的齊田博之先生。之後也向工作室設立者的代表董事・小笠原宗紀先生進行了採訪。
 
  • image

    Kinema citrus Co.設立於2008年

  • image

    入口處擺設著《東京地震8.0》等代表作的海報

  • image

    另一部代表作《來自深淵》在北美最大的動畫播出網站 Crunchyroll 上獲得了「ANIME OF THE YEAR 2017」的獎項,
    在全世界都獲得了很高的評價。

  • image

    工作室的製作風景

大家努力的進行挑戰 Kinema citrus 的力量

 
――可以請教進入Kinema citrus的契機嗎?
 
  • image

    製作、數位部的原田真之介先生,今後會往企劃製作人的道路前進

原田:相當晚呢。離開大學後是自由業者,27 歲進入了動畫業界。一開始是動畫攝影的部門,在那裏待了 2 年左右。對製作有興趣因此想要應徵的時期,途中出來招募的只有 Kinema citrus。進入 Kinema citrus 剛好是第五年,今年 32 歲。
 
――現在的工作是什麼樣的呢?
 
原田:所屬於製作,主要是上色或 2D 工作,出現在背景的海報等,進行作品內容的設計。今後應該會被交付企劃製作人的工作。還有,也擔任著數位部的管理工作。因為我對電腦方面很熟悉,所以包括制定數位作畫、導入時的基準、格式等的會議,還有從紙張改變成數位的橋梁,我承擔起了這樣的工作。
 
  • image

    擔任人物設計的齊田博之先生,提起自己在學生時代時對於繪畫並不拿手

齊田:作畫部,以部門來說是人物設計。在 Kinema citrus 中參與了《熊巫女》、《少女☆歌劇 Revue Starlight》等作品。
 
――進入動畫業界的契機是?
 
齊田:從高中左右開始看起了動畫,那時候就迷上了。
 
――從那時候開始就很會畫了嗎?
 
齊田:沒有,完全不會。是進入專門學校後才開始練習的。高中三年級時與關係很好的班上朋友在素描簿上「大家一起輪流畫圖吧」,有著這樣的事情,那就是我開始畫圖的契機,從那時候就迷上了畫圖。大家一起去有動畫科的學校,那時候這樣聊著。可是結果去了的只有我一個人而已(笑)。
 
――擔任《熊巫女》人物設計的契機是?
 
齊田:最初是自由動畫師田畑(壽之)先生邀請我來擔任《YUYU 式》OP 的原畫,因為這個機會才與 Kinema 產生連繫。之後就時不時會接到這邊的工作,由於這樣所以才接到了「《熊巫女》的人設、要不要試試看?」這樣的邀請。
 
――年輕的孩子如果現在說「想要成為動畫師,目標是人物設計」,會積極的給他鼓勵嗎?還是會說「住手,不要阿」?
 
齊田:我認為如果喜歡的話就應該盡量去挑戰。
 
――實際上什麼樣的人會比較容易成長呢?
 
齊田:我也不太清楚(笑)。即使是一開始完全不行的人,數年後也可能變得非常優秀。什麼會成為契機讓人成長真的完全想不到。
 
  • image
 
――兩位都很年輕,在社員中,應該也有獲得契約在工作的人,以整體來說也是年輕的工作室嗎?
 
齊田:作畫方面,幾乎都是二十幾歲的呢。
 
原田:即使齊田先生在裡面都是比較年長的呢。製作方面我今年 4 月滿 32 歲,在裡面也算年長的。當然也有 40~50 的老手們在,但大致上都是二十到二十五歲左右,應該算是相當年輕的工作室。
 
――這樣的特徵有什麼好處嗎?
 
齊田:從好的方面來說,大家都很願意挑戰。努力進行挑戰的感覺,也許會非常容易展現在畫面上。
 

Kinema citrus 的這個地方不容錯過

 
  • image
 
――請教一下有關作品的問題。Kinema citrus 有著《來自深淵》、《少女☆歌劇 Revue Starlight》、《盾之勇者成名錄》等現今當紅的作品。這是為什麼呢?是如何挑選的,雖然應該也有被選上的成分在。
 
原田:對於品質,比其他人更有著非保持住不可的意識。代表董事的小笠原(宗紀)過去至今的職業生涯中培養起來的部分,現在在作品中開始展現出了成果,也許這就是「很可以」的感覺來源吧,大概(笑)。
 
齊田:果然是年輕人的熱情吧,有著大家一部一部作品努力的進行製作的感覺。
 
――Kinema citrus 的作品中,有什麼非推薦不可的作品嗎?
 
原田:傷腦筋,我一開始是除了《熊巫女》外完全不知道的狀態呢(笑)。還有就是相當初期的《東京地震 8.0》。
 
齊田:我在播出當時就看了。
 
原田:我對這樣感人的故事很沒辦法,看著看著就哭了(笑)。《東京地震 8.0》讓我很有感觸,現在也依然喜歡。
 
――這同時也是 Kinema citrus 的原點呢。
 
原田:精神上的部份可能就是在那裡。雖然如果去問小笠原的話可能會被說「不是,不對啦」(笑)。那之後也有《元氣囝仔》,現在感覺多樣性變得更加豐富了。與一開始的印象不同,應該是因為人也產生了變化造成的吧。
 
 
 
  • image

    『少女☆歌劇 レヴュースタァライト』(C)Project Revue Starlight

――齊田先生覺得呢?
 
齊田:以個人來說,是我自己參與的《少女☆歌劇 Revue Starlight》,其中的 Revue 場景、也就是戰鬥場景。那是由一直待在 Kinema 的超級動畫師小出先生擔任的。作品整體都有小出先生的參與,品質非常驚人。
 
  • image

    『盾の勇者の成り上がり』(C)2019 アネコユサギ/KADOKAWA/盾の勇者の製作委員会

――最近當紅的《盾之勇者成名錄》,在國內與海外都非常有人氣。受到這樣的歡迎,你們的看法是什麼?還有今後的展望又是如何呢?
 
原田:由我來講好嗎?該怎麼說呢(笑)。是一部想要繼續作下去的作品。這次播出的部分,也沒有作出全部的原作內容,還有更後面的故事。因為努力進行了製作,所以如果能夠繼續作下去的話,會想要繼續(笑)。
 
  人氣可能是海外方面比較大。有聽說原本就是這樣的戰略,因此我覺得可以說是有達成目標了。也因為並不是走常見的套路,而是刻意跳出舊有的範圍,很好的迴避了「成為小說家」的部分,有著成為了 Kinema 風格作品的感覺。從正面認真的去製作故事的感覺。
 
  • image

    白板上有著工作室才會出現的塗鴉,讓人感受到對角色的愛的一幕

進行著數位作畫的導入,Kinema citrus 的製作最前線

 
――公司內的體制,現在大約是由多少人在進行製作的呢?
 
原田:除了這裡(荻窪本社)以外,西荻窪也有工作室,是兩條製作線,已經變得相當充實了。在公司內可以作到包括色彩設計、上色的範圍。動畫的動畫檢查人員等核心部門也在公司內。動畫則約有 10 人左右。
 
  攝影基本上是有限會社 T2studio(高橋 Production)。色彩設計是看作品,一半一半。作畫是齊田先生,還有先前提到的小出先生,有數名能夠擔任作畫監督與人物設計。
 
齊田:是的。其它還有演出與原畫。
 
原田:雖然有出現能夠作演出與原畫的人了,不過現在還是一隻手就能數得出來的程度。
 
齊田:五人左右。
 
原田:包括現在的成員,如果繼續培養將來加入的人員,持續增加的話,就有可能只靠公司內部來製作出一整話。現在是朝著這個方向在進行的。製作方面包括行程製作人在內,全部約 20 人。
 
  • image
 
――還會持續變大的感覺呢。
 
原田:必須要變大。雖然現在說起來還比較早,大致上是有著花費五到十年讓生產線逐步增加的樣子。
 
――男女比例是如何呢?
 
齊田:製作方面是男性比較多嗎?
 
原田:稍微。不過,女性也增加了許多。前年是女性比較多,去年幾乎一樣。
 
――聽說不是用紙與鉛筆,而是以數位平版來進行繪製的數位作畫已經有被採用了。現在大約有多少部分是採用這樣的方法呢?
 
原田:在我進來以前小笠原似乎就想這樣作了,不過要下定決心還是頗為困難。在我經手《來自深淵》的時候,動畫師的森賢先生在岐阜經營著 GIFTanimation 這間以數位作畫為主的工作室,我就搭上了這個便車。
 
  一開始是「不用送材料過去真好」、「跑外勤的工作可以減少呢」等等,想著可以輕鬆一些。可是實情是,製作進行的工作因為極度的複雜化、負荷也重,如果不數位化根本會作不下去的狀態。不過因為有優點所以想努力看看,與森先生一同在製作方式上進行了許多嘗試。《來自深淵》第 13 話的原畫在一定的程度上是以數位的方式來製作的。
 
  雖然出現了非常多的問題,不過因為累積了經驗,所以《盾之勇者成名錄》的第 3 話,有一半到六成是數位作畫的。
 
  • image
 
――實際上進行繪圖的動畫師們的反應是如何呢?
 
原田:在 Kinema citrus 以同樣的方式推動數位作畫時有著相當困難的問題。會議中提出「有許多困難的地方」的正是齊田先生。
 
齊田:提出在 Kinema citrus 中使用完全數位的話題時,如果 Kinema 方面提供機械與軟體,過去就有在用的人當然沒問題,但沒有用過的人雖然能了解用語等等,但是要怎麼作才能有效率的使用就完全不懂了。檔案的構成每個人都不一樣,確認的工作也變得很麻煩。討論著這該怎麼去處理,進行到了決定規則的階段。
 
原田:一點一點的畫,如果有問題的話就退回去。現在終於進行到這裡了的感覺。
 
齊田:決定好某種程度上的規則之後,終於有站上起跑點的感覺了(笑)。
 
原田:一開始齊田先生就說「要在 Kinema 作的話,必須要品質夠好,再加上一天的作業量要能夠跟用紙的時候一樣,必須要找到達成這樣目標的方法」,說的真是沒錯。在那之後出現了許多問題,然後一個一個解決,如果能夠延續下去就太好了。
 
  我是製作而齊田先生是作畫,稍微集合起來討論一下問題,然後在進到作業去。Kinema 的好處就是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都會確實的去解決。
 
  • image
 
――作為團隊有良好的在運轉的感覺呢。
 
原田:現在終於建造出了體制的感覺。如果考慮到十年、二十年後的Kinema,會想要降低離職率。如果人離開了就得從頭開始作了。如此一來,花費長時間累積建造完成的數位作畫,如果人離開的話就得從那裡開始重新作起,不管到什麼時候都無法完成。
 
  要讓人留下來,得考慮到待遇面、工作進行的方式、還有必須要考慮新的動畫的製作方法。過去至今的動畫的製作方式,一直都是委託自由業的人們的。不過比我們更早的世代,這樣的工作可能會持續不下去。如果數位化的話,配備必須要由公司來維持,這需要成本,而要有效的使用,又必須在公司內一直保持著能夠良好的進行工作的人員。
 
  改變動畫的製作方式,以及讓人留下來這兩方面都必須要確實的作到才行。
 

以推特為契機,出現了從海外參加《少女☆歌劇 Revue Starlight》原畫的製作人員。

 
  • image
 
――Kinema citrus 有從海外前來工作的人嗎?
 
齊田:今年有人加入。
 
原田:雖然幾乎都是亞洲圈的,不過的確有在這裡工作的人。製作方面也有一位是中國出身的,從專門學校畢業後進入了公司。
 
齊田:去年有一位法國的女性,作為實習而前來進行作畫的研修呢。
 
――如果有機會的話,會積極的向海外的人提出「想委託你作這份工作」,類似這樣的感覺嗎?
 
原田:沒有必要被國籍所束縛,雖然有語言上的問題,不過動畫師的話是沒什麼問題的。
 
齊田:如果是製作的話,大概溝通會成為主軸,所以語言方面會相當辛苦也說不定。作畫也不是說完全沒關係,不過海外的動畫人員方面,有一次教導了一名台灣人,與日本人的感覺沒什麼不同呢。雖然講話有點僵硬,不過認真的程度沒什麼差別,或者不如說海外的人反而更有幹勁也說不定(笑)。
 
原田:離開自己的國家,特地來到日本工作,覺悟的程度果然不同呢。
 
齊田:就是會特別認真看待。
 
――現在即使是海外也經常在看日本的動畫,有沒有收到海外人們對作品的反應呢?
 
原田:看推特的話,會有一大堆湧進來呢。
 
齊田:是阿,《少女☆歌劇 Revue Starlight》在小笠原先生的推特反應相當大呢。也有從海外寄來的粉絲信函。《來自深淵》也在海外非常受歡迎。
 
  • image

    『メイドインアビス』(C)2017 つくしあきひと・竹書房/メイドインアビス製作委員会

――有特別意識到海外的粉絲去製作什麼嗎?
 
齊田:沒有呢。
 
原田:我也沒有呢。與其說國家,不如說是喜歡動畫的階層。與其說是為了誰,不如說是願意看的人,有興趣的人即使一個也好,只要盡量讓更多的人來看就好了。「從哪裡都好,快來吧」這樣(笑)。「不論是從世界上的哪裡來的,我都願意向你挑戰」這樣。
 
――如果有海外來的工作委託,「請務必擔任我們的人物設計」,像這樣說的話?
 
齊田:那當然是一定會接受的。雖然在海外,日本畫風的動畫不知道能不能讓人接受。
 
――亞洲圈的話我認為是完全沒問題的。
 
齊田:在推特上會看到海外繪師畫的圖,有時候會看到與日本繪師沒有兩樣的圖,讓人覺得真是厲害。現在也有海外的動畫師擔任原畫呢。
 
原田:《少女☆歌劇 Revue Starlight》也有幾個人是在海外工作的。小笠原先生當時在推特上募集了原畫師。
 
――能夠對海外的人們說幾句話嗎?
 
齊田:請務必要看《來自深淵》喔。
 
原田:雖然是期待值很高的作品,但我認為它可以回應大家的期待。在動畫製作方式上也更進了一步,敬請期待。
 

能夠製作出各式各樣的作品,Kinema citrus 的未來。

 
  • image
 
――對於今後的方向性,可以請教一下嗎?
 
齊田:想作出一部能夠大紅的作品(笑)。「代表作就是這個」之類的。
 
原田:我也一樣。只要作這個公司就能持續下去,如同支柱一般的作品。
 
齊田:東映動畫有《七龍珠》,日昇則是《機動戰士鋼彈》。
 
原田:如果能夠那麼安定的話,在那之中就能培育人材。我想要將在動畫製作環境中,常被提起的陰暗話題等等全部去除掉。但是要這樣作必須要有資本,而這必須要有能夠支撐起公司的大作。雖然現在也有相當好的作品,但是不再往上一步是不行的。
 
――可以問一個更大範圍的問題嗎?你們認為接下來的日本動畫會如何呢?作品的傾向等等。
 
齊田:會怎麼樣呢?我也想知道。知道的話就能去作,然後想讓它紅起來。
 
  • image
 
――繪畫如何呢?曾經一時之間有過線條大量增加的時代,但最近又減少了。
 
齊田:最近很會動的作品相當多,我想也是因為這樣所以線條變得簡單了。因為我是喜歡美少女動畫而成長起來的,所以線條會變得比較多(笑)。
 
原田:我是看著電影、電視劇長大的,如果是堅實的作品、用心的將劇情放入其中的作品是不是能夠讓客人回頭呢?這有一半是預測,一半是期待。
 
齊田:最近常有舊作的重製,還有畫風稍微回到以前的樣子。流行像這般重新來過不是嗎?不過,沒有像是 Kinema 的作品特色這樣的東西呢。可以作出各式各樣的作品,也包括奇幻,什麼都能作。
 
原田:因為有廣泛的能力,所以可以作出各種作品。如果能夠維持多樣性就好了。製作各種風格的作品,我認為能夠讓經驗值增加。視野寬廣的公司,如果能讓動畫師也成為全能選手就好了。
 
――謝謝兩位。
 
原田:還有今年的畢業生採用也開始了,請讓我在這邊打個廣告。今年第一次舉行了公司的說明會。採用中包括製作、動畫師,兩方面都會進行強化。
 
  不論國籍、年齡。想要製作有突出特色的作品,想要自己斬出新道路,這樣類型的人請務必來敲響我們的大門,如果能一起工作就太令人高興了。
 
  因為接下來也會持續成長擴大,比起被動的人,擅長積極主動的人也許是更好的也說不定。
 
  • image
 
  到這裡為止,是現在支撐著 Kinema citrus 製作現場的兩位年輕人的訪談。但是,為什麼?Kinema citrus 是如何誕生的?這個答案存在工作室設立者,代表董事・小笠原宗紀的心中。接下來再次向小笠原先生訪問到 Kinema citrus 設立前後的經過。從那裡也發現了與 I.G、BONES 的意外關係!並且也揭露了創業當初不同平凡的辛勞。
 
  • image
 

在創業期受到了人際關係的幫助

 
――先前,關於 Kinema citrus,訪問到了原田先生與齊田先生兩位,不過關於公司的草創期,果然還是不向小笠原先生詢問就無法知道。首先請問 Kinema citrus 設立的契機是什麼呢?
 
小笠原:《交響詩篇艾蕾卡 7》的電視系列結束時,也因為身體的狀況變差,所以從 BONES 退休了。
那時候已經打算不會再回到動畫業界了。
 
  那之後經過了半年左右,Production I.G 時期的前輩來邀請我去參加《福音戰士新劇場版》的製作…。因為很喜歡《新世紀福音戰士劇場版 Air/真心為你》,所以一不小心就回去了,不過現在回想起來有點太輕率了。後來各種想法累積的愈來愈多,就設立了 Kinema citrus。從那時候開始到現在經過了 12 年。
 
――設立 Kinema citrus 的時候,正在參與《交響詩篇艾蕾卡7 口袋裏的彩虹》的製作呢。
 
小笠原:正在為了設立 Kinema citrus 作準備的時候,BONES 的動畫檢查,岩長(幸一)打了電話過來,「因為劇場版《交響詩篇艾蕾卡 7》的製作人手不夠了,你回來幫個忙吧」,被這樣說了。剛好那時候也想要將設立公司的事情,向 BONES 的南(雅彦)先生報告。
 
  從 BONES 辭職的時候,我對南先生說,「我想要當漁夫,想要去釣鮪魚」,像這樣講了之後就辭職了。
 
――這樣的話就沒辦法了呢(笑)。
 
小笠原:因為南先生是恩人,如果再一次從那邊開始好像也不錯…。然後「劇場的製作,讓我來作好了。不過,公司成立之後再作比較好!」像這樣說了之後,「不行,不可以!馬上過來!」被這樣說了,所以一邊準備公司的設立一邊擔任了製作。
 
――感覺上有著相當順利成立起來的印象。
 
小笠原:南先生幫了許多忙。因為製作流程上的關係,擔任了《口袋裏的彩虹》對南先生來說可能覺得幫到了一些忙,所以結束時 BONES 提供的企劃,還有也提供了擔任總承包的契機。
 
而那連結到了《東京地震 8.0》。現在回想起來,會覺得南先生甚至為我們公司進行了指導。
 
――於是從一開始就進行的相當順利嗎?
 
小笠原:沒有,公司成立後一到兩年之間發生了許多讓我覺得「已經不行了」的問題。而南先生與 Production I.G 的石川(光久)先生守護了我們,真的是非常感謝。這讓我感受到了根源真的是很重要,培育了我的這件事情是絕對不能夠忘記的。
 
  • image
 

――Kinema citrus 的工作室名稱由來是什麼呢?

 
小笠原:最初的名字其實是 Necrime。
 
――(笑)。
 
小笠原:不過我說到「明天要去登記了,可以吧?」的時候有人反對,於是在緊急會議中決定了。不是用 Cinema,而是用以前的 Kinema 是因為想要作出能夠保持一百年的作品,即使時代改變也有不會變的價值觀,想要製作出包含這樣內容的故事。雖然是從以前就有這樣的想法了。小笠原宗紀的 muneki 反過來變成 kine,松家的 ma,橘的 citrus。
 
  既包含了創立成員四人中三人的名字,而且裡面還有「シト」(shito,意指《新世紀福音戰士》中的「使徒」)真的是很棒呢(笑)。就是用這樣的理由決定了,就是這樣。
 

目標是讓工作室重新站穩腳步的《.hack//Quantum》三部作

 
――新設的工作室不管是哪裡都是很辛苦的,不過能夠不降低品質維持下去真的很厲害呢。
 
小笠原:我去 BONES 出差時,留下來的團隊擔任了某部作品的統包工作。雖然起步時也相當慌忙,不過製作出來的影像相當的慘,讓我很震驚。可是《交響詩篇艾蕾卡7》有達到很好的品質…、新設立的 Khara 也作出了很厲害的作品…。這時我才第一次發現了,自己是在 Production I.G、BONES、還有庵野先生的「品牌」下進行工作的。
 
  的確我認識的人當中有許多優秀的人,不過因為各種原因,所以都不太能參與 Kinema 作品的製作。從那時候開始思考的一件事情是,公司對於員工能夠在多長的期間內支付多高的薪資,能夠提供幾年安定的工作,從這裡人們才會第一次開始願意為你工作。
 
  在 Production I.G 與 BONES,有著成就感與將來性,比如說「我在這裡的話也許能成為人物設計」,讓人能夠這樣去思考的環境。因為沒有展現出這樣的期待值,所以這個影像才會作成這個樣子的。從這裡開始我捨棄了自大的想法,重新建立起了對於工作的思考方式。
 
――《口袋裏的彩虹》之後是《東京地震 8.0》呢。
 
小笠原:《東京地震 8.0》是橘先生第一次擔任監督的作品,信念再加上年輕,也有被逼到喘不過氣的時候。
那時村田和也先生與腳本的高橋奈津子小姐從旁協助,由他們守護著來一同前進,有這樣的感覺。我認為這兩位也是培養 Kinema citrus 成長的家長。
 
  關於劇情上真的是非常滿意,但作畫品質方面則絕對沒有滿足。也有人手招募不太順利的緣故,達到好的品質的大概只有兩三話左右。最終回是由演出的野村和也先生自己徵集了動畫師,表現力非常的厲害…。對於自己的能力不足真的非常懊悔,為了監督與作品,果然不朝向高品質前進是不行的。雖然對於公司的經營來說相當艱難…。
 
  於是有了暫時從電視撤退的想法。「不行的,贏不了」這樣。接著向 BANDAI VISUAL(BANDAI NAMCO Arts)的湯川先生說「能夠給我們 OAV 的工作嗎?」像這樣提出了讓人為難的請求呢。《.hack//Quantum》的三部作因為讓我們花時間慢慢製作出來,所以誕生了能夠滿足的作品。於是看了這部作品的其他廠商也願意委託我們工作了。
 
――累積了經歷之後,會讓人覺得可以信賴呢。
 
小笠原:是的。不像現在工作會直接找上門來。這個社會對於「請給我工作」像這樣前來低頭拜託的人是很冷淡的呢(笑)。反而是自己去拜託人接下的工作才會覺得有價值。
 
  與現在的對應完全不一樣,常常有在會議室只端出茶來就請你回去的情況。可是《.hack//Quantum》之後,我幾乎沒有作過像樣的業務。年輕的製作人們帶來工作的狀況比較多。
 
  我自己比起是製作人,其實更有著製作管理的氣質。能夠回應被要求的工作,這要如何製作成動畫呢?要怎麼作才會有趣?從這裡會獲得許多想法。這不會讓我感到辛苦,也沒有特別不擅長的類型,也許會讓人覺得意外的很好用吧。
 
――今後有什麼打算嗎?
 
小笠原:因為我自己還沒有從 0 到 1 製作出原創作品過。作為引退作想要作看看,現在正在努力中。
 
――看來還需要不少時間呢(笑)。
 
小笠原:不會不會,這可說不定。因為我認為動畫應該要由與觀眾感性接近的年輕人來進行製作。今後在年輕人進行挑戰、以及不成熟的地方協助掩護,我想要轉變成這樣的角色。
 
  • image

    工作室設立者,代表董事・小笠原宗紀先生(取自本人推特)

――今天非常感謝。
 

 
  • Vol.1 神風動畫 水崎淳平
  • Vol.4 YAOYOROZU 董事福原慶匡
 
  • Vol.5 Polygon Pictures 守屋秀樹製作人
 
  • Vol.7 Tomason 製作人沼田心之介
 
  • Vol.9 龍之子製作公司 代表董事社長・桑原勇蔵,製作部部長・大松裕
 
  • Vol.10 MADHOUSE 中本健二製作人與石塚敦子監督
 
  • Vol.11 ORANGE 代表井野元英二先生,以及和氣澄賢製作人
 
  • Vol.12 WIT STUDIO 共同創業者/董事,中武哲也先生
 
  • Vol.13 David Production 代表董事社長梶田浩司,動畫製作人、董事笠間壽高
 
  • Vol.14 Graphinica 社長伊藤暢啓、CG 導演篠原章郎、宮風慎一
 
  • Vol.15 Craftar Studio 動畫監督櫻木優平先生與川島英憲常務董事
 
  • Vol.16 Studio Pierrot 創設者布川郁司
 
  • Vol.17 Production I.G 社長石川光久
 
  • Vol.18 Nippon Animation 監督 高木淳
 
 
 

 

新聞評語

載入中...

相關新聞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